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圓容家庭中修好自己

北京大法弟子 必成

【正見網2017年12月02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在過去的一年中,也感覺自己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被大法熔煉著、改變著,被師父保護著。無論在家庭中,還是在工作中,在與同修配合做好三件事上都無不體現著轉變觀念,向內找的重要。也切實體悟了師父說的:「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法理的真實展現。下面我就將自己這一年來對轉變觀念向內找的點滴感受向師父匯報,與同修分享。

一、無條件向內找

之前看到明慧網上的一些交流文章中都提到過,很多同修在外面基本能夠做到向內找自己,也能做到與人為善,慈悲待人,可一回到家裡就放鬆了自己,對家人不能包容,甚至惡語相向。我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其實這種在外面修的好,在家裡就放鬆的狀態,我個人認為這還是因為沒有做到向內找造成的。因為家裡就像我們的內心一樣,而社會就像是我們的外在環境,外在環境往往我們能夠想到自己是個大法弟子,從而做的好一些,而內在看到的人很少,所以自己就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如果我們不能做到向內找,這種狀態也會像我們的執著心一樣,外在的最容易被發現,一眼就能看到,而內在卻不容易發現,不容易改變。

我與妻子都是修煉人,我們結婚剛剛一年時間。在這一年不到的相處中,我經歷了對妻子同修的表現和修煉狀態的指責、埋怨,到無奈接受,逆來順受,到現在一出現問題首先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儘量做到無條件向內找,善意的指出她的問題,並真心實意的幫她改正的過程。

二、放下親情

家裡一直是我和母親兩個人一起過。我與妻子同修結婚後,就變成了我們3個人一起過。這就出現了婆媳關係的問題。妻子同修從一開始幫助我媽媽走出誤區,走入修煉,到後來在母親面前儘量保持著修煉人的狀態。這些表現都讓母親看到了一個修煉人的不同,也改變了她對大法的偏見並走進了修煉中。可隨著妻子同修懷孕後在家休養,問題也不斷的出現了。母親是個工人,干起家務來很快,有時很多事乾的不乾淨,比如洗碗有時洗不乾淨,掃地總是有弄不到的地方。而妻子一直在南方生活,所以口味也和我們有些不同。就這樣慢慢的從生活習慣到吃飯口味她都對母親的一些做法產生了分歧,直到最後達到了不可調和的程度,還揚言要出去租房子住,那時她已經懷孕5個多月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的表現是經常對她說:「這事你應該修自己,應該向內找,不能總是挑別人的毛病。她是個老人,一個人這麼多年了,很多習慣你怎麼能讓她一時就改過來……」等等這些。有時聽到她對母親那麼沒有禮貌,那麼不知道寬容別人,我心裡就氣憤的不行。雖然大多數我還能控制住自己的行為,但心裡早已翻江倒海了,但這樣人為的控制顯然是有限度的,也沒有做到修煉者之忍。所以事情沒有因為我的忍讓變好,反而愈演愈烈。終於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大發雷霆過幾次,還摔壞了我家的一把椅子,直到那時我才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

我發現是自己一直在向外看,沒有找自己的問題。由於一直是我和母親在一起過,所以我對母親的情很重,可修煉人就是要放下情,走出人的。所以這不是師父在幫我讓我看到自己的問題,好修去它嗎?就像《轉法輪》中說的一樣:「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是因為我對母親的情太重,才造成我的情緒被帶動的那麼厲害,如果是外人我會這樣嗎?後來我發現當妻子同修說出一些難聽話時,只要我的心不動,好像母親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這些事的出現好像就是演給我看一樣。

當我真的換個角度看問題,把「母親」當作「同修」時,我發現一切都變了。因為師父告訴我們什麼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母親與妻子到底是什麼因緣關係我都看不到,但我們都得法了,都是有師父在管的,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或者煩惱不都是對彼此的提高嗎?不都是師父在幫著我們了結、償還我們在歷史中那些恩恩怨怨的業債嗎?我怎麼能用常人的角度去看問題呢?師父已經把我們人生道路改變了,如果沒有得法,那這些事情也一樣會存在;如果沒有師父為我們的承擔,難還會更大。這樣看來這些不就都是好事嗎?我為什麼要被帶動呢?為什麼不能用正法理來看到這件事情呢?

