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舞文學賞析:漢賦‧舞賦

仰岳

【正見網2018年01月07日】

東漢‧傅毅《舞賦》

楚襄王既游雲夢[1],使宋玉賦高唐之事,將置酒宴飲[2],謂宋玉曰:「寡人慾觴群臣,何以娛之?」[3]玉曰:「臣聞歌以詠言,舞以盡意,是以論其詩不如聽其聲,聽其聲不如察其形[4]。《激楚》、《結風》、《陽阿》之舞,材人之窮觀,天下之至妙[5]。噫,可以進乎?王曰:如其鄭何?[6]玉曰:小大殊用,鄭雅異宜。弛張之度,聖哲所施[7]。是以《樂》記干戚之容[8],《雅》美蹲蹲之舞[9],《禮》設三爵之制[10],《頌》有醉歸之歌[11]。夫《咸池》、《六英》,所以陳清廟、協神人也[12];鄭衛之樂,所以娛密坐,接歡欣也[13]。余日怡盪,非以風民也,其何害哉?」王曰:「試為寡人賦之。」玉曰:「唯唯。」[14]

夫何皎皎之閒夜兮,明月爛以施光[15]。朱火曄其延起兮,耀華屋而熺洞房[16]。黼帳祛而結組兮,鋪首炳以焜煌[17]。陳茵席而設坐兮,溢金罍而列玉觴[18]。騰觚爵之斟酌兮,漫既醉其樂康[19]。嚴顏和而怡懌兮,幽情形而外揚[20]。文人不能懷其藻兮,武毅不能隱其剛[21]。簡隋跳踃,般紛挐兮[22]。淵塞沉盪,改恆常兮[23]。

於是鄭女出進,二八徐侍[24]。姣服極麗,姁媮致態。貌嫽妙以妖蠱兮,紅顏曄其揚華。[25]眉連娟以增繞兮,目流睇而橫波[26]。珠翠的皪而炤燿兮,華袿飛髾而雜纖羅[27]。顧形影,自整裝。順微風,揮若芳。動朱唇,紆清陽[28]。亢音高歌為樂方。[29]歌曰:「攄予意以弘觀兮,繹精靈之所束[30]。弛緊急之弦張兮,慢末事之骩曲[31]。舒恢炱之廣度兮,闊細體之苛縟[32]。嘉《關雎》之不淫兮,哀《蟋蟀》之侷促[33]。啟泰真之否隔兮,超遺物而度俗[34]。」揚《激征》,騁《清角》,贊《舞操》,奏《均曲》[35]。形態和,神意協,從容得,志不劫[36]。於是躡節鼓陳,舒意自廣[37]。游心無垠,遠思長想[38]。

其始興也,若俯若仰,若來若往[39]。雍容惆悵,不可為像[40]。其少進也,若翱若行,若竦若傾,[41]兀動赴度,指顧應聲[42],羅衣從風,長袖交橫[43]。駱驛飛散,颯擖合併[44]。燕居,拉㧺鵠驚[45]。綽約閒靡,機迅體輕[46]。姿絕倫之妙態,懷愨素之絜清[47]。修儀操以顯志兮,獨馳思乎杳冥[48]。在山峨峨,在水湯湯[49],與志遷化,容不虛生[50]。明詩表指,嘳息激昂[51]。氣若浮雲,志若秋霜[52]。觀者增嘆,諸工莫當[53]。

於是合場遞進,按次而俟[54]。埒材角妙,誇容乃理[55]。軼態橫出,瑰姿譎起[56]。眄般鼓則騰清眸,吐哇咬則發皓齒[57]。摘齊行列,經營切儗[58]。彷佛神動,迴翔竦峙[59]。擊不致爽,蹈不頓趾[60]。翼爾悠往,暗復輟已[61]。及至回身還入,迫於急節,浮騰累跪,跗蹋摩跌[62]。紆形赴遠,漼似摧折。纖縠蛾飛,紛猋若絕[63]。超逾鳥集,縱弛殟歿[64]。委蛇姌裊,雲轉飄曶[65]。體如游龍,袖如素蜺[66]。黎收而拜,曲度究畢[67]。遷延微笑,退複次列。觀者稱麗,莫不怡悅。[68]

於是歡洽宴夜,命遣諸客[69]。擾攘就駕,僕夫正策[70]。車騎並狎,巃嵸逼迫。良駿逸足,蹌捍凌越[71]。龍驤橫舉,揚鑣飛沫[72]。馬材不同,各相傾奪[73]。或有逾埃赴轍,霆駭電滅,跖地遠群,暗跳獨絕[74]。或有宛足郁怒,般桓不發,後往先至,遂為逐末[75]。或有矜容愛儀,洋洋習習,遲速承意,控御緩急[76]。車音若雷,騖驟相及。駱漠而歸,雲散城邑[77]。天王燕胥,樂而不泆。娛神遺老,永年之術。優哉游哉,聊以永日。[78]

參考語譯

漢‧樂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楚襄王遊覽了雲夢大澤後,命宋玉以楚懷王當年夢遇巫山神女的事情來做一篇賦。

