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劇本《雙蓮》(中)

李普文

【正見網2017年10月06日】

(三十五)

幾天以後。

室外,白天。

周末早晨,公園,法輪功學員在晨煉,馬修、安妮來到這裡。

吳阿姨看見安妮,穿上鞋,慢慢、沉重的向安妮和馬修走來。

吳阿姨:你們聽說過活體摘除人的器官嗎?

(三十六)

室內,馬修家。夜。

馬修在電腦上查資料。

背景聲音:

吳阿姨:從99年被鎮壓開始,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上訪,被抓、被酷刑折磨,他們的政策是「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人體展的來源多數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自2001年起,中共公檢法系統與醫院勾結,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

馬修在電腦上查詢法輪功受迫害的資料。

馬修在網上查證了許多中國醫院公開招攬器官移植的生意廣告。

馬修畫外音:肝移植只需等待一到兩個星期,與之相比,美國2003年的平均等待時間是32.5個月。

馬修看著電話。

馬修拿起電話。

馬修以患者家屬的名義,打電話給大陸的醫院。

馬修:錢不是問題,我的客人對供體要求很嚴,我們要那種活的,煉法輪功的……

電話聲音:我們這都是這樣的,你來吧。

馬修呆住了。

(三十七)

幾天以後。

室內,新聞辦公室,白天。

馬修坐在椅子上,把自己的調查報告給了主任。

馬修:我要去中國。他們的網站打出的廣告稱可以立即拿到活人身上的大量器官。器官的價格在中國醫院的網站都是明碼標價。特別是在2000—2005年,器官移植猛增了41500個,供體哪來的呢?去年中國政府才承認使用被執行死刑的囚犯器官。可是中國每年處死的犯人都在1600人左右,這仍無法解釋2000年以後器官移植數量迅猛增長的原因。

主任審視的看著馬修。

主任:你終於醒了。給你兩週的假,干你想乾的,可與公司無關。

馬修:五年了,我要舊地重遊了。

(三十八)

室內,夜晚。

安妮臥室。

安妮躺在床上,一條被剪成一半的大絲巾,蓋在臉上,絲巾角上有一朵小蓮花。安妮進入超現實。

音樂(前面用過的表現姐妹情的)

畫外音:(童音)我們要在一起,我們要在一起。

安妮驚醒。安妮看著手中的絲巾。

(三十八a)

室內,夜。

安妮家,吃晚飯。

安妮和安妮父母。

安妮:爸爸,你是怎麼找到的我。

安妮父親:是上帝把你給了我們。

母親:爸爸從中國的孤兒院裡找到你,那時你才三歲多。

安妮:我的生身父母沒有一點線索嗎。

父親:他們說你是被遺棄在路邊的,只留下了那條絲巾。

安妮:為什麼絲巾……看上去只有一半。

父親(聳聳肩):只有上帝知道。

安妮母親關注的看著安妮。

(三十九)

幾天以後。

室外,夏夜。

安妮和查理安大略湖泊,月光灑滿河水。

安妮心事重重。

安妮:查理,你能不能帶我去中國?

查理:現在?

艾蓮:也許我還有什麼……親屬。

查理:別聽那老太太瞎說。

安妮:我要去。

查理突然變的憂鬱。

查理:可我爸……剛來了電話,不讓我回去。

安妮:為什麼?

查理:……他說了很多,要我儘量低調,唉……我說了你也不懂。

(四十)

內景,機場,白天。

安妮拉著行李,要出海關。

查理追上來:這是我老爸的電話地址,有事找他,公安局、法院都得聽他的。

安妮接過了紙條。

安妮一笑:又吹牛呢。

安妮轉身要走。查理叫住她。

查理:艾蓮!我爸爸給我弄來一大筆錢,幾輩子都花不完。

安妮:(聳肩)那你就享受吧。

查理:安妮!你願意嫁給我嗎?(肯定的)我們白頭偕老。

安妮一愣,沒有回答。向後退著看著查理,微笑招手告別,轉身走了。

查理:(向逐漸遠去的安妮)我等你回來!我愛你!

在飛機上,安妮和馬修兩人坐在一起。安妮靠窗。

鏡頭對著安妮。安妮看著窗外,心緒不定。

吳阿姨的畫外音:艾蓮是個孤兒,是我們下鄉演出時發現的,當時,她正被逼著在街頭賣藝,她來我們舞蹈學校時才六歲。我教了她十年中國古典舞,是個少有的舞蹈奇才。

鏡頭對著馬修。

畫外音:吳阿姨回憶:那時,我們因為去上訪,被關押在看守所……。

(四十一)

回憶。

內景,看守所牢房,夜。

艾蓮被推進牢房。天邊一輪冷月斜掛,四周的一切籠罩著陰森。

牢房大約幾平米左右,燈光極其昏暗,一個約一米多寬的過道,過道盡頭有一洗臉池,和便坑。一張高出地面四五十公分的木板,板上睡了四、五個人。靠近門的頭板、二板睡的人很寬敞,越到末板,人擠人側著睡。末板挨著便坑。

艾蓮剛站定。二板(一個高個兒女青年)坐起身,摩拳擦掌,剛要出拳打人,看了一下,就停下了。

二板:法輪功吧?

