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無小事

法國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1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在法國得法的。修煉十一年了,好像最近才剛剛知道了一些怎樣主動的修煉,感覺以前大多數時候都執著做事被動的修煉,每次都是矛盾來了,不修沒有辦法才艱難的向內找。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些其中的修煉體會。

修煉無小事

從小我都是一個特別能睡的人,小時候如果某人把我吵醒了,我會把枕頭向那人的方向扔過去,再拉起被子繼續睡。我總是處於一種精神不集中,老想休息不精神的狀態,每天都需要睡十個小時,好像頭腦才清醒一點。有時候越睡越久,越睡頭越沉,越睡越累。我發現自己的主意識不強,很多思想的念頭都很雜亂,思維邏輯不強,對自己的一思一念根本抓不住。從一天的起床開始,大大小小的鬧鐘不管怎麼響,好像對我不起作用,根本就聽不到,鈴聲就是進不到我的思維中去。以前朋友老笑我,就算地震也吵不醒我。如何讓自己早起煉功,在修煉的這些年中我試過很多的方法,效果不大,還是要依賴於同修來敲門叫我,自動醒來的時候都不多。

師父在最近的講法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做好三件事,這就是最大的事。」[1]我覺得真是要做到早起學法煉功,沒有時間可以推到以後了。我下定決心,和同修約好要互相幫助。一開始只是決定兩個人早上一起來學法,創造好我們的修煉環境,起初約定的時間都不一定能起來,但是我們約好誰起來就打電話叫另一個人,一天、兩天,一個星期,一天天艱難的堅持著,我們都有強烈的願望想要改變不能早起的問題。堅持大概兩個星期的時候,又有一個同修加入,我們慢慢的準時了,過一段時間又有三個同修加入,大家建議從早上發正念就在一起,然後煉功學法。現在我們有大概六個人早上在一起固定的學法,自己也能夠聽到鬧鐘起來了,在這個過程中,真正體會到修煉就是強烈的願望加上意志力去堅持,沒有快捷方式,就是要堅持,大家互相鼓勵形成良性的場,一點一點就做到。我悟到修煉真的不是做的事有多大,而是從生活上的每件小事上都去同化真、善、忍,一點點的去掉執著。

打破人的觀念

去年因為工作的變動,我去美國參加了新的項目。來到美國,在這裡過的第一個關就是時間。我從小到大形成了做事情很慢的習慣,對時間沒有概念。到了美國,我發現那邊的工作節奏是機器式的,人可以像機器一樣工作,休息時間少,而且效率非常的高。

第三天我就不知所措了,他們做的計劃表是當時兩個我同時做都做不完的工作內容,但是時間卻給我平時做事所需要的一半,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從思想上就不認為自己能做完,覺的是非常不合理的安排。後來同修跟我解釋為什麼時間這麼安排,是因為要配合神韻的宣傳期,因為裡面有很多神韻的內容。我被迫接受了安排,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能在限定時間內把東西做出來,內心都急的上了火,每一天我感覺整個人都在燃燒著,身體溫度特別高,整個人就像被丟在煉丹爐子裡烤著。和我配合的同修是一個效率特別高的急性子,反應快做事快,我想她都不理解怎麼有人做事這麼慢,那段時間真是修她的耐心了。

那時每天都做三件事,頭腦非常清晰,做事也變得比平常快了一些,但是也沒有快到能夠完成工作。我天天從睜開眼就開始工作,直到每天再也睜不開眼了休息一下,效率也沒有出現神跡,東西沒有完成。整個人異常苦悶,一次把方便麵都燒焦了,還有一次不小心從樓梯上踏空滾下來,外面的表象已經是這樣了,心裡的煎熬比皮肉苦要難過更多,有時候我感覺自己堅持不下去了,身體和精神都承受不了,被時間觀念給卡死了,對於時間非常恐懼。

一天早上起床前,半夢半醒之間腦子裡打進師父講的一段法:「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2]然後我的腦子裡一直在盤旋著:「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2]這句話,突然悟到如果精神可以導致人死亡,那麼改變思想也就可以活過來。如果說我試著改變我的想法,不認為自己就是慢性子慢動作,不認為自己會做不完,如果這件事情是師父讓我做的,那麼一定有辦法可以做出來。

我一下子從床上爬起來,馬上開始了積極的工作,同樣是拿到每天要做的工作表,不去想時間,就是集中精力一件一件的去做,一天過去了,我發現雖然時間超過一些,但是我第一次完成了當天工作表上所有的任務,當天晚上我感覺特別輕鬆,對時間也不那麼害怕了。

