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甥女的轉生

子規


【正見網2017年10月28日】

我們修煉界都知道生命有輪迴,人的出生是要元神投胎的。我的外甥女的轉生過程就是我親身經歷的一件很神奇的事。

2006年我被非法關押在監獄裡,姐姐來信說她懷孕並且要生了,姐姐是常人,我有些掛念她的安危。

幾天後午睡時,我剛剛躺下就覺得元神離開了身體,並且從鐵柵欄門鑽了出去。我出去後就覺得自己要辦一件很重要的事,而且要快,這件事必須要在一個小時之內辦完並且趕回來(因為監獄午睡只有一個小時)。但是具體是什麼事情我卻不是很清楚。

我只是知道要去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叫什麼名我也不知道,但是卻很清楚該怎麼走。我記得我匆忙的走在一條鄉間的小路上,走了一會兒就來到一個大鐵門前面,我看到這個大鐵門就心說:「對,就是這裡」。於是我推開大鐵門,這像是一個農村人家的大院,院子裡好像並沒有人居住,只有一個一歲左右的小男孩,身上什麼都沒穿,光溜溜的坐在院子的地上放聲大哭。我上前一把抱起小男孩,把他抱在懷裡說:「別哭了,我給你找個好人家」。小男孩的身上涼涼的,我很心疼的把他的小臉貼在自己的臉上,他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我抱著小男孩飛快的向姐姐家走去。到了姐姐家門口我一把把門推開,姐姐正躺在床上休息,看到我進來,很驚訝的說:「你不是在監獄裡,你怎麼出來的?」這時我看到姐姐的肚子癟癟的,沒有任何懷孕的跡象。我徑直走到她面前問道:「聽說你要生了,想來看看你,可是你要生了,為什麼肚子癟癟的,你肚子裡並沒有孩子呀?」姐姐也摸著肚子說:「呀!怎麼肚子是癟的,那我快生了,沒有孩子怎麼辦?」我把懷裡的小男孩遞給姐姐說:「這個孩子給你」。小男孩一聽我把他送給姐姐,就拚命的大哭,一邊哭一邊拽著我的手不肯離開我。我有些心疼,但是沒有辦法,就對他說:「你就留在姐姐這兒吧」。轉身離去,耳邊仍然能聽到小男孩的哭聲。

沒過多久,姐姐來信說她生了個女孩,並且讓我給孩子起個名。

晚上躺在床上我想給孩子起個什麼名字呢?想著想著就有點迷糊了,就在半睡半醒之間,看到半空中有一神人(就像西遊記里的天兵天將一樣的打扮),這個神人手裡展開一道聖旨一樣的東西,然後對我說:「孩子的名字叫思慧」。我一下驚醒,醒來嘴裡還在念叨「思慧」「思慧」,我知道是這個名字,是天定的。(我很清楚知道是這個「思」字和這個「慧」字,因為有一種思維傳感的東西直接打到我頭腦里來)

只可惜監獄裡到月底才可以寄信,等姐姐收到我信的時候,姐夫已經給孩子起好了名字,因為新生兒要在兩週之內上戶口,辦身份證,名字起好了就不能改了。但姐夫起的名字與天定的名字還是有些諧音。

後來媽媽接見我說,這個孩子很怪,沒有任何人教過她,她自己在七個月時坐在床上就「阿姨、阿姨」的叫個不停。(按照輩份,她叫我阿姨)。

她十五個月的時候我終於回家了。一次我在房間裡讀《轉法輪》的時候,她晃晃悠悠的進來。我以為她要找我玩,就把書合上了。結果她用手指著《轉法輪》示意我打開,我就給她看師父的照片,她就咿咿呀呀的對著師父照片說個不停,我說你認識師父嗎?她點了兩下頭;我說你也要學法嗎?她又點頭。我說那好,以後我帶著你學。

從那以後,我每次抱著她就給她背《洪吟》,背《論語》。當時姐姐姐夫都說你別教孩子學,我只能偷偷的教。

幾個月後我就回老家了。

第二年,我又去姐姐家,小外甥女兩歲了,已經會說話了。有一次我抱著她,我說:「法輪大法好」,她馬上接「大穹法光照」[1]。看來我去年教她的她都記住了。

白天姐姐姐夫上班我就放師父講法聽,小外甥女玩著玩具但都聽進去了。不久,她就出現一種特異功能,就是「過耳不忘」。所有的故事書,唐詩只要是給她讀過一遍,你第二遍再讀的時候哪怕加一個「的」字或者「了」字,她馬上告訴你,那個地方沒有「的」這個字。有一次鄰居來串門,小外甥女拿了一本很厚的故事書,從頭到尾一字不落的讀了下來。鄰居十分驚訝說兩歲的孩子怎麼認識這麼多的字,後來才發現小外甥女的書拿倒了,原來她是背下來的,這位鄰居更是驚奇。

後來我出國了,外甥女再沒有機會跟我學法。

眾生都想轉生到大法弟子家裡來得法,生命得法同化大法才得以重生。可是大法弟子這麼少,他們更多的是轉生到常人那裡,成為我們身邊的親朋好友,大法弟子是他們得救的希望。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二》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