艾蓮:(愣了一下)是。你怎麼知道?」

高個兒女孩:(爽朗)我們見的人多了,一看就知道。進來的就三種人,為財,為色,看你不像,那就是為信仰嘍!我不打法輪功。

頭板(中年女人,知識分子氣質)突然開口:吵什麼,睡不睡?

高個兒女孩:(賭氣使勁抖了抖被子,躺下了)末板(賣淫女)給她擠個地兒。

艾蓮靠牆躺下,睜著眼。

(四十二)

回憶。

室內,夜。

提審室。有兩個預審,一男一女,表情嚴厲。

艾蓮被鎖在鐵椅子上,手、腳都被固定在椅子上不能動。

預審:你和那個外國記者是什麼關係?

……

男預審:你敢說自焚是假的。你在說政府造假嗎?真是反動透頂。

女預審看了男預審一眼。

艾蓮講自焚疑點,其中,經常被預審打斷。

燒傷病人應該暴露醫治,為什麼自焚的人被裹的嚴嚴實實;從慢鏡頭看死者劉春玲被重物打倒;自焚者王進東是老學員,可打坐、結印姿勢都不對;小孩氣管割開,四天就能說話,不符號醫學常識……

天亮了。

艾蓮疲憊的臉。

艾蓮:這個問題你都問了很多遍了。如果沒有別的,我回去了。

女預審:回去?你以為這是你家啊!

男預審:我們提你是關心你,要不把你放號裡不管了,一放幾年,誰知道你的死活呵?

艾蓮:啊,還有這樣的事?那這兒有沒有忘的、放幾年不管的?

預審們互相看了一眼,不解的,沒理艾蓮。

艾蓮:(著急的追問)那你們要趕緊查一下,否則人家裡人多著急呵!

兩個預審表情複雜的看著艾蓮。

女預審:都這時候了你還想著別人。(眼中閃過一絲少有的溫和)

男預審:現在事實都已經清楚了。最後還需要一個你的態度,以後還煉嗎?

艾蓮:(毫不猶豫)當然煉呵,按「真善忍」做人,這麼好的功法,為什麼不煉?

男女預審互相看了一眼,女預審嘆了口氣。

兩個預審站起來,出去了。

(四十三)

回憶。

室內,白天。

牢房。門外嘈雜聲。

牢房裡的人都坐在板上。高個女孩給艾蓮介紹。

指著昨晚睡頭板的中年婦女,

高個女孩:這是頭板,王姐,大公司經理,經濟罪。

王姐瞪了李春一眼。

高個女孩:……當然王姐是冤枉的。這兒都得聽她的。

王姐冷淡的點點頭。(王姐,文質彬彬)

高個女孩:我叫李春。二板。我是殺人罪。

艾蓮一楞。

李春:那個臭婊子怕我打她,自己從樓上逃跑摔下去的。可她家買通了警察,冤死我了,(惡狠狠的)我就是死了做鬼也要掐死他們……。

門外,有人歇斯底裡大叫。(一個兇悍的小哨,二十多歲的女孩兒,又黑又胖。犯人,但可以在監區自由走動)

李春:常瘋子。盜竊罪進來的。仗著給管教拍馬屁,當個小哨,看神氣的,就看不上這種人。

背景聲音:

常瘋子:9號,13號,14號,……檢查身體。

有人說:我沒有病。

常瘋子:別廢話,出來!政府給你們檢查身體,還不知道感謝。17號……。

艾蓮:這是叫誰呢?

李春:都是你們法輪功,因為上訪抓的,不說姓名,只好編了號。

艾蓮激動的跑去小窗看。筒道走過幾個法輪功學員,多數都是中年以下的年輕人,面容和善平靜。

王姐(緊張的看著牆角的監視器):回來!誰讓你下板的。

常瘋子:所有法輪功都出來排隊。

艾蓮出門。常瘋子正在毆打一個腿腳慢了的老太太,是吳阿姨。她一手拽著吳阿姨的頭髮,另一隻手左右開弓打老人耳光。

艾蓮:不許打人!

常瘋子停下手,吃驚的眨眨眼,看著艾蓮,艾蓮扶住吳阿姨。

常瘋子抬手就要打艾蓮,腳下一滑,就要摔到在地。艾蓮和吳阿姨同時出手扶住了她。

艾蓮溫和的看著常瘋子。

常瘋子有些詫異,和艾蓮兩眼相對,沒說出話來。

有警察出來催促:快走。

常瘋子沖牢房大喝了一聲:誰讓你們聽了?把耳朵給我收回去!

