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病號」獲新生 中秋明月謝師恩

【正見新聞網2017年10月07日】

1007

也許因為澳洲的中秋時節是在春暖花開時,季節的反差和文化氛圍的迥異讓移民雪梨17年的陶月芳幾乎難以主動想起這個象徵團圓的傳統中國節日。但畢竟自古中秋節對中國人來說意義非凡,一到華人超市裡還是能看見貨架上琳琅滿目的月餅套裝,尤其是在月芳居住的華人聚集區好事圍。 「哦,又到中秋節了。」月芳不禁呢喃道。作為離開家鄉的異鄉人,難免「每逢佳節倍思親」,她想到了自己最尊敬的一個人。於是她走到貨架前,幾經挑選終於拿起一個畫著圓滿明月的精緻月餅盒,她滿意地笑了,捧起盒子走向收銀台,想把這月餅獻給最尊敬的人。

出名的「老病號」見到生命曙光

提著月餅,月芳心裡暖融融的。她快步往家走,哪怕只有幾分鐘,她也想早點送上自己的祝福。她邁著大步,腳下比旁邊的年輕人還輕快。要知道,在以前這是她根本不敢想像的。

也許是經歷了百病纏身的痛苦和絕望,月芳似乎比一般人更能體會重獲健康身體的幸福與喜悅。

1993年,才年過五旬的月芳,卻是單位裡出了名的老病號。作為廠裡的一名檢驗工人,班上不了幾天,卻整天奔波於醫務室和醫院之間,早早就辦了退休。

一說起自己的病,月芳總會搖頭嘆息,那段遭病痛折磨的歲月不堪回首。「我以前全身是病,患有頸椎錯位,脖子不能轉,轉頭要身子跟著轉才行;我還患有神經衰弱,晚上睡不著覺,並患有嚴重的胃病和其它大大小小的病。」

月芳嘆道:「我還做過人工流產,腦袋著涼落下了風濕,頭痛得要命。那種痛語言難以形容,連頭骨都是鑽心地痛,特別怕吹風受涼,總得戴個厚帽子。反正渾身好像哪兒都難受,每天都活得非常痛苦。」

胃病和神經衰弱從20多歲就開始,到1993年時,病史也有二十餘載了, 她說:「長年患病讓我都不知道沒有病是什麼滋味兒。」

就是在那樣的身體狀況下,1993年,月芳參加了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12月的這一天,月芳永生難忘,因為她從沒想過自己在知非之年有了轉機,像見到了生命的曙光。

「折磨了我二十多年的各種病啊,只聽了李洪志大師兩個小時的帶功報告就好了,太神奇了!從報告會上出來那真是身輕如燕,整個身體輕飄飄的,非常舒適!我終於嘗到了沒有病是什麼滋味,那種喜悅無以言表,我真的連做夢的時候都是樂著的。」

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激動心情,月芳還是會開心地笑著。「我很早就有一種對修行的嚮往,內心深處在尋找生命的歸宿。我覺得自己終於找到了,找到了好的功法和正派的師父了,這是我夢寐以求的,所以我特別興奮和激動。」 「師父沒收一分錢就治好了我的病,還教給我『真、善、忍』的法理,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這功法太好了!」

1007

有了好身體的月芳更加善待他人,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之前因為身體不好,所以不管在娘家還是婆家,我都是吃現成的,不能幹活。修煉後身體好了,心性也提高了,我主動張羅,忙裡忙外地幹活。看到我的身心劇變,當時我們全家有十六七口人都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跟師父講法班的珍貴記憶

京城人們的消息往往更靈通,法輪功祛病健身奇效不脛而走,很快就成了北京城無人不曉的功法,而法輪功師父也成了有名的大氣功師。月芳先後參加了李洪志大師的五期講法班和雪梨的三次講法,讓她感佩的不僅是法輪功神奇的治病效果,還有師父為人正派,就像濁世中的清蓮。

「師父非常平易近人,沒有一點架子。」月芳說道。在她心目中,那是最幸福的一段時光。歷經歲月滄桑,沉澱成了記憶中的珍寶。

早期,李洪志師父傳法的時候獲得過非常多的褒獎,「見義勇為基金會」的那次,月芳就是一名見證者。她說:「當時師父為『見義勇為基金會』捐款的時候我也在現場。師父為許多因為見義勇為行為而受傷殘疾的人義務調整身體,這些人在危險的時候為了救別人而身體受損,師父無償地幫助他們。而且還把對『見義勇為基金會』的報告門票收入全部捐給了這個基金會。」

後來,中國公安部所屬的「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給李洪志先生頒發榮譽證書,並致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一封感謝信,感謝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為近百名見義勇為者提供氣功康復治療,且療效顯著。

1007

中國公安部當年所屬的「中華見義勇為基金會」致中國氣功科學研究會的感謝信,感謝李洪志先生為近百名見義勇為者提供氣功康復治療。

在參加講法班時,讓月芳印象深刻的是,師父從不用講稿,頂多桌上放一張寫了幾個簡單題目的紙。「講法一節課一個多小時,沒有講稿,講課過程中師父也很少喝一口水。師父解答學員們的各種問題,從來就沒有什麼能難住師父的。而師父講的道理是我以前從來沒聽過的,解答了我一直以來的疑問,最重要的是讓我發自內心想去做一個好人、一個為了別人的人。我就是覺得自己特別幸運。這種感覺肯定不只是我一個人有,因為每次講法班結束時,大家都不想離開,想跟師父多待一會兒。」月芳還記得,學員們涌到師父周圍想要合影的情形。