楚襄王對宋玉說:「我準備要宴請群臣,要準備什麼節目來娛樂大家呢?」宋玉說:「臣聽說歌曲是詠唱語言中的情感,舞蹈是用來表達心中的真意,因此論詩不如聽其歌,聽歌不如觀其舞蹈。古時《激楚》、《結風》、《陽阿》這些樂曲舞蹈,是傑出的藝術家所稱頌,天下間最絕妙至極的藝術。」

「嗯!這可以進獻於殿前表演嗎?」楚襄王反問:「要是它像鄭衛這一類世俗之音怎麼辦呢?」

宋玉說:「器物有大有小,小有小的用處,大有大的用處;鄭音、雅樂各有適合演出的地方。如同聖人孔子所說:一弛一張,有勞有逸,這是古代聖賢周文王、武王的施政法則。因此《禮記》上有記載手執盾斧的武舞,《詩經.小雅》中有讚美蹲蹲舞姿的詩句;而《禮記》上有關於君子飲酒不超過三杯的法則,《詩經.魯頌》中也有描寫到喝醉後回家休息的情狀。所以《咸池》、《六英》這類聖王的雅樂,是用來在天子的宗廟演奏,協和人與神溝通對應的關係;鄭衛這一類俗樂是用來在非正式的場合,讓賓客們促膝而坐,歡樂愉快地度過悠閒時光,並非用它來教化百姓,這有什麼害處呢?」

襄王說:「試試看,就且為我以此為題來做一篇賦吧!」宋玉連聲答道:「是的,是的。」

漢‧樂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皎潔的靜夜,月亮灑下明亮的光芒。輝煌的燈火飄然而起,照耀著華美的屋室和深邃的內室,繡帳垂掛著絲質的彩帶,門環在照耀下輝映著燭光與月光。鋪開褥席安置好座位,美酒斟滿了金樽,玉杯整齊地排列著。送上孤爵開懷暢飲,滿座賓客皆醉,痛快不已。平日嚴肅的君王此時面帶喜悅,隱藏在內心的感情漸漸顯露出來。文臣們不能隱藏滿腹的文采,即席吟詩作對,武將再也無法隱蔽平日的豪放剛勇,懶洋洋地開始手舞足蹈,樂呵呵地彼此手拉著手。眾人們充滿歡樂,一改平時的拘謹。

這時表演歌舞的女子登場,她們八人一行、兩行列隊,緩緩移步前來。衣著華麗,意態和悅。外貌美艷,令人心醉神迷,青春年少光彩煥發。她們眉毛細長彎曲,目光流轉如水波般蕩漾含情。身上裝飾的珍珠翡翠閃閃發光,華美的衣裳裝飾著如燕尾的花紋並雜用著細羅。她們回眸形影,輕理著服裝,杜若的芳香隨著微風飄颺。

女子紅唇微啟,眉宇舒展,開始引吭高歌:「抒發著自己的情懷,擴大眼界,解脫受束縛的精神。把繃緊的琴弦放鬆,但是又要避免沉湎於柔靡的俗世歌舞。開闊廣大的胸懷,擺脫繁雜瑣碎的小事。讚美《關雎》詩篇聖王后妃的德行,哀嘆《蟋蟀》詩篇中見識短淺的君主。舞蹈可使宇宙的元氣通暢,讓人能超脫世俗之境。」她演奏著雅樂《激征》、《清角》、《均曲》、《舞操》,神態是如此安和,從容自得,坦然自若。

這時舞師開始踏著鼓聲的節拍起舞,心曠神怡游思暢想,無邊無際,馳騁到那無比遙遠的地方。起舞之時,忽然像是俯身,又好似後仰;像要走過來,又像走過去;有時姿態雍容大方,一會兒又滿是惆悵,舞師千姿百態,實在難以描述她的形像。她看來好似在空中飛翔,又好似行走,忽然高聳而立,忽然又傾身而動,一動一靜都隨著節拍,轉手、回眸、舉手投足之間都合於音樂的旋律。

她身穿的羅衣隨風飄蕩,長袖輕盈地揮舞相交,接著一一快速散去,盤旋的動態與樂曲節拍相合,舞姿落下如停飛之燕那樣輕盈,向上飛升又像受驚的天鵝般靈敏振翅而飛。她的動作柔美閒雅,敏捷時就像武器弩機射箭那樣迅速。她姿態之美妙無與倫比,可看出忠貞樸實的心性是如此地純潔清白。

她美好的儀容展現純淨的心志,馳騁想像到極盡深遠之處。想像高山,則舞姿飛騰有如巍巍高山聳立,想像流水,則如有滔滔流水之勢。舞姿隨著心中所想而變化,舉手投足並非任意而動,一動一靜皆有其意涵。舞師用舞蹈表明了詩歌的內容和意旨,其精妙甚至表現了詩中的嘆息和激昂之處。她的志氣崇高好比天上的浮雲,而純潔的心就像秋天的嚴霜。觀眾連聲讚嘆,樂師們無人能及。

這時群舞開始,全場的舞師有順序地一一進入,在旁等待著出場表演。仿佛在互相比試著容貌、才藝的巧妙。超逸的姿態橫生,美麗的舞姿層出不盡。清澈的雙眼凝視著盤鼓,潔白的齒間唱出了動聽的民間歌曲。她們排列整齊,往來起舞,舞姿整齊劃一,相互並肩往來周旋,舞姿舉手投足皆有一定比擬的意象。