排隊出來的法輪功學員中,有一個懷孕七、八個月的年輕婦女,艾蓮和吳阿姨護著懷孕婦女向前走。

(四十四)

室內,會議室。白天。

屋裡坐滿了法輪功學員。眾多警察圍在四周,警棍林立。看守所張所長訓話。

張所長:別以為國家就沒別的招了,現在大西北正在建專門關押頑固法輪功份子的集中營,還不轉化的最後都會被送到那去,到時想回來也回不來了。

吳阿姨:(溫和的)我們修煉「真善忍」,做好人,還把我們往哪轉化?

立刻有警察過來抓吳阿姨,舉警棍就打。艾蓮站起來,更多的大法弟子站出來。

大法弟子:法輪大法好!不許打人!

更多的警察跑進來,揮舞著警棍。警棍像雨點似的打在大法弟子身上。

艾蓮用身體護著懷孕婦女。

張所長焦急的在一旁走來走去:上面又催轉化率,怎麼辦啊?

獄警甲:趕快批勞教啊。

張所長:勞教所都裝不下了,送禮都不收。

一個獄警跑來,悄聲對張所長:所長,610劉副主任來了。

張所長跑進辦公室:劉主任。

是黑西服。

黑西服:吳秀芬(吳阿姨)兒子在美國抗議,外交部壓力很大。

張所長:是,我們按老辦法。

張所長向外一招手,幾個警察把已經打的奄奄一息的吳阿姨拖到醫務室。

在醫務室裡,吳阿姨被打了一針,昏過去了。

打針的警察說:她什麼也想不起來了。

張所長:(對黑西服)主任,上訪的法輪功太多了,裝不下啊。

黑西服:不報姓名的我會安排儘快轉走。

張所長:轉哪兒啊?

黑西服:這你不用管,有軍隊負責。

黑西服對張所長嚴厲的:對其他法輪功要加大轉化力度。

張所長:是!我馬上成立集訓隊!

黑西服陰險的笑:(看著門外昏倒在地的吳阿姨)聯繫外國記者,讓他們參觀。

(四十五)

現實。馬修和安妮下飛機後。

內景,北京,一酒店大堂,夜。城市燈紅酒綠,喧鬧。

馬修等安妮。

一男人過來問馬修:要不要Girl(女孩)?

馬修搖頭。

男人:價錢很便宜。

馬修又搖頭。

男人好像恍然大悟:你是不是喜歡男的?我也有。

馬修又好氣又好笑。

這時,安妮從電梯出來,馬修愣愣的看著她,安妮穿著和當年艾蓮一樣的衣服。馬修恍如看見了艾蓮。

(四十六)

同上一天。

外景,皇家俱樂部劇場外,夜。

俱樂部比以前豪華。

舞台上穿著超短裙的女孩們在跳舞、唱歌。

妓女模樣的女孩成堆的圍坐或穿梭於人群中。

其中一個圓桌中,有黑西服等人喝酒,黑西服情緒低落、醉醺醺,吵吵鬧鬧。

黑西服:(醉言)我怕什麼,我是老江的人。

不遠處,較僻靜地方,羅傑和羅傑乾爹(軍中元老)在一個專座上。此時,羅傑的眼神老於世故,顯的成熟了許多。

羅傑:(看著吵鬧的黑西服)老江的一條狗!(對乾爹)最近因為經濟問題被中紀委雙規的人越來越多,職位也越來越高。

羅傑乾爹:中南海和上海幫,這江、胡鬥已經公開化了,互相利用反腐敗的名義,爭權奪利。

羅傑:中紀委成了利益分配的工具了。

羅傑乾爹:鬥的真是你死我活啊。

羅傑:唉,國家什麼時候能政治清明啊,我……?

羅傑乾爹:你羽毛未豐,你就掙你的錢吧,別管那麼多。

羅傑:乾爹,我現在可不是小孩了。

突然,羅傑的眼神變了。

他看見安妮和馬修走進俱樂部。

(四十七)

內景,皇家俱樂部,夜。

安妮:(打量著環境)過去她在這裡跳舞?

馬修:那時候的演出還很傳統。幾年的時間,變化真大。

羅傑站起身,走過去。

羅傑:艾蓮!真的是你嗎?

醉醺醺的、吵鬧的黑西服也停住了。他站起來直勾勾的看著安妮,黑西服表情大變,恐懼,音響效果有雷聲,黑西服似乎聽見雷聲,看見閃電。

黑西服:你……,(嘟噥)怎麼?

安妮對黑西服笑笑。

黑西服腳下一軟,要倒。羅傑一招手,幾個保安過來圍住了黑西服。

馬修拉起安妮,急速的向外走。

黑西服:(雷聲)她……她……回來了,我又在做夢吧,(癱軟)。

羅傑也趁機向門外追去。

黑西服手下:主任,主任。

黑西服醒過悶來,面露凶色,對手下招手耳語。

(四十八)

同上一天。

室內,夜。

北京西山一個環境優美的院落。

馬修、羅傑和安妮圍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擺著幾張人體模型照片,器官移植調查報告。

羅傑呆呆的看著安妮。

馬修咳嗽了一聲,想喚起羅傑的注意。

羅傑緩過神來,拿起人體模型照片,冷漠又回到臉上:僅憑几張照片?和一個老太太的故事?你到底想干什麼?炒作?得個新聞大獎?