工作效率提高了,是由於自己觀念的改變,有限的時間好像變長了,就是能夠讓我完成自己的工作。這次經歷給我無限的鼓勵,原來我是可以做到的。從那以後,我開始有意識去改變自己原有的很多其它的觀念。

去掉自我

因為我做過一些工作,有過一些經驗。當自己做小組負責人的時候,一切工作也都想按自己的想法來。但是每個同修看事物角度想問題的方法都不一樣,想用控制的方式讓同修按照自己想法去做,造成同修的不理解,矛盾很大。沒有及時和同修交流造成間隔,工作進行緩慢。

面對困境和同修之間的矛盾,我剜心透骨的向內找。終於找到自己那顆被隱藏很久的強烈的自我;總是覺得自己想法高明,不符合自己想法的別人的意見根本就沒有認真聽,出現不同意見總是想著說服別人,帶著高高在上的心態和爭鬥的人心與別人交流時,說出來話總是帶著教育的口吻,總是希望別人來配合自己,一切都是以自我為中心。

找到這些執著後,我才真正意識到,自己在修煉上需要徹底改變。這些執著不是真正的我,認清它並要開始去掉它,第一步就是改變觀念,個人的想法,都是不全面的,師父要的不是按照哪一個人的想法去做,師父要的是弟子放下自我,圓容整體。我悟到只有把自我放下,把大家好的東西都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完成。

我發現自己講的每一句話的基點都不是為了別人明白,而是把自己知道的說了,每一句話的源頭都是為私為我的。我下決心不管怎樣就是要去掉它,從增加發正念的時間,增多每天發正念的次數開始,神奇的是我的手機那時經常在沒有上鬧鐘的情況下自己加點敲鐘,開始我並沒有多想。後來才意識到修煉人身邊哪有偶然的事情,就是師父提醒我多發正念。加強正念後,思維更清晰,比較容易抓住自己一思一念上的不正確的想法,一遇見自我起來的時候,馬上就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弟子不應該出現這樣不正的念頭,並馬上發正念剷除它。

工作上找到和自己有矛盾的同修,向她們道歉,分享自己修煉的體會,承認自己之前工作的問題是源於執著自我,請同修在看見我的執著的時候,如果可以在當時就直接告訴我,這樣我可以更快的去掉它。大家都分享一些修煉的體會,我也直接問了什麼樣的方式是她們覺得最好的可以溝通的方式,還有以前我有什麼地方讓她們覺得不舒服,開誠布公的交流了以後,我感覺我與同修之間的間隔消失了。她們說很多時候她們都不理解我想做的內容具體是什麼,因為她們沒有辦法知道我腦袋裡的畫面,很難知道怎麼配合或者什麼時候配合。

我明白了大家做一件事情,最重要的是事前充分溝通,一定要隨時確定對方進度和位置,大家都在一個平面上想問題。我開始把做事的想法與他們分享,聽取他們的意見把想法更完善,隨時關心對方進度狀態給予幫助,大家都在修煉上幫助彼此,有了矛盾及時解決,有什麼錯誤及時承認和糾正。這樣做了以後,發現以前做不完的事情奇蹟般的做完了,結果和原先設想的並不一定一樣,但是卻更加完善與和諧。我從修煉中真正意識到,其實所有的事情師父都安排好了,不需要我們緊緊拽著做事的繩子,全權包辦,事事擔心,就是順著師父的安排,大家配合去做,不是安排給自己的,不要因為擔心別人修煉狀態問題而攬過來自己做,一切師父都會安排的最好。

改變負面思想,保持積極的心態

一次同修在周會上指出我有很多負面思想,說每次和我交流後都覺得很沮喪。我很吃驚,如果我的想法給同修帶來這麼大的負面影響,那這個負面的物質在我這裡的根源是什麼?我開始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自己總是習慣在考慮所有東西的缺點。我的思想的想法真的都是負面的,好像進了一個房子,眼睛看到的所有的點都是負面的。