這景象仿佛一群仙女在起舞,時而盤旋躍起,時而靜身站立。擊鼓者動作迅速準確,速度之快好像鼓槌沒有擊到鼓上,舞師腳踏地卻輕盈得聽不到頓足的聲音,如鳥兒般輕盈遠去,時而出乎意料地驟然停止,之後再度回身旋入舞場,緊隨著節奏急促的樂曲。

舞師忽而騰空跳起,以雙膝跪地前進;忽而腳背著地,兩腿後舉踢踏著,又扭身跳遠,曲體而舞。舞衣隨風飄起,好似飛蛾飄然在空中漸行漸遠。舞師一齊向前跳躍,如同群鳥飛集般迅速,時而悠閒舒緩,輕柔優雅,就像天空飄著的白雲。體態如龍般靈活遊動,長袖如同白色的霓虹飄散。此時樂曲漸終,舞師徐徐斂容謝幕,微笑著退場,回到佇列裡。觀眾叫好稱道著舞師的美麗,沒有人不心懷喜悅。

之後賓客們繼續飲酒作樂,不覺已到深夜,君王傳令,歡送賓客。賓客爭先登車上馬,車夫趕緊整理鞭具。車馬奔騰而走,並駕齊驅。馬頭高舉,飛沫四射。馬的資質不同,相互競速有的跑得極快,超過飛塵及車輪之前,如驚雷和閃電一樣迅疾,蹄剛踏地面便一馬當先,神速無比;也有的馬緩步而行,蓄氣於胸,遲留不發,一旦跑起來反而後發先至,所以暫時殿後;有的馬舉止沉穩、從容,重視外在,隨意快慢,順著主人之意。眾車的聲音猶如響雷,駿馬奔馳彼此相連。眾賓客在深夜絡繹而歸,雲散於城市中,滿城寂然無聲。君王的飲宴,歡樂而不逾越禮,使眾人心神愉悅,忘記老之將至,這是長生之道,閒適自得,聊以消磨時光,度過漫漫長日。

作者簡介:

傅毅(約公元45年—??)東漢文學家。字武仲,扶風茂陵(今陝西興平市)人,漢章帝時期封為蘭台令史,與《漢書》作者班固同朝為官。傅毅學問淵博為當世所稱道,尤其辭賦以筆觸細膩、形像生動著稱,魏文帝曹丕的《典論論文》,劉勰的《文心雕龍》都對其文采大嘉讚譽,傅毅留存下來的作品約有28篇,大多收錄在《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 《全上古三代秦漢三國六朝文》。

題解及賞析:

《舞賦》後世學者多認為是傅毅托古之作,以楚王與宋玉的對話作為序言,分為六個部分(序言、開場、聲樂、第一段舞蹈、第二段舞蹈、曲終人散)詳述如後:

明 黃宗羲:嘗誦傅毅《舞賦》,遣辭洵美,寫態畢妍。其後平子梁王之儔,抽毫並作,咸不逮茲。

明 王世貞:傅武仲有《舞賦》,皆托宋玉為襄王問對,及閱《古文苑》宋玉《舞賦》,所少十分之七,而中間精語,如「華袿飛髾而雜纖羅」,大是麗語。至於形容舞態,如「羅衣從風,長袖交橫。駱驛飛散,颯遝合併。綽約閒靡,機迅體輕」;又「回身還入,迫於急節。紆形赴遠,漼以摧折。纖縠蛾飛,繽焱若絕」,此外亦不多得也。

東漢‧盤鼓舞畫像磚。(公有領域)

◎序言:

先是以楚襄王與宋玉的對話餔陳:襄王想請宋玉以先王的奇遇作賦,同時設宴款待群臣,再問宋玉的意見,宋玉回答:以觀舞最佳。

原文這樣寫道:

玉曰:「臣聞歌以詠言,舞以盡意,是以論其詩不如聽其聲,聽其聲不如察其形。」

在儒家傳統的觀點上詩、歌、舞三者都是表達內心的情感,程度上不同,卻又彼此互相依存互補。先秦的《詩經》、《楚辭》等文學作品幾乎都可傳唱。在春秋時期著名的故事「季札觀周樂」(出自《左傳》)就同時描繪了詩、歌、舞三者皆備的演出,故事中季札展現高度的鑑賞力,也從樂舞中了解一個國家的政治得失、民心向背。然而春秋戰國之際禮崩樂壞日深,上古先王聖樂逐漸失傳,樂舞被當作享樂的工具,齊國人贈女樂給魯國,讓魯公三日不朝,孔子因而離去,也說明了儒家反對淫亂的鄭衛之音。

所以當宋玉要以樂舞作為節目時,楚王遲疑了,因為當時世俗流行的歌舞不能登上大雅之堂,更何況是王者的宴席,然而宋玉卻提出了不同看法:

