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慈悲也有威嚴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7年12月26日】

我講真相,不管是明真相的,還是不明真相的,不管是救過的,還是沒救過的,不管是哪一門、哪一派,不管是什麼人,都從新講,大講而特講,起到震邪的作用。講共產黨是什麼,法輪功是什麼,用大法的慈悲感動他們,講惡黨的迫害,啟發他們的良知。

最近多次遇到警察,他們都持不同的態度。有一次到市集講真相。看到幼兒園大院裡有一男一女。我過去給他們講真相。那個男的說:我今天不叫休班,馬上把你抓起來,我是某公安局的,我已經抓了不少你們這樣的。

這時我把圍巾一摘,白髮一露,威嚴的說:我今天叫你小兄弟是高看你,我都應該是你奶奶,為救你你把我抓起來?他馬上說我不抓你不抓你。我說你這話就不應該說。他說:我在某地抓了不少了。我說你別抓煉法輪功的人,他們都是些好人,學真善忍的。共產黨建黨以來,殺了中國人八千萬,打倒地主資本家,各次政治運動,殺死學生二十萬,現在又迫害法輪功真善忍,天要滅它,趕快退出黨團隊保平安。你入過黨嗎?他說入過。我說趕快退出保平安。他答應了。我說你叫什麼名,他說叫黃某某。他說:不過我信共產黨。我說你相信它什麼。他說共產黨給他錢。我說共產黨不幹活也不掙錢,都是老百姓的錢,納稅人的錢,應該感謝老百姓。他又說我信毛,我說你信它什麼,他說沒有毛能有你?我說毛死了這麼多年現在還在那兒躺著呢,中國照樣繁衍後代,你們結婚照樣生兒育女,與共與毛沒有關係。我又問那個女的戴過紅領巾沒有,那個男警說她也是公安局的,也是黨員,我講真相那個女的都聽明白了,她說同意退,也說了真名。原來他們剛結婚,是度蜜月的。過了幾天又碰到他們倆,我再三囑咐回去別抓法輪功這些好人。這時他媽從老遠跑過來,她媽已經明白真相了,以為他兒子又要迫害我,把他兒子連推帶拉的推走了,她媽是明白真相保護大法弟子。

又一次,到市集講真相。碰到兩個便衣警察。我剛開口,他們拉著我的袖子說:你是煉法輪功的跟我走。有個明真相的人把便衣推走了。接著他從我提包裡拿幾份資料發給了別人,自己也看起來,明真相保護大法。旁邊一個人說:我專看大法資料什麼也不看,我還跟大法學。他說我義務墊道,別人說你幹這個干什麼,他說我跟法輪功學。

我們煉功人走到哪慈悲帶到哪,能量帶到哪。做買賣的人最歡迎我們到他跟前講真相,能使他買賣好。一個賣電氣的見到我們來了,老遠招呼:法輪功!法輪功過來。我說你又想叫我們幫你掙錢。他笑了。我說我們還得去救人哪,說笑話其實也不是笑話。

又一次帶著剛取的資料回家。在十字路口,一個賣毛蛋的一看是我,就奪我的提包。那時剛下過雨。他把提包裡的資料揚在泥水裡。我一份一份的撿起來。問他為什麼這樣做,他二話沒說拿起手機舉報。聽說後來警察真的來了,那時我騎著三輪車已經到家了。我和丈夫說明情況。丈夫說不行,下集找他。下集我們來了,我說就是他。丈夫威脅他說:你為什麼奪我老婆的包,你能給我老婆揚資料,我就能給你揚雞蛋。這時他一句胡話也不說了:行了,我再不做這樣的事了,我錯了。丈夫再三不讓,這時我的慈悲心出來了,我說:算了吧,人還有沒錯的?改了就行。這時他只好求我了。他對我說:這事別鬧大了,我錯了。我說:沒事,這事就我說了算。第二天,他親自找我賠禮道歉,他說受報應了。五天事事不順,差點把飯碗丟了。我也沒細問他。我說:我們這些人哪個被抓了,我就找你。他說:你們都是些好人,我再不做這樣的事了,我錯了,你和大哥回去別生氣了。大法的慈悲和威嚴同在,他得救了。當我慈悲心出來時,一陣清爽通透全身。

又一次我取了資料走出不遠,看到一個警察前邊有兩個男青年,他們是一夥的。我慈悲的給那個男青年講真相,他說你給那個人講,指警察。我說排著來。給另一個男青年講,他也說你給那個人講,也指警察。旁邊一個擺攤人也說你給他講。我說我就是找他的。下面就排到警察了。我說我就是找你的,那個警察很慈善,笑眯眯的說:有事啊?我說是有事啊,天要滅中共了,三退保平安。黨團隊,你入黨了吧?他說我就是啊。我說退了吧。他說好。我說你叫什麼名字?他笑了,不大好意思。我說你姓什麼?他說我姓海。我說你叫海有福吧,他說好。四周的人都有用奇異的眼光看著我們。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的呵護,才能救了這個有緣人。

我看到四個十五六歲的學生,在一個大院的走廊裡,我給他們講真相。講了第一個,問他叫什麼,他說了個不敬的名字。我一聽不象話,我說你這孩子還算挺好,知道尊敬老人,不過我們煉法輪功的對誰都好,對老人對小孩都好才算好人。尤其你們這些孩子正在成長過程中,要學道德,尊重別人,學習真善忍,才是個好人。下面三個孩子聽到了順利得救。再問第一個你退不退?他說:退,不過我不想說我的名字。我說叫王某吧。我在這邊講,從那邊跑來一個男子兇巴巴的說:干什麼的?干什麼的?我笑眯眯的迎上去:送福的。我給你也準備了一個護身符。他笑眯眯的接過去:謝謝。

有一次在人多的地方講真相,對面來了一個人說:我舉報你,送你派出所。我若無其事的說:我剛從派出所出來。警察說:你們是些好人,沒幹壞事,那些壞人不舉報您,我們在家裡喝著茶水照樣掙錢。別人笑了,他溜走了,大法震邪。

聾的也能救。我用筆寫給他:你入過黨?他一看寫入過。我又寫:退了吧。他寫為什麼?我寫:天要滅中共了,退了保平安。他寫:哦,退。我寫:你叫什麼名?他自己寫名。

一個婦女臉上長了一個大紫瘤,蓋住了鼻子、嘴和整個臉。她女兒一直領著她。心想這個人我試試看先給她一個護身符,說:你戴過紅領巾嗎?她說戴過。她女兒說她媽是個黨員。我說天要滅中共了,退了保平安。她答應了。我問:你姓什麼?她說姓王。我說叫王英吧,她說好。真是師父的慈悲救度。

同修們,放下怕心,放下執著,堂堂正正的救人吧,一切都有師父安排。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