她回憶道:「有一次一個學員提議找照相館的攝影師,一人交10塊錢。師父就說不用到外面找人,學員自己照。這樣一張就1塊錢,因為當時大家的經濟條件都不是很好,我當時就想:『哎呀,這個老師真好,處處為學員著想。』」拍照時,師父經常被學員請來請去地合影,可是師父特別耐心,總是面帶微笑,那麼祥和,體諒弟子的心願。

「師父跟學員在一起的時候不輕易批評誰,就是身教。」 後來李洪志大師到海外講法,月芳有幾次也跟去了,在她的印像中,海外學員的生活條件普遍比國內好,在外面吃飯經常剩下很多就浪費掉了。但師父卻很節儉。

「有一次,師父碗裡有一粒米的殼還包在米粒上,師父就把殼剝去,把這粒米吃了,一點兒都不浪費。如果飯菜掉在桌子上,師父也會撿起來吃掉。」要知道,李洪志師父那時候已經是大名鼎鼎的大氣功師了。在場的學員看到後都很動容,誰也不剩飯了。「而師父做這些的時候是那麼地平靜、自然,我就覺得這個師父真不一般,懷大志而拘小節。」

1996年11月是李洪志大師第二次到雪梨為學員解法,月芳也專程趕來參加。記得師父講完法要離開雪梨的時候,就像每次聽完師父講法一樣,月芳的心裡有一點失落和戀戀不捨,如同孩子要離開父母那樣一種心情。

月芳非常想去機場為師父送機,但相關負責學員沒有告訴航班的具體時間。月芳想:「那我就用心送吧,師父一定知道的。」於是她就跟女兒兩個人去了機場。

1007

1996年11月,李洪志大師第二次到雪梨為學員解法期間的留影。

那天的天空特別藍,白色的雲朵拖著長長的尾巴。「我們一個在裡頭等,一個在外面等。我最先看到師父高大的身影,我特別高興,師父來了!但我當時只是遠遠地看著,因為師父那麼忙碌、那麼辛苦,我不想打擾師父。」

「但師父似乎知道了我們的心意,大步流星地從好幾米遠處走過來,走到我跟前,師父伸出手跟我握手。我永遠都記得師父微笑著對我說的:『好好修。』」此時,月芳的聲音有些哽咽,她接著說:「我當時很受觸動,我能感受到師父對我們殷切的期望,師父那麼慈祥地看著我。這簡單的三個字一直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裡,以致在我後來的修煉中遇到關卡、很難過的時候,我都告訴自己,一定遵照師父的諄諄教導,要好好修,這樣,一路伴隨我走了過來。」

風雲突變 初心不改

也許一生也經歷不了幾次,一覺醒來人世間黑白顛倒,恍如隔世。

1999年4月,聽說天津的法輪功學員被抓,月芳第一個反應就是政府肯定搞錯了。住在北京的月芳得知很多學員4月25日去中南海上訪,也想去表達心聲。「我想站出來把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我沒花一分錢一身的病全好了,受益無窮,也為國家節省了很多醫藥費。我很想把實際情況反映給國家領導人。」

上訪後第二天的4月26日,警察就來到月芳家找她談話,月芳告訴他們自己親身受益的經歷,「我們小區這幾個煉法輪功的,哪個不是遵紀守法的好人?」警察聽後無言反駁,就離開了。

但讓月芳始料不及的是,中共幾個月後還是發起了對法輪功的迫害。月芳那時還是認為一定是哪裡搞錯了,便去了信訪辦反映情況,她只想說一句公道話,卻被拘留了八天。她不理解,為什麼這麼好的功法要被迫害?但是信訪辦和政府沒有人能給她一個合理的答案。

沒過幾個月,因為女兒坐月子需要照顧,月芳便來到了澳洲雪梨。但無論環境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月芳從未動搖過修煉法輪功的心,也一直不忘在中國因為不放棄信仰而被迫害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們。

「有一次聯合國秘書長安南來澳洲,我們連著五天每天開車到首都坎培拉和平請願,呼籲關注和制止在中國的人權迫害,每天還要開車回雪梨。那時我都六十多歲了,整天奔波,但好像也不知道勞累,心很純,只想著不能讓師父和大法蒙這千古奇冤。我們還經常去中領館請願。」

直到今天,在雪梨這座美麗的海港城市的景點,經常能看到滿臉和氣笑容的月芳與大陸遊客們的親切互動,成了美景中的另一道獨特風景。她一直堅持向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講述法輪功的實際情況和大陸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月芳希望中國人不要被中共的謊言欺騙,去掉偏見,客觀了解一下法輪功到底是什麼,再做出自己的判斷。

「我做這些不是為了自己,也不去考慮自己的得失,就少了很多同齡人所有的苦惱。」難以相信,爽朗的月芳今年已經78歲了,她精神矍鑠,講話幹練,眼睛裡充滿靈氣,不同於一般的同齡人。月芳覺得自己生活得充實而有意義,總是快樂而豁達。

「我是法輪大法的親身受益者,最有發言權。這世上還有什麼比健康的身體和開朗樂觀的心態更重要?這兩樣,我因為煉了法輪功都擁有了,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

中秋寄語

小心翼翼拆開月餅的包裝,月芳想把月餅獻給最尊敬的李洪志師父。像往年一樣,她拿出師父的照片,雙手合十,輕聲說:「為了我們,師父您付出了很多很多,謝謝師父!」「我心中一直充滿感恩。我一定要修好自己,做好師父讓我們做的事。祝師父中秋節快樂!」

抬頭望著掛在深藍色夜幕中的皎潔明月,月芳也要藉皓月寄託思念。她確信,雖然遠隔千裡,但就像為師父送機時那樣,她的心意師父一定收到了。

月芳知道自己只是千千萬萬個在中秋時節向師父遙寄祝福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她相信會有一天能再次回到家鄉,迎接師父,共慶佳節。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