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仨都說再也不用給我拔罐子了

黑龍江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06日】

我是黑龍江人,今年六十六歲。在我三十二歲那年,丈夫故去,扔下我和三個兒子,大兒子與二兒子是雙胞胎。丈夫離世使我失去了精神支柱,生活壓力又大,使我患上了多種疾病,如常年胃脹痛、腎炎尿血、痔瘡犯時便血不敢坐炕、嚴重失眠、婦科病等。為了孩子,我咬牙堅持,重了吃點藥,輕了就挺著,整天拔罐子,不好意思總找鄰居,三個兒子就輪番給我拔。一直到一九九八年五月,鄰居找我學法輪功,說法輪功多麼多麼好,是修佛的。我說好煉嗎?她做一遍給我看,我看動作還很簡單就說行。

從此我就開始了修煉,我得法一星期,胃不再疼痛,失眠也好了,那種能睡著覺的感覺真是太幸福了。三個月後,身體所有的病全好了,走路一身輕,心情格外的舒暢,孩子們見到我身心巨大的變化,都從心裡認同大法,支持我學法煉功,哥仨都說再也不用給我拔罐子了。

我從小家庭貧困,沒念過書,不識字。同修教我學功,還說修佛必須學法,按法的要求做好人。我說我不識字怎麼學法呀?同修說你到學法小組來,大家教你。初到學法小組,一人念一段,輪到我了,我臉一下紅了,我不會念。同修就念一個字,我念一個字,念了幾行,我怕耽誤大家學法,就不念了。那時一天學一講法,回家後,我就把第二天要學的那一講一遍遍聽講法帶,再對著書看,和講法帶不同的地方夾上紙條,見人就問,問一個字就一直念到記住為止。一段時間後,再學法,除了各別字不認識,我就基本上能讀了,同修們都驚訝地說:「你進步這麼快呀!」我知道自己下了很大的功夫,可更有師父的加持,因為我學的是佛法呀。漸漸的,其他大法書和資料上的字我也都認識了。

掃清了文字障礙,對一個修煉者是何等重要呀,從此我每天學法和煉功都抓得很緊。自己受益了,我也想把這麼好的功法告訴更多的人讓他們也都受益,可是,一天時間有限,當時大兒子已經結婚,還有兩個兒子都在公安系統上班,工作非常忙,我每天早晨煉完功就往家跑,要給孩子們做飯,料理家務。我想:兒子要成家了,就有人管了,我就有時間出去弘法了,我在心裡求師父給安排。不久就有很多媒人給兒子介紹對像,兒子都成了家,兩個兒媳都很賢惠,還不嫌我家貧窮,結婚時都沒花多少錢。我再一次從心底感謝師父。

法輪功絕不象中共宣傳的那樣,而是誰煉誰受益,願世人都能了解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