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電話開發主流階層 推廣神韻交響樂

台灣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10日】

多年來在《大紀元》我主要是擔任電話開發客戶工作,每年神韻來時,我所在的辦事處電訪組都會加入神韻推廣電訪工作,也都能起到很好的作用,邀請到主流人士參與茶會或買票。

一、聽師父的話向主流推廣神韻

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告訴我們:「師父針對主流社會做的秀,你做的那個事老是和師父做的不對茬,師父要向東做,你老向西做。比如說我要神韻從主流社會入手的,首先打開高層社會,要把這做一扇救人的門打開,才能影響到整個社會。你老不跟著師父的想法做,你老自己想當然的去做。」恭讀這段法後,感覺自己一直沒做好,讓師父操心,往年當神韻出現出票緊張時,因接觸高端主流較困難,就會往一般普通大眾去賣票,真的是和師父做的不對茬。於是我有一個願望想向高端主流傳達神韻訊息或約訪。去年電話開發的對像是中小企業、區公所一級主管,今年就要更上一層,開發大企業,要向市政府的一級主管推廣神韻,一定要照師父的話去做,不能自己想當然了。

當我有這個念頭時,《轉法輪》一段法「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知道怎麼樣去修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又深深的打進我的心裡。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既然要做高端主流,自己就一定要再提升,且法要學透。但如何學透法呢?就是要以更恭敬更謙卑的心學法,增加每天學法量。至於師父說的「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我悟到煉功就要把五套功法一次煉完,於是我要求自己要更早起每天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把五套功法煉完。修好自己才能救更高層的人與救更多的人。

我曾撥打過上百筆前百大企業贈報,大多是上市櫃公司或國營大企業,都能與董事長或首長秘書接觸,經追蹤報紙都有放到董事長、首長辦公桌上,有的放在他們辦公室的報架上,甚至有總局長看了幾天報紙後要求秘書訂這份報紙。南部有一上市大企業也經由贈報給董事長而接受我們與其公司行銷部門約訪談廣告,由這些經驗我了解經由秘書是能接觸到董事長的。

今年神韻電訪總窗口特別搜尋出全台上市櫃大企業共二千多筆,請打電話較有經驗的同修約訪董事長,結果陸陸續續都有約訪到董事長秘書,且已將DM交給秘書請她轉交給董事長並請她安排董事長與我們見面。南部一知名的大企業董事長秘書因之前贈報有接觸過,所以他還記得我的聲音,我請他安排約訪董事長談神韻,他表示董事長大多有決策問題才會見面。我跟他談神韻帶給人類的美好,與對貴公司的企業文化與企業競爭力的提升有很大幫助,於是他引薦我找教育中心主任,請主任安排說明會及貼海報,並在公司網站上傳遞神韻消息,也可以在公司餐廳門口置放DM。

在撥打電話給市政府一級主管方面大多是秘書接電話,很難與局處長本人談話。請秘書安排約訪,都以忙碌推辭而只能代轉資料。要接觸高端主流有一定的難度。而撥打人民團體與青商會,大多反應很好,理事長或會長很多聽過神韻且願意接受拜訪,甚有觀賞過神韻的。

根據不同族群的撥打,有不同的破冰話術;也不是每通電話撥打一次就能有好的結果,後續常需花時間追蹤;另外遇到拒絕的電話也都是常事,都得要求自己做到不動心且持之以恆,為的是不想放棄任何可救度之人。

二、體悟神韻交響樂內涵

神韻交響樂原創樂曲靈感是汲取自中華五千年文明各朝代文化內涵,很多曲目作曲作詞是D.F.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說:「全世界所有的民族都在中國轉生過。包括各個國家的人,除了近期傳法開始後又來了大量上界生命外,歷史上各國人都在中國轉生過。」我明白了全世界各族裔的人聆賞完神韻交響樂後心情會那麼感動與愉悅的原因。去年我聆賞神韻交響樂後,也受到很大觸動,每個樂音都那麼熟悉與平易近人,內心起到很大共鳴,感覺打開了我塵封的記憶。

