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師父的無量慈悲中踐行自己的使命

歐洲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0月13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轉眼間我得法已經五年了。開始的時候我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找到了宇宙的最高法理,也不知道自己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已被賦予了成為一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機緣與榮耀。

在這5年中,我漸漸的認識到我們責任的重大。因為我們不僅要救度這個世界上的人——為得法而下世的那些曾經的佛道神,也要救度我們自己宇宙範圍內的眾生。因為我們的身體就是一個龐大的宇宙,裡面包含著我們需要救度的無量眾生。

「一粒沙子就像一個宇宙一樣,裡面還有象我們這樣的智慧的人,有這樣的星球,也有山川河流。聽起來很玄哪!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家想一想,它那個裡面是不是還有沙子?那個沙子裡邊是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那麼那個三千大千世界裡面是不是還有沙子,那沙子裡是不是還有三千大千世界?所以在如來這個層次上是看不到它的底的。

人的分子細胞也一樣。」(《轉法輪》,第二講,關於天目的問題)

當然,就像師父講的,修煉是關鍵。如果你不修好自己,不僅因為你沒達到標準,而不能救度下世到這裡的高層生命,你也會毀掉自己的眾生和天國。我對此已是深有體會,所以才這樣說的。

生氣能毀掉自己的天國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認識到一點,那就是當你的思想不符合法理時你就不能接受它們。儘管有時它們看上去比較真實也符合邏輯,也要趕快消除它們。因為如果你接受它們並在心裡給它們機會,那它們就會越發膨脹,直至最後難以擺脫。不幸這一認識來的有些晚了。

師父在《轉法輪》第八講「誰煉功誰得功」一節中講:「你身體的一切信息、一切靈體,你的細胞都在長功,當然他也要長功。」

在我理解來看,這對負面思想和各種執著來講也是一樣。你不剷除它們,那它們就會吸取能量並且變的難以消除,特別是你把它們認作是自己一部分時。如果你這樣做並隨了這些思想,師父又如何能幫你呢?

談到滋養壞思想,我修煉中最大的敵人就是情感了,特別是生氣。我知道對修煉人來講情感扮演著魔的角色,我知道生氣這一情感是修煉人不能承認的,但面對某些具體情況時,我還是習慣性認為:生氣不對但有時也是正當的。這樣,我在心中滋養了魔性。

我在大紀元工作,自己一直認為我們文章的質量應該要非常好,這樣人們才會欣賞且尊重我們,這樣他們才更容易接受講真相文章。因此,當有人在文章上出現錯誤時,我就會生氣,認為他/她的錯誤會影響甚至妨礙我們救人的工作。特別當這些文章用於接觸新的讀者群時,事情更是這樣。但有一天我接受了一次難忘的教訓,這裡和大家分享,或許能對其他同修有幫助。一天,我和一位同事在一起工作,這位同事負責拍攝辦公室遠處的抗議活動。我們之前沒有接觸過活動組織者。為了趕赴現場,與人交談,採訪等等,我們花了不少時間。回到辦公室後,我著手寫文章,想儘量寫得更好,這樣抗議參與者會更欣賞文章。一番努力之後,文章準備好了。然而,一位編輯要我換種方式重寫一下第一段。在那一刻我沒有發火,但很憤怒,認為這會使之前的努力和工作都付諸東流。我沒有和其爭論,並不是因為我理所應當地克制了自己,而是因為那人當時不在。我的怒火整天都沒有消退,就像在我體內燃燒。到晚上我回家以後,我看到我天體範圍內的層層層層正在被毀滅。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表達。我知道因為我的憤怒,我天體內的所有生命都不能被救度。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的「主意識要強」這一節講到:「有的人主意識不強,就隨著思想業幹壞事,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數人可以以很強的主觀思想(主意識強)排除它,反對它。這樣,就說明這個人可度,能分明好壞,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會幫助消去大部份這種思想業。這種情況比較多見。」