小大殊用,鄭雅異宜。弛張之度,聖哲所施。

宋玉認為雅樂俗樂各有其特點,應適其所用,不可一概否定俗樂娛樂、休閒的功能。楚王贊同了他的意見,就讓宋玉改以此題材作賦,故事就此展開,故事進入了第一段。

◎第一段:開場

在皎潔的靜夜裡,月亮灑下明亮的光芒。輝煌的燈火飄然而起,眾人開懷奔放,一改平時的拘謹,為接下來的樂舞作了一個完美的鋪陳。

這時歌舞女子登場了,她們列著隊,緩緩移步前來,她們衣著華麗,意態和悅,眉目傳情,身穿細羅衣裳。

《史記‧司馬相如列傳》有這段記載: 於是鄭女曼姬,被阿錫,揄紵縞,雜纖羅,……繆繞玉綏;縹乎忽忽,若神仙之仿佛。

纖羅是一種細薄透氣的絲織品,為當時戰國至漢初的女子喜愛的穿著,絲柔軟、輕盈,遇風則飄舞舒展,無風時則如流水般自然、清新。在動作的變換中就足以構成無聲的樂曲,動人的美麗詩篇,凸顯舞師的形體及樂舞主題的意象之美。

◎第二段:聲樂

舞師首先展現的是聲樂的功夫:

歌曰:「攄予意以弘觀兮,繹精靈之所束。弛緊急之弦張兮,慢末事之骩曲。舒恢炱之廣度兮,闊細體之苛縟。嘉《關雎》之不淫兮,哀《蟋蟀》之侷促。啟泰真之否隔兮,超遺物而度俗……」

在歌詞中她要大家儘量放開束縛、觀念,同時又要避免沉靡於世俗之淫聲,先用心體會舞師的表演。

「骩曲」同委屈,有曲意逢迎之意。隱喻著請觀眾們姑且順從楚王之意,觀賞舞蹈。這宴席是楚王所設,在場的賓客們幾乎都是當時的文武重臣。在貴族中鄙棄俗樂之風盛行,若觀眾認為表演的只是一般俗世歌舞女子,有所成見,就無法用心體會其樂舞意涵。之後舞師在歌詞中讚美述說著詩經《關雎》、《蟋蟀》篇章。

孔子曰:「不學詩,無以言。」又極力的推崇《詩經‧關雎》,說其:「樂而不淫,哀而不傷。」

可見《詩經‧關雎》篇章符合了儒家的中庸之道,這隱喻了舞師的表演絕非世俗之樂可及。

◎第三段:獨舞

舞師的神態安詳,配合著樂工演奏的《激征》、《清角》雅樂。「揚、騁、贊、奏」四字代表著舞師跳的舞對樂工演奏的雅樂起了激發的作用。接著舞師隨著鼓聲起舞,她的意念游思長想,動作細膩,姿態變化萬千,一會兒雍容,一會兒惆悵,言語難以形容其像。

到這裡舞蹈進入新的階段:

其少進也,若翔若行,若竦若傾,兀動赴度,指顧應聲,羅衣從風,長袖交橫……

舞師看起來好似飛翔,又好似行走,又是直立不動,又是傾身側動,這一切看似漫不經心的動作卻是如此合於樂律的節奏法度。輕柔的舞衣隨著風翩翩而飛,美妙精彩萬分難以言喻,觀眾在感嘆時,也道出了舞師精湛的舞技是來自於內心純淨的修為。

在山峨峨,在水湯湯,與志遷化,容不虛生。明詩表指,喟息激昂。

舞師進一步將觀眾帶到自己的意念之中,運用俞伯牙與鍾子期的知音典故,表現了舞師與觀眾之間進入了心意互通的知音關係。高超的演出,必定要有懂得欣賞的一流觀眾,才堪稱完美。

舞師舞姿的一動一靜都有其深刻意涵,舞蹈中也表現了詩的意涵,呼應了之前的聲樂《關雎》、《蟋蟀》篇章。

氣若浮雲,志若秋霜。觀者增嘆,諸工莫當。

這時舞師體現的美已不限於舞蹈技巧的純熟,也展現了其濃厚的文化底蘊。作者再次提及舞師的志氣、純淨之心。在這時舞師的身份似乎已超越了一般歌舞藝人的層次,而是一位藝術家,一位仁人君子,諸樂工們皆感嘆自身之不及,相見恨晚。

◎第四段:群舞

接著是為群舞的描寫,作者對舞師靈活的舞步,美不勝收的姿態作了細緻的描述:

於是合場遞進,按次而俟。埒材角妙,誇容乃理。 

先將舞隊的入場,舞師的容貌做了描寫,這時她們似乎是有著彼此競爭的狀態,為群舞的高潮做了鋪陳。 

軼態橫出,瑰姿譎起。眄般鼓則騰清眸,吐哇咬則發皓齒。摘齊行列,經營切儗。彷佛神動,迴翔竦峙。擊不致爽,蹈不頓趾……

轉換群舞時,舞師的明眸皓齒與美妙的舞姿相應,展現了一種優異高潔的美感,舞師口唱著歌曲,隨著急速的音樂整齊劃一地列隊跳舞,不單是個人獨自的動作,還要顧及整體的一致性,還要配合著聲樂,舞姿忽而迴翔,忽而高聳,卻聽不到頓足的聲音,如仙女在跳舞,已入化境。

