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西蘭召開法會 見證大法的偉大

【正見新聞網2017年09月04日】

0904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紐西蘭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在奧克蘭舉行,來自各個城市的十四位學員和大家分享了他們的體會。他們用法輪大法的法理來衡量在生活中的矛盾和得失,一思一念用真善忍的宇宙特性來歸正,遇到矛盾無條件向內找,放下自我配合整體,在救度眾生的項目中發揮最大的作用,當魔難來時,正念正行,神跡再現。交流過程中掌聲雷動,不少同修感動落淚,被這個純正的能量場一次又一次的淨化。

信師信法闖出車禍魔難

0904

王九春女士曾經是北京清華大學的教授,今年七十周歲,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早上八點多,她遭遇嚴重車禍,在X光片子上看到右腿五處粉碎性骨折,右邊的踝骨和膝蓋連結的腓骨完全撞斷了,杵出來。膝蓋骨、右腿的左踝骨、右踝骨、右腳後跟,全部是粉碎性骨折。

當地的懷卡托醫院(Waikato Hospital)米德臨床中心(Meade Clinical Centre)骨科資深醫生史蒂夫·麥克切斯尼(Steve McChesney)立即制定了手術方案。可她堅決要回家。醫生說:你知道你病情有多嚴重麼?現在是治療最佳時間,有效時間非常緊迫的。

王九春女士心想:「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師尊能在最最微觀微粒中造宇宙造大穹,在分子這一層物質裡恢復我這條被撞傷的腿,那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不管醫院的治療效果好壞,水平如何,這些跟我沒有關係,這都是屬於舊宇宙的理所管轄的範圍,而我不屬這層理管的。我是屬於我師尊管的,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魔難當頭她非常清醒,完全處於信師信法的精進狀態中。可是,院方認為她精神出了問題,最後她在同修的幫助下,簽署一系列承擔風險和法律責任的法律文件後,被送回了家。家人無法理解她,天天罵聲灌耳,質問她,癱在床上後果誰負責承擔。她首先靜下心來學法向內找,否定舊勢力所乾的一切,按照師尊對弟子的要求去想問題去指導行為,按時學法煉功發正念,不能動就聽煉功音樂手在動。證實法的工作也一切照常進行。

十二月二十三號的複查,膝關節趨向癒合,骨碎片也不明顯了,骨折斷端對位對線良好。她沒用任何藥物和治療方法,只憑著修煉法輪功,就讓五處粉碎骨折的腿迅速恢復的這一事件,轟動了當地華人社區。一個社團的負責人,跟中領館走得很近,以前她跟他講過幾次真相,但他都找藉口避開。腿傷恢復後,在馬路上當他迎面走來,大老遠高興的大聲喊:你真偉大!還有一華人在大陸是搞運動醫學的,他見面就說:你這是醫學史上的創舉!

奧克蘭的一位名流是一家大公司的老闆,在紐西蘭政界、商界和媒體界人脈很廣、也很有名氣。在聽聞此事後,感到非常不可思議,專程來拜訪她,當親眼見到她確實已經行動自如,眼神裡都充滿佩服,連連讚嘆:了不起!原來這就是法輪功!法輪功就有這麼大的功力!

在正法修煉中,王九春女士體悟到,我們所歷經的魔難,實屬舊勢力的安排,都是要毀掉大法弟子的同時毀掉眾多的世人的。我們不是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而是徹底否定舊勢力安排。在法上認識法,在大法中修,向內找,正念闖關,展現出大法的神跡。

在天國樂團中昇華

0904

李克偉先生交流了自己在參加天國樂團中,不但修去了怕丟面子的心、怕吃苦的心和抱怨心,更加體悟到救度眾生的可貴機緣。

他還見證了天國樂團許多神聖的展現。有一次參加印度全國的精神領袖會,天國樂團在台階中間位置上擺好了一百六十多人的方陣,一邊演奏一邊等待宗教領袖們在演奏聲中走進大樓。驚奇的是,負責給宗教領袖撒鮮花瓣的兩個男青年,他們不停的往天國樂團成員身上撒鮮花瓣,每個人都撒到了,很用心的撒,他們袋子裡的鮮花瓣只剩下三分之一了才停手,留給宗教領袖用。後來當地法輪功學員問那兩個青年為什麼把鮮花瓣都給樂團人撒上了呢?那兩個青年說:「天國樂團太神奇、太神聖了,我們看到天國樂團演奏時每個團員都是一個彩色的法輪在旋轉,轉著轉著整個樂團又變成一個大法輪在轉,也太神奇了,轉了一會,每個團員又變成了一朵朵的蓮花,一會兒整個樂團又變成一朵大蓮花,蓮花裡坐著你們的師父金光閃閃的,所有的團員都在師父的肚子裡演奏,太神奇!太神奇了!」

是呀,任何一個助師正法的項目都是這樣的偉大神聖!他說:「作為天國樂團的一員,我要用心讓手中的大鼓(也就是法器),達到樂團整體演奏的要求標準,才能更好的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

大法將我從泥潭中拔出

格蕾絲(Grace)是一個外表美麗文靜的西人學員,二零一六年得法之前,她迷失在常人中,喝酒,使用毒品,沉溺於社交媒體,甚至有同性戀的慾望。經常感到憂鬱,焦慮和沮喪,覺的什麼都看不順眼,都不對勁。

第一次完整讀完《轉法輪》後,她感到她同性戀的慾望在被清除,而且學法越多,這種慾望就變的越來越弱。她悟到,最難修煉的東西,不是分辨外在的好壞對錯,而是向內分辨真正的自我與觀念,業力和執著構成的「假我」。真正要清除它們,第一步是在遇到魔難或衝突之後向內找,就能夠發現那些返到表面的執著或缺點。第二步就是當意識到執著返到表面時,不被它控制,而是按照大法來做。

在大法中,她的身體和心靈都變的純淨,每天都感到幸福和滿足。

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邵女士十幾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做著講真相媒體的銷售工作。二零一二年初,她突然出現了嚴重消業的狀態,大約有一個月不能躺下,也睡不著覺。在無法入睡的痛苦煎熬中,她想:「師尊法中講到任何事物都有正反兩方面的因素的法理,我這麼痛苦,正的因素在哪裡呢?我發現睡不著覺,我可以二十四小時聽法啊!平時學法經常會昏昏欲睡,現在我可以不停的聽法。只有學法,我才能從魔難中走出來。」想到這時,她心中充滿戰勝邪惡的力量。同時她意識到修煉中不向內找的嚴重問題。無論在家庭問題上,在與同修共同做救人的項目中,必須修去妒嫉心、證實自我的心,歸正自己。

一個月後,她每天可以躺下睡上一、二個小時,就開始找客戶打電話做廣告。剛開始,穿上正裝去見客戶時,身上象上刑一樣的疼痛。大法是她去救人的力量源泉。

在師尊的加持下,在拚命的努力中,更多的公司與媒體合作,她的廣告業績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在這幾年的消業中,原來她身體各部位的不正確狀態都逐漸歸正了。

法會結束後,與會學員們感悟到,大法弟子經歷了種種前所未有的魔難,修煉已經從個人修煉走向了救度眾生的最後階段。無論是在個人修煉階段,經歷生死考驗階段,還是在救度眾生階段,修煉的要求沒有絲毫的差別。同修精進實修的心路歷程,使我們找到自己與同修的差距,與法的要求的差距,更體會到師尊為每一位弟子的巨大付出,唯有精進再精進,救度更多眾生,以不辜負師尊慈悲苦度。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