馬修表情嚴肅。

羅傑嘲諷的:伸張正義?可惜你選了個不會有結果的題材,在中國,法輪功是禁區的禁區。

安妮突然說:你最後一次見到她是什麼時候?

羅傑沉默一會:我幫不了你們。

(四十九)

同一天。

內景,羅傑家門口。夜。

馬修和安妮告辭出來。安妮回頭看羅傑,眼神充滿了寄予希望。

安妮:希望你能,幫助我們……。

安妮被羅傑的冷漠和玩世不恭擋住,欲說還休。

馬修拉著安妮走了。

在羅傑眼中,回頭看自己的安妮,變成了艾蓮。

羅傑望著安妮的背影。

羅傑:太像了……。

回憶。

(五十)

羅傑回憶過去。

內景,看守所接見室。白天。

羅傑和看守所張所長。

張所長:你羅大公子一句話,殺人犯都能弄出來……。

羅傑一笑。

張所長:嗯……你要撈的這個是法輪功。

羅傑:怎麼?

張所長:這可真不好辦。……對法輪功,不寫不煉功保證書的,不能放。這是江總親自下的令。我們也沒辦法……。

羅傑:有這種事?

看守所會面室。羅傑和艾蓮,艾蓮臉上有青淤。

羅傑:在保證書上簽字,我們立刻走。

艾蓮:(沉默多時後)我謝謝你,羅傑。但我不會簽字。

羅傑:(吃驚,自信的臉凝固了)什麼!

羅傑:你再想想。你的案子很重,涉及到外國人……再考慮考慮,就一個簽字!

艾蓮搖頭。

艾蓮:羅傑,在我心中,你是個正直的人。這裡的法輪功學員在受酷刑折磨……。

獄警立刻出現。

獄警抓著艾蓮就走。

艾蓮:(對羅傑)幫助我們!

艾蓮被獄警強行拽走。留下被震驚的羅傑。

艾蓮的眼神和安妮一樣,充滿寄予希望。

羅傑腦中留下聲音:幫助我們,幫助我們。

(五十一)

羅傑回憶過去。

室內,羅傑家。豪華。

羅傑父親家。可以看出羅傑父親是海軍高級官員。

羅傑推開房門,屋內是羅傑父及一個妖冶年輕女人。

羅傑:爸爸,你得幫我一個忙。

羅父示意女人走開。女人出去。

羅父:我聽說你去看守所看過一個煉法輪功的女孩。

羅傑一楞:是,他們竟一點面子都不給我。

羅父:這點事你還看不出來,老江就鉚上法輪功了,只要在這個問題上跟它保持一致,我們什麼都可以干,悶聲大發財。反之……哼!女孩子有的是嘛。

羅傑:可是……。

羅父:熱心腸成不了大事,江湖義氣不但過時了,還是個絆腳石。你就只管把你的生意做好、做大,以後才有資本說話。

羅傑沉默了。

回到現實。

羅傑拿起桌上的人體照片,掂量。

羅傑拿起電話,打電話。

羅傑:老三,是我,給我查一個人,女的,跳舞的。

(五十二)

內景,某器官移植中心。白天。

主任辦公室會客室。馬修在等候。門口有穿迷彩服的士兵把守。

王主任,40歲左右的男人,看得出剛剛從手術台上下來,進門,與馬修握手。

王主任:讓你久等了。

馬修:我們在電話上聯繫過,現在專程實地考察一下。也希望能夠看到一些具體的實例。

王主任:哦,那您來對地方了,我們這裡是中國其實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了。您可能也在網上看到了。主要是肝、腎移植、當然心臟我們也可以做。

說話時伴隨畫面:

地下掩體,法輪功學員被關在裡面,地面上,武警醫院,救死扶傷的巨大招牌,繁華的城市,人們沉浸在一片歡歌跳舞之中,地下,關押著幾千人的地下掩體,用悶罐車成車皮的進出,男女青壯年,喉嚨都被打了結,無法說話。

王主任遞給了馬修一張價格表。

馬修:錢,不是問題,我最關心的是供體質量和等候的時間。

王主任:我們網上已經介紹了,我們絕對保證供體都是活體。

馬修:配型時間?

王主任:一週左右

馬修:這麼快?

王主任得意的:世界獨一無二。

說話時伴隨畫面(3D特技):

一個巨大的配體中心,法輪功學員被抽血,一排排試管。

試管編號,供體編號。

一個帶有編號的試管被拿走,一個被編號的法輪功學員被帶走。

供體被送到床上,開刀、取走器官,被送到了病人的手術台上。

馬修:能告訴我都是什麼人捐獻的嗎?

