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印跡:驚魂的腳步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2月25日】

我記的小時候,天黑了之後,一個人在家,就非常害怕,總覺的在昏暗的燈光下,在不曾照到的角落裡有可怕的東西。更害怕看見窗前突然出現的人影,害怕聽到雜亂、急促的腳步聲,這些讓我莫名其妙的緊張、害怕,有時,會有一種要背過氣的感覺。

即使在長大以後,每當聽到屋外傳來雜亂、急促的腳步聲,我還會緊張、害怕。修煉以後,這種情況有了好轉。

在修煉中,在漸悟的狀態下,我看到了自己在歷史上的一些輪迴,知道了這些情況的出現是和自己過去的經歷有關。

有一世,我是一個雲遊的和尚,天黑的時候我找了一個大戶人家,借住一宿。管家把我安排在一個小屋裡。我吃過齋飯,躺下睡覺,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我看見一個人渾身血淋淋的躺在地上,然後他坐起來了,對我說:「你躺到我這邊來。」我就躺在他身邊,突然,我感覺到有倆個人在偷偷的看我,我一下起來,睜大眼睛想看清楚那倆個人,眼前的一切突然模糊了,我一下從夢中醒來,潛意識中我覺的那倆個人應該是一男一女。

我迷迷糊糊的又睡著了,半夜時分,突然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把我驚醒。門被踹開了,幾個人闖了進來。一個僕人打著燈籠,我看見管家就像凶神惡煞一樣,他說:「老爺死了,一定是你殺死了老爺,快搜搜,找出兇器。」一個僕人拿起了搭在椅子上的僧袍,用手摸了兩下,說:「這衣服上面有血。」

管家說:「一定是這個和尚殺了主人,再找找床下,看有沒有兇器。」倆個僕人把腦袋都伸到床下,一個僕人找出了一把刀,說:「這刀上有血。」

我說:「冤枉啊!」他們不由分說把我綁在椅子上,管家派人看著我,他出去了。很快屋外傳來哭聲,一個女人哭著說:「那個賊禿,為什麼要殺死我丈夫?」就聽管家的聲音:「夫人要節哀呀,這個家得您撐著,您先回去休息,這有我看著呢。」外面的哭聲漸漸遠去。

我一再說:「冤枉啊!冤枉啊!」管家又進來了,他讓僕人出去,我說:「冤枉啊,不是我殺死了你家主人,是別人殺死了主人,安到了我身上。」管家大驚失色,他從兜裡掏出一塊布塞在我的嘴裡,然後用袖子擦了一下額頭,嘴角帶著獰笑,走了出去。我覺的嘴裡又涼又麻,很苦澀的感覺。

天亮了以後,管家把我嘴裡的東西拿出去,我發現,我的舌頭不好使了,說不出話來,口腔裡有令我作嘔的味道。我知道,我進入了一個設計好的圈套裡。

他們把我送進官府,官衙的縣令非常昏庸,我有口說不出話,對縣令的審判,我就一味的搖頭。最後縣令判我死刑,我只能引頸受戮。死前,我想:是非皆因多張嘴,惡事淵怨要命來,我只能祈求下一世能在佛教中繼續修行。

我看見還有兩世,我也是被殺死的。在有一世,我是一個大戶人家的主人,財產頗豐。一天晚上,盜賊來我家搶劫,在盜賊中我看到了原來的管家。因為他做假帳被我發現,我把他辭退了,他懷恨在心,勾結盜賊,殺了我全家。

還有一世,我是一個為朝廷立下赫赫戰功的大將,後來被皇上扣上謀反的罪名,不但滿門抄斬,還株連了許多人。

這三世中,雜亂的腳步聲,伴隨著破門而入聲,最終使我的生命面臨著不同形式的終結。那讓我驚魂的腳步和記憶,帶著難以磨滅的印痕,烙在了我的記憶中和身體中。

生命在輪迴中,會經歷很多的事情,這些事情在生命中都有記憶。作為一個修煉人,在修煉中有了宿命通功能,會知道自己的前世以至於更遙遠時期的輪迴轉世,有時會知道的非常詳盡。
    
