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學員:法輪大法是真正的指導

墨西哥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1月30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們好!

從我小時候,我母親就是一個心靈追求者。跟著她,我曾接觸了包括形上學等各種不同的精神信仰。從我年紀很小的時候我就對那些談論人生真諦的古老學說感興趣。

我少年時得了嚴重的憂鬱症,借麻醉品消愁,打扮的像嬉皮一樣,留著長發,穿戴誇張。我經常帶著我的鼓,為別人歌唱,表面上看起來我像是一個樂觀正派的青年人,但我心裡總是有一股莫名的傷痛,一種空洞和悲傷的情緒不斷的侵蝕著我。

在一次到南美州的長期旅行中,我借著土著的儀式並使用植物及其它醫療方法之後,發覺情況有些改善。回到墨西哥後,我戒掉了所有的壞習慣,離開了那些不好的朋友。但兩年後,舊病又復發了,完全回到了以前的狀態。

當我接觸到法輪大法的時候,我正經歷一個艱難時期。我和我的伴侶之間原來一直相處融洽,但曾幾何時,我們之間開始了成天的爭吵。我又開始接觸已經戒掉好幾年的菸酒和毒品,而且越來越頻繁。我知道我在毀滅自己,但我沒法離開這條走向毀滅的路。

喜獲大法

我是在家鄉的中醫大會上遇到法輪大法的。我在中場休息從洗手間回來的時候,我母親問我:「你幹嘛離開,他們正介紹一個很好的氣功。一名看似中國人的人來介紹了他們的書,簡短的講述了這個功法。他們的書很快都賣光了。我想問你,你要不要我送你那書,作為你結束你針灸事業的禮物。但他們一下把書都賣光了。他們在大會結束前還會回來。」

在看完《轉法輪》後,我深深被其中高深的法理所打動。到處追求心靈歸宿這麼久以來,我終於找到了我要找的。從師父的言詞裡我感到,他是不設前提的,他很直接,有時甚至是嚴厲的,但其中蘊含著無限的慈悲和無窮的智慧。我感受到所有我在《轉法輪》上讀到的都是真的。我知道他是一個活佛。一開始,我感覺有些恐懼而且傷感,因為我曉得這是一條困難又艱巨的路。但在學了宇宙大法之後,我覺的我作為常人的生活不再有意義,我從此不再回頭,決定堅持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師父說:「整個的人類社會,都是在一個層次當中。掉到這一步上來,站在功能角度上看,或者站在大覺者角度上看,本來這些生命體是應該銷毀的。可是大覺者們出於慈悲心,再給他們一次機會,就構成了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特殊的空間。」[1]「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這個人一想修煉,就被認為是佛性出來了。這一念就最珍貴,因為他想返本歸真,想從常人這個層次中跳出去。」[1]

當第一次讀這段法的時候,我感到非常震撼。這段法如此直接的展現了人類所在的層次,以及偉大的大覺者們對於人類的慈悲。因為雖然我們已經淪落到了應該被銷毀,而避免污染宇宙的層次,即使已經身處最低的層次,覺者們還是給我們一個往回返的機會。然後我明白了我手裡正持有著真正的指導,就是這部法,他會帶著我達成目標。

我很容易的又戒掉了酒癮和毒癮。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感覺憂鬱過。我總是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內在平和。

當時,因為我不認識任何同修,我開始自己跟著師父教功的錄像帶學功。我很快感覺到內心的平靜,能量通透我的全身,就像在《轉法輪》上寫到的那樣。我絕對相信這是一個真正有效的功法,很快我就想和我的朋友及家人分享。

過關

我剛開始煉功的時候,我在墨西哥南部的山裡暫住。在那裡我們喝的水都來自一個泉水。在回到我的城市後不久,我開始出現象是感染腸胃寄生蟲那樣的症狀。很多人在那個社區都有那個症狀。症狀持續了幾個月。我用草藥及順勢療法。但在我以為我快好的時候,我又開始拉肚子了。後來我家人開始為我擔心,因為我瘦了很多,而且很虛弱,這種現象一直持續到我回頭去念《轉法輪》。

師父說:「就這樣的身體,一下子給你淨化出來,一點反應沒有也不行,所以你會有反應。有的人還會連拉帶吐。」[1]

我頭腦開始清醒,我知道我的症狀不是病,是在淨化身體,同時也是給我的考驗,看我是不是真正相信大法,看我是不是能夠忍受這一點點痛苦。當我認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我的症狀消失了。

設立煉功點

在讀了一些師父的講法和文章之後,我認識到了讓更多人來修煉的重要性。我邀請了幾個朋友到一個公園來煉功。一開始,我不知道該怎麼教功或集體煉功。但我們照著視頻上的解說一起煉。其後,靠著師父的指導,我們做的越來越好,並以此建立了煉功點,後來則變為學法點。

證實法

在我們開始集體煉功後不久,為了更好的組織煉功,我建立了一個通訊聯絡小組,以便其他對法輪功感興趣的人加入,或是通知他們一些信息。有一天,有七個人登記下星期要來煉功點,我很高興。我的歡喜心是很強的,但我沒有意識到。然後我又加了一個我在臉書上碰到的人到我們的小組。他以前是練另一種氣功的。當他對我在網上發表的一個有關法輪大法的信息做出一個評論後,我馬上就邀請了他。雖然他的評論不是那麼正面,我以為如果他來學了功法,他就會認識到法輪功的好。我認為不管他能理解的成度,每一個人都應該有機會獲邀來認識法輪功。

他一來到煉功點,就問我們總共有多少人。不久他說他改動了一些法輪功的方法,使它更有效。我認為他以此貶低了師父和師父的教導。但我儘量表現得慈悲和寬容,我不去管他的姿勢,但重複的告訴他我從師父書裡學到的東西。但他講的話很讓我受傷,而且還繼續褻瀆大法。我有些害怕。有些人開始離開我們的小組。他想說服我跟他學,他說借著他修改的方法我們可以達到無法想像的高度。但我想起了師父的講法。

師父說:「什麼佛,什麼道,什麼神,什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1]

我認識到我不正的念頭把魔招來了,因為我不自覺的借著煉功點來追求個人名利。我意識到,我必需經過這樣的考驗來淨化我的心靈,才能助師正法。

但那人不斷的刺激我。他甚至告訴我,我的師父不讓我對他不敬,我必須對他多忍耐。他取笑我,我不再回他的簡訊。一天我睡醒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我要在他造成更多傷害之前把他從小組除去。我把他從臉書上的小組剔除,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聽到他的消息了。

師父說:「邪惡即將被除盡;人世間的敗類也將得到應有的報應;不能使罪惡再延續了。」[2]

我因此理解到在保持寬容與容忍邪惡繼續犯罪及作惡之間,其實只有一線之隔。

過了很久,其他同修教了我發正念的口訣和手勢,並教我如何發正念。我對這個法理有了更深的理解。

助師正法

我在跟人談到法輪大法時,我總是先簡單的告訴他們我自己的經驗,以及我在行為、思想、認識和整個人逐步的向正面改變的情況。我跟他們說法輪大法猶如沙漠裡的綠洲,我想不出有什麼東西能跟他相比。我還告訴人們共產黨如何迫害法輪功。我鼓勵人們,告訴他們認識的人關於法輪功的真相,好讓更多的人知道共產黨對法輪功學員所犯的罪。這樣他們可以正確擺放自己的位置,以便將來可以有得法獲救的機會。

所在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走向圓滿〉

(二零一七年墨西哥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