那可能就是當時所發生的事。可能是由於生氣使我不能再待在自己的天體,也造成了它的破壞。幸好我可以預見一下生氣的破壞性。我對自己很失望。我開始哭並懇求師父幫忙,來阻止我天體內眾生的毀滅。之後,那一景象就消失了。

雖然這個教訓很深刻,但因為這麼多年,我承認了生氣是正常的,任由它在我體內蔓延增長,以致我失去理智。

最近,我再次接受了教訓:我在一個活動現場準備做一些採訪。那時已經到了傍晚而且我感覺有些累。突然有人說了冒犯我的話,在那一刻我感到怒氣膨脹起來。當然,我認識到我一個學員,不能任由它發展。並知道這是考驗,我應該向內找,而不是激動,但為時已晚。在生氣後的瞬間,沒等我制止住就聽到一聲巨響:大樓的配電板(變壓器)爆炸了。然後就停電了,活動也就取消了。

這是師父在此讓我看到生氣的破壞力。我沒能徹底解決(生氣)這一問題,但我一直在這方面努力。儘管有些錯誤可能的確會影響我們的工作,但我不再承認他人的失誤會讓我生氣。有時我能做到,有時做不到。但是我希望通過多學法再加上尊敬的師父加持,我能最終戰勝生氣這一魔鬼。我也想藉此讓同修們了解到縱容這一情感是多麼危險。

害怕會致命的

去年秋天,我到山上徒步旅行。在一開始,我走的那條路還行。天也好,草也綠。隨著我繼續上走,草也不綠天也不好了,路面上還罩上了一層雪。不管怎樣我繼續走,想著情況不會更糟了吧。其實不然,某一時間我發現自己是在一個陡峭的山谷。路面也看不清了,腳下是正在融化的積雪,山谷非常陡峭。我邁出步子,但雪撐不住還順著山谷下滑。當時險些摔倒。我在那裡孤立無助,開始感到恐慌。

那時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中的一段話:「他這一害怕說不定就真正的帶來麻煩。因為你一害怕,就是恐懼心,那不是執著心嗎?你的執著心一出來,不得去你的執著心嗎?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

因此我告訴自己心中不能害怕。我就這樣一直走向山頂。不能走回頭路,那樣我會摔倒的。害怕試圖控制我,但我不承認它。當我到達山頂後,就有一條好一些的道路下山了,那時我清晰的聽到一個聲音:「如果你當時害怕,我們早就要你命了!」

向內而不是向外找

雖然我知道修煉人應該向內找自己的缺點,而不是看別人所做的,但很不幸,我還是經常因為其他同修做的不夠或是做的不好而不高興。我曾非常挑剔。但師父善意的提醒了我:那不是修煉人該做的。

因此,有一天,在回家的路上,我抬頭瞅一棟建築,透過一個大窗戶,我看到兩個人站著一動不動。我停下來,注視著,心想那兩個人看著真像雕塑,一動不動。我開始納悶:他們在干什麼呢?他們在看電視嘛?如果是那樣的話,為什麼他們不時不時地和對方搭話,等等等等。我看了他們幾分鐘。接著腦中出現一念:看別人在干什麼會讓自己停下腳步。我悟到在修煉中,你應該專注在勇猛精進上,而不是他人所做的事。不然的話,你就會失去時間和精力,你會在修煉和踐行使命的道路上被拖延。謝謝師父給自己這寶貴的一課。

雖然師父說過無緣無故的干擾是不允許的,但我還是在修煉中有過這樣的錯誤,那就是當我在正法工作中遇到干擾時,我有時只發正念而不向內找(緣故)。因而不久前就發生了下面的事兒:晚上當我下班回家時,我家附近的幾隻流浪犬就開始想我吠叫,來勢洶洶。我不懼它們並發正念。好幾個夜晚,一直這樣,一次接一次。有一天晚上,那些吠犬幾乎都碰到我了,我擔心被咬著。它們離我很近。那一刻我在想:它們能這樣做一定有原因。我必須向內找。

