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去怕心的一點體會

遼寧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20日】

今年四月末,晚8點多來了一位同修。她說:有同修被抓了,讓發正念,還說:公安局要抓起訴江澤民的大法弟子,讓同修都注意點。她走後,正好發九點正念。發完正念後,我想同修家都有常人,現在給她們信也不好。我明天再給她們信兒。我躺下怎麼也睡不著,怕心起來了,我就開始背「 你有怕 他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洪吟二》)。

第二天吃完早飯,我就去找同修甲說了昨晚同修來的事。我們倆商量了一下,決定上集講真相,順路到同修家給信。我們在路上針對公安局要抓起訴江澤民的大法弟子的事切磋了一下,我倆認為邪惡它們說的不算,師父說的算,同修說我們不承認它,不給它加能量。於是我們告訴同修,讓她們幫被抓同修發正念。

晚上我們集體學法時,發完6點正念,我家隔壁今晚人特別多,人來人往的,我就把窗簾拉上了,怕人瞅見。可丈夫同修把窗簾拉開了,還說拉什麼窗簾。我當時就來氣了,把身子轉過去了,背對著他,心想也不小心點,也不注意安全,讓邪惡鑽空子怎麼辦,心裡七上八下的。可是就是害怕,好像人人都看著我。我也知道不對勁,就是控制不住,學法也不靜心。發7、8、9點正念時,我就開始剷除怕心,一會兒好,一會兒又嚴重。

第二天晨煉時,丈夫同修把煉功音樂拿到院子裡,聲音放的很大,他在外面煉,我在屋裡煉,心裡特別害怕,喘氣都費勁。我想,為什麼會這樣害怕呢,我知道害怕的不是真我,是後天形成的觀念,可是為什麼發正念不好呢?忽然我好像明白了,我有一顆掩蓋的心,還有向外看的心。發正念剷除這兩顆心,還有怕心。到晚上集體學法時,我們學到「我們都得把它翻出來,都得給你打出去,全部從根上去掉。」(《轉法輪》)哦,這是師父給我去怕心呢。我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悅,身體也輕鬆了,就像脫了一件厚衣服。

五月十二日10點多,我和同修在廂房裡給師父製作賀卡,丈夫同修在屋裡做護身符(鑰匙鏈)。這時我聽到好像有人來了,我說來人了,丈夫同修出去了。我和同修順著窗簾縫往外看,同修說是派出所的人,我說沒事,可能是有別的事,心想把東西收起來,馬上意識到不對勁,我是大法弟子,一切師父說了算,我發出一念,讓他們走。我很坦然一點怕心也沒有。我們繼續做卡片,他們走了。丈夫同修回來了說,你們怎麼不收起來,還說他們說必須得見到我,要不晚上還來。我說他們說的不算。丈夫同修說他們上前院同修家了,同修說回家看看,一會兒再來。我把電腦收起來,我到大門口看見他們從同修家出來,都低頭走了,也沒人瞅我。同修說:把她家檯曆和一個福字拿走了,同修要檯曆和福字,他們說不行,他們看到就得拿走。同修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沒說什麼,就走了。丈夫同修說:把我家檯曆也拿走了,還問還煉不煉。丈夫同修說:煉,這麼好的功我怎麼不煉呢?他們問:你有書嗎?丈夫同修說有,他們說拿來我們看看,丈夫同修說不行,我得天天學呢,不能給你們。丈夫同修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什麼也沒說就走了。我和同修商量了一下,趕快給其她同修信,讓她們把大法的東西收一收,少受點損失,讓眾生對大法少造點業,告訴她們沒有事。我們大家一起發正念剷除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的怕心去掉了。

真心感謝師父慈悲救度。謝謝師父。

有不當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