文人的風骨

如一

【正見網2017年09月06日】

在網絡上看到一篇介紹中華民國時期文人風骨的文章,讀來令人潸然淚下,對那些文人油然而生敬佩之情。

被稱為「學界泰鬥、人世楷模」的大師巨匠式人物——蔡元培,辛亥革命後,曾任國府委員、司法部長、教育總長、大學院院長、中研院院長、北京大學校長、北京圖書館館長等多重職務,可謂「位高權重」。但蔡元培在晚年旅居香港時,生活極端拮据,生病後無錢請大夫,常常苦熬支撐。但是即使如此他仍不忘周濟別人。1940年3月3日晨,蔡元培起床後剛走到浴室,忽然口吐鮮血跌倒在地,繼之昏厥過去。兩天後,醫治無效,溘然長逝。蔡元培死後無一間屋、一寸土,且欠下醫院千餘元醫藥費,就連入殮時的衣衾棺木,都是商務印書館的王雲五先生代籌,其清貧叫人落淚。

在中國現代史上開多個領域風氣之先的箭垛式人物——胡適,曾講過一段話:「金錢不是生活的主要支撐物,有了良好的品格,高深的學識,便是很富有的人了。」胡適也說到做到。他在任駐美大使期間,居然要靠借債過日子。當時他經濟壓力很大,不得不從各方面節省開支,連給妻子買東西,也儘量托人捎帶,以節約郵資。大使有一筆特支費是不需要報銷的,但胡適沒有動過一分,全部上繳國庫。大使卸任後,胡適旅居美國,為生計所迫,他時常要拿著兩個紙袋親自上街去買菜。1962年2月24日,胡適參加中央研究院第五次院士會議時,因心臟病猝發倒地逝世。胡適死後,秘書王志維清點遺物時,發現除了書籍、文稿、信件外,胡適生前留下的錢財只有135美元。

被稱為是「老虎」、「大炮」的強勢人物——傅斯年,向來以霸氣著稱,但他也有英雄氣短的時候。1950年12月20日,傅斯年因腦溢血病逝。逝世前幾天,他曾在一個寒冷的冬夜為董作賓先生刊行的《大陸雜誌》趕寫文章。原因是想急於拿到稿費,做一條棉褲。他對妻子俞大綵說:「你嫁給我這個窮書生,十餘年來,沒有過幾天舒服的日子,而我死後,竟無半文錢留給你們母子,我對不起你們。……你不對我哭窮,我也深知你的困苦,稿費到手後,你快去買幾尺粗布,一捆棉花,為我縫一條棉褲,我的腿怕冷,西裝褲太薄,不足以禦寒。」幾天後,董作賓把稿費送到傅家。俞大綵雙手捧著裝錢的信封,悲慟欲絕,泣不成聲。此時傅斯年已命歸黃泉,再不需要棉褲了。

這些民國大師級的人物,完全可以不如此清貧,他們只要放下尊嚴與人格,趨炎附勢,投其所好,生活境遇就是另外的樣子。但他們沒有這樣做,展現出了一個擔當歷史重任的文人應有的風骨,給後人留下了無窮的精神財富。

對比今日大陸的文人,文人之風骨無存,只有奴顏與媚骨。

網上曾曝光清華大學的校長顧秉林不認識「瓠」字,人大校長紀寶成誤用「七月流火」,廈門大學校長朱崇實把「黌宮」讀作「皇宮」,還贏得陣陣掌聲。

中國人民大學的幾位教授,在海外的《環球時報》發表了幾篇文章,觀點都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觀點。有位著名的主持人在海外演講時,曾質問他們:這些觀點你們自己相信嗎?想掙錢出名,大陸也有很多體面的掙錢出名的職業,何必出賣自己的人格與尊嚴獲得呢?

