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滅驚醒夢中人

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01日】

我自己修煉好多年了,救人的事做了一些,雖然艱辛但心裡覺得很充實。不知為何,近一個月以來,自己無論對修煉還是生活中的事,都提不起精神來,干什麼都感覺象喝白開水一樣,沒滋沒味的。初期我以為是修煉狀態造成的,可持續下去我漸漸的覺得不對勁,但又找不出原因。

一天晚上我打坐時靜下心來認真向內找,發現原來是對時間的執著造成的。回頭想想,自己從九九年七.二零開始就盼望著早日結束迫害。十九大前受各種預言的影響,這種想法尤其強烈,結果沒有象想像的那樣,心裡有一種失落感,覺得這什麼時候是個頭啊,慢慢熬吧,有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情緒。找到這個執著後,大腦一下清晰了許多,覺得自己一下子又找到了方向,充滿了活力。晚上發完十二點正念後,我就睡著了,接著做了一個可怕的夢。

夢中,有許多人在一個大廣場上,大家都議論紛紛,對十九大新的中共邪黨的黨魁沒有解體中共邪黨,感到很失望,很多人在討論怎麼推翻這個邪惡的政權。人群中我看到了轉世的張飛,相貌依稀還是過去的模樣。張飛說:「大哥,怎麼辦?」我說:「按大法的要求,多救人。」我問:「二弟(關羽)呢?」張飛說:「不知道在哪裡,恐怕早把我們忘了。」我說:「二弟(關羽)當初為了找我們,過五關斬六將,吃了很多苦,他絕不會拋棄我們的。我們再等一等。」過了一回兒,張飛的火爆脾氣上來了,說:「大丈夫做事,當機立斷,不要婆婆媽媽的。我們邊做邊等不行嗎?」我說:「行。」

我們來到廣場南邊的一個高樓,進入一樓。這個樓很高,一樓在地下。這裡的人很多,也有許多中共邪黨的幹部和警察。二樓往上沒有人住。我們在這裡理智的講真相。有一個小孩跑過來跟我說:「叔叔,我的小叔沒有退出邪黨,你去跟他說說讓他退了吧。那個手裡拿本書的高個子的年輕人就是。」我說:「好。」小孩跑到那個年輕人身邊說:「小叔,那個叔叔有話跟你說。」我走到他身邊說:「你知道退黨保平安吧?中共邪黨做惡多端,鎮壓法輪功,活摘大法徒器官,老天馬上就要滅它。你要是它的一份子,可很危險。我給你起個化名叫『平福』退了吧。祝你平安幸福。」他說:「好。」我又看到了一位女同修的丈夫,他一直對同修修煉大法不理解,給同修修煉造成不少麻煩。我過去跟他講真相,他很不愛聽,說了很多難聽的話,還問我叫什麼,差點動手打我。我一看講不通,就到別的地方去轉轉。

我看到一樓有許多房間,每個房間的外面掛著一個電子螢幕,上面寫著退出中共邪黨的人員名單和不肯退出中共邪黨人員的名單。突然,所有的電子螢幕上的字象被黑板擦抹去了一樣,一下子沒有了。亂鬨鬨的人群也不知道為什麼一下子變得安靜下來。冥冥中,人群被一種不祥的氣氛籠罩著。有人說:「是不是大淘汰要來了。」相信明白真相的人不約而同的向更高的樓層走去。大家上到了很高的樓層,高出目力所及範圍內的高山。我大聲叫我的母親(已退黨),母親答應了一聲。我又大聲的叫兒子的名字,兒子也答應了一聲。我大聲叫我的父親(未退黨),母親說:「他不信,不肯來。」

天空逐漸變得陰沉,每個人都感覺到一種異常恐怖的氣氛。我說:「我們背《洪吟》吧。」許多人背了起來。但有一些人念的是其它宗教的咒語。我說:「要背《洪吟》或《論語》。只有大法能救人。」大家又重新開始背。天空越來越陰沉。意識中,這坐高樓變成了象諾亞方舟一樣的大船。我們所在的位置很高,能看到地上很大一片區域,很大一片城市。就像在飛機上從高空俯視地面一樣,看樓房就像一個一個很小很小的火柴盒。大家緊張的看著地面,就像大戰爆發前一樣死氣沉沉的,非常寂靜。

突然,一聲巨雷打破了沉寂,一道閃電象火龍一樣擊在了遠處的一座高山上。緊接著,狂風大作,地面上突然發起了大洪水。這洪水不是從海裡來的,也不是下雨下的,也不是從地裡湧出來的,好像是從另外空間一下子湧出來一樣,有上千米高,四面八方一下湧向大地,所有的城市,所有的樓房一瞬間被吞沒摧毀。大水吞沒了高山,有的山峰被大浪一瞬間擊的粉碎。許多汽車及樓板、石塊等各類碎片,象灰塵一樣被巨大的氣流卷上很高很高的天空。到處都是狂風呼嘯,電閃雷鳴,波濤洶湧,場面十分洪大、壯觀,而又極其可怕、驚心動魄。這種壯觀的景象是從電影裡看不到的。兒子十分害怕,把頭趴在我的腿上,不敢看。我說:「抬起頭,別害怕,見證這一刻,讓後人永遠記住這沉重的教訓。」那一刻,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心情很沉重,為那麼多的人被淘汰感到無比惋惜和沉痛,為自己沒能精進少救了許多生命而感到萬分自責和後悔。狂風繼續怒吼,波濤繼續肆虐,閃電繼續嘶鳴......

這時,我的夢醒了,胸中波濤洶湧,再也無法平靜,再也無法入睡。一看時間,公曆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凌晨五點整。

此時此刻,我才覺得自己希望迫害早點結束,是一種多麼可怕而自私的念頭,是完全置眾生生死於不顧的極其可怕的罪惡想法。看著無數鮮活的生命被無情摧毀,活著的人不會有快樂,只有無盡的痛苦和驚悚。看著自己曾經生活和修煉的地方被無情摧毀,活著的人不會有快樂,只有無盡的自責和悔恨。這教訓是給所有人、所有神和所有宇宙各層空間的所有生命的!這教訓是留給活下來的人的!

有位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說:「假如有人問我要不要現在結束,我想我會說『不』。現在每天的退黨人數大約是十萬左右,一年就是三千六百萬。去年一年騷擾迫害加劇,我們大法弟子被判刑的人數是一千三百多,如果現在結束,這些眾生怎麼辦?他們就再也沒有機會了!雖然我們一千三百同修受難,我們每天懸心懸膽的,可是卻換來三千六百萬人能從大淘汰的瘟疫中留存,那是人命啊,如果是你來選,你怎麼選?」

是啊,此時此刻,如果也有人問我要不要早點結束,我一定會象那位同修一樣堅定的說『不』。我願聽從師父的安排,為救人而再多吃苦,哪怕只能多救一個。

願我們所有的同修,打起精神,精進如初,不要再執著常人社會的形勢,只聽從師父對正法的安排,全心全力做好三件事,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最大限度的救下最多的人,不愧師尊給予我們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不愧大法賦於我們的偉大歷史使命!

正是:
渾渾噩噩度紅塵,夢境現實孰是真?
莫忘身上責任重,毀滅驚醒夢中人。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