當我真正按照法的角度看問題時我發現妻子同修也在慢慢的改變。

三、修去妒嫉心

1、發現自己的妒嫉心

妻子有時對我百般挑剔,只要我有一點錯就抓住不放,而且還要讓我承認錯誤才罷休。我和她交流告訴她:這是黨文化式的批判,不是慈悲的指出別人的錯誤。她一聽我這麼說,馬上就來一句:「我這是說你的,你那麼狡猾,又轉移話題……」把我氣得不行。有些事明明是她的錯,她卻不承認,誰也不能說她,甚至哪怕我善意的指出,她也不承認。我心想:這根本就不是一個修煉人的狀態,怎麼還不如一個常人呢?一點道理都不講。她這樣下去不行啊,這麼重的人心怎麼能圓滿呢?

後來與老同修交流,老同修對我說:「如果有一天她不修煉了,你還修不修?你是為她修的嗎?你為什麼那麼容易被帶動?你真該好好找找自己的問題,不要再向外看了。」這一句話一下子點醒了我,是啊,我這不是在攀比嗎?這不就是不平衡嗎?覺得自己受了委屈,想要達到心中的公平,再往下找發現這不就是妒嫉心嗎?

我自己一直覺得我的妒嫉心很少,平時看到別人好了我也真心的替別人高興,看到別人哪些方面比我強,心裡也很少有妒嫉別人的感覺。因為在最初學法時我就對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這有一個規定:人在修煉當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這段法理印象很深,也深知妒嫉心的嚴重性。所以我一直很重視修去妒嫉心的問題,只要有一絲妒嫉的時候我就會意識到,馬上發正念解體它,所以覺得自己妒嫉心很少。可真正向內找的時候才發現,妒嫉心的表現形式有很多很多種。

2、內向、外向性格人的妒嫉心表現形式不同

妻子同修是個很外向的人,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很少去控制自己的情緒,所以情緒波動很大。而我就是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那種:「中國人過去受儒教影響比較深,性格都比較內向,生氣了不表現出來,高興了也不表現出來,講涵養,講忍。」的那種人。緊接著的下一句是:「因為已經習慣於這樣了,所以我們整個民族形成了很內向的性格。當然他有他的好處,不露內秀。但也有弊端存在,可能帶來不好的狀態。」

當我再看這段法時也有了更深的認識。內向性格是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因為善惡是同在的。外向性格的人也一樣,有好的一面,那就是不掩飾自己的情緒,真實的表現出自己的優、缺點。不好的一面就是不能控制自己,有時情緒上來可能就不顧父母長輩的禮數,也不太容易去顧及別人的感受。可在中國由於大部分人看到的都是我這樣的性格多一些,而且大部分還是受到了傳統文化觀念的影響更多,對妻子這樣直接的人往往給人的感受就顯得很難以接受。

而內向性格的人負的一面往往不容易被發覺。想到這裡我又想到《轉法輪》中說的:「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裡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裡,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裡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個人理解內向性格的人就像是不願意把自己的瓶蓋擰開,這樣髒東西是出不來的。如果再不注意向內找,豈不是一直在修這個瓶子嗎?就算你把瓶子修的再亮,看上去再完美又有什麼用呢?這樣久而久之,自己根本就意識不到有時的行為和表現就在不自覺的掩蓋著自己的缺點,顧及自己的面子,得失心很重,這樣就使得一些心變得很頑固。

所以只有擰開瓶蓋倒出髒東西,才能再放進好的東西。不是有很多的同修表面上三件事都做得很好,卻突然離世的嗎?當然那些同修的情況很複雜,不單單是因為這一點。可掩蓋自己的問題,實際上騙不了別人,只能騙了自己。就算所有人都說你好,又怎樣呢?到最後那些掩蓋著的人心一定會給你自己帶來大麻煩,因為我們是修煉的人,是要去掉一切執著的。

因為自己的所謂喜怒不形於色,讓很多缺點根本就沒有暴露出來,別人也就更沒法給你指出你的問題,而形成這些所謂的觀念和處事原則慢慢的就形成了一把衡量別人好壞的尺子。由於中國人大部分都是這樣的性格,所以自己在社會中反而讓很多人願意接受,也很是受用,所以自己就更覺得這樣對。如果有人不按照這個所謂的規矩或自己後天形成的普世價值行事時就覺得很不舒服,這就形成了妒嫉心。

