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字本義系列(95):中西合璧奏交響,天音淨樂風雷盪

慧劍

【正見網2017年10月30日】

---字部「合、荅、辟」

西方古典交響樂注重配器,講究聲效。通過完善的編制、嚴整的協同以及對節奏、力度的精湛把控和對曲調、樂章的恢宏遞展,可以表現出波瀾壯闊的場景和內涵豐富的主題,具有形式嚴謹、風格莊重、思想深刻、氣勢宏大等特點,能給人的內心以深深的震撼。

東方古典音樂追求韻味和意境。聲音美妙悅耳,情感細膩空靈。無論樂章的格調是盛大典雅還是委婉輕柔,都蘊含著秩序、和諧的人文理念以及與自然環境的水乳交融。在抒發胸臆、陶冶情操的同時感悟和描摹著萬事萬物的精微玄妙,有助於開啟人的心靈智慧並向更高境界昇華。

合07-3412121字部概義:同字義,事物之間的關係匹配,相符,能對接在一起。參見該字。

【合】(1029 甲)甲骨金文小篆從亼從口。兩口對扣,泛表事物情勢正相匹配,能並接在一起。

【盒】從合從皿。有底有蓋,可以合扣在一起的容器。

【頜】小篆從合從頁。位於頭部、構成口腔、在上下對咬時可以相合的部位。

【蛤】從蟲從合。由相合的兩扇貝殼構成外骨骼的一類軟體動物。[蛤蜊]。[蛤蟆:蟾蜍的別名,用以描述其匍匐滯緩等明顯的趴附貼合情狀]。

【鴿】小篆從合從鳥。一種雌雄共同築巢、孵卵和哺育幼雛,合作特徵明顯的鳥類。

【哈】從口從合。張大嘴巴,從口中緩慢的呼出,以使氣體與物體相合。[哈氣成霜]。泛表類似的張嘴出氣狀態。[哈哈大笑]。

【恰】小篆從心從合。意態相合。

【洽】小篆從水從合。(事物間的關係像)水一樣容易融合。[融洽]。

【拿】從手從合。使合於手中。握取、抓起。說明:相比於「拿」,「拏」有更為確切的發力含義。

【拾】小篆從手從合。使(遺落的物品)與手相合,撿到手裡。

【給】小篆從糸從合。使發生合併性的聯繫。交由別人持有。

【翕】小篆從合從羽。像排布的羽毛那樣(在物體通過後)柔性合併、快速復原的情狀。[翕合][翕忽]。

【龕】(1029 金)金文從今從龍。小篆從合從龍。其義大同。具有內嵌式空間、用以攏合神像的小窟或小閣。泛表類似結構。[壁龕]。

【答、荅】小篆從艸從合。草草的覆蓋、簡單的落置於。(自上方向下)非固連的接合。即「搭」的本字。現義為詞組[回答、答應:對搭過來的話予以回應]的略用,為表緊緻應和之義,改為從竹從合,參見竹部。

「荅」部概義同字義。

【搭】從手從荅。用手操作物品、使落置下來(而被下方物體支承架起)。

【嗒】從口從荅。搭落到物體上時發出的撞擊聲音。[吧嗒][嗒喪:因搭擱不上而失意的情狀]。

【褡】從衣從荅。一種搭在肩膀或者坐騎上的中間開口、兩側容物的連接式口袋。[褡褳]。

【瘩】從疒從荅。用於詞組[疙瘩:在皮膚表面上屹立的阻礙衣物等妥帖搭落的病態凸起。泛表類似小團塊]。

【塔】從土從荅。起源於宗教的一種重疊搭建、層層上起的高聳建築。

神韻藝術團由中西合璧的神韻交響樂團現場伴奏,其原創音樂成功結合了東西方正統音樂的精髓。在這裡,西洋的提琴、笛管、鼓號等管弦樂器與中國的琵琶、二胡等傳統樂器各展風采、相得益彰,使演奏出的音樂既有西方交響樂寬廣宏大的氣勢,又凸顯中國傳統音樂的綺麗與悠揚。東西方音樂就這樣在神韻的節目中珠聯璧合,將其藝術表現力推向了令人嘆為觀止的頂峰。

