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北京大法弟子 金明

【正見網2017年11月29日】

我是一名山區的大法弟子,今年54歲。自1998年得法以來到現在已經有二十多年了。得法之前我的臉一直是紫黑的,偏頭痛,還有很多其它毛病。通過學法煉功,我的身體恢復健康,感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真好,親身體會到了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在這風風雨雨二十多年中,我漸漸明白了許許多多的法理。但是因為我常人的執著心很多,沒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給大法帶來不好的影響,所以借今天這個平台把我的修煉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一、提高心性

我在得法之前家裡開商店,我從來不缺斤短兩,得法後更是嚴格按照大法要求的做。在1998年的秋天,有一位鄰居大媽上供銷社賣栗子,當時供銷社不給現金,都給賣栗子的人打欠條。那位大媽賣了好幾百元也是先領一張欠條。到我們商店買東西掏錢時把欠條掉在商店地上,因為商店裡來來往往人很多,誰也沒在意。到晚上關門後打掃衛生時,我才發現這張欠條,當時就想:「這是誰丟了,一年辛苦白廢,得多著急啊。」我把它放在櫃檯上,不一會兒的功夫,這位大媽急匆匆地來了,進門就趕緊問我瞧見栗子欠條沒有。我說看見了,這不就在櫃檯上。大媽激動地流下眼淚說:「太謝謝了,你怎麼這麼好心眼啊!」我說:「大媽您別謝我,要謝就謝我們師父吧,我學法輪大法,是師父教我這麼做的!」「是嗎,太好了,有師父真好!」

還有一次,商店進了一桶葵花籽油,價格比別處便宜。一位婦女拿走一桶總共才二十多塊錢,她說:「給我記帳得了,我身上沒帶錢。」我說沒問題,就這樣給她記在帳本上,誰知過了二十天她再次回來買東西,結帳時我把欠的油錢一塊兒加上,她愣說油錢還了,我翻開帳本給她看,告訴她帳本上都沒有銷,白紙黑字怎麼會錯呢?她卻一口咬定說就是還了。我想真邪門了,修煉沒有偶然的事兒,是不是考驗我有沒有利益心啊?我是修大法的不能跟她一般見識,她說還了就當她還了吧。我淡然一笑,從此也就不再提了。

二、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我的女兒在北京上班,她也知道大法好。我們在勸三退的時候,她也在自己單位裡勸三退,退了十多個人。她在懷孕初期到醫院做檢查,檢查結果說她有子宮肌瘤,12厘米左右,大夫建議她把孩子做掉。她捨不得,轉院到婦產醫院檢查。有位老婦產科醫生說:「他也是一個性命,能保就保,你心裡就想這孩子沒事,順其自然就好了」。她回家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孩子真保住了,這都是師父在加持她保護她呢,她雖然沒煉功,可內心是支持大法的。

三、證實大法

在邪黨迫害之前,我們村一百多人煉功,有好幾個學法點。煉功點上大家一起讀法學法,交流切磋真好。可惜好景不長,以江澤民為首的邪黨把這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非法取締,殘酷迫害和打壓大法弟子,使得多少大法弟子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大法弟子為了證實大法的清白,為了給師父說句公道話,紛紛出來證實大法,維護大法。2005年5月的一天,我們和鄰村的大法弟子都去天安門證實法,一共30-40人,到了那裡,我們各自打起橫幅,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還我師父清白!」可邪惡的警察把大法弟子推上警車,非法送到天安門派出所,直到晚上七點多才放我們回來。

因為我的執著心很多,學法又太少,沒有把自己真正當成煉功人。所以在2011年那年,我得了一場大病,給大法帶來了不好的影響,讓邪惡鑽了空子。在此之前,家人本來是理解和支持我修煉的,這下子他們不但不支持還反對我學法,對大法起了破壞作用。以前我丈夫做得挺好的,他是個開「面的」的司機。在東大橋那邊等活兒的時候,看見警察在塗抹大法弟子寫在電線桿子上的標語:「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上前阻止質問他們說:「你們不去管壞人,跑這兒塗它干什麼,吃飽了撐的。法輪大法就是好,快別幹這損德的事了,報應不好。」

2002年的一天,我的堂哥因為修煉大法被本地區610國保大隊的警察無緣無故帶走了,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我大伯、大媽都是90歲的人了,天天想兒子淚流滿面、不吃不喝,整宿整宿睡不著覺,眼看著一天一天消瘦下來。丈夫看在眼裡急在心裡,當即決定把老兩口帶去看守所要人。到了看守所,門衛問你們找誰呀?我丈夫說:「就找你們當官兒的,我帶倆老人就是來朝你們要人的!」門衛出來一看兩位老人確實挺可憐,就把我們帶到所長辦公室。就這樣經過了幾天的軟磨硬泡,終於把我的堂哥給放回家了,這都是大法的威力。就是這樣一個原本很正義、很支持我們的人卻因為我的原因走向大法的對立面,時常罵大法、罵師父、撕毀大法書,在他的魔性大發時我心生怨恨,思想中產生了不好的念頭,甚至想求師父讓他遭惡報,趕快銷毀他算了。我越這樣想,他就越象瘋了一樣跟我幹仗。

我在得病時一直在打胰島素。可是毛病越來越多:高血壓、高血脂、腦梗塞都來了。這時我悟到,我是學法輪大法的,我不好好修煉就是常人。把不好的東西還給你。所以我要學法煉功。我從2017年年初開始重新走回到大法中來了:胰島素不打了;各種藥全都扔了也不吃了。我對我的丈夫的想法也徹底改變了:其實他的本性是非常善良的;他明白的那一面是支持我的,他是最好的。罵師父、罵大法的那個他不是真正的他,都是江澤民那一類的邪魔爛鬼、黑手、共產邪靈指使他做的,我不承認這些。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還是我自己修煉狀態不好才造成了現在的局面,我對他都那麼沒有善心,怎麼能去救度眾生呢?從今以後,我一定好好修煉,修成一個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跟上師父正法進程,做好師父交給我們做的三件事,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

就這樣我回到大法中來,丈夫對大法的態度徹底改變了,變好了。

因為我水平有限,有寫的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