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到艱難處 越是修心時

聖蓮

【正見網2017年10月07日】

近年來,隨著修煉時間的延續,我在做「三件事」中,感到救世人、勸「三退」的難度加大,兌現誓約,完成使命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去年的八月份,我們畢業四十一年後,很意外的有一次同學聚會。得知這個信息後,我的第一感覺是:一個艱巨的任務壓在了我的肩上,因為全班四十人唯有我一人修煉大法,時間很短了,我必須竭盡全力去講真相、救同學。我們是文革期間師範專業畢業生,同學都是中學、高校教師或管理人員,都已退休多年,現在都在忙著養生、保健、旅遊,享受幸福晚年。由於居住比較分散,這是有微信群後第一次組織聚會。在聚會之前當年班級的三個幹部(兩個是高校主抓鎮壓法輪功的領導,其中一個還是我的領導)給我打電話說同學聚會要講高興的事,不要說你那個功,以後在群裡也不要講。看來不能公開講了,僅剩幾天時間,我就匆忙中準備七個裝滿真相資料的U盤想發給距離較遠再難見面的同學,其他的再個別聯繫。

一、艱難的開始

除了同住一城的幾個同學外,其他同學都是畢業後的第一次見面,加入群裡後,大家都很激動,有的在群裡對我喊話:你是誰誰誰嗎?你現在在哪裡?我是你同桌啊!聚會在我所在的城市,有個同學等不及了,在聚會前一天要到我家串門。一早我去接回離別四十多年的同學到家裡(她退休後從縣城來到省城),簡單介紹了家庭情況,我就進入了主題,講述我修煉大法十九年來身心的變化,又拿出真相光碟剛放一會兒,她就起身要走,藉口說天要下雨。我說已準備好了飯菜,一看盛情難卻,就坐下來吃飯。看得出她心生恐懼,根本不能聽我再講了,吃完飯匆匆離開。初戰失利,我感覺到任務的艱巨。很快全班都知道我是「法輪功」後,就明顯感覺到很多人不象開始時那麼熱情了,有的向我投來不解的目光,甚至有人有意疏遠。聚會僅僅用一天半時間,還都是集體活動。時間緊迫,我唯一做到的是想辦法,找機會個別送出了那七個U盤。

聚會結束了,大家各自返程。我和同學去看望沒參加聚會的兩個病號。一個在醫院裡,我給她簡單講了真相,給了護身符。她說我本來啥都不信,但我看你這麼些年還那樣年輕,基本沒咋變樣,就不得不信了。過了兩天又和幾個同學買了東西去看望另個病號,因時間短,在飯店裡人多沒機會講,我說改天到家裡去。針對她的情況,我準備了「絕處逢生」等所需的資料,要去她家時,她一再推脫就不想讓我去,約她兩三次,總是說她不在家,看樣子心裡充滿恐懼,好像我要害她一樣。時間很緊迫,好在有了通訊錄,就只能按照通訊錄給別人打電話了。有的接到電話寒暄兩句,一說退黨,嚇得「哎呀」一聲,喊道:你別說了,我心臟受不了。還有同城的,約好了時間見面,到時就關了手機;還有的約好了到指定地方見面,到時間我等了近兩個小時,他卻不接電話,後來把夫人派出來帶著警告意味的說,我老伴身體不好,請你不要打擾他!在經歷著尷尬或冷遇中,我還是堅持(除三個人沒接電話)每人至少講了一次,給過U盤的又打了一次電話,叮囑要抓緊時間,機會已很少了。

二、間接滲透,消除大家對我的誤解

我性格較內向,在讀書期間和男同學幾乎沒說過話。同學們得知我因堅持修煉而受過迫害,就是在同一城市已不再和我聯繫了,有人認為我是個思想偏激的「另類」,或真的有走火入魔傾向。怎麼辦?要想讓他們能聽進去,首先得消除對我的誤解。我就選擇在微信群中,通過轉發文章和一些圖文資訊,間接地展現我個人的思想理念和修煉人的道德風貌,恰巧我手機中有很多合適的資料。比如,一幅圖上一條路分成同樣寬的兩個叉路,其中一條上走著滿滿的人而另一條上只有一人。旁邊的台詞是:他不是孤獨,而是選擇;有的文章標題是:「任何時候,人的所作所為首先想到的是有利於別人」;「人要有一顆乾淨的心」;「做人要真誠、善良、與世無爭」;有一首寫給天的詩中寫道「您俯視蒼生,默默無言,可你知道,誰善,誰惡;誰忠,誰奸。因此,有人在逆境中仍然堅持良善,有人被虐待時為了他人依然存有善念」;還有中華傳統文化中那些道德高尚的人格形像……。歷經半年時間,大家通過我發的文章逐步了解我的思想、為人之後,群裡同學對我的態度有了改變,雖然不公開說,心裡都有了數,有在電話裡說我發的東西有深度,願意看,開始有要求我多發文章的,有熱情打招呼的。因為對我的誤解消除了很多,再個別講真相就順利很多了。雖然因為對方緊張,在電話裡只能簡單講,還是講退了有一半人數,尤其是兩個級別較高的官員,沒用費力就能接受了。

