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為您高興啊

北京大法弟子 淨蓮

【正見網2017年12月07日】

慈悲偉大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夏天走入大法修煉的,一直是上班族,三件事一直在做,但是不夠精進。最近半年在家休息,我悟到這是師尊在正法最後給自己安排的路,所以非常的珍惜。我每周參加一次小組學法,每天上午自己在家背法、學法,現在《轉法輪》已經背完一遍了,正在背第二遍。吃完中午飯後就出門講真相。因為心中時刻想著師父的承受、鼓勵和對師父的誓約,所以儘管今年本地區多次出現高溫黃色預警和雷電黃色預警,那也沒有阻擋了我講真相的腳步。

過程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遭受過冷言冷語、譏笑挖苦和報警威脅,但我都沒有動心,並且在師尊的加持下每次都平安無事。因為每次出門前我都在心裡求師父讓我和有緣人相見,所以每次都遇到有緣人,有時最多給二十多人三退。當然有的人沒有加入過中共的任何組織,那我也抓住機會告訴他大法的真相,並且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明真相後,不住的向我說謝謝、謝謝,也祝你工作順利,生活愉快!我有的時候也會由衷的說一句:我真為您高興啊!隨著師父正法洪勢的推進,大法弟子在互相配合著講真相救度眾生,大紀元統計的三退人數每天都在遞增著,我深深的知道每一個數字後面都有大法弟子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都有大法弟子的辛勤付出。今天大紀元公布的三退人數是281947997人,這是偉大師父的無量慈悲,是同修的努力。

一、國內外同修齊努力

在馬路上,曾經遇到過三個人:一個是五十多歲的男士、一個是三十多歲的女子,還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跟他們講真相時,我剛一開口,他們就先告訴我:我們那年隨團遊玩,人家香港、台灣都讓煉,就大陸不叫煉;我去新加坡旅遊的時候有人在講法輪功;我去韓國時,韓國在講這個。結果和他們講起真相來很順暢,他們很容易就同意三退了。當時心裡的第一感覺就是,非常的感謝國外同修的配合。國外的環境雖然比國內好,但是十八年來始終如一的堅持不懈的講真相,也是很讓人佩服的。在此真誠的向國外的同修道一聲:同修,辛苦了,謝謝!

二、真相幣作用大

一次給一個五十多歲拉活的三輪車男士講真相,我剛講了幾句,他伸手從車裡拿出一張八成新的五元錢給我。我接過一看,哦,真相幣,上面的字還不少呢。就高興的說:「您能有它太有福氣了。」他說:「坐車的人給的。」於是我大聲的給他讀起真相幣上的內容來,他認真的聽著。讀完後我說:「這上面說的多好啊!可都是真的。您小時候入過少先隊沒有?趕緊退出來。」他說那時候都入過少先隊。我問:「您貴姓?」他說姓王,我說:「您每天開三輪車很辛苦,一定要慢一點,注意安全,希望您順利平安、福氣多多。您能收到這張紙幣也是太有福了,咱們就叫王順福退出這個少先隊,您看好不好?」他不住的點著頭說好。正說著從後面來了一個小伙子著急坐車,我趕緊把真相幣還給他說:「收好,您看這福氣就來了。」他睜大眼睛激動的抓住我的手腕說「謝謝!謝謝!」,那表情好像是在說:這麼靈啊!

三、九個李子

講真相坐公交車到小區門口和我一起下來一個大姐,她手裡提著一個很大的包,裡面裝著滿滿的李子,上面還蓋著塑料布。我們一起往小區裡走,我邊走邊看著她的包微笑著說:「大姐,您怎麼買那麼多的李子啊?」她也看著我,並且不由我分說就順手抓出一把李子硬往我手提袋裡塞。我躲閃著說:「大姐,我不要,不要。我先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我只是隨口問問。」她說:「我哥哥給我的,家裡種的,給我婆婆送點來,給你幾個。」沒辦法,幾個李子放進了我的手提袋。我說:「您對我這麼好,真……」還沒說完,她又抓了幾個李子使勁放進我的手提袋。我忙說:「謝謝,謝謝!大姐您小的時候戴過紅領巾嗎?」她說:「戴過呀。」「團徽呢?」「也戴過呀。」「大姐您貴姓啊?」「姓王。」一問一答之後我說:「好吧大姐,我希望您福壽齊全,咱們就叫王福壽這個化名退出少先隊和共青團吧。因為這個貪污腐敗、吃喝嫖賭的邪黨實在是太壞了,老天要滅它呢,滅它的時候加入過黨、團、隊的都要陪葬,太冤了。咱們就叫王福壽退出來吧,這樣天災來了,天滅中共的時候,您能平安。」她笑著說:「好啊,謝謝、謝謝!」我把傘舉到她的頭頂上說:「雨大了,我送您回家吧。」「不用不用,我也帶著傘呢,家就在這,你住幾號樓?」大姐邊說邊從包裡拿傘並指著眼前的樓說。我告訴她自己住幾號樓,囑咐她慢一點。回家一看,九個紅紅的李子。心想這又是師父在鼓勵自己呢,謝謝師父!

