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舞文學賞析:詩經.君子陽陽

仰岳

【正見網2017年12月27日】

《詩經.國風.王風.君子陽陽》

君子陽陽[1],左執簧[2],
右招我由房[3]。其樂只且[4]!。

君子陶陶[5],左執翿[6],
右招我由敖[7]。其樂只且!

參考注釋: 

[1]君子:指舞師,也可解釋為某貴族子弟(男女皆是),妻子稱呼丈夫也可為君子。陽陽:得意,快樂之貌。
[2]簧:古樂器名,似笙。
[3]「右招我由房」 此句有多種解釋。
◎由:從也。房:可解釋為房俎,周時祭器。此句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獻上房俎。
◎由房:為一種房中樂。《毛詩故訓傳》:「由,用也。國君有房中之樂。」鄭玄箋:「君子祿仕在樂官,左手持笙,右手招我,欲使我從之於房中,俱在樂官也。」此句也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一起來演奏房中樂。
[4]只且:感嘆的意思。
[5]陶陶:和樂的意思。
[6]翿(音dào濤):樂舞所用道具,用雞羽毛做成的手杖(另一說為羽扇)。
[7]「右招我由敖」 此句有多種解釋。
由敖:舞位名。鄭玄箋:「右手招我,欲使我從於燕舞之位。」此句也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一起跳舞。
陸德明 釋文:「敖,游也。」馬瑞辰《通釋》:「由、游,古同聲通用。由敖,猶游遨也。此句也可解釋為:右手招呼我一起去遊玩。

參考譯文一

夫君得意洋洋,他左手握笙簧,右手招我奏房中樂。心裡真是快樂啊!

夫君樂陶陶,左手搖著手杖,右手招我一起去遊玩。心裡真是快樂啊!

參考譯文二

舞師快樂自得,他左手握笙簧,右手招呼我獻上房俎,一同跳著祭祀神靈的樂舞,這是如此的快樂啊!

舞師真是和樂,他左手搖著手杖,右手招呼我一同跳著祭祀樂舞,這是如此的快樂啊!

題解及賞析:

關於此詩表達的意涵歷代有很多種說法,《毛詩序》認為是君子為遠離禍源,保全自身性命所以招下屬歸隱,其中一起祭祀做樂自得其樂的場景。朱熹則認為此詩是寫征夫歸家與妻子自樂的場景。

由於《詩經》中的詩歌沒有署名作者,而創作背景僅能推測其年代在孔子之前,所以歷代的學者對於其意涵都有著不同面向的解讀。

從字面上來看可以了解文章是以敘事的手法描寫了一位舞師跳著祭祀樂舞,那歡樂怡然自得的過程,躍然紙上。 而作為主角的舞師是誰呢?

或許是如《毛詩序》提及的君子,他是一位樂官。當時周朝日益衰亡,人心不古,覺者老子留下五千言騎著青牛西出函谷關,那位樂官或許也想著歸隱山林,在廟堂上他仍然跳著祭祀樂舞,但從舞蹈中流露出了歸隱之意,他的同伴們從他的舞蹈中看出了他的心之所在,所以就記下了這一段。

或許主角是一位戰士,歷經奮戰歸來,妻子擺著宴席迎接他,在酒足飯飽後跳起舞來,自得其樂,想與妻子一同出遊暫時遠離塵囂,其樂夫復何求。

不論是哪一種說法,都可看出此詩篇中流露出的歡樂氣氛,其情溢於言表。如同孔子在《論語》中提到的:「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那種純淨、純正,不流於淫亂、逸樂之感。

(大紀元)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