我想,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讓我驚魂的腳步肯定不是只有這三次。過去的腳步聲能影響到今天的我,讓我不由自主的擔心和害怕。過去和現在緊密相連,從未分開,突然間我對生命的表現有了一種感慨:看起來我們是活在當下,其實我們是活在過去的業債中、習慣中,以至於活在過去的感覺中。

在正見網上有一篇文章,叫做《放下情 走出輪迴的陰影》,在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過去的經歷對同修這一世的影響。這位同修在過去世多次被丈夫拋棄,這一次修煉中,過去封存下來的物質不斷釋放,使同修時不時的處於痛苦中、恐懼中,對她的修煉起到阻礙的作用。

同樣,我深刻體悟到我過去的經歷,過去的腳步聲在這一次修煉中起到的壞作用。在今年邪黨的十九大召開的第二天,我正要準備出去送真相資料,突然聽到門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我的心突然一哆嗦,眼前出現了假相:邪黨的人踹門而入,說:「你被逮捕了,罪名是……」我的思想中瞬間出現可怕的刺激,覺的自己要被抓走,要被殺掉,要被如何如何。

真我非常鎮定,看著假我,看著假相,想起師尊的話:「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我的心一下定下來,我說:「誰也動不了我,也不配,我是師尊的真修弟子,就要做救人的事兒。」我開始出去送真相資料。

送完真相資料回家後,我決定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的思維。因為在這兩年中我眼前不止一次出現這樣的迫害假相,有時是在送完真相資料回家以後,伴隨著門外突然傳來的急促的、雜亂的腳步聲,我會心生恐懼。在一瞬間,我感到非常害怕,心臟也在急速的跳動,有一次感覺到身上的肉在發抖,我看見衣服下顫抖的身體。

我當時都是馬上立掌清除這種干擾因素,很快就鎮定下來。我問自己: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感覺?當時的答案是:生活在大陸這樣的環境中,人人耳濡目染於邪黨的恐怖訓練,被邪黨的文化灌進的東西太多了,在思想上還存留有邪黨迫害人的影象、信息。現在看來,不僅僅如此吧?

人在輪迴中經歷過的那些事情在生命中都是有儲存的,是有一套嚴密的機制在封鎖著、運行著。這套機制在什麼時候給你出現什麼樣的一個狀態,都是非常有序的。這套機制也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下在運行著的。

那些在過去世生命中被迫害時留下的東西和現在的邪黨政權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感覺在交織,揉雜在一起,起到加重迫害的作用。大法弟子的修煉是從微觀往表面上來,隨著層次的提高,也在不斷的突破著舊宇宙法對我們的束縛。越到表面,人的東西反應的就越突出,就覺的自己修的越不好。但是這些不好的東西是沒有根的,在人的這個層次面上,都是我們要突破的,所以在修煉上是不能懈怠的,還是要勇猛精進的。

師尊在講法中說:「漫長的歲月,人已經越來越沉穩。這不只是人的思想問題,與人的肉身也有著直接的關係。所以對人的肉身來講,走到歷史的今天這一步,如果把不好的東西都洗淨、去掉,精美的人體真的是一件傑作,真是值得珍貴的、宇宙歷史造就的傑作。(鼓掌)」[2]

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在塵世中用法清洗自己的過程,洗去生生世世轉生時的污垢和痕跡,在修煉中正念正行,解體干擾,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使舊勢力那一套東西對自己不發揮作用,因為我們是要進入新宇宙的生命,而新宇宙中的一切與舊宇宙是沒有關連的。

我們只有使自己變的越來越純淨,才能回歸生命的本源。師尊說:「誰能夠進入未來,也是要被法清洗乾淨了、同化了法才能夠進入到未來。」[3]

以上為自己在洞知輪迴中的一些事情後的感悟,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美國首都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