性格外向的人如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也一樣會幹出很多很出格的事情來。因為他們表面上約束自己的能力可能不那麼強,所以當遇到一些外來刺激的時候,就會表現的很激動,有時就會作出一些過激的事情來。不修自己的外在行為也會給別人對大法造成很不好的影響,因為你在常人眼中出現時,你就是和大法緊緊的聯繫在了一起,你也就成了大法在世間讓別人看到的最表面一層的展現,從而給講真相帶來阻礙,甚至由於你的表現會讓常人有對大法不好的想法,這樣不但沒能救了眾生,反而把眾生推向了反面。所以這兩種性格都是有需要修的部分。

3、主動的改變自己,去掉妒嫉心

有時她發脾氣,一次我忍住了,兩次我也忍住了,而且每次她發脾氣時我都能用師父法來歸正自己的不正確狀態。但當次數多了的時候,自己有時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這裡一方面是由於自己沒有真正做到坦然不動的百分之百的以師父的法來指導自己的行為。另一方面自己也會反應出一種:憑什麼我都改了那麼多,她可以一點也不改?(因為有時去執著心的時候真的是剜心透骨。)其實這就是妒嫉心在作怪。

我發現很多事只要在思想中出現「憑什麼」這三個字的時候,就是妒嫉心的表現。當我發現這是妒嫉心時我就主動的改變自己。在交流時儘量多發表意見,儘量表達出自己的想法,在生活中該怎樣就怎樣,不再那麼顧及面子。別的同修給我指出自己哪裡做的不好的時候,自己也坦然接受。

三、轉變觀念 向內找

隨著我放下了對母親的情,也逐漸認識到了妒嫉心,之後妻子同修再發脾氣時我基本都能夠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可總覺得還有哪裡不太對。終於有天學《轉法輪》時學到:「內旋(順時針)度己,外旋(逆時針)度人,是我們這個功法的特點。」我突然明白了自己錯在了哪裡。

我雖然做到了能夠坦然接受妻子同修發脾氣,但這好像都是只做到了修自己,並沒有做到幫別人,自己並沒有做到既度己又度人。大法修煉的特點是既要修己又要度人的,如果只修了自己,那不還是沒有跳出舊宇宙的「私」嗎?於是我開始再次試著告訴她哪些地方做的不對,可只要我一指出她的問題,她就很難接受,最後又是不歡而散。

我也在問自己:我是替她著想了啊,也是真心實意的想幫助她,她怎麼就不接受,不願改變呢?我再向內找問自己:發現自己雖然是真心的想幫助她,可自己是抱著很強的想要改變人的目地去做的。當她沒有按照我的想法去改變的時候,我就會沮喪、灰心,可她修煉的路和提高的過程是師父在安排,怎麼我也想去安排呢?難道我對別人的幫助都是有目地的嗎?好像自己付出了就一定要有回報和結果才行。這背後隱藏著多大的私心啊!離師父教導我們的做一個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相差多遠那。

於是我又慢慢的去掉了想要改變她的心,看到她的問題時,我就真誠、善意的指出她的問題,不抱著任何求結果的心;即便她不改,我也不會再去指責她,也不再被她的情緒所帶動。慢慢的我發現她真的在改變,這真的是《轉法輪》中說的:「無求而自得」。

四、有師在,有法在,就一定能行

還有很多的修煉感受由於篇幅有限,無法面面俱到。其實在日常的一些小事中無不展現著一個修煉人的狀態;一個大法弟子在世人眼中的形像;一個生命在宇宙末法末劫時期的選擇。所以我會更加珍惜自己,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眾生。自己還有很多要修的地方,比如自己還有怕心,還有安逸心、名利心等,但只要想到自己是個得了法的生命就覺得信心十足,因為我們有師在,有法在,就一定能行!

很多時候也真的感到作為一個大法弟子的榮幸。當我們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情的時候,當遇到別人給你帶來的突如其來的煩惱的時候,常人只能選擇要麼爆發,要麼無奈的妥協。而我們卻有第三種選擇,那就是用大法來衡量。當你真的放下人心用法來衡量時,你就真的能夠體會到「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覺,那不是常人無奈的妥協,更不是逆來順受,而是一種生命境界的昇華!一種實實在在的提高!

由於層次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