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藝術喚醒千年鄉愁

王金丁

【正見網2018年01月19日】

        茶聊
一輪明月銀光灑
幾杯清茶伴寺塔
茶中盡說神韻事
成功背後有苦辣
——恭錄李洪志大師《洪吟四》<茶聊>

「為什麼神韻藝術團演出的場景處處這麼熟悉,因為這是我們久遠的過去。」董事長把台上演講者這句話放進了心裡,才喝下小瓷杯裡的茶湯,點頭讚許是好茶後,向一旁的夫人細聲說:「人家都說到我們心底了。」

穿著垂肘寬袖布衫的茶人將茶拖盛著的瓷杯送到董事長與夫人面前,優雅的說:「這是今年冬天嘉義梅山太和采的烏龍,請陳董、董事長夫人嘗嘗。」陳董抬眼望去,大廳裡起碼有二三十桌茶席,賓客正專心聆聽著台上的演講,靜得能聽到細細的泡茶聲。陳董拿起杯子聞著茶香,看了一眼桌上瘦長瓶裡的黃色小花,花瓣還沾著水滴,從剛進來聽到古琴聲到現在坐在茶席上,一直感到祥和的氣氛,「接到邀請函時,說是要介紹神韻藝術團,我們就決定要來了。」嘴裡的茶進了喉嚨,轉向夫人說:「我們來對了。」

陳董把杯子送回茶人面前時,從螢幕裡傳來了音樂,他向茶人說:「我們雖然沒看過演出,就是覺得神韻藝術團一定是好節目。」然後自語著:「這音樂從沒聽過,就是覺得那麼熟悉。」讓茶人聽到了,手上的茶壺停在空中,語意深長的向陳董笑著說:「或許很久很久以前聽過,董事長覺得特別好聽,音樂就留在心裡了。」陳董似乎滿意了這句話,拿起杯子一口把茶湯喝進肚子裡。

前面螢幕正播放神韻藝術團的預告短片,音樂慢慢響起,舞蹈家在田野上跳舞,一排粉紅鮮麗彩裙旋轉著向賓客飛來,音樂一波波增強節奏漸快,飛舞到董事長夫人面前時,音樂嘎然停止了。夫人回過神來,一杯茶已擺在面前,茶人伸出手掌,說:「夫人試試,這是梅山太和的白茶。」夫人抿了半口茶,點著頭平靜的說:「不一樣的韻味。」臉上還寫著觀看中國舞的興奮,讓茶人看到了,夫人轉向陳董:「我喜歡舞台上的服裝,那麼艷麗,看起來非常舒服。」陳董卻轉了話題,替夫人補上一句:「第一次喝白茶,覺得茶香裡有太和的風土氣息。」那茶人聽了,挺起身來,臉上笑容更親切了。

神韻藝術團已開始在北美幾個大城市演出,螢幕裡出現一位微胖中年女性在劇場接受訪問,濕潤著眼眶激動的說:「神韻會打開你的心扉,開啟一扇通向認識真我的門,正確的認識整個世界。」一位男性觀眾向記者說:「我感到發自內心的平靜和慈悲,我能理解神韻傳達的深層信息,給善良的人指出一條通往天國的路。」舊金山歌劇院裡,一位藝術家表示觀賞神韻藝術團仿佛在天堂看演出:「我們必須醒來,創世主就要來了。」台上演講者也告訴大家,韓劇《大長今》的藝術總監第一次看神韻演出後,走出劇場時興奮的說還要來看第二次:「我要穿正式的傳統韓服,表示對神韻的尊重。」演講者又說:「神韻的演出曾被西方學者讚揚,是人類的第二次文藝復興。」

接著,螢幕播放神韻藝術團培養舞蹈家的練舞情況,場上,一個個舞者旋出空翻姿勢,一位飛騰時沒翻過去,從空中落了下來,頓時夥伴們都屏住了氣息,場邊的老師揮起手勢,鼓勵她再試一次,結果在大家關心的眼光中,成功的飛躍了過去,一時全場掌聲響起,大家擁向她,用熱情包圍了她。一位同伴緩緩走來,欣悅的說:「這裡只有整體沒有個人,這是中國古典舞最美的地方。」

董事長夫人遠遠望著螢幕,輕輕鼓起掌來,這時,一股醇厚的茶香已飄在空中:「陳董、夫人請嘗嘗這道老茶。」陳董拿起杯子時,聽到旁邊的讚揚聲:「這茶在瓮裡起碼藏了三十年了。」茶人抬頭看見了,熱情的請這位長者入席:「前輩好功夫,這茶已等您三十年了。」長者落了座,喝了口茶,微笑著點頭,說:「您這話讓我想到演講的人開場說的,今天坐在這裡喝茶的人都是有緣人,是幾世修來的緣分。」長者看著陳董,指著茶杯意味深長的說:「不只喝茶的人,應該加上這道茶。」陳董點點頭拿起杯子,慢慢嘗著這三十年的老茶。

長者珍惜的喝了半口,來了興致:「以前皇帝在宮廷宴請文武大臣,飲酒歡樂欣賞歌舞,民間茶館市井百姓飲茶,聽說書講古,一派悠閒。」茶人為大家斟了茶,也聊上了:「忘了哪個朝代,也有曲水流觴,文人雅士在修竹茂林裡飲酒賦詩,多麼高雅。」長者遙望整個茶席,接了上來:「今天這個場面多麼熱鬧,來自各方的有緣人聚在一起,品好茶暢談神韻藝術,這可是從來沒有的境界啊。」

螢幕裡一群舞蹈家把艷麗長袖灑向空中,劇場裡一位觀眾期盼的說:「神韻應該繼續演下去,演一個世紀,兩個世紀。」

這時,古琴純淨的弦音飄蕩茶席間,陳董拿起白瓷杯子,聞著蘊藏了三十年的茶味,桌上瘦瓶裡的黃色小花,花片上兩顆水珠子還晶亮著,不願離去。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