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 深切感受到大法的威力

馬來西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1月12日】

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從小就開始接觸神佛的東西,在想要提升自己的心態下,驅動著自己什麼書都看,時時刻刻都愛看書,卻不擅於與他人來往。在1997年中學時期,我在網上初次接觸到法輪大法,當時學了法,也煉了功,但沒走入修煉。2000年,我在馬來西亞一間書局裡看到了《轉法輪》,覺的這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書。那時,還是沒想修煉。同年,我又在另一間書局裡,再度看到《轉法輪》,就把書買回來,一氣呵成把書看完後,明白了這是教人修煉的書。接著,我開始上網找到其他的大法經文,也找市面上還能買到的書,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把所有書,每一篇經文都學了幾遍,就決定要開始修煉了。經過學法後,對那些負面報導與評論,就能思考判斷是謊言了。當我反覆通讀大法後,發現以前認識的那些理論、學說,竟然都能融會貫通了,覺的大法好神奇。

雖然我已經決定要修煉了,隨之而來,就有不二法門的問題。當時,面對那些不同法門的東西,我還是放不下。所以,那幾年要走進修煉干擾是很大的,之後我才悟到,就把這些東西統統清理掉,這樣就真正的走入修煉了。一開始修煉也沒接觸到任何同修,我就一個人煉功及做三件事與自己接觸的人講真相。

2002年大學畢業後在銀行上班,沉浸於常人的花花世界裡,修煉更沒把握好。兩年後,就學著自己創業,也覺的自己一定要改變了,當時下決心要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求師父給予安排,我的工作及家庭環境馬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這時也開始接觸到其他的同修了,我參與各種各樣的洪法及講清真相的項目,如新聞發布會、對各個政府部門講真相及各地大法活動等等,到後來也加入了天國樂團,我悟到這是師父在不斷給我機會,讓我能跟上正法的進程。

2006年我開了小型的投資理財公司,經營一年多,公司沒有什麼盈餘,還欠了債務,連生活也出了問題。由於我無法平衡好公司的運作和現實社會擰了勁,生活費都靠家人幫忙接濟,自己也遞了5000多份履歷,還找不著工作。所以,家人親友很不贊成我修煉大法,因為自己沒做好,講真相就沒辦法起到作用,也無法證實大法的美好。記得有位要移民加拿大的同修與我交流,她提醒我,我們煉功人是功能在做事,是神通在做事。師父說:「人坐在那裡,不動手不動腳,就可以做人家動手動腳都做不來的事情」(《轉法輪》),是一致的。不知怎的,當時精神一振,思想豁然開朗了。第二天,去一家外國銀行應徵,就被錄取,真的太神奇了。

2007到2010年間,由於上班幾乎每天來回馬來西亞及新加坡,每個周末還要到吉隆坡參與天國樂團的團練或洪法活動,開車來回車程有600多公裡,大約八個多小時,所以只能在車上睡覺。平時上班,每天早出晚歸,平均一天只睡三個小時左右。在修煉上,雖然不怕吃苦,但我覺的自己還是不夠精進,還好有抓緊時間,大量學法、聽法,生活雖然過的很緊湊,卻是很充實。有一次,從新山來到吉隆坡參與天國樂團活動,演奏時有個便衣警察來跟我要身份證,我不配合,他相當生氣,走到一旁撥打電話。等到活動結束後,一幫穿制服的警察圍上來了。我穩住自己的思想,內心告訴自己,他們都是來了解真相的眾生,後來我跟他們和善的講真相,幾分鐘後,他們就散開讓我走了。我發現把情放下後,把他們當作眾生看待,對所有人的觀點都會改變。後來,家人就漸漸的能接受我修煉大法了,親友也能認同法輪功了,2008年我的母親也開始修煉了,至今她仍然堅修著大法。