王主任:都是合法的,我能夠給你合法的文件。

畫面:

一個辦公室裡,幾個人在編制文件,給那些共同編名字,有2個人在代替簽字,辦公室玻璃窗外,成排的法輪功學員。

馬修:去年,中國政府承認了:中國用的器官是來自死囚犯?

王主任:(嘲弄的一笑)政府說的都是對的。

馬修:可死囚犯的數量沒有這麼多……。

王主任:(打斷)我知道,你更關心的是供體的質量。我們保證質量。供體一定是鮮活的。像肝臟,都是不能超過12小時的,我們可以達到6小時之內。

畫面:

地下掩體,摘取器官的現場,肝臟被摘出,被摘者是處於清醒的被麻醉狀態,看得出腎臟是已經被摘走了,接下來心臟、眼角膜,醫生示意身體沒用了,但可以被賣掉,製作標本,另外一個床上血肉模糊的屍體,醫生示意燒掉。這個醫生就是王主任

馬修壓低了嗓音:有客人特意尋找那種煉法輪功的,聽說他們身體很棒。

王主任:我們大部分是這樣的,所以我告訴你是健康、鮮活的嗎!但你要抓緊,最近有些政策要出台嗎。不過我們還是有辦法的。

馬修:我手上有一些客人,不是一個兩個。

王主任從兜裡掏出了一疊名片,找出兩張來:我明白,對不起,還有個手術在等著我,(壓低嗓音)介紹來一個$5000美元,客人交完定金,就付您$2000。這是我的名片。這是我一個專做此生意的朋友,想了解更多,可以跟他諮詢。

(五十三)

同一天,同上時間。

外景,移植中心大樓外,白天。

艾蓮在外等候馬修。

馬修往外走,二人準備打車。

「砰」一聲巨響,一個人落到遠處的地上。很多人圍攏過去,馬修擠入人群,看到一個人趴在地上、一大灘血,是王主任。

圍觀人:是外科的王主任!

從醫院裡跑出人:王主任自殺了!自殺了!

議論:王主任自殺了!

圍觀人議論:王主任年富力強,醫院又重用,為什麼呀?

警車閃著燈,呼嘯而來。

馬修從震驚中醒來,觀察著四周,感覺有人向他張望。

(音響緊張)

特寫,一個三十多歲帶眼鏡的男人在看艾蓮。

馬修拉著艾蓮馬上跑向計程車,上車走了。

路旁的一輛越野車上,後車窗緩緩下移,露出一個人,是黑西服。

(五十四)

現實。,同一天。外景,城市集市,白天。

有各種擺攤的。鏡頭掃過一個擦皮鞋的攤位。一個年輕、但由於操勞而面露疲勞的女農婦模樣的,在賣力的給人擦皮鞋。邊擦邊四處張望,心神不定。

有人喊:城管來了!

女農婦熟練飛快的把工具放進箱子,拉起顧客,從顧客身下抽走了凳子,把凳子巧妙的卡在箱子上,她背起箱子就跑。

顧客還沒有反應過來:你……。

顧客環顧左右,剛才繁華的集市,商販們都幾乎跑沒影了,留下腿腳慢的老人,攤位被砸,水果一地。

女農婦跑進巷子,突然,從拐角處出現一個帶墨鏡的中共便衣模樣的人,女農婦嚇一跳,放慢腳步,拐進另一個巷子,回頭看看沒人。

從拐角處又出現一個便衣,直衝農婦過來。農婦向後走,另一便衣出現。

農婦被兩面夾擊,停下腳步:你們要干什麼?

便衣不說話,上來就打,可以看出有武功。

農婦被打的奄奄一息,便衣正要下狠手致其於死地時,從巷子另一頭又出現三個人,都帶著墨鏡,便衣摸樣,迅速跑過來,上來就和兩個便衣過招。

兩個便衣感覺打不過,互相看了一眼,一擺頭,兩人跑了。

三個人架起農婦走了。

(五十五)

同一天。

外景,計程車上,白天。

艾蓮:怎麼樣?

馬修表情嚴肅,向左右和後面觀察。

馬修從身上取出王主任給他的名片,遞給司機看。

馬修:去這個地方。

司機表情異樣,馬修沒有覺察。

計程車上了高速路。

馬修畫外音:(打電話)陳先生嗎?我是王主任的朋友。……好,我們晚上觀湖賓館見。

鏡頭掃過,在醫院裡那個三十多歲戴眼鏡的男人開車跟蹤馬修的車。

(五十六)

同一天。

室內,觀湖賓館,晚。

馬修和艾蓮從大廳進電梯。

音響緊張。

房門虛掩,馬修推開房間的門。

赫然出現一個胖男人倒在血泊中。

艾蓮嚇的驚叫。

馬修上前探視,發現男人已死。

有人喊:殺人啦,抓住他們!