其中《般鼓》唐代文人李善注曰:般鼓之舞,載籍無文,以諸賦言之,似舞人更遞蹈之而為舞節。

《盤鼓舞》是漢代舞蹈中較為重要的形式――「鼓舞」類舞蹈。舞師在七個盤鼓上,以不同的節奏,時而仰面折腰雙腳踏鼓,時而騰空躍起,然後又跪倒在地,以足趾巧妙踏止盤鼓,身體作跌倒姿態摩擊鼓面。敏捷的踏鼓動作,如飛行似的輕盈舞步,若俯若仰、時來時往的姿態和地位調度,與音樂緊密結合在一起,表現了深邃的意境。

及至回身還入,迫於急節,……袖如素蜺。

舞曲已接近尾聲,整個節目即將進入收尾階段,但是舞師卻絲毫不疲倦、不懈怠,隨著音樂更加急促,舞師作出更多高難度動作。作者對於舞姿的描寫用娥飛、鳥群、雲彩、游龍……以人世間所能見識的最接近事物作描述,在文字中能看出傅毅對舞師超群表現的讚嘆。

春秋戰國時期的雄主燕昭王醉心於道家修煉,玄天之女見其精進之志,遂托形作旋娟、提嫫二人,出神入化的舞姿給了燕昭王莫大的激勵,昭王最後得道而去。燕昭王與楚襄王處於同一歷史時期,在楚襄王宴席上演出的舞師是否也是玄天之女的化身?

樂曲終了時,舞師徐徐斂容謝幕,微笑著退場,回到佇列裡,為這精彩的演出作了完美的結尾。在這一段中,作者從進場開始,到舞姿的高潮,到收尾,除了繼續的表現出舞師精湛的舞姿外,也描繪了舞蹈中難能可貴的劃一性,最後一句「觀者稱麗,莫不怡悅」與上一段「觀者增嘆,諸工莫當」更是前後呼應,烘託了舞蹈精美絕倫,叫好叫座。

◎第五段:曲終人散

曲終人散,賓客各自離去的場面也相當生動。文武百官毫不眷戀地奔馳離去。文中重點描繪了車馬競技奔馳而去的精彩畫面,讓整篇文章自始至終都保持情節的完整與生動。觀眾在觀賞樂舞后迅速離去,沒有絲毫的眷戀。他們是否從舞中體會了人生追求之道?或僅是當作是人生中一點小插曲?

文中最後描寫了都城內人去樓空的場景:一切歸於平靜,這一切似乎回應了最早宋玉對楚王的問答:《禮》設三爵之制,《頌》有醉歸之歌。

「禮、樂」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常被並稱。「禮」是對人情感的一種約束;樂以及相應的詩、歌、舞都對情感的抒發。如果人無法抒發情感則必定生病,但放縱情感人就會走向墮落。「樂而不淫,哀而不傷」就接近了儒家的「中庸之道」,既抒發了感情,又不會令人狂亂。作者儒家禮樂的思想在這篇作品中表露無遺。#

參考注釋

[1]楚襄王:楚懷王之子,亦稱楚項襄王。雲夢:雲夢大澤,在今湖北省。

[2]宋玉:戰國時期文學家,曾任官,辭賦成就極高,有十餘篇作品留存於世。唐代詩人杜甫曾說:「搖落深知宋玉悲,風流儒雅亦吾師。」賦高唐之事:楚襄王曾與宋玉游於雲夢之台,望高唐之觀,見雲氣奇異遂問宋玉,宋玉告知以前曾與楚懷王游高唐夢見巫山神女故事,此事詳見宋玉作品:《高唐賦》。

[3]觴:酒器。此處指與群臣喝酒。娛:娛樂。

[4]歌以詠言:歌唱是要唱出心中的情感,應出自《書‧堯典》:「詩言志,歌詠言。」舞以盡意:用舞蹈來充分表達心中情意。《毛詩序》:「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詠歌之,詠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形:這裡指舞蹈。

[5]《激楚》、《結風》、《陽阿》之舞: 激楚、結風:都是上古楚地樂舞。陽阿: 樂舞、樂曲或某位舞師名。《淮南子‧俶真訓》:「足蹀陽阿之舞,而手會《綠水》之趨。」 高誘註:陽阿,古之名倡也。材人:有才華的人,這裡指舞師或藝術家。窮觀:最美至極的景象。

[6]進乎?: 指如此舞蹈可以進獻於王者的宴會上嗎? 。如其鄭何?:意思應為:如果這舞蹈像庸俗的鄭舞一樣,那怎麼可以在諸侯面前上演呢?《禮記‧樂記》:「鄭衛之音,亂世之音也。」(意思是庸俗之樂舞不可在王者的宴席上演出)

[7]小大殊用:器物大小各有不同的用途。鄭雅異宜,各有所宜。鄭: 鄭聲,泛指俗樂,雅:朝廷之雅樂。各有所宜:各有其不同的作用。弛張之道,聖哲所施:弛:放鬆,張:繃緊。比喻有勞有逸,有寬有嚴,才是聖王治理天下之道。聖哲:應指周文王、周武王。《禮記‧雜記下》:「一張一弛,文武之道也。」

