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說「預言」

【正見網2017年10月16日】

人們對預言的理解大都停留在預言者的能力上,其實並非如此。預言者只是有能力看到將要發生的事件而已,而那件事是早就安排好的,一定要發生的。而有人通過周易去推,也竟然發生了,是因為那件事的安排也是有規律的,周易只是符合了那個規律而已。我們可以看一下古籍記載的故事,或許會發現它們的真正規律。

一、韋泛遊陰間 知道自己的未來

「前楊復後楊,後楊年年強,七月之節歸玄鄉。」這首詩就是韋泛在陰間看到的自己的未來,雖然不是很大的歷史事件,但能說出一個人的未來,不也是預言嗎?

《前定錄》記載:韋泛罷去潤州金壇縣尉的職務,到吳興來遊覽。在興國佛寺水邊纜了船。當時正是正月十五,善男信女們都來聚會。韋泛剛要遊覽一番,忽然死去。縣吏和捕快來驗屍,但還有氣息,過了一宿甦醒了。他說:看見一個官吏拿著公文來到,說:「府司讓你去。」於是就和他同行,估計走了十多裡地,忽然來到一座城市,兵士警衛很嚴,進城以後見到的大多是親戚舊友來來去去,韋泛吃驚地問那官吏說:「這是什麼地方啊?」官吏說;「這不是人間。」韋泛才明白自己已經死了。

不一會兒見到幾個騎馬的人呵斥著跑過來,其中有一個人衣服新鮮華麗,容貌高大英俊,韋泛走上前一看,原來是老朋友。那人吃驚不小,說:「你來到這兒干什麼?」韋泛說:「被官吏所追。」那人說:「我的職務是主管召魂。怎麼不知道追你?」就思考了一會兒說:「哈!錯了!要追的人並不是你,是兗州金鄉縣尉韋泛。」馬上呵斥官吏趕快送韋泛回去。韋泛很高興能返回,並倚仗老朋友的關係,趁機要求他說說自己的官祿和壽命怎樣。那人沒辦法,告訴一個官吏,把韋泛帶到另一個院落,讓韋泛站在門邊。一個官吏進來,拿著一枝紅筆,在韋泛的左手寫道:「前楊復後楊,後楊年年強,七月之節歸玄鄉。」寫完後韋泛就出來,以前追韋泛的那個官吏又送他回來。醒了以後,韋泛就把他經歷的事一一敘述出來。一個和尚叫法寶很喜歡聽怪事,這些事他都聽全了,就傳開來。六年後,韋泛被調授太原楊曲縣作主簿。十年任滿回到京城,正好遇到自己的親屬同鹽鐵使有老交情,就推薦韋泛作了楊子縣巡官。在職五年,建中元年六月二十八日,準備赴京選官,因為得了急病死在廣陵旅舍。那天正好是立秋。

一個人的命運死早就定好了的,所謂的算卦(也算是預言的一種只涉及個人的前程)就是知道了這種安排而已。

二、逆天改命的裴度

很多人都知道,按照相學推斷,裴度「縱理入口,法當餓死」,後來卻做了宰相。按理說人的命運是早就安排好的,裴度卻一度行善而改變了命運。

《玉堂閒話》記載:元和中年,有個新任命的湖州錄事參軍,沒等去上任遇到了強盜,將他的錢物都搶去了,就連委任書也沒有給他留下。於是他便在京城附近收購舊衣服,然後想辦法換錢,夜晚住在旅店裡。這個旅店靠近裴晉公裴度的住宅。這一天裴度休息,穿上便衣到附近散步,來到了這個人住的旅店。裴度與這個叫湖紏的人打招呼以後坐下說話,問他是干什麼的。湖紏說:「我的遭遇,別人都不忍聽。」說著哭了起來。裴度覺得他很可憐,詳細詢問他的遭遇。他說:「我在京城任職數年,被授予一個官職在湖州,遇到強盜把我的東西搶光了,只剩下一條性命。這還是小事,還有的是,我準備結婚還沒有去迎娶,未婚妻就被郡牧搶去,獻給了宰相晉公裴度,他可是最大官了。」裴度說:「你未婚妻姓什麼?」回答說:「姓某,叫黃娥。」裴度當時穿著有錢人常穿的紫色衣服,他對湖紏說:「我就是裴度的親信官員,會幫著你查訪。」然後問了湖紏的姓名以後走了,湖紏非常後悔,心想剛才來的人如果是裴度的親信,回去和裴度一說,會給我帶來災禍,當天晚上他想著這件事睡不著,等到天明,他來到裴度的住宅附近觀察,可是他看不到屋內。到了傍晚,有個穿紅衣服的公差來到旅店,非常急促地對他說,裴度讓他去。湖紏的心裡非常驚慌害怕,急忙跟著差人去了。他們進了裴度的住宅,來到一個小客廳。他趴在地上嚇得直出汗,不敢抬頭觀看。主人讓他坐下,他偷著觀看,正是昨天穿紫衣服的那個官員,再三點頭表示謝罪。裴度說:「昨天聽了你說的話,心中很同情可憐你,今天可以彌補一下你的遭遇了。」說著命令將箱子裡的授官憑證交給他,重新任命了他的官職,他高興得要跳起來。裴度又說:「黃娥立刻就可以還給你,同你一起去那裡上任。」然後特意派人將他送回旅店,並給了他衣服行李和一千貫錢,第二天這個人和未婚妻一起上任去了。

裴度之所以改變了命運,就是一直行善。善待別人。這是唯一的一個改變命運的方法。

三、諸葛亮無力回天

很多人稱諸葛亮為神人。「無力回天鞠躬盡瘁 ,陰居陽拂八千女鬼 」是他在自己的預言加算卦的書籍「馬前科」中的第一句。這一句預言了自己和國家的命運。自己無力回天只能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江山最後將歸魏。

這樣一個我們稱為神人的人,也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和國家的命運,這就是我們常說的「天意不可為吧。」

三個故事下來,我們得出一個結論,所謂預言就是早就安排好了的事情,如果是個人或許可以通過向善的方法改變,而大形勢的安排就很難該了。而對今天的人來講,中共的滅亡是大形勢不可逆轉的,誰保黨誰完。而在這個過程中作為一個個人可以通過拋棄中共,棄惡從善的方法拯救自己。這大概也是預言的目的吧。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