2010年,覺得長期來回新山及吉隆坡也不是辦法,就搬到吉隆坡從新開始生活。這時,有位同修也想要來吉隆坡工作,我就聘請他。他來後業績竟成長增加一倍。過了一年後,我又多聘請一位同修,業績再度增加了一倍。當時,我們在工作上取得了共識,要證實法就做主流社會,這和我們的工作不謀而合,我們覺得可以結合幾個媒體,把神韻正統文化,藉由工作接觸到的世人給予講真相。這樣我們就跟一些商家和大型展覽會的主辦單位開始洽談,說服他們不收錢,而是用媒體廣告版位,換取進入食品展,珠寶展和旅遊展等等攤位的租金,以及讓我們播放神韻的視頻和媒體介紹的視頻。同時也在購物中心的酒店,餐廳,商店,攤位開發了20多個放報點。當我溶入大法與同修齊肩並行,在洪法及講真相上,都能感受到大法無限的威力,我也悟到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大法的威力在人間的展現。

2014年,當我的金融管理事業,如火如荼的往上沖的時候,有個交易項目,遭遇到了挫折,開始虧損。其中一個投資者,無法接受投資的虧損,要求全額資金退回,這事直接波及到我身邊的人,有人聽信此事,便協同報警,導致我被非法抓補及關押,猶如中國大陸的迫害,在那昏天暗地的牢房裡,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無法想像,在無法與外面取得聯繫的情況下,更不知何時能被釋放出來。呆在牢房裡,強烈的怨恨心都翻出來了,我知道這一切都是邪惡的迫害,憑著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我就一直背法,一直背法,消去那些不好的念頭,我把自己交給了師父,任憑師父安排。後來,經過母親跟警察講訴真實情況後,我在關押了一天後,就被釋放出來了。在正念闖關後,沒影響到我隔天出樂團及去美國的行程。但這事對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從此以後,我開始孤立起來,也沒開發新客戶。等到從美國回來後,我的觀點發生了變化,感覺走入了一個新的裡程碑。以前,總喜歡在人前顯示自己,回來後能夠把自己放低,不再華而不實,做什麼事都更能講實效了。以前很看重人際關係,現在看人與人的矛盾,感覺很虛幻不實,能把這些看淡了。爾後,又開始重新寫自己設計的金融交易程序,到了2015年我的交易程序取得了很大的突破。過程中,我更深切體悟到師父說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這句話。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當作是好事,往好處想。修煉過程中,我覺的自己每次在關鍵時刻,是有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才能過關的。因為,平日自己的生活太安逸,對名、利、情的執著還是很多,才招來這些突如其來的麻煩。我知道不能再得過且過,這與大法對我的要求還是差的很遠。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後,出國參加遊行證實法幾乎每趟都能參與,也能如願的出國觀賞神韻演出,不再有任何顧慮了。因為,我明白自己是有史前誓約在先的「大法弟子」。

到了2016年,我找大客戶了。從十幾萬美元開始金融投資,採用我的系統做交易,逐漸加碼到超過千萬美元,接近兩年的時間裡,使用我的系統做交易的新戶口逐漸增加。當然,在這過程當中,也不是一帆風順的,也經歷了幾次難關。但我發現這也都和我的修煉有關係,每當我修煉提不起勁,做法也跟常人一樣,都是常人的思想,也不在法上時,工作及生活也會受到阻礙,這時就會有同修主動來拉我大量學法及煉功。隨著學法正念加強,煉功及發正念也在逐漸突破,雖然每天睡眠不多,還是精力充沛。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也有人想,我是老學員,一段時間沒學法不會有問題。有問題,再老也不行,因為修好的那部份已經隔開了,先天推到位的功得加上你在法中的正念才會起作用,不學法、離開法就指揮不動,因為那是法的力量。」 很多時候遇到關難,看著很難時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柳暗花明又一村」,問題往往迎刃而解後,工作的難度也就在突破,生活也在不斷的改變。就像師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中講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真的好幾次難關都不可思議的化解掉了。

修煉中,我還有很多執著心要去,希望在最後正法的修煉路上能夠走的更好,完成助師正法及在證實法中兌現著自己的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最後,僅以師父在《洪吟(二)》中的一段法共勉之:

大法行 宋詞

法輪大法
深未測
成大蒼穹
造眾生
三字真言
理白言明
常人知表得厚福
官吏知淺明如鏡
王知理
安邦治國
得太平
出盛世
君臣正
延陰福
民安定
五穀年年豐
修者更明
一朝得法入道中
精進實修功法成
反迫害
救度眾生
神道行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