擁有這一正念的一刻,我看著那些狗:雖然還在叫,但搖起了尾巴,友善地看著我。然後它們就停止叫聲離開了。從那之後它們也沒再來煩我。我因此明白:無論自己何時遇到問題,我不應只是發正念清除,還需要向內找。

正念的威力

在自己修煉的一開始,當我明白我們的使命是救度眾生之後,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街上去散發真相傳單。那時各種觀念使我無法做好,自己的功也不能溶解阻擋人們了解真相的邪惡因素。可能各種魔也在干擾,試圖阻止我,讓我放棄。因此,幾乎路上遇到的所有人都拒絕接我的傳單。直到一天腦中浮現一個想法:為什麼不發正念呢?這樣,我開始發正念,瞬間幾乎所有人都來接傳單並感謝我。

我曾多次見證發正念的威力。最明顯的是活動中同事遇到錄像設備技術問題的情況。多數情況下都是我們開始發正念不久他們就能解決故障。

有一天我和一位老同修一起參加講真相活動。那時剛過中午,路過的人不多,更少能有人停下來和我們交談。突然間下起了雨。雨比較涼,凍的我們發抖。儘管很冷我們還是不肯放棄回家。我們在樹下找了個避雨的地方決定不走。驚訝的是……街上的行人開始停下來和我們交談。他們都了解了真相併在我們爭簽表上籤了字。

我從中明白當我們做出犧牲時我們在積德,我們在提高心性,我們打動了高層生命,因此我們才被允許救更多的世人。

去年在慕尼黑,我還有另一個與犧牲和慈悲有關的極好經歷。當時是11月份,好像是周一的早上,那是慕尼黑法會之後的一天,我們在市裡中心市場有一個講真相活動。早上下著雪。當我到達時那裡只有少數幾位同修在煉功。我的第一念是:哇,雪下的這麼大,我全身都會濕透,沒有地方去換衣服,可有的受了……我立即意識到這不是正念,我清除這一念,加入同修一起煉功。大概10或15分鐘後雪就停了。

那一整天,我們輪流著煉功、散發傳單及向行人講真相。到傍晚之後,由於那麼冷的天在街上站了那麼長時間,我想同修們也都是累了。感到講真相活動有些停滯。和同修交談的人越來越少,爭簽表上簽名的人也越來越少。突然一位協調人叫大家去煉第五套功法。雖然天是又冷又長,還是有幾位同修脫下鞋子,開始打坐煉功。不一會兒,我感到一陣無比強大慈悲充滿廣場。那種美妙無法用語言形容。不僅是我有那樣的感覺。周圍的人都改變了態度。忽然他們都排隊來簽名支持。甚至還聽到有人說:上帝保佑你們。

不要試著去解決問題,要去掉自己的執著

在過去我很怕冷。可我辦公室裡有一位同事,即使在冬天,不管外面多冷,也要把窗戶敞開。感到冷不說,我還很不理解為什麼她知道我冷,而還要那樣做。不管多少次勸她,她還是那樣做。有一天,實在受不了了,考驗也一次一次失敗,我決定:好吧,我通過不生氣的方式解決。那就是,我不去為此煩心了。然後,我真的不那樣了。

幾分鐘後,我們協調人過來告訴她,如果還那樣讓窗戶開著的話,就請搬到另一間辦公室去。就這樣,因為我的改變,問題就解決了,而不是在之前……

結語

有一天正打坐時,師父給我展現了壯觀的一幕。很難用語言描述:好像是天目前出現一片天空,裡面充滿無數閃耀的星星,明亮而又漂亮。在那壯麗的場景前,所有之前困擾我的心性衝突和摩擦看上去都無所謂了。現在我明白了,我不應再去抱怨他人或是懼怕困難了,相反我要專注在修煉上,這樣我才能返回到那個屬於自己的美麗又明亮的世界,不是單單自己,而是和我要救度所有那些眾生,以及所完成的使命。

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