[8]樂:應指《禮記‧樂記》。干戚:上古武舞名,手執盾、斧起舞。《禮記‧樂記》:「比音而樂之,及干戚羽旄,謂之樂。」 孔穎達疏:「干,盾也;戚,斧也。武舞所執之具。

[9]蹲蹲:跳舞的樣子,出處應為《詩經‧小雅‧伐木》:「坎坎鼓我,蹲蹲舞我。」

[10]禮: 《禮記》。三爵之制:爵,酒器。三爵之制指古代君臣宴飲禮節,不可超過三爵,避免放縱失禮。《左傳‧宣公二年》:「臣侍君宴,過三爵,非禮也。」

[11]醉歸之歌:指《詩經‧魯頌‧有駜》中有:「鼓咽咽,醉言歸。」 一句。

[12]《咸池》、《六英》: 咸池為周代祭祀的六大樂舞之一。相傳為堯時代的樂舞。六英:古樂名,傳說是帝嚳之樂。清廟:天子祭祀祖先之廟。協:和合也。

[13]鄭衛之樂:泛指俗樂。密坐:互相靠近的坐在一起,指非禮儀場合無尊卑座次。

[14]余日:餘暇。指聽覽政事之餘。怡,樂也。怡盪:縱情歡樂放蕩也。風:教化。毛詩序曰:風,教也。唯唯:應答詞語,意思為好的、好的。

[15]皎皎:光明的樣子。閒夜:安靜之夜。施:散布。

[16]朱火:紅色的燭光。曄(ye):明亮。熺:照耀的意思。廣雅:熺,熾也。洞房:深邃的內室。

[17]黼(fu)帳:黼:斧形的花紋,黑白間次的繡帳的意思。祛:舉、撩起。結組:用絲帶結上。鋪首:門環的底座,多用銅製。炳以焜煌:形容月色及燭光照耀著門首的樣子。

[18]茵席:鋪有墊褥的座席。罍(lei):古代器皿,形似壺,裝水或酒。玉觴:酒器,玉爵也。

[19]觚(gu)爵:皆為古代酒器。漫:盡皆、都是的意思。樂康:歡樂的樣子。

[20]嚴顏:指君王嚴肅莊重的表情。怡懌:喜悅。幽情:藏於心中隱秘的感情。形:表露展現。外揚:外露。

[21]懷其藻:懷,藏也,不顯露其文采的意思。武毅:勇猛果敢的人。隱其剛:不顯露其剛勇。二句都顯示要展現其文采、剛勇之意。

[22]簡惰:疏簡怠惰也,形容懶散的樣子。跳踃(xiao):跳躍狀。般:快樂之意。紛挐(ru):相著牽引也,形容互相拉扯樣子。

[23]淵塞:形容君王與諸侯平日思慮深遠而篤實。沉盪:沉醉放蕩。恆常:平實的風度儀態。

[24]鄭女:歌舞伎,因古時鄭國多能歌善舞的美貌女子,故泛稱歌舞伎為「鄭女」。也有一說主角為楚王的愛姬鄭褒。高誘注曰:鄭褒也,楚王之幸姬,善歌舞,名曰鄭舞。二八:此指出場的十六位舞姬。徐侍:形容舞姬出場時以舒緩的舞步相伴。

[25]姁媮(xu yu):和悅的神態。致態:意態。致:情志。嫽妙:俊秀美麗。妖蠱:姿態妖艷迷人。揚華:煥發光彩。

[26]連娟:細長的樣子。繞:彎曲。睇:斜視。橫波:目光如水波橫流。此二句形容女子眉毛細長而彎曲,眼睛顧盼如水波橫流。

[27]的皪(li):皪:亮的樣子,此指珠光閃爍。炤燿:同照耀。袿(gui):女子上衣。飛髾(shao):飛:飄動。髾:女子上衣的飾物,形似燕尾。纖羅:纖細的絲羅,此指舞師華美的衣服。

[28]揮若芳:揮:散發。若芳:指舞姬佩帶的香草。紆:彎曲,此指歌聲曲折婉轉。清陽: 陽同「 揚 」指眉,意思為眉目清秀。李善注 毛萇曰:「清陽,眉目之間也。」 也有學者認為可解釋為歌聲清越悠揚。

[29]亢音:高聲。為樂方:為音樂的法度。

[30]攄(shu):同「抒」,抒發。予:我。意:心思、心願。弘觀:開放眼界。繹:放開,舒展。精靈:指人的精神。整句解釋為:就讓歌聲抒發我的遠大宏願,讓約束的情感、精神得到釋放。

[31]弛緊急之弦張兮: 馳:放鬆。整句為把繃緊的弦放鬆。慢末事之骩曲: 末事:細微瑣事,此指庸俗之樂舞。骩曲:同委屈,曲意逢迎。李善註:「言鄭衛之末事,而委曲順君之好,無益,故廢而慢之。」