「辟」部概義同字義。使裂離,分開,躲閃到一邊去。參見該字。

【辟】(1029 甲)(1029 金)從卩從口從辛。或從卩從丁從辛。其義大同。使完整一體的團塊產生破缺開口,使各體部間相互裂解背離。剖切開使產生通道。[開闢:分開(天地),比喻創世][復辟:再創其統治地位][闢謠:使謠言破裂]。

【劈】小篆從辟從刀。用刀辟開物體,使破裂分離。

【擗】從手從辟。用手辟開,掰裂。

【噼】從口從辟。爆裂開來的聲音。[噼啪]。

【霹】從雨從辟。劈雷。向地面放電並貫穿和劈裂物體的沉雷。[霹靂]。

【譬】小篆從辟從言。為了便於理解而剖析開言講。[譬喻:將內容破解後(通過與相似物的類比)來曉諭]。

【僻】小篆從人從辟。與人避開(疏遠獨處)。[偏僻:在扁平的地表面上擗離不靠]。

【避】小篆從辵從辟。使行跡偏離以免於相遇。躲閃開走。

【臂】小篆從辟從肉。位於體側、可以向外擗離的上肢。[臂膀]。

【壁】小篆從辟從土。由土石構成的擗離、閃避在房屋、通道兩邊的側立面。泛表類似的邊圍部分。[器壁]。

【璧】(1029 金)金文小篆從辟從玉。古代一種在身體旁邊貼身佩戴的(呈圓片狀、中間有孔)的玉件。

雖然神韻音樂以其新穎而和諧的器樂組合、美妙而豐富的曲調旋律令無數觀眾、媒體和業界名流喜聞樂見、有口皆碑,但是天音淨樂所潛在的滌塵盪垢的強大威力同時也觸動了邪侈不正的意識形態通過理智不清的人蜚短流長。有的人因為看到邪共惡行被曝光而心感不快,也有的人認為神韻節目包含政治因素而頗有微詞······難道他們忘了,古今中外,所有的文藝、影視作品都是以褒善貶惡為最高宗旨的嗎?難道他們也不記得,丑共早些年間的革命樣板戲和這些年間的春晚裡,其政治含量之大是何等的令人作嘔嗎?當一群純正善良的修行者慘遭迫害之時,這些人沒有萌生出起碼的正義感和同情心,反而站在兇手的一邊迴避揭發、力圖掩蓋,莫非是希望這些罪惡在暗地裡繼續陰毒的進行?當蒙受不白之冤的人們行使自我辯護權卻被無恥之徒扯進「搞政治」的渾水裡欲加之罪時,這些人明明在政痞奸詐手段的誘導和玩弄中深陷圈套、麻木不仁,卻還以為自己的思想是如何的清純無邪、不在其中,著實令人可嘆可笑!

在飽受蒙蔽的大陸,中共的邪黨文化毒害了無數的官民,使他們只顧自己聲色犬馬、不顧他人困苦冤禍、冷漠自毀、實屬可憐。在相對敞開的海外,依然用如出一轍的心態放縱於口體之奉、迷失於耳目之娛、不願承擔絲毫的道義責任、只肯在糜喪中危亡和沉淪,卻是何等的可悲!能被神韻節目純正能量的巨大衝擊引發心靈深處波濤洶湧、風雷激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這是對那些頭腦中被邪共思想占據的人士一次不可多得的打動和稍縱即逝的挽救。衷心希望這些人的主意識能夠覺察出在腦海中作祟的精神毒素其實是源自邪共、並非自己本意而決定棄舊圖新,從而藉助大法改天換日之功恢復正念、找回真我、破繭重生。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