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嚴肅的 修煉更是嚴格的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09日】

前幾日,我整理以前的明慧週刊,無意間看到了一本小冊子,是明慧交流文章選編,《敬師敬法》,這些文章是二零一一年發表的。我又從新看了一遍,同修的交流再一次警醒了我。雖然以前也看過,但那時還沒意識到自己有不敬師不敬法的行為。 隨著正法進程不斷的向前推進,每個大法弟子都深感大法的神聖和珍貴,師尊的洪大慈悲與苦度,大法造就的生命,在助師正法的路上越走越穩。維護大法,金剛不動,永世不變,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風風雨雨,磕磕絆伴,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大法中已修煉二十年了。特別是從「七二零」走過來的老弟子,每個人都深深的知道:我們今天在世間所擁有的一切,包括生命,都是師尊和大法給與的。我們也知道:師尊歷盡千辛萬苦要把我們度成神,永遠超脫人的生死輪迴。每每想到此,我就淚水漣漣,從內心深處感恩師尊為我們的付出和承受。

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更是非常嚴格的。在修煉的過程中,就是不斷的學好法向內找,修心性去執著,不斷的在正法路上提高與昇華。 一直以來,總覺的自己是比較精進的大法弟子,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可是近幾年來身體上出現了一種不正確狀態,經常頭疼,開始時,時間很短,發發正念就好了。可是後來時間就長了,有時學法也疼,學完法我就馬上煉功,煉完功也就不疼了。

我知道,它不是病,大法弟子沒有病,不承認它,該干什麼還干什麼,全盤否定舊勢力。 這時,我就靜下心來向內找,在矛盾中修心性,在日常生活中注重自己的修為。可是不知什麼時候又疼了,而且越來越重,最後發展到連著脖子也痛,有時還拌有心慌氣短。它已經干擾我正法修煉了。我就請師尊加持:我是主佛的弟子,我就走李洪志師尊安排的路,其它安排我都不承認!都不要!我有漏,我用大法來歸正,一切都是師尊說了算。

可是這些不正確狀態時不時還會出現,那麼,我一定是有一個根本的執著或做錯了什麼事,長期不悟,被舊勢力抓住把柄鑽我有漏的空子加害的。可是這個被迫害的原因又在哪裡呢?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有時和同修交流時,也提醒同修要敬師敬法。其實,這就是師尊在點化我了,自己還不悟,總覺得自己在敬師敬法這方面比別人修的好。由於長期不悟,舊勢力就製造間隔,互相之間不讓人說的心、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分別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和追求完美的心等等。阻礙著自己前行還不自知。師尊著急啊,看我老是不悟,就苦心安排利用這件事來點醒我。

那是發生在二零一零年左右的事,回想起來還真是後悔和後怕。就是我剛剛有電腦的那幾年,在同修的幫助下,也是剛懂得上網、下載、粘貼、列印等程序。供給我們學法小組同修的「週刊」 和真相材料。每當師尊新經文發表後,還沒等明慧網下來列印版,當時也不太懂,就迫不及待的複製、列印給學法小組,叫同修們儘早的看到師尊的新經文。好像是在法中,好像是為了同修學法。其實不然,這不但是一種顯示心,而且是在不自覺中已經起到了亂法的行為。在這期間還擅自印製師尊的法像,給自己和身邊幾個同修敬香用。現在想想,我做了一件多麼大的錯事啊!真是愧對師尊,愧對大法。後來同修之間交流,重大問題看明慧網,師尊的新經文明慧網下來列印版才能複製列印,知道後我就不做了。

可是我必竟做了一件不敬師不敬法的事,也沒有在法上認識到它帶來的危險和嚴重後果。致使二零一二年和同修出去講真相時,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雖然零口供,無簽字,但最後還是被送進看守所關押十天進行迫害。教訓是慘痛的。 師尊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精進要旨三》〈清醒〉)。大法就在這兒擺著,那我們為什麼還一錯再錯呢?其實就是學法不入心,法理不清。所以錯在沒有聽師尊的話,標新立異,自以為是,上了舊勢力的當,才被利用長期迫害的。

感恩師尊的慈悲點化,在再一次的剜心透骨中放棄私慾,修去自私和自我。大法是嚴肅的,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更是嚴格的,敬師敬法、維護大法是每個大法弟子應盡的責任!所以提醒那些還長期處於魔難中的同修,也要查找一下,是否在敬師敬法方面出現了問題?儘快用大法歸正吧!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踏踏實實修自己。在最後的有限時間裡,多學法,學好法,兌現誓約多救人。 「不要讓遺憾成為永遠的遺憾」 (《 洪吟三》 〈別讓我為你遺憾〉) 。謝謝師尊。

以上是我近期的一點粗淺認識,層次有限,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批評指正。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