馬修和艾蓮跑出房間門,幾經周折,眼看被堵在賓館的一條長廊裡,一個房間的門開了,一個女服務員模樣的人把他們拉進去。來人帶著馬修和艾蓮從窗戶逃出,上了一輛等候在外的車。駕車的是那個三十多歲的帶眼鏡的男人。

馬修:你們是……?

眼鏡男:我們是法輪功學員。

有人從賓館跑出追,有人打電話:被一輛車接走了。

鏡頭轉到在車上的黑西服接電話:好!(陰笑)一定要盯住。(自語)……傻老外能搞出什麼名堂!嘿嘿,找的就是這些接應的人。

鏡頭轉到馬修的車上。

學員甲:我叫周峰。(與馬修握手)這是我妻子趙雪。

馬修:你們好。我還以為中國沒有法輪功了呢。

開車的法輪功學員甲(眼鏡男,前面艾蓮煉功點有一個一對年輕夫婦的鏡頭)一笑:吳阿姨已經通知了我們。看那兒!(指路邊)

馬修看見牆上印有「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法輪功學員乙(學員甲妻子趙雪,和艾蓮一個煉功點):(看著安妮有些激動)真是太像了。

安妮:你認識艾蓮?。

學員乙:迫害前,我們是一個煉功點的。

安妮:那現在?

學員乙:零一年她被抓了,以後……就沒了音訊。(眼神悲傷)

安妮沮喪:她還有什麼親人嗎?

學員乙:她是個孤兒。

安妮:我來中國就是為了找到她。

學員乙悲傷的點點頭。學員甲一臉嚴肅。

安妮:(抽出那條絲巾)也許,她和我有一樣的絲巾。

學員乙仔細看了看絲巾。

車一路前行,路標顯示丹東市小孤山。

車在路旁停下來,學員乙下車:(招手)我在這裡等你們消息。(學員乙特地看了一眼丈夫學員甲)

(五十七)

外景,海軍潛艇基地,黑夜。

幾十名健康的戴著手銬的普通年輕人,他們不是犯人打扮,也不是犯人的髮型,他們被帶進潛艇。

黑暗中。

海軍軍官:報告首長,潛艇編制55人,現在已經78人了,恐怕超載嚴重……。

黑暗中,首長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軍官:是。

潛艇出海,下沉,出發。

黑暗中,微光照出,首長是羅傑父親。

(五十八)

內景,羅傑父親家,夜。

從牆上的照片上可以看出,羅傑父親已經升任海軍將級軍官。室內的陳設豪華。

鏡頭從上一個羅傑父親的臉轉到室內。

羅父沉思發獃。

畫外音:器官移植可是個大利潤哪,……所有不報姓名法輪功都按照工業原料處理吧!

羅傑進來打斷了羅父。

羅傑:爸爸。

羅父:你怎麼有空回來了?

羅傑: 嗯。

羅父:最近生意怎麼樣?

羅傑:爸爸,真有活體摘器官的事嗎?

羅傑父親:(吃驚,怒)你為什麼要管這些事呢?掙你的錢就行了!

羅傑:爸,你別生氣,我是說,如果是真的,也……太殘忍了。

羅傑父親:(緩和的)我就你一個兒子,不想你出什麼事情,離那些麻煩遠點兒。聽說最近有個外國人找過你。記住:誰靠近,誰死!

羅傑用一種陌生的、恐懼的眼光看著自己的父親,羅傑父親轉過身去。

(五十九)

外景,丹東市小孤山,窮鄉僻壤,黃昏。

法輪功學員甲、安妮和馬修趴在山坡上,望著遠處。

一個看上去不起眼的小村子,有武警把守著。

一些村民進出被檢查。

法輪功學員甲:聽說這是一個屍體加工廠。我們試過了,外面的人根本進不去。

學員甲遞給馬修一個望遠鏡。馬修用望遠鏡看著,突然,他看見了羅傑。

羅傑拿著一個通行證進入了村子。

馬修放下望遠鏡:我們等天黑以後。(對安妮)你在車裡等我們,如果有事,你就快走。

學員甲:(把手機交給安妮)和我妻子聯繫。

安妮害怕的表情。

(六十)

外景,時間、地點同上,窮鄉僻壤,夜。

鏡頭掃過:(3D動畫特效)從外表看,黑暗中,一排排普通的平房;越往裡,一層層的圍牆,象迷宮一樣;光線越來越亮,赫然裡面就是一個小型醫院,小型基地,還有直升飛機,醫院手術用車,摩托車,一個個保溫的小鐵箱子裡面裝的都是內臟之類的。戒備森嚴,都是帶槍的,戴頭盔的軍人層層把關,它們都戴著口罩。