四、三本小冊子

講真相走在馬路上,從身後走過來一個老爺子。我走上前去打招呼:「您好老先生!看您精神真好。」「是啊,謝謝!」「老先生聽口音您不是本地人吧?」「是啊,你是本地的。」「是,我是。」「老先生,我告訴您一件好事。您小的時候戴過紅領巾嗎?」我們一邊往前走他一邊回答我:「戴過。」我說「您得退出啊,不能跟著共產邪黨陪葬啊。」他疑惑的問我:「你是法輪功?」我微笑著點著頭說:「是。共產邪黨不敬天、不信神,那北京的天壇、地壇、日壇、月壇,古人修它們幹嘛呀?古人傻嗎?他們不是在給子孫做榜樣嗎?人要敬天地神佛,才能得到他們的護佑啊。中華民族五千年了,邪黨才幾十年啊。多行不義必自斃,如今,天要滅這個邪黨了,趕快退出來。」他說:「你講的太好了,我看過你們發的三本小冊子,江澤民可真是太壞了,出賣了那麼多的國土。」我問:「那您退出沒有?」他不好意思地說:「我退出來了,你就不用問我怎麼退出的了,在這不方便說,謝謝你啊。」我笑著說:「退出就好,退出就好!我為您高興!再見。」

五、好多年沒聽到這句話了

剛要過馬路去對面小市場講真相,旁邊急匆匆的過來一個拿手提袋的小伙子問我:「去地鐵怎麼走?」看他很著急的樣子我趕緊回答說:「我知道,快跟我走。」我知道這又是師父送到我身邊的有緣人,抓住在走到地鐵站的兩三分鐘內,給他做了三退,並讓他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他高興的說:「謝謝,好多年都沒聽到這句話了。」

六、善良的夫妻

我手裡提著剛剛買的燒餅,在車站等車回家,給一對五十多歲的夫妻和一個男士講真相。他們說的全都是從小就被灌輸的一言堂的謊言,受中國邪黨的宣傳矇騙太深了,不但不聽我講還一唱一和的問我:「你看過某某黨史嗎?那天下誰打的?」「那沒有它,你能吃上手上這燒餅?」我善意的給他們解釋:「您沒有看全面,這燒餅誰知道用的是不是地溝油?是不是轉基因麵粉?是不是食用鹽啊?都是某某黨把中國人搞的金錢至上,人心壞了。這是給我八十多歲的父親買的,他就愛吃這個,沒辦法。」這時那個我沒有給講明白的男士坐車走了。「哦,講的多好。」那個妻子夸坐車走的男士。我轉身關心的詢問夫妻二人等什麼車、去哪裡,原來他們在我隔壁小區租房住,今天休息出來逛逛街。我告訴他們還可以坐幾路車,還可以從哪裡下車。他們說穿過某某小區走最好,涼快,要不太曬了。這時車來了,我們一起上了車。十多分鐘的路程,我沒有講一句話,只是心裡默默的發正念,請師父加持,清除干擾他們聽真相的黑手爛鬼。

到站了,我主動和他們打著招呼下了車。我們一起走著,妻子問:「你住這小區?」「嗯。」「今天也休息?」「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回答。我抓緊時間真誠的對他們說:「大哥大姐,我真的是看著你們太善良了,真的太善良了,我不忍心不告訴你們真相啊。聽我一句勸,這個邪黨真的是很壞,人做事、神在看,你們被它欺騙了還不知道哪,它就會騙咱老百姓。老天真的要滅它了,您說咱們老百姓在外面租房住真容易嗎?那滅它的時候,咱們跟著陪葬是不是太冤了。希望你們家既有福又有財,您貴姓啊?」妻子告訴了我他們的姓氏,我說那就用某福和某財這兩個化名退出來吧,天滅中共保平安。妻子告訴我九月份他們要回老家一趟,給一百歲的公公過生日。我高興的說:「太好了,也帶上我的祝福。」妻子說:「也祝你今後的工作和生活順利愉快啊!」我說:「好的,謝謝,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七、我婆婆跟你一樣

公交車來了,上車刷完卡後,只見刷卡機後面還有一個空座位,旁邊坐著一位四十上下的一位婦女,我徵得她的同意後坐下來。通過交談知道她是外地的,兩口子外出打工,丈夫兩個多月前出了車禍,早上五點多就從家出來了,去醫院交材料。我關切的說:「這人活著多不容易啊?生活壓力這麼大,錢不好掙,什麼災難都不能預料到。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入過少先隊嗎?有人給你三退嗎?」她說:你說的我知道,我婆婆跟你一樣,都給我們做了。出事後,給我婆婆打電話,他來醫院伺候他兒子,現在好了出院了。我告訴她,你有一個好婆婆啊,婆婆說的、做的都是最善良的、最好的,她不會害你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如果婆婆不修煉大法,結局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呢?她肯定的點點頭。