以前對很多事情不自覺的抱怨,看到一堆的問題說出來,別人不愛聽,自己也不是負責人,說出來也解決不了問題,有時候說了還造成矛盾,乾脆少說多干,別人安排給的工作做好就可以了。很多事情就算覺得還有更好的方式也不太說了。我就覺得要改變一點什麼很難,別人都這樣做,何必找麻煩呢,試一試的想法都沒有了。別人做呢,還總看出一堆問題來。有一次一個同修做完一件事情後,叫我來看,我看了以後什麼都沒有說,因為看到的都是問題說不出口,以為自己什麼都沒說可以避免矛盾,但是當時同修就跟我發火了,說我什麼事都沒幹一進門就皺著眉頭,一副這裡不滿意那裡不高興的樣子,她看著就生氣。我自己都不自覺的老是皺著眉,同修無意間給我照了照片。我一看大吃一驚。照片上的人,一臉愁容,極度疲憊,眼睛裡沒有神采,哪裡有修大法人的樣子。當初得法的時候真是幸福,自己有師父了,什麼都不懂做什麼都特別開心,為別人做了一點小事也很開心,成天樂呵呵的,什麼時候變成了這樣?修煉這麼多年,為什麼越修越不開心,越修人心越多,沒有了修煉如初的感覺。

修大法修的是真善忍,對照自己的修煉,自己老想怎麼把事情做好,都鑽到做事裡去了。不在法上修,總是害怕做不好救不了人。其實都是自己的觀念和人心,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就是從每天的不起眼的小事上開始,按照法的要求去做,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做不好就想想怎麼下次做好,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不執著事情本身,每天都看到自己小小的變化,保持積極的心態,簡單的多看同修好的一面,沒有做好的,承擔責任,找到問題,面對問題解決它。

現在每天也是做和以前一樣的事情但是心情大不相同,不執著對錯,不是自己的錯如果有問題也能接受改正,不管什麼事情發生都不是偶然,自己哪裡沒有做好,那就改變觀念去做好。想法變簡單了,執著放下了,很多事情都順了。

自己在很多時候不高興了,覺得別人怎麼樣怎麼樣,其實只是自己的執著被觸動了,把這個執著去掉了,別人還是老樣子但是自己已經不會被觸動,修煉是自己的事情,向內找改變自己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在項目裡做事時間長了,發現項目做的好,其實最關鍵不是個人能力問題,當然能力也很重要。真正關鍵的是形成整體,需要同修之間敞開心來交流,但是對於從大陸出來的我來說,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像師父講的西方人哪怕剛剛認識,什麼話都可以講,家裡的事也可以拿出來說。但是我在中國大陸長大,從小就被灌輸的是「害人之心不可以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到法國五年後,我才慢慢發現自己的思維和法國人的不一樣,自我保護的心很強,但是已經形成自然了,自己都很難意識到,其實我說的每一句話,每個思維都是經過了這個嚴密的自我保護系統的過濾而形成的。

表現在行為上就是讓同修覺得不真誠,隔著東西,不關心別人,人家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自己也不願意在集體學法交流時發言。舊勢力很容易就可以利用這個鑽空子,讓我和同修產生間隔。發現自己這個根深蒂固的執著心後,很長時間都在發正念,也沒有明顯的作用。平時挺明白的,一遇見事情還是那樣,一點改變都沒有,我非常沮喪。

直到在二零一四年法會上,聽見師父講法說:「從邪黨國家出來的人,對自己那種保護心很強,對一些問題表達的心也很強烈,在國外不是這樣的。」[3]我在法會場上淚流滿面,對著師父暗暗發誓在這一年裡一定要把自我保護的心去掉。

每次發正念,我都非常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上有沒有這個自我保護的自私心理,發現一次去一次。慢慢的它越來越弱了,我也開始和同修毫無保留的交流,也更能信任同修了。

神韻幾乎每年都有《西遊記》的故事,有同修戲言做項目就像他們師徒幾人一起取經一樣,有個表面能力有限的領導唐僧,有個做事能力很強的下屬孫悟空,有個執著心很多的下屬豬八戒,有個默默無聞的下屬沙悟淨。是呀,大法的修煉裡同修都做著救人的事情,都是一個整體,一個項目也好,幾個不同的項目也好,但是都是走在正法的路上,有表面能力很強的同修,有默默無聞做著工作的,也有執著很多的,但是我們都是大法弟子,我們有我們的責任,我們都在人世間的迷中,看不見自己的能力,但是我們是走在一條路上的同修,我們是最親的人,我們一起維護我們的修煉環境,互相在修煉上幫助對方。

這麼多年,修煉其實就是純淨自己的念頭,在這個紛擾的世間,用自己從法中來的智慧,證實大法救度眾生。希望能和同修們一起消除間隔,形成整體,共同精進,一起完成我們史前的誓約。

以上一些是個人修煉體會,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周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二零一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