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紀實:艱辛尋法之(二十)蓮心永駐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23日】

「少年」被稱作一個群體的希望和未來,在2015年6月1日,是世界兒童節。從那一天開始,一群來自世界五大洲的中國、美國、德國、法國、奧地利、印度、南美、俄羅斯、阿根廷、伊朗、阿聯、匈牙利、新加坡等國的少年們,將騎著自行車橫跨美國,呼籲全世界關注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遺孤,並用自身行動最終解救他們。從美國西岸的洛杉磯,最終到達東部的首都華盛頓DC,途經3千英裡,這將是美國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自行車慈善活動。這22位少年將這一慈善項目命名為「騎向自由」(Ride 2 Freedom, R2F)。

因為很多人被他們的壯舉深深的感動,所以一路上雖然艱辛勞頓,但也贏得了人們廣泛的支持與理解。有感於少年的朝氣與勇毅,在此選取兩位今生生長在不同國度的少年修煉者,寫寫她們從前一起尋法的經歷。

因為本次要寫兩位女孩,就需要有名字,以免混淆。我們就把她們分別叫做:阿香和阿蓮好了。

她們前生分別轉生在明朝。阿香出生在雲南是苗族,阿蓮出生在外蒙是蒙古族。

按說在那個時代她們出生在距離遙遠的地方,很難碰到面。但因緣際會,她們的父母在經商的時候帶著她們,當走到四川峨眉山附近時,她們相遇,雙方的父母都感到很投緣,就結拜為兄弟姐妹,她倆因為阿香16歲,阿蓮15歲,阿香自然被稱作姐姐。

後來過來一位老尼姑看到她倆一笑,對她們的父母說:「因緣際會,上天把這兩個與我有緣的孩子送到這裡來,那我也要了卻與她們的一段因緣。」說完希望她們的父母把她們舍給老尼姑。

她們的父母自然捨不得,老尼姑就勸他們:「人生在世會有很多無常,此時不捨將來被動而舍,也許遇不到我,那會很悲哀的。更何況你們都是信佛之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兩家的父母聞聽此言,只能任由老尼姑將兩個女孩帶到峨眉山。

上了山,老尼姑先是帶著她們一起游遍峨眉山,每走到一地就跟她們說修煉人的故事和諸多神跡。並說: 「將來你們自己還會在這裡看到更多的事情與故事。」

她們覺得老尼姑這樣說有點不可思議:「我們看到的就這些了,怎麼還能看到更多?」但這些念頭被埋在心中,沒有表達出來。

這一路用了兩個來月的時間,才算把峨眉山細細的游個遍。

兩個月之後,老尼姑說:「你們從今日起開始正式走入修行的大門,我不給你們落髮,因為你們今後還需要去到紅塵中雲遊,會遇到一些事情。」

她們靜靜的聽著,然後按照師父的要求打坐、入靜。

因為剛開始進入修煉,還有很多人心的泛起,有的時候會心煩意亂,有時會想父母……

老尼姑看到她們這個樣子,就停下打坐給她們說修煉方面的道理,與一些事情的因緣關係,她們也逐漸明白了修行的意義和重要,從而對紅塵中的一些執著也看得越來越淡漠了,定力也由淺入深了。

就這樣過了三年左右,有一次老尼姑又一次帶著她們到峨眉山四處遊玩,這下子她們發現有很多上次遊玩時看不到的修煉人在這裡修煉,而且每個人都有其獨特的故事與經歷。

回來後這次一修就是十八年,這十八年的苦不是用人的任何語言能形容的艱辛。

這次修行完成之後,老尼姑說:「最後帶你們游一次山」在這次游峨嵋山的過程中,阿香和阿蓮看到了更多的修行人,了解到了更多的修煉經歷和故事,也對修煉有了更深的理解與體悟。」

老尼姑在打發她們下山之前說:「你們十年之後在雲南大理等我。在這十年之中你們會遇到很多魔障干擾,你們有著這麼多年的修煉基礎,我想會從容應對的。還有一點你們要記住:這一切都是為了在將來你們真正的能夠修回去打基礎。」她倆不理解最後一句話。老尼姑沒有過多的解釋,只是說:「記住十年之後雲南大理見」。

女子在人中行走,雖然處在明朝時期,但還是有些不便,她們就喬裝成男子的模樣,但細看還是能看得出來的。而且因為她們畢竟是修行之人,容貌和實際年齡相差很多。如今她們快四十歲了,但看上去依舊非常年輕、漂亮,象二十歲左右一樣。

她們下峨眉山四處雲遊,雖然沒有落髮,但因長時間在山上與世隔絕的地方修行,思想與行為和紅塵中的人都有著很大的差距,為此鬧出很多笑話來。這些咱都不一一細說。

話說有一日她們到一個員外家落腳,早上正巧換帽子,露出長發時,被他的家丁看到了,他的家丁與員外家兩位公子比較要好,索性跑去對他們說了。那兩位公子眼前一亮,覺得應該把她們留下當媳婦最好。

於是跑去對員外說了此事,員外心疼兒子,說想想辦法。

本來第二天她們就要離開,可是外面下雨無法趕路,只好在這裡繼續呆著。

不一會一位老嫗端著水果進來了,坐下來說:「二位公子娶妻否?」她倆一聽覺得老人話裡有話。她們都說:「沒娶,也不想娶。」這下子老嫗一臉笑嘻嘻的說:「那兩位可願意嫁人否?」她倆知道 「暴露」了,這時阿香正色道:「我倆是從峨眉山下來的,為的是在世間磨鍊,不想過多的涉及紅塵之事,請老人家不要提這類事情。」