還有比這更無恥的,那就是科痞何祚庥,這可以說是無恥文人的典範。

對何祚庥其人,我了解不多。從定居在國外的一個大學同學那兒了解到了一點。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學物理學的科痞何祚庥一心想往上爬,自己又學業不精,那時講政治掛帥,一切為政治服務,為了迎合中共控制思想文化領域的圖謀,就投其所好,把科學技術哲學改為自然辯證法,用馬克思主義毛XX思想指導科學技術研究,用科學研究證明毛XX思想,因此突出「貢獻」,被中共任命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名利雙收。我的同學們在私下聊起何祚庥時,都是一臉的鄙夷。科痞何祚庥曾在國內某有名的大學裡演講,當場有一位年輕的教師與他辯論,主辦方顧及到他的面子,趕快叫停了這次演講。

從國內媒體上看到過兩則報導,也能說明科痞何祚庥的卑鄙與無恥。山西煤礦發生了礦難,死了幾十人,何祚庥的評論是:「誰讓你不幸生在中國。」為了迎合江澤民的「三個代表」,何祚庥提出:用「三個代表」指導量子力學的研究。

1999年,當時的中共總書記有意圖要迫害法輪功,科痞何祚庥又看到了向上爬升與出名的機會,在此投其所好,不顧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實,到處污衊法輪功。

1998 年 5 月,北京電視台「北京特快」欄目,播放了何祚庥對法輪功的誣陷攻擊內容。節目播出後,北京及河北數百名法輪功學員或寫信或直接到北京電視台講述真相,指出節目內容與事實不符。1998年 6 月 2 日,北京電視台在了解情況後,承認了這次關於法輪功的節目是建台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失誤,並重新播出了一個採訪原當事人的正面報導作為更正。

1999年4月11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發表了題為「我不贊成青少年練氣功」的文章。該文章以捏造事實、誣衊、誹謗、陷害的卑劣伎倆,指名攻擊法輪功,醜化法輪功修煉者的形像,誣衊法輪功創始人。此文導致了天津市公安局動用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流血受傷,45人被抓捕,這個事件成了法輪功學員萬人大上訪的導火索。 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自發來到中南海附近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為了激起法輪功學員的仇恨,何祚庥在中南海門口的裡面走來走去,試圖引導法輪功學員衝擊中南海的圖謀失敗。

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候,何祚庥不斷的利用各種場合污衊誹謗法輪功,被中共封為「反x教鬥士」,何祚庥又一次名利雙收。

這樣的文人不會清貧,但是按照善惡有報的天理,一定會有更可怕的惡報,因為他迫害的是佛法與修煉的人。從古到今,迫害佛法與修煉人都沒有好下場,只是時候未到而已。

為什麼傳統文化下的文人與中共黨文化下的文人差距這麼大?一個有著錚錚風骨,一切以學術為大,並且窮其一生追求之;一個是一副奴顏媚骨樣,一切以中共馬首是瞻,搖尾乞憐,唯恐主子不高興,不給骨頭啃。兩者比較,就能看出誰才能真正擔當起「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歷史重任。

中共為什麼要發動「反右」運動,拿知識分子開刀?通過比較不就看明白了嗎?中共的政權不合法,如果知識分子都是傳統文化下的那樣錚錚風骨,不看中共眼色行事,不用謊言為中共粉飾太平,中共怎麼能欺騙了老百姓,怎麼還能把老百姓剝奪的一無所有,還要對中共感恩戴德,還要把中共稱之為「黨媽媽」。中共的流氓與無恥需要流氓與無恥的文人。

有一對夫婦,研究生畢業,為了迎合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需要,就從佛教中斷章取義的拿出一些字句,來攻擊法輪功,還寫出書來了,在社會上賣不了,都被中共買去在勞教所、監獄、洗腦班欺騙法輪功學員。他們還被中共頻頻邀請到勞教所、監獄裡搞演講。有時候看看這些所謂的「文人」,真可悲,不知道自己乾的是啥,為了中共「假、惡、鬥」這假真理在犧牲掉生命的未來來換取名與利,真的可悲可嘆!

但是這根源卻是在中共身上。中共是西來幽靈,真正的大魔鬼,惡魔,它通過一場場政治運動摧毀了人的善念,扭曲了人的心靈,摧毀了中華五千年傳統文化,斷了中國人作為炎黃子孫的根;89年6.4的血腥屠殺斷送了人們企望中共改良的迷夢;99年7月至今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共妄圖徹底斷送全世界人的未來。

有人說,沒有共產黨,才有新中國,此言不虛。沒有正確的思想作引導,人的精神境界也不可能昇華上來。中共戰天鬥地的黨文化只能把人導向邪惡與地獄,中共一日不除,黨文化的流毒不清除,中國的文人就不會有未來,中國人也不會有幸福的生活。

了解真相,認清中共的罪惡本質,拋棄黨文化,復興傳統文化,正其時也。這才是中國人走向光明未來的唯一正道,中國文人的唯一出路。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