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的法身總是保護我們

墨西哥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2月03日】

我得法的時候四十九歲,已經快退休了。在常人看來,我的工作順利,婚姻、家庭完整,算是一個成功人士。然而,我一直很困惑,我從未辜負社會和家庭對自己的期望,但為何命運中有如此多的苦難?從青少年直至成年,我一直被各種疾病纏身,在四十二歲那年得了癌症和其它疾病,動過兩次手術,留下四條二十公分的疤痕。

我的眼睛患有近視和散光,左眼因為高血壓而完全失去視力。我目前只有右眼有視力,而且還是高度近視,但我讀書、做飯、開車,就當自己沒有任何的視力問題一樣,正常的做任何事情。

我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前身患重病,並常吸菸、喝酒,我那時認為自己的行為是非常正常的。我認為在受到別人欺負的時候,應當以牙還牙。報仇是獲得公平的唯一途徑。當時的我自私,自大,常撒謊,還有很多其他惡習。

得法之後,我學法時讀到,師父說:「我們人在修煉過程當中,作為一個煉功的人要捨棄的心太多了,顯示心、妒嫉心、爭鬥心、歡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種執著心都得把它去掉。我們所講的失是一個廣義的,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應該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種執著,各種慾望。」[1]

一、逐漸找到執著心

記的當初剛得法的時候,我有時會想:執著心?我怎麼會有什麼執著心?我沒有任何執著心……好吧,或許有那麼一點。但是如果師父說我應該去掉它們,明天我就把它們去的乾乾淨淨!本來我也沒有那麼多嘛,把清理它們想得實在太簡單了。

我現在已經修煉十二年了,修煉越久,我越發現自己越多的執著心,而且去掉這些執著心很困難。有時覺的這個執著去掉了,但過一段時間還會浮現,或者去掉一些執著時,又發現更多的隱藏的心。

師父在法中說:「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裡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裡,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裡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種不好的東西」[1]。

通過學法,我不但發現了自己的種種的執著心,還明白了業力輪報的道理,明白了自己為什麼在一生中受了這麼多的苦。

二、丈夫的轉變

在我剛得法時,我的丈夫並不支持我修煉,甚至譏笑我,對我惡言相向。但在我修煉了一年半多左右時,我丈夫開始發生很大的轉變,他的態度突然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現在他支持我參與證實大法的項目,而且出錢出力,甚至還親自幫助「真善忍美展」布置展覽,裝車,還熱心的接待來到家裡的同修。

我悟到這是師父法身的幫忙。師父說過:「真正自修的人看此大法時,也會給你清理身體,而且你家裡的環境,也得清理出來。」[1]

三、同化大法 兌現史前誓約

得法後,我獲益良多,包括健康的身體,和睦的家庭,等等許多……過去,我的人生總是苦難相隨,我無法想像沒有苦難的生活是怎樣的滋味。而現在的我,寧靜、和諧、受到尊重、關愛他人。對我而言,獲得的實在是太多。

有時我覺的自己不配得到大法,自己真的是罪業深重,哪有得法的威德。我問自己,還有這麼多罪業,我怎麼做才能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呢?在思考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有很多不好的思想和行為,在修煉中做的並不好。有一天我告訴自己:如果你認識到自己不配得法,那麼就兌現自己與師父簽的誓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眾生在等待你。你應該出去講真相,儘可能的多做救人項目,去救那些等待著你的眾生,保持正念,這樣才能夠同化大法。

之後,我一直努力參加講真相項目,包括真善忍美展,推廣《自由中國》紀錄片,在墨西哥和美國推廣神韻晚會等等,去救度眾生。

四、外地講真相遇魔難 師尊保護有驚無險

有一次,我收到一個比利時學員的電子郵件,請求大家去瓜地馬拉教新學員煉功。想到自己在瓜地馬拉還有好幾個朋友,我同意去瓜地馬拉幫助教功。

當我抵達邊境的時候,一些騎著摩托車的士的人把我的行李搶走,放在摩托車上。我告訴他們不要這樣做,有家人在這邊等我。其中一名男子說,我不能步行進入瓜地馬拉境內,叫我騎上摩托車一起走。我在車上一直喊著叫他停下來,他將車急速的開到六個街區以外的一個提款機前,停下,叫我把錢拿出來。我當時一下子呆住了,不知該怎麼辦。這時又來了兩名男子,問該男子怎麼回事。他回答道:「她不想把錢拿出來。」這兩個人用威脅的口氣對我說:「你最好還是拿出來,想都別想求救,你別看看周圍這麼多人,誰也不會幫你,在這裡我們比警察還大,現在你把錢拿出來,跟我們走。」

聽著恐嚇的話語,看著他們猙獰的表情,我實在是嚇壞了。正當我準備把信用卡拿出來的時候,一輛黑色的車開了過來,車上下來一名高大的男子,赫然質問我面前的幾個人在干什麼。那幾名男子慌然答道:「老闆,我們在工作。」這名高大的男子命令他們把我和我的行李放到他的車裡,其他幾名男子照辦了。

這名男子讓我上了他的車。當車發動的時候,我嚇得發抖,不知道這名男子要把我帶到哪裡去,會對我做什麼事情。但這名男子透過後視鏡看了我一眼,用溫和沉靜的口氣說:「不要擔心,我會把你帶到你要去的地方。」我想他可能是一名計程車司機吧。他繼續說道:「你來做的事情是好的。」並問我要去哪裡。我的聲音還在顫抖,我告訴他,我是來教一些人學法輪大法的。但我忘記了見面的具體地址,只是記的那裡在卡門邊境附近。他告訴我說,我走錯了邊境,卡門邊境離這裡有一個多小時車程,建議我給要見的人打個電話。我試圖撥通電話,但手機被封鎖了。

我對這名男子說,我撥不通電話。他將自己的手機借給我,並幫我撥通了電話,告訴對方我們在另一邊境,一個小時內會到。他笑著叫我不要擔心,他不會傷害我,並叫我告訴他一些關於法輪大法的修煉心法。我心想,他怎麼知道法輪大法是一門修煉功法呢?但我沒有問他,而是慢慢開始向他介紹法輪大法。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感覺好像十五分鐘就到了。

當我們抵達卡門邊境的時候,這名男子問我是否看見了我要見的那些人。我說:看到了。但其實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哪裡(我之前並不認識這些來學功的年輕人,只是在照片中看過他們的樣子)。下了車之後,我走了一陣,那群年輕人便在人群中發現了我,並高喊我的名字。看到他們之後,我感覺仿佛活了過來。

這群年輕人從馬路對面走過來與我擁抱,我跟他們說謝謝他們等我。他們問我是怎麼過來的,載我的計程車在哪裡?我回頭一看,我的行李在地上,而剛才那輛黑車已不見蹤影。我說:那輛車剛才就在這裡,是一輛黑色的計程車。那幾位年輕人告訴我,瓜地馬拉的計程車並不是黑色的。我吃了一驚,問他們是否看到剛才那輛車?年輕人告訴我說,他們並沒有看到那輛車,只看到我一個人和行李站在一起。

師父告訴我們:「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1]。

師父並說:「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1]。

師父還告訴我們:「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黑色轎車司機到底是誰?為何那幾名面目兇猛的搶劫者都要管他叫老闆?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個人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七年墨西哥法會發言稿)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