老嫗並不生氣,依舊笑著說:「你們修行多苦呀,年輕人要懂得及時行樂,這家有兩位公子,羨慕你們的容貌,才托我過來說說,你們如果同意的話,那你們會一輩子吃喝不愁,也不必象這樣四處奔波,受風吹日曬之苦。……」

沒等老嫗說完,阿蓮拿出手帕輕輕一鬥,老嫗就感覺全身都奇癢無比,尤其是口中。她開始張牙舞爪的四處抓癢、醜態百出。

家人聞訊,就把老嫗拖出去了。這下子員外和那兩位公子再也不敢對她們動什麼不好的念頭了。

限於篇幅我們長話短說,她們倆經過十年在人中磨鍊心性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提高,修行境界也得到從來沒有過的提升。各種能力發揮的更加如意。

十年之後,在雲南大理這座被稱作有著「風、花、雪、月」四景的古城,她們和老尼姑又重逢了。

老尼姑看到她們很高興,在蒼山下、洱海畔老尼姑說:「為什麼我選在大理和你們再相見?因為我要告訴你們將來會有一種全新的修煉方法,那真是可被稱作『大法理』,得這種方法者才可以真正的回升。你們到時候一定要好好的修!為了讓你們銘記這件極其重要的事情,我才選擇在這裡與你們相見。」並直接說:「將來傳大法的覺者姓李,而且用一個帶有幾個萬字符和太極在一起的圓圓的圖案為標記,到時候可以帶髮修行。」

說完老尼姑就坐化而去。阿香和阿蓮望著這一幕,心想:「師父的修煉方法都能達到坐化而去,那師父提到的我們將來要得到的修煉方法,肯定會更好。」

從此以後她們就互相扶持的在人間雲遊,遇到問題時一起面對,遇到欣慰時一起分享……

因為她們生命的來源不同,層層下走之後所在人間結下的緣份不同,使命也不一樣,所以在那生走完之後,在今生就分別轉生到不同的國家,因為她們之間有緣在先,所以今生還能遇到,一起在法輪大法中修行、成長...…

在此祝願所有的大法小弟子們在法中更加的精進,一起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這正是:

四海同心走神路

十方同願踏歸途

精進實修不放鬆

蓮心永駐真得度!

後記

總計二十篇全部寫完了。這次是以不同人群特點為分類(詳見附錄),兼顧地理上的七大洲,就是希望我們所有處於不同環境中的修煉人和想要得法卻沒有得的有緣人,都能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歷史機緣,真正做好,完成我們應該完成的歷史使命。

以某個人前生尋法的故事為「點」,順帶著寫的是有此類特點的人群(面)。

每個人在前生尋法的過程中都是充滿著各種艱辛,有的起初就有意識的找尋在今朝洪傳的法輪大法;而有的在找尋修煉方法從而希望獲得解脫的過程中或最後,才由於因緣所致,被點悟今朝有法輪大法在人間的洪傳。這樣一來,過去為追尋解脫之法所經歷的艱辛也成了為尋找法輪大法所做的鋪墊了。

為了減少對讀者帶來的波動,在紀實寫作的過程中我模糊處理了一些情節,增加一些「故事性」元素;而且現在處於比較特殊的正法時期,有些東西是不能寫的過於明了,而有些東西是屬於被正法淘汰的,對於那些是不能表述的。所以本系列中的人物從讀者角度看除了主人公今生模糊的是具有某一特點的修煉人或者有正念的人之外(當然幾位「清晰」的人物除外),其他人物不做對映。給讀者留有思考空間的同時也是故意「故事化」處理的一個方面。

在本系列起初的一些篇幅中只提「大法」,沒有直接提出「法輪大法」,是因為有很多讀者對法輪大法還有一些觀念和其他想法,沒有直接點出,就是希望他們通過看文章有一個適應過程,免得人家覺得我在「自說自話」,所以我在後幾篇中才直接點出「法輪大法」這個核心詞彙。

文中的地名均屬現在的地名,免得混亂。

因為本系列文章不是考古報告,讀者按故事類文章閱讀即可。如果能引發讀者內心的共鳴,在下就倍感欣慰了。

如果以後有機會我會以時間為軸寫一寫從三皇五帝到今朝我們前生的尋法故事,每個朝代N篇,能不能兌現,那就得看機緣成熟與否了。

最後要說明的是:因為自己是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在實修過程中明白:自己的一切智慧和能力都是大法賦予的,在此感謝法輪大法和創始人李洪志師父。同時對在寫作過程中給予幫助的同修與編輯,和看到本文的廣大讀者朋友深表謝意。

合十。

附錄:

本系列文章題目及含義關鍵詞一覽:

小序

布旅紅塵(今生,家庭魔難大)

蒼茫林海(今生,家境貧困)

北地冰海(今生,白人幼兒)

綠洲胡楊(今生,新疆引申為中國偏遠地帶)

漫遊海岸(今生,道士引申為原來在其他修行法門中修行的人士)

蜀中觀景(今生,有一定階層)

五嶽縱橫(今生,有一定文采)

琉球望月(今生,在台灣引申為大陸沿海地區)

南洋之旅(今生,打入內部的情報員)

拉美尋夢(今生沒有得法,卻有正念)

跋涉澳洲(今生,媒體人)

荊棘東非(今生,黑人)

巴黎淺唱(今生,白人)

初悟南極(今生,科學家)

走過千年(今生,殘疾人)

德音雅樂(今生,從事音樂)

鳳舞天涯(今生,從事舞蹈)

日臻畫境(今生,從事繪畫)

浪子尋真(今生,曾經犯過罪的人士)

蓮心永駐(今生,少年)

(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