整句意思應為:在舞蹈節目之前,先以緩歌訴說舞蹈的底細和原委。也有一說為:鄭衛之樂屬於下流的技藝,所以也不必過於沉迷其中。

[32]恢炱: 炱,同「台」,廣大的樣子。細體:小事。苛縟:繁瑣,繁文縟節。整句意思應為: 舒展廣闊的胸懷,擺脫繁文縟節的束縛。

[33]《關雎》:詩經.國風.周南的第一篇,詩意為展現后妃的德行。《蟋蟀》是詩經.唐風的篇章。侷促:心胸狹窄,見識短淺。

[34]啟:開的意思。泰真:古稱構成宇宙的元氣。否隔:不通。李善注,呂氏春秋曰:陶唐氏之時,陰多滯伏,陽道壅塞,乃作舞宣導之。遺物:指人的肉身。度俗:超越凡俗。

[35]《激征》,《清角》都是雅曲名。李善註:激征、清角,皆雅曲名。琴操曰:伯牙鼓琴,作激征之音。《韓非子‧十過》:師曠曰:清征之聲,不如清角。《均曲》也為曲名。《舞操》:舞師之節操。劉良 註:舞之節操。

[36]神意:精神意態。協:協調一致。不劫:不急迫。此段應指:歌者的形態神意無不與歌詞內容相和,外貌從容自得,志氣不為外物所威脅。

[37]躡節:踏著鼓聲節拍。舒意自廣:舞蹈的情境舒適,意念無限廣闊。

[38]無垠:無邊無際。遠思:深遠的思慮。

[39]始興:開始起舞。若俯若仰,若來若往:像是俯身,又是後仰,一會兒而過來一會兒又過去,形容舞姿變化多端樣貌。

[40]雍容:溫雅大方,形容舞姿舒展大方。不可為像:不可模擬其形像,即難以名狀。

[41]少進:隨後表演的舞曲。若翱: 上下振翅為翱,像在空中飛翔的樣子。竦:提起腳跟站著。

[42]兀:靜止的樣子,兀動:一靜一動。赴度:隨著音樂的節拍。指顧應聲:指顧:手指目視,此指舞蹈動作手指和目視方向一致。應聲:與曲聲相和。

[43]從風:順著風而行。交橫:長袖揮舞相交狀態。

[44]駱驛飛散:駱驛,通「絡繹」,連續不絕樣子。颯擖(ta)合併:颯擖:曲折的樣子。合併:指舞步與樂曲相配合。

[45] :音pian piao,輕盈的樣子。燕居:像燕子那樣居停。拉㧺:振翅而飛的樣子。鵠:天鵝。

[46]綽約:姿態優美。閒靡:文雅柔美。機迅體輕: 比喻舞姿的迴旋就如同武器弩機發射飛箭那樣迅速。

[47]絕倫:無以倫比。愨, que,愨素:忠貞質樸。絜清:純潔清白。

[48]儀操:儀容節操。顯志:表明志向。馳思:馳騁想像。杳冥:高遠深邃之境,指極深遠處。

[49]在山峨峨,在水湯湯: 想到高山就如有巍巍有高山之勢,想到流水則有流水之姿。

應出自於《列子‧湯問篇》: 伯牙善鼓琴,鍾子期善聽。伯牙鼓琴,志在高山,鍾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鍾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伯牙所念,鍾子期必得之。

[50]遷化:變化。容不虛生:指舞姿必顯其志,舞以盡意。

[51]明詩表指:歌中有詩,而舞師以舞姿表達詩情和意旨,指同「旨」字。喟息激昂:嘳息:嘆息。這兩句是說,舞師用舞蹈表明了歌詩的內容和它的意旨,其精妙甚至表現了詩中的嘆息和激昂之處。

[52]氣若浮雲,志若秋霜:氣若浮云:志氣高潔如天空浮雲,志若秋霜:志氣清潔如秋天之霜。此二句以浮雲和秋霜比喻舞師的心志節操。

[53]增嘆:更加的讚嘆。工:樂工、樂師。莫當:意思應為無可比擬,也可解釋為樂師感嘆舞師之絕妙自己沒能及早相逢相識。《東周列國志》第七三回:「吾聞公子慶忌,筋骨如鐵,萬夫莫當。」曹植《洛神賦》:「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

[54]合場:全場。遞進:更迭而進。俟:等待。整句意思應為:眾多舞師準備依次序上場。

[55]埒(lie)材:埒:等也,意為比技藝。角妙:比巧妙。誇容:比較容貌裝飾。夸,同「姱」,美也。理:修飾、裝飾。李善引晉灼漢書注曰:埒,等。言鬥巧妙也。夸,猶美也。理,謂裝飾也。整句意思應為:舞師們相互較量容儀、才藝的巧妙。

[56]軼態:飄逸的舞態,或超逸豪放的神情。橫出:突然而出。瑰姿:美麗的容貌,一說指美妙的舞姿。譎起:譎:異也,舞姿奇異。

[57]眄(mian):斜視。盤鼓:漢代舞名。又稱《盤舞》、《七盤舞》。盤、鼓數目不等,舞師在盤與鼓上縱橫騰踏、屈身折體、翻撲倒立,表演各種舞姿,同時在盤和鼓上踏出富有節奏的聲響。也有女性表演者。表演有獨舞、雙人舞和群舞。李善注曰:般鼓之舞,載籍無文,以諸賦言之,似舞人更遞蹈之而為舞節。清眸:清澈的眼睛。哇咬:民間歌曲,指鄭衛之聲。皓齒:美人潔白的牙齒。

