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對教師的慘烈迫害看中共毀滅人類的滔天罪惡

石銘

【正見網2018年01月20日】

中華民族尊師重教的傳統歷史悠久,源遠流長。「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是小時候聽到長輩們經常囑咐最多的一句話,可是今日的中國現狀卻今非昔比,教書先生們成了中共極力打壓的「專政」對像。據明慧網近日報導十八年來教育系統至少有219名教師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其中遭迫害致死最多的是黑龍江省35人,吉林22人,山東18人。

近期明慧網報導了遭迫害致死的二十六例典型案例,在此僅舉幾例:法輪功學員趙昕,女,三十二歲,北京工商大學經濟學院教師。上學期間在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時均為班幹部,還先後兩次任學生會主席;工作後認真刻苦、勤奮敬業;為人謙虛友善,師生們都稱讚她有一顆「水晶心」。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晚,趙昕到紫竹院公園牡丹亭煉功,被非法抓至公園派出所,後被非法關至海淀分局清河看守所迫害,三天後被打成三節頸椎粉碎性骨折,全身癱瘓,左眼失明,在經歷六個月傷痛折磨後被迫害致死。

高蓉蓉,女 ,三十七歲,遼寧省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於二零零三年七月被不法人員劫持至龍山勞動教養院。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下午三點,高蓉蓉被該教養院二大隊副大隊長唐玉寶、隊長姜兆華等叫到值班室,連續電擊六至七小時,當時高蓉蓉的面部嚴重毀容。二零零四年十月五日下午,被瀋陽龍山教養院惡警用電棍嚴重毀容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在正義人士的救助下走出醫院,脫離了非法監禁。

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高蓉蓉再遭綁架。二零零五年六月十二日,高蓉蓉的父母得到通知後趕到醫院。當時高蓉蓉已經昏迷不醒,全身器官衰竭,戴著呼吸器,骨瘦如柴。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高蓉蓉在醫大一院急診室去世,年僅三十七歲。

曹洪奇(Cao,Hongqi),男 ,七十六歲,烏魯木齊市有色冶金設計研究院退休高級工程師曹洪奇,新疆法輪大法義務輔導站副站長,遭非法判刑四年、勞教一年等迫害後,二零零八年九月再次被綁架,被非法判刑十年,於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在新疆第五監獄被迫害致死,終年七十六歲。

周景森,男 ,六十八歲,黑龍江哈爾濱市大法弟子,哈爾濱市管理學院教授。迫害發生後,遭四次綁架, 被非法勞教一次三年。當時周景森被非法關押於長林子勞教所四大隊,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惡指使犯人施暴刑「轉化」,六根電棍同時通電。在勞教所期間,周景森渾身長疥,上始脖子,下至腳脖,全身布滿疥,身體日漸消瘦,成了皮包骨了,連坐都坐立不住。勞教所怕擔責任,於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一日通知把人接走。

周景森回家後時而清醒,時而昏睡。八月二十五日親朋把他送醫院,大夫檢查時發現整個身體皮膚的顏色是深褐色。二零零三年九月二日,周景森含冤離世,骨灰也呈現黑褐色。

高春滿,清華大學化學工程系資深教授。上世紀五十年代畢業於俄羅斯聖彼得堡國立化工大學,回國後一直在清華大學任教,曾為兩彈爆炸及清華大學的科研產業化作出重要貢獻。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高春滿教授被迫離開中國到俄羅斯避難,二零零三年向聯合國申請難民身份,當年就獲批准。

二零零七年,為了得到俄國的配合,中共給出四十億美元的誘人合同。江澤民和曾慶紅脅迫俄政府把當時已經七十三歲高齡的高教授遣送回中國。俄國受了中共的利益誘惑,把高春滿教授遣送到北京。由於長期遭受精神折磨,高春滿教授於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四日在迫害中去世,終年七十六歲。

沈劍利,女 ,三十四歲,吉林省長春大法弟子,是數學專業碩士,吉林大學應用數學系教師。沈劍利於一九九四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功,七月二十日後堅定地走出來維護大法,曾先後五次到北京上訪。其中三次被非法抓捕後送回長春,被治安拘留兩次共三十天。二零零一年三月二日吉林大學校領導將她及四歲女兒叫到學校後,強行將其母女二人送到南關區洗腦班。沈劍利在洗腦班據理力陳法輪大法好,並於當天夜裡攜女在多個警察看守的情況下脫離非法拘捕。二零零二年三月六日在南關又被綁架,四月下旬被當地公安迫害致死。

孫培臣,男 ,四十七歲,黑龍江省依蘭縣迎蘭中學教師。被送入長林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並被單位非法開除工職。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惡警趙爽等人又對孫培臣進行單獨迫害:用電棍連續電擊,並扒光衣服,按在地上用肘用力下砸其胸、背,用腳後跟狠刨其胸、背,並推、掰、撅,掐(掐麻筋)、攥(用手抓住睪丸攥)。惡警趙爽還用包裝袋套住孫培臣的生殖器用手將整人往上提。趙爽聲稱:只要不打死就行,即便打死了也就是填個表,寫上正常死亡就行了,反正勞教所有死亡指標。

殘酷的迫害致使孫培臣牙齒全部鬆動,胸部劇痛難忍,呼吸困難。 幾年來,孫培臣備受折磨,已骨瘦如柴,臥床不起,整個人都脫像了。在這種情況下,勞教所才匆匆忙忙於二零零六年六月七日把他送回家。回家後僅二十多天,孫培臣就於二零零六年七月三日含冤去世。

劉麗梅,女 ,四十一歲,黑龍江哈爾濱大法弟子。東北農業大學副教授,碩士生導師(正帶研究生),博士在讀。劉麗梅因修煉大法,多次被抓,歷經萬家勞教所、萬家醫院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迫害,曾多次絕食抗議,身體受到嚴重摧殘。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二日劉麗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詳情請看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教育系統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綜述》)

最近明慧網報導了河北省石家莊市原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李惠雲博士遭受十幾年殘酷迫害,導致精神分裂,至今仍被非法關押的案例。李惠雲博士的專利成果在二零零三年德國國際發明博覽會上獲「國際發明先鋒獎」,獲二零零三年香港國際專利技術博覽會「金獎」,第三屆亞洲國際專利技術專利產品博覽會「金牌獎」和「科技發明進步獎」。

十多年來李惠雲遭受連番的洗腦班迫害、二年勞教、二十九個月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年零十個月的判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出獄,身體尚未恢復,二零一七年三月月二十三日又再遭綁架。一個科技拔尖人才就這樣被毀掉了,這就是以毀滅人類為終極目的的中共邪靈,所干下的又一滔天大罪!

一個個曾經為祖國教育事業做出突出貢獻的教書先生,一樁樁慘絕人寰的迫害案例,一個個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是誰製造了這一個個人間悲劇?就是今天仍在吹噓自己一貫「偉光正」、「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中共邪教。只要中共不滅,這些慘無人道的迫害案例就不會停止,這場慘絕人寰的迫害就不會結束。因此解體中共惡黨,清算江澤民集團的迫害罪惡,是擺在人類面前的當務之急,刻不容緩!呼籲聯合國組織及世界上所有奉行民主、自由、人權的國家關注中國的人權現狀,關注中共對法輪功的持續迫害!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