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同修,圓容師尊所要的

大陸大法弟子 蒼宇

【正見網2017年12月28日】

師尊講:「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什麼樣的錯誤、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當然啦,人類社會畢竟有那麼一批世人已經不行了,那就隨他去。我今天講的主要是講我們大法弟子要做的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我除了參加被邪惡違法抓捕的同修的營救項目協調工作外,還要找回九九年七二零後掉隊的同修,利用一切有利時間,到昔日同修家(有的去三四次才見到本人),我利用師尊給的智慧,就像講真相時(順著常人的執著、疑點解答他們提出的問題)一樣,針對不同的同修執著點不同,用不同的方法啟迪他們的正念,用師尊的法理,去除它們的怕心,講述我信師信法所經歷的神跡:2000年7月為大法上訪時,警察電棍電我,把臉都電擊出兩個小洞,可是不疼,就像蚊子叮的感覺,由於不報姓名地址,在北京通州拘留所汗水浸泡了7天,回本地辦事處又被非法關押了15天,沒採取任何醫療措施,可後來連一點疤痕都沒有。

2016年1月快過年了,我一邊收拾房間衛生,一邊做飯,不小心把沒放氣的電飯鍋蓋打開了,滾燙的熱粥噴洒在腳上,我也沒理他,接著幹活,可晚上洗腳時,發現腳趾燙出了大泡,就是不疼,不用上藥,三天就好了。神奇的事多了,限於篇幅,在這裡就不一一地說了。近幾年,我找回了昔日同修五六個。

找回昔日同修後,我及時的幫助他們就近找學法小組,融入集體學法中,不至於再掉隊。其中有個年歲大,剛做過心臟搭橋手術80歲的女同修,兩個兒子都是老闆,社交範圍很廣,有公安部門的朋友,對共產邪黨無緣無故收拾有錢人十分了解,擔心他媽因煉法輪功被迫害,牽連他們,就威脅我,出了事找我算帳。我信師信法,不為所動,我和妻子同修每個周一開車半小時才能到她家,及時地把新經文、《明慧週刊》、《正見週刊》送給這位老年同修,我們三人一起學法一起交流,這位同修遇到家庭矛盾,知道向內找,心性提高很快,三件事都會做,有時一週內能退十幾個有緣人,最多一次26人。她還碰到過警察及便衣警察,我們通過交流,法理清楚,在師尊的保護下,都智慧的躲過了險難。新找回的同修中有3人還參加了2015年的訴江項目,收到了最高檢和最高法院的回執。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