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見到二十年後的事情

趙曉亞

【正見網2017年11月03日】

王璠在元和五年考中進士,做夢當了河南尹。白天處理政務,有兩個客人來訪,一個身穿紫衣服的坐在東面,一個穿著紅衣服的坐在西面。穿紅衣服的問穿紫衣服的說:「侖邦如何處置?」穿紫衣服的回答說:「已經打了二十大板,趕出洛陽地界。」睡醒後,王璠將夢到的事情,記錄在記公事的記錄簿上。二十年以後,他果然當上了河南府尹。上任之後,洛陽縣令和分司郎官都是以前的朋友,在酒席上大家說話都很隨便。郎官問縣令:「侖邦如何處理?」縣令回答:「打了二十大板,趕出洛陽界。」王璠聽了,立即走進裡面,半天沒有出來。兩個客人驚訝地說:「我們兩人剛才說話太隨便了,王府尹也許不高興了。」一會兒,王璠拿著公務記錄簿出來,將當年的記錄給二人看。原來剛才所說的人,是郎官家的家奴,因為偷了郎官家的東西逃跑,被抓住後送到縣衙,縣令作出如此判決。(出《續定命錄》)

或許一切在冥冥之中早有安排,否則為什麼王璠可以在夢中見到二十年後的事情。

原文:王璠以元和五年登科,夢為河南尹,平旦視事,有二客來謁,一衣紫而東坐,一衣緋而西坐。緋者謂紫者曰:「侖邦如何處置?」曰:「已決二十,遞出界訖。」覺,乃書於告牒之後別紙上。後二十年,果除河南尹。既上,洛陽令與分司郎官皆故人,從容宴語。郎官謂令曰:「侖邦如何處置?」令曰:「已決二十,遞出界。」璠聞之,遽起還內,良久不出。二客甚訝曰:「吾等向者對答率易,王尹得非怒耶?」頃之,璠持告牒所記,出示二客。徐征其人,乃郎官家奴,竊財而遁,擒獲送縣,縣為斷之如此。(出《續定命錄》)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