三、意外中的意外

我們班是學理科的,但我喜歡國學等傳統文化,我班有一個男同學和我有些興趣相同,他要求我多發一些國學文章,他很喜歡,這樣和他在群裡交流的多一些。熟悉一段時間後,我就在電話裡和他再提到「三退」的事(去年同學聚會時我已給他一個U盤了)。沒想到的是他當時沒說啥,第二天到群裡卻大喊大叫:我就相信共產主義!你認為香港、台灣好,你就去好了!……,我是中國人,魔性大發的又寫上自己的名字。他這一叫,還有一個人為其吶喊助威:說得好!我們要愛國!這一情況的發生讓我很意外,我覺得你可以不聽、不信,但不該在群裡公開喊叫,對其他人帶來很大負面影響。好在別的同學我都講過了,影響還不算大。從此我停止了在群裡發文章,因為要看的主要是他,他那樣激烈的排斥真相我不想再理他了。可沒過幾天,他也許是後悔了,或者認為我生氣了,就三番五次不點名的在群裡勸說我,要我心情好起來,要求我出來發文章等。我一直沉默兩週時間,別人也都關注,群主也勸我出來繼續發。他多次叫不出來我也很尷尬,我知道不能和常人治氣,況且他還沒得救呢,就接著出來心平氣和的繼續發文章。這讓他非常高興,就誇我善良、寬容,為別人著想,不讓別人難堪等,這樣,這場意外的風波就平息了。

可又過幾天他發的東西就變了調,有些是轉發的情歌歌詞,有的是他寫的情意綿綿的詩,還借用一文章中男生說「我喜歡你」的話向我暗示他對我生了情。雖然沒提名字,但我已有所察覺,群裡其他人都明白他的心思,有的同學也跟我說了。這個意外中又出來的意外,真讓我茫然不知所措,一時壓力很大。馬上制止又怕他心生反感而得救無望。所以又通過簡訊直接告訴他:「三退」已是最後的機會,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他卻說我「一介平民,何危之有?」我才知道以前給他的U盤根本沒看,連基本真相都不知道。還說了一句對我師父不敬的話,這時我不再顧及他的情緒,立刻嚴厲制止他不明白的事不要亂說!但一想到接觸(只是在群裡)很長時間了,他沒得救是我沒盡到責任,不能就此放棄他,所以還是耐著性子,只是暗示我性格孤僻喜歡獨往獨來,不會交朋友。這樣他又認為我沒有看起他而心生不滿,藉口說我把自己的思想強加於人等。又一次在群裡攻擊我。

四、越到艱難處,越是修心時

修煉二十年來,我覺得關於男女之間的情、色問題和我很難聯繫上,好像從來沒有過那方面的想法。可是現在遇到了這麼大麻煩,就不得不向內找了。認真審視自己的內心世界,還真就明顯感覺到不乾淨。不僅能找出隱藏在靈魂深處的情或色的因素,好像身體上都沾染了那敗壞的物質。真象師父說的:「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 【1】

自身的問題找到了,首先是那個男生,由於有共同語言,加之他對我的讚揚、欣賞和生出的情,也讓我有些得意,好像受到異性的愛慕,滿足了虛榮,還有些心存感激,甚至時而象常人一樣人心躁動不安。再就是總想為了救他,就要對他寬容,忍讓,不想得罪人而任他胡思亂想。師父說:「有壞思想的人,想不正確的東西的時候,在你場的強烈作用下,也能改變他的思想,他可能當時不想壞事了。」【2】這時我意識到,問題在我身上,因為自身空間場不乾淨,人心浮動,異性才敢於輕浮或發泄魔性。在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時期,宇宙中有無數的眼睛在盯著大法弟子,正的、負的都在看。所以作為修煉人一定要去掉對色慾的執著,那樣的念頭絲毫都不能想。

其次是過多看手機上的文章,越喜歡看的,編輯就越多給我推送,那些精彩的歷史故事、古典文學、唐詩宋詞等看上就放不下,總覺得這些是傳統文化,沒有負作用。還有同學在群裡轉發的都是情、愛等感情色彩很濃的內容,以前從來沒看過的,現在覺得很新鮮,也看了一點。這都是給色、情、欲打開了窗口。恰好在這時,有同修發表了《放下色慾走出人》的文章,其中引用師父的法說:「很多人自己的行為不檢點,自己對自己本身修煉的不嚴肅,都會給你製造成麻煩、困難、甚至痛苦,更甚至於失去生命。」【3】對我是極大的警醒。

找到了根源,我長長嘆了一口氣,開始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自身空間場的情、色、欲等敗壞物質;請求師父加持弟子,剷除舊勢力安排的機制。很快,翻騰了多天的心平靜下來了,感覺自身空間場頓時乾淨了許多,身體也輕鬆了很多。終於,我在舊勢力安排的情魔誘惑中突破了一大關,感謝師父的加持和悉心呵護!

修煉越到最後越艱難,法對我們的要求越高。越是艱難處,越是修心時。抓住自己思想中的一思一念,不斷抵制、排斥任何一種不在法上的思想念頭,認清自己來世的意義,決不是為了追求人中所謂的幸福,生命在法中,就是一個清洗的過程,不斷的用法清洗去人心的污垢,才能修出純淨的心靈。

現在所處的社會,誘惑性太大,尤其性亂的因素隨處可見。骯髒的色魔頻頻向人招手。作為一個修煉人,身處這個亂世中,面臨著巨大的誘惑和選擇。如果隨著這敗壞的潮流走了下去,享受著名利色慾,就堵死了自己的回歸之路,還毀掉了對自己寄予希望的無量眾生;人覺得那種所謂的「美好」其實在神的眼裡看是骯髒的垃圾,這些幻想和妄念對意志力不強的修煉人是有很大的殺傷力的。修煉人在險惡的社會中修煉,說不定在什麼時候,遇到什麼樣的一個人,可能就成為你修煉中的一大劫數。修煉人只有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穩定的走過了這歷史最骯髒混亂的時期,才能完成歷史使命,才不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圓滿功成)
【2】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李洪志師父著作——《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