鏡頭掃回最外圍,人體實驗室。

一工程師把一張張標本的照片給羅傑看,旁邊散落著一些人體檔案資料。

鏡頭掃到更外層圍牆:馬修、學員甲沿著外圍圍牆用繩索往上爬。

鏡頭:安妮焦急不安的等待。

鏡頭轉回屍體實驗室:工程師拿出一張舞蹈者的標本。正是馬修拿給羅傑看過的舞蹈者的標本。羅傑示意正是這張。

鏡頭轉到:黑暗中,馬修和學員甲跳下圍牆,燈光大亮。

鏡頭轉回:屍體實驗室。

工程師:這是一個舞蹈者的標本,非常美。你看看這張照片,(從資料中找出了馬修採訪艾蓮的照片),這個標本就是這個本人。製作有一定難度,我用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做出來,都沒出我的工作間。這些資料早該銷毀的,我沒捨得。

羅傑震驚。

外面傳來嘈雜聲。工程師一把奪過資料,向外推羅傑。

工程師:壞了,壞了。怎麼回事今天。

羅傑把燈關了:噓。(示意工程師不要說話)。

羅傑探頭查看,黑西服手下把馬修和學員甲押過來。

黑西服:(沖馬修)你還以為你是007啊,好萊塢電影看多了吧。哈哈。這是共產黨的天下。

眾便衣笑。

黑西服:(朝便衣揮手)帶回去再說。

手下便衣:(討好的)劉主任您這是跨省追捕,親自破獲了這起大案哪。

黑西服等人押著馬修、學員甲向外走。

羅傑皺著眉頭看著沒有動。工程師趁羅傑沒注意,把資料塞入了碎紙機,羅傑剛想奪回資料,突然羅傑的臉色變了。

原來,一個便衣押著安妮走了過來。

便衣:劉主任,這還有一個。

黑西服看著安妮,臉色變了,似乎又聽到雷聲滾滾,看到閃電。

黑西服:(害怕)你,你到底是誰!

羅傑出現了。

羅傑:劉主任,你好啊。

黑西服一愣:(疑惑)你到這干什麼來了?

羅傑:來接我朋友。這是我請來做生意的朋友。

黑西服:跳牆做生意?

羅傑:(自嘲的)沒辦法,你看的太嚴了,生意哪能都讓你做了。怎麼?你不給我面子,也該給我們老爺子個面子吧。這位小姐可是他的忘年交啊。

安妮不解的看著羅傑。黑西服有片刻疑惑。

黑西服油滑的:好說,其實,我們和老爺子是一家人哪。再說了,您大公子現在也是財大勢大啊,日後我們多幫襯。(對手下)讓他們走。

學員甲開車,羅傑、安妮、馬修等人上了車。車子飛馳而去。

黑西服兇狠地對手下說:聯絡當地武警。

(六十一)

外景,公路,夜。

羅傑一車人。

大家都默不做聲。

不久,很遠處有警車的警燈在閃亮。大家緊張。

學員甲駕車明顯加速,並迅速打著電話。

馬修看看羅傑,羅傑沉默。

在公路上,學員甲忽然把車燈全都關閉了,突然一拐把,車子下了公路,大家注意到這是一個不大的鎮子,車子三拐兩拐,停到了另外一輛車旁。

學員甲:快!上那輛車!

羅傑、安妮和馬修飛快上了另一輛車。車上是法輪功學員乙。

學員甲和學員乙相互對視點點頭,學員甲顯得非常平靜,學員乙略顯激動。

學員甲駕車離去,回到高速上。

學員乙一車人靜靜等候。

安妮:他怎麼辦?他為什麼……?

同修乙抑制著自己,沉默。

警察車輛過去了。

安妮:(望著羅傑)他怎麼辦哪!我們為什麼留他一個人去?

羅傑:這不是我的地盤,如果你不想我們都被抓,就別說了。

警察車過去了。

學員乙駕車也慢慢的上了高速。離前警燈越來越近。他們可以看見,學員甲的車子被3輛警車圍住,警察從駕駛樓裡把學員甲拽出,野蠻的用警棍擊打,鮮血濺出(慢鏡頭)。

學員乙帶著馬修等人從學員甲的旁邊駛過,車上的人看著學員甲被打。警察把學員甲架進警車,學員甲平靜而不屈,看著學員乙一車駛過。

學員乙眼中滲著淚。

車內,安妮吃驚而悲傷的捂著嘴,馬修和羅傑沉默,各有表情。

(六十二)

內景,郊外一處隱蔽地,夜。

羅傑帶著馬修等人進門。羅傑手下(前面提到的三個便衣之一)張羅。

大家表情都很沉重。

馬修對羅傑:為什麼幫我們?

羅傑沒說話,沖手下點點頭。手下打開另一個房間。

房間裡,前面提到的農婦(白玲)躺在床上,頭上纏著紗布。

農婦看見安妮走近,表情激動、惶恐,下床撲跪在地。

安妮扶住農婦。農婦摸索著,發現自己不是在做夢。

農婦:艾蓮……咋回事?

