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別人好」的背後的私心與觀念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09月23日】

在修煉中,我們都明白我們是脫胎於舊宇宙的一切,走入真正無私無我的新宇宙的。那麼在這個過程中,舊宇宙生命的思維模式很多在我們的思想中還有某種程度的殘餘,以致影響我們的言行。

很多時候我們自己覺得是在「為別人好」,可是那種所謂的「好」裡面卻摻雜了很多私心和觀念。

記得有一次妻子同修說,讓我參加一個家庭聚會,為的是讓我與她的家人進行更多的溝通。但地點選在KTV包房。當時我就提出異議,覺得如果真的是為了溝通,那在家裡吃頓便飯也就是了。為啥花錢到那個空間場很不好的地方去呀!

沒想到妻子卻說:「為了你好,你太老土了,讓你瀟洒一下,適應一下現代派的生活樂趣,何況錢不用你掏。」我嚴肅的說:「這樣做,你不是為我好,是在害我......」妻子就很生氣,說:「為你好,你還為啥不接受?」在這種時候我如果直接說出自己的想法,對方會不理解,後來我想我去一趟那裡,和她的家人聊一會就回來。還沒有走到那裡我就開始發正念,清除那裡的不好的東西。在那裡小坐一會,她們要唱歌跳舞等,我和她們聊了一會,因為白天工作很累,坐在那裡犯困。她的家人一看就讓我回來。

回來後妻子一頓數落:「你怎麼就不能打起精神,陪她們痛快的玩一會兒?」我沒有說什麼,只是覺得太累就睡下了。

第二天,我嚴肅的對她說:「你的所謂的『為我好』,其實是在你的觀念當中覺得那樣是『對我好』,而對我來說那樣做是對修煉的干擾。你也是修煉人,那種地方是不該去的,家人在什麼地方小聚一下不行,為啥非的要到那裡去呢?!何況錢還不少花。作為修煉人如果最基本的正和不正都分不清,那何談修煉與救人呢?!」妻子這回沒說什麼。

還有一次姐姐過來看我,給我買一種比較昂貴的水果,可是吃了這種水果,我身體不適應很難受。我就對姐姐說:「看來為我好,得弄適合我的東西才行,否則會適得其反。」姐姐看到這種情況也只好默認。

在修煉的實踐中,我們在下意識中都覺得自己的某種做法或者想法是最好的,但當涉及到對方的時候,就有意無意的把自己對某種事物的認識或者做法以「為別人好」而推廣,如果是互相很熟悉,甚至會強行的讓別人接受。如果別人不接受自己即便是嘴上不說什麼,但在心裡肯定會覺得對方不識好歹,或者覺得對方不接受別人意見。

其實無論從哪個角度來說一方為另一方好,另一方可以領其心意,但不是必須要照原樣接受,或者就得按照一方的說法想法去做。生命是自由的,誰也不是對方思想上的奴隸。工作中按照老闆意圖做,與證實法中按照協調人的統一安排做,這與我說的情況是兩回事。

為什麼我們很多時候當覺得在「為別人好」的時候而對方不接受,自己心裡就不得勁或者難受呢?我個人覺得在「為別人好」的想法和做法中,摻雜了自我的私心和觀念在裡面。最起碼摻雜著別人按照「自己」的某種意圖與想法做,這就是私心。如果是真正無私的,那只是說出一個為別人好的想法,而不會強加於別人,讓別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做。

那麼對另外一方本身來說,對方為自己好,自己首先要有一個感激的心,也要實實在在看對方的想法和做法是不是比自己原有的更好,如果真的是更好,那就接受,如果真的不適合自己,那也不要勉強。但在此時一定要放下自我原有的思維模式,去真正衡量對方的想法與做法的「可行性」,這樣才是放下自我的配合。

從客觀上來說,生命不同、特點不同、環境不同,去執著和證實法的方式不同,這是事實,所以在一些事情哪怕是日常生活中的小事做法上會有差別,看問題的角度與側重點都會不一樣,這都沒什麼,關鍵問題是我們既能做到為別人好,又能包容別人,又能認清生命的豐富與多元,絕不會一個模式存在,這一我們日常修煉中最容易忽略的問題。

我個人覺得修煉就是一個純清自我的過程,就是在實踐中不斷的改變自己,純清自己,讓自己在大法的指引下,變得越來越純,越來越正才行。

只有徹底的放下自我和各種觀念,才能在同修間的配合與講真相中真正做好,否則都會造成障礙與干擾。

個人體會,僅供參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