[58]摘齊行列:讓舞隊的行列整齊一致。經營:往來的樣子。切儗:指舞蹈動作有所比擬。李善注曰:言舞人舉引,皆有所比擬也。整句應為:舞師們舞姿整齊劃一,相互並肩往來周旋,舞姿舉手投足皆有一定比擬的意象。

[59]仿佛:依稀不清楚的樣子。李善注引子虛賦曰:若神仙之仿佛。神動:如仙女一般舞動。迴翔:此指舞師飛快迴旋的舞蹈動作。竦峙:或縱身跳躍,或靜身而立。

[60]爽:差。李善註:蹈鼓而足趾不頓,言輕且疾也。此二句形容舞師在跳盤鼓舞過程中,擊鼓者動作極為迅速,好像鼓槌沒有擊到鼓上,而舞師用腳踏地而聽不到頓足的聲音,形容體態輕盈矯捷。

[61]翼爾:輕盈的樣子。悠往:遠去。暗,同「奄」,驟然意思。輟已:停止下來。李善註:言翼然而往,暗而復止。整句應為形容舞師時如鳥兒般輕盈遠去,時而出乎意料地驟然停止。

[62]回身還入,迫於急節: 還通「旋」。急節:樂曲急迫的演奏。浮騰:跳躍。累跪:多次跪地前行。跗(fu伏)蹋:腳背著地。摩跌:將雙足後舉踢踏,為舞蹈的一種動作。

[63]紆形赴遠:紆形,曲著身體。赴遠:縱身遠躍。漼(cui):曲折意思。摧折:曲折,此指彎曲身體而舞。纖縠(hu):有皺紋的薄紗,指舞衣。蛾飛:如蛾輕飛。紛猋(biao):飛揚的樣子。

[64]超逾鳥集,縱弛殟歿:超逾:向前跳躍。鳥集:如群鳥飛集。縱馳:鬆弛,和緩下來。殟歿(wen mo):舒緩的樣子。此二句比喻舞師的跳躍姿勢時而如群鳥飛集般迅速,時而悠閒舒緩,輕柔優雅。

[65]委蛇:斜行迴旋的樣子。姌裊:如劍切,如雲的變換迅速的樣子,也可解釋為纖細柔弱。飄曶(hu):同「飄忽」,迅疾,如風一般輕快的樣子。李善註:姌,如劍切。裊,音弱;如雲轉之疾也。飄忽,如風之疾也。

[66]游龍:比喻姿態婀娜多姿如龍游。素蜺:白虹,比喻美麗的面貌。李善註:素蜺,喻美麗也。

[67]黎收:黎:徐徐的。收:斂容。曲度:樂曲的節奏。究畢:結束。此二句是說,舞曲即將結束時,舞師收斂表情徐徐作拜表示謝幕。李善註:言舞將罷,徐收斂容態而拜,曲度於是究畢。

[68]遷延:倒退、退場。次列:依次列隊。

[69]歡洽:歡樂融洽。宴夜:飲酒作樂到深夜。遣:送走。

[70]擾攘:紛爭,爭先恐後的樣子。就駕:登上馬車。正策:整理馬鞭。

[71]並狎:馬車彼此接近擁擠的狀態,並駕齊驅之意。巃嵸(long cong):聚集的樣子。逼迫:靠得很進。良駿:好馬。逸足:猶疾足,迅速狀態。蹌捍:指馬快速奔跑的樣子。凌越:形容馬車彼此互相超越狀態。李善註:蹌捍,馬走疾之貌。言馬駿逸奔突而走相凌越也。

[72]龍驤:馬像龍那樣抬起頭奔跑。橫舉:橫走。揚鑣:馬口勒鐵。飛沫: 馬口之沫。

[73]傾奪:互相奔馳爭速。

[74]逾埃:超過塵埃。赴轍:追前面的車輪。霆駭電滅:形容馬車奔馳如驚雷閃電,忽驚忽滅。李善註:言馬逾越於塵埃之前以赴,車轍如雷霆之聲,忽驚忽滅也。跖地:踏地。遠群:遠超於眾馬之前,一馬當先之意。暗跳:行疾的意思。獨絕:無可比擬。

[75]宛足:馬緩步的樣子,此指落後的馬匹緩步不前。郁怒:怒氣蘊藏於胸中。般桓:逗留。逐末:在最後追趕。

[76]矜容愛儀:此指主人愛護自己的馬,捨不得讓自己的馬過度疲勞。洋洋:舒緩搖尾的樣子。習習:平和之貌。承意:順承主人的意願。控御緩急:控制馬車速度別太快。

[77]騖驟:疾馳。相及:相接。駱漠:連絡不斷的樣子。雲散城邑:車馬賓客皆歸去,城中寂然而空,有如雲散。

[78]天王:此指國君。燕胥:宴樂。泆(yi):放縱。此意為快樂而不放縱淫亂。娛神:使精神愉悅。遺老:忘老,忘記自己了自己已經年老。永年:長壽。優哉游哉:閒適自得的樣子。聊以:姑且。永日:度過長日。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