羅傑:把你知道的再跟他們講一遍。

馬修、學員乙和安妮圍坐在旁。羅傑站著,望著窗外。

農婦看著安妮。回憶。

(六十三)

白玲回憶。

內景,牢房,白天。

犯人們都在坐板,直挺挺的坐在那。警察把艾蓮摔進來。艾蓮渾身是傷。

警察:看著她坐板。

李春和另一個犯人把艾蓮攙到板上。

牢房門被打開,常瘋子送進來一個小巧玲瓏的農村姑娘(白玲),她神經質的笑著,好像腦筋受過什麼刺激。

李春摩拳擦掌,有些興奮。

王姐:叫什麼?

農村姑娘:白玲。

王姐:什麼罪?

白玲:賣淫。

牢裡人除了艾蓮和王姐,大家一窩蜂從板上下來,圍著白玲打:叫你賤,叫你賤。

白玲:(哭著)我冤枉啊。

李春:(打的最狠)誰不冤枉,就看不起你們這些賤人。

白玲:(護著自己,哭著)可我還是個處女啊。

眾人:啊?!

王姐:那你怎麼不向政府說?

白玲:沒人聽啊,在派出所,上來就打,我就屈打成招了。

李春:(揚手又打)你個笨蛋。

艾蓮:別難為她了,夠可憐的了。

眾人回到自己的板上。

白玲:(坐到艾蓮跟前)我就看你是個好人,你是什麼罪進來的?

艾蓮:我是煉法輪功的。

白玲飛快的挪開了與艾蓮的距離:(嚇的瞪大了眼)啊!

(六十四)

白玲回憶。

內景,牢房。夜晚。

音響背景:牢房外嘈雜,「法輪大法好」喊聲,顯示又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抓進來。

白玲坐在末板艾蓮身邊,困的頭一低一低的,但仍掙扎著不敢睡,恐懼的看著艾蓮。

艾蓮:(又給白玲挪出點的地方)躺下睡吧。

白玲:(帶點哭腔)你不會走火入魔把我殺了吧?電視裡說……

艾蓮:你看我像這樣的人嗎?

白玲:不像。

艾蓮:電視在說謊。

白玲:你是說政府說謊?我不信。

艾蓮:那你一個良家女孩怎麼上這來了?

白玲:……。

艾蓮:快睡吧,我絕對不會傷害你。

白玲看了看艾蓮,終於躺下睡了。

(六十五)

白玲回憶。

內景,牢房,白天。

開飯了。

犯人拎著菜桶,一筐窩頭,放到鐵門外。

號長接過來。

二板李春負責發給每人三個窩頭,和菜湯。菜是為數不多的幾片爛白菜葉在湯裡漂著。

白玲快速的接過窩頭,吃起來。

李春:是一天的飯,悠著點兒。

艾蓮把自己的一個窩頭給了白玲。

白玲小心的用塑膠袋把窩頭裝起來。

常瘋子在外面叫:艾蓮,出來!檢查身體。

門打開了。

艾蓮:我沒有病。

常瘋子:政府關心你,才給你檢查身體,別不識好歹。

李春關心的看著:(低聲對艾蓮)小心點,政府啥時干過好事。

艾蓮走了。

王姐:(悄聲對李春)她是政治犯,我看你還是少和她接觸。

李春:你我要判了死刑命都沒了,還怕什麼政治犯。別看我粗魯,我還懂得仁義。比有些人強。

王姐:你……,不識好歹。

(六十五a)

白玲回憶。

內景,看守所診室,白天。

艾蓮被銬在椅子上抽血。

抽血的醫生:(面無表情)聽說你是個孤兒?

艾蓮:(掙扎)我煉功以後身體很好,為什麼……。

抽血的醫生一巴掌把艾蓮打暈過去,開始抽血。

一管殷紅的鮮血,被編號86。

86號試管和眾多試管存放在冷庫。

(六十六)

白玲回憶。

內景,牢房,夜。

牢房裡除了白玲,大家都在。艾蓮臉上有青淤躺在床上。

白玲提審回來。

白玲:(高興)他們給做了婦科檢查,證明我真是處女。

李春:那又怎麼樣?

白玲:(神經質的)我相信黨,相信政府,會還我一個清白。

李春:你沒聽過看守所流傳著這樣一句話:「寧挨三鎬把、也不聽共產黨的一句話」。

白玲仍高興地哼著小曲,躺下了。

門外一陣響動。有鐵鏈拖地的聲音。

獄警低語:快,快拖走。

有人低聲議論:進集訓隊的法輪功。

艾蓮一下坐起來,趴門上小窗看,一雙光腳,帶著鐵鐐,被拖走了。

響起常瘋子的聲音:看什麼看,都回到板上去。

艾蓮手扶著牢門,痛苦的表情,幾乎要站不住。

在黑暗和寂靜無聲中,艾蓮身體順著牢門倒下,靠牆縮在地上,眼中閃著淚。

艾蓮淚眼望著黑暗的牢房。

超現實畫面:一段舞蹈,表現修煉人在孤獨和恐懼中掙扎,最後在神佛的慈悲點化下(天幕),堅定正念的過程。

回到現實中,艾蓮盤腿打坐,堅毅的表情。

(待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