了解神韻交響樂,加之自身的觸動,講出來的話才能感動眾生。我的理解是神韻充滿了光明因子,整個人仿佛沐浴在光明的能量場裡,聆賞神韻演出後整個人亮晶晶的,從洪觀到微觀粒子都是光明的,所以身上的陰霾被驅除一空…。而神韻音樂不僅帶給個人希望光明正能量的感受,在企業上也諸多助益。神韻交響樂散發的德音雅樂,讓人內心感受敬天重德,神的存在。一個重德、心性高的企業體,其企業文化一定是高尚的,如果企業道德提升,職工都能「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什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他們這樣一做,把整個廠的精神面貌全部帶起來了,廠子經濟效益也好了。」(《轉法輪》),那企業文化與企業競爭力也就提高了。
 
三、在撥打電話中向內找去執著

電訪組協調人為大家能比學比修,讓更多的同修來參與電話撥打,將神韻更廣的推向主流,安排Sonant電話撥打培訓,很多同修聽了示範同修的撥打,勇氣增加,開始加入電訪組行列以電話推廣神韻,起到百脈皆通,救度更多眾生的作用。這平台能量場很強,每次一上線就感受到一股慈悲的能量場包圍著我。

但在這平台上我也發現很多平常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如上線撥打時會擔心講不好怕被平台上同修取笑,因為一直以來,自己都被稱讚打電話經驗多也會講。於是一顆愛面子的心、怕被人說的心、怕心,都顯露出來了。為了維護這個電話講得好的美名,顯示心、驕傲心也被曝露出來。向內找深挖發現這些執著心全是源自「私」,為維護這個「我」,在證實自己,無法放下「名」。帶著不純的心是很難救到人的,一定要滅掉它,達到無私無我境界。師父說:「那些人心、怕心怎麼能調動功呢?離開大法的人功就掉下去、什麼都沒有了。」(《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師父又告訴我們「因為你講出的話沒有能量,不在法上。你要救他,你講出的話消不了業、去不了他的執著,你怎麼能救他?!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個修煉人,你講出的話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見、執著,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能抑制住他當時思想中不好的那些個搗亂的東西,你才能把他救了,」(《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想到這,我告訴自己今後撥打神韻推廣電話一定要保持在神的狀態,放下一切人心,以一顆純淨的心來撥打電話才能真正把人救了,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

四、心性的考驗

撥打電話面臨的最大心性考驗是堅持,因過程中會遇到很多拒絕,我曾經因推報連續被二千六百多通電話拒絕,只有一通成功。而且一通電話常也是需經幾番波折追蹤,也不一定成功。考驗著我的忍耐力與吃苦能力。挫折、沮喪、氣餒負面情緒會伴隨而來。我望著師父的法像,問師父救人怎麼這麼難?一段法打進我的腦中,「在宇宙成、住、壞、滅的過程中,大法弟子的出現恰恰是在最後階段,那麼也就是不管是生命也好、物質也好,都走到了最後最不好的時候,表現上也是最複雜的、最不好分辨善惡正邪的時候。在這個時期大法弟子要來承擔歷史賦予的使命,真的太難了。」(《各地講法十一》<什麼是大法弟子>)我明白了為什麼難。

師父又說:「做什麼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過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過程中是你修煉提高的過程,同時就在起著救度眾生的作用!不是說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我理解到只要我們做好、用心,雖然沒成功,過程中就把人救了,因師父看我們的就是那顆救人的心,正念足到位了,師父一揮手自然就把那人救了。

五、結語

師父在《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我是要針對主流社會把救人的門打開,我要救所有的人!只有打開主流社會的門,才能使整個社會打開。」感受師父都幫弟子鋪墊好了,我們不能再辜負師父對弟子的期望,就是往主流社會去推廣,不要有怕心,就是去做。只要心態正了,效果就會好。以下是我歸納幾點打電話的心態,在多年來的撥打電話堅持中,讓我見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1、我們是在做一件偉大的事。
2、我們是在救度眾生,不是在請求常人。
3、我們是在講清真相,幫助常人走出迷中。
4、對方若現在不接受沒關係,每一顆種子不一定會馬上開花!
5、對方若不接受沒關係,下一個、下一個、下一個!
6、不要怕失敗、不要怕被拒絕,要「知難而進」。眼前的拒絕也不是永遠的拒絕。
7、不卑不亢。
8、無論有無成果,眾生接到大法弟子的電話對他們都是一次的洗淨,把慈悲留給對方,無求而自得。

最後以師父在《轉法輪》中的這段法與大家共勉:「我過去修煉的時候,有許多高人給我講過這樣的話,他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上是個人一點淺顯交流,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