車行駛了兩三站後上來一個戴著眼鏡的五十多歲的男子,站在我身邊。我說:「您好,我想給您讓座。」他說:「不用,你坐吧,謝謝了。我經常坐,一會就有下車的。」我說:「有福之人不用愁,看來每次您都很有福氣啊。」「是是是。」他不住的點著頭。我說:「善良的人才有福報呀,您入過少先隊嗎?」他說:「你說的是法輪功,我知道,挺好的,我媳婦零八年開始煉的,強身健體,身體好著呢!」我說:「怪不得,那我什麼都不說了,您媳婦做的對呀,您肯定特別支持吧。」「是,不用說。」說話間有人下車了,他坐了上去,我沖他微微一笑。車上人越來越多,半小時後我要下車了,下車前我衝著他大聲說:「您有一個好媳婦,要永遠支持她!」只見他不住地沖我點著頭。

八、 這天它能勝得了嗎?

從超市門口出來看到一個穿著超市工作服的五十多歲的男子站在三輪車邊上和同事說著話。我走上前去問:「您在發茶葉嗎?」「沒有,我給她點茶葉嘗嘗。」我舉著手裡的茶葉說:「超市二樓剛買的,正特價呢。」「是嗎,我去看看。」說著那個同事回超市去了。於是我開始給這個男子講真相。雖然是烈日炎炎的中午,但是陸續的也有人進進出出,當時腦子有個想法:呀,這大門口的,旁邊人聽到怎麼辦?但是馬上師父的話響在耳邊,自己馬上正念強起來了,於是開始給他講法輪大法的基本真相,包括天安門自焚的偽案,大法洪傳世界的盛況,以及江澤民的漢奸起家、出賣國土、淫亂、貪污腐敗、六四大屠殺、活摘法輪功修煉者的器官以及共產邪黨的流氓本性。他邊聽邊微微的點著頭。

正說著有一個他的同事下班聽到我們的談話,推自行車要從我們旁邊過去,我說:「您好大姐,共產邪黨作惡多端,天要滅它,趕快退出來保平安吧,別跟著他倒霉。您貴姓啊,入過少先隊和共青團沒有?」她回答說:「我姓劉,都入過。」我說:「希望您福氣多多,咱們就叫劉福多退出來吧。」「好啊,謝謝了!」說著騎上車走了。只見眼前的這個男士驚訝的看著我,好像說:真膽大,這麼快就退了。

然後我回過頭來接著給他講。他也給我講他以前有個同事有功能,我說現在世界上有六種功能被公認了,什麼天目、宿命通啊。他說:「我就覺得,某某黨說人定勝天,這天它能勝得了嗎?」我向他伸出大拇指誇獎說:「您真棒,您太有思想了,沒有人云亦云,有自己的想法!這老天爺誰能勝得了呀?前幾天的那個大風雨,連樹拔掉,今天這天又跟下火似的,誰能管得了?」他說:「是是,我就琢磨這法輪功不簡單。你們的師父在美國定居也不簡單。」我又一次向他伸出大拇指說:「您說的太對了,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我們的師父我不能跟您說高了,我只能告訴您不是凡人。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了,師父讓我們和平理性的,就這麼苦口婆心的講真相。您貴姓啊?入過少先隊吧。」他說:「入過,我姓周。」我說:「那咱們就用周福康這個化名退出來吧,希望您幸福安康度晚年。」他說:「好啊,既有福又健康。有時候我幹活都不怕累,一個人頂兩個人干。」我說:「我真的為您高興啊,您能明白大法真相太有福了。您也有兒女子孫,我送給您一個u盤,這裡面全是法輪功的真相,讓他們也看一看,了解了解,三退保命啊!」他表情嚴肅的接過u盤,小心的放進隨身的一個小塑料盒裡收好,不住地說:「謝謝,謝謝!讓您破費了。」我說:「希望您和您的家人都有美好的未來!再見了。」

我轉身向車站走去,剛走出幾步遠抬頭看見馬路對面就是一個派出所,心裡默默的念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保護!這時感覺到左腳面有點不舒服,低頭一看有一點紅腫,原來是剛才講真相時,那個男士在僅有的一點陰涼裡,我的身體左側正好對著西邊的太陽,用手摸了一下,心想不對呀,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不應該有不正確狀態,對著腳面說別疼了,馬上也就不疼了。

最後讓我們一起學習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中的《問候》和《致加拿大法會》以及《法輪大法 各地講法九》中的《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的師尊講法:「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要加大力度做好各自該做的事,精進不停。」「越到最後越不能放鬆,越到最後越要學好法,越到最後正念要越足。」「最後還是這句話吧,希望大家走好最後的路,不辜負『大法弟子』的稱號。」

弟子叩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謝謝同修!
層次有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