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越南人講真相

千荷

【正見網2018年02月01日】

前幾年去南方旅遊,到桂林一個景點,離市偏遠的一個原始部落,處在母系氏族。據導遊說,有人到南方三國交界的地方,路過這種原始部落,找一個原始部落的人當嚮導,給了他吃的、喝的。後來他們這一部族遷到桂林來了,另一部落還沒過來。他們不會語言,只會「啊」「依」!簡單的發音,但他們會表演噴火、簡單的舞蹈和雜技,當然,是在現在人的管理下。等到和遊客互動中,一個漂亮質樸的女孩跟我和兒子挨在一起,她時不時地用胯撞我和兒子。導遊提前告訴過我們,撞跨表示友好。我和兒子也和她互動,我想跟她講真相,但她是原始部落,話不會說話,也聽不懂,也不明白表情,怎麼說呢?我很沮喪,玩了一個下午,只給有說有笑的人講了真相,我苦惱極了。

回來後與同修交流,同修說,師父的法在另外空間會顯示威力,只要跟他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的元神就會明白。我是被人的表面障礙住了,他們的本性是會明白的。

去年在拘留所,我講了一個屋,又換了一個屋,這屋裡有三個越南女孩,被人帶到中國騙婚騙錢而被拘留,錢也被人販子拿跑了。我和同屋一個阿姨同修一起背法、發正念、煉功,開心極了。我決定給這三個女孩講真相。我把手象倒八字形伸開,象託了個天,然後兩手合十,點幾個頭,說「天上的大佛保佑,法輪大法好。」 她們聽不懂,直搖頭,我又作了幾個動作,她們又搖頭。怎麼才能讓她們明白,這是一套功法呢,我想起來了,法輪功在圖片上都有抱輪的動作,我就試著做抱輪的動作讓她們看,不停地給她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她們看著看著,一個好像想起來了「法輪功」,看她們發的音跟中國一樣,我給她們伸出大拇指「好!good!」。

同修阿姨也過來一塊兒說。我們倆指手畫腳的,她們瞪大了眼睛,我讓她們跟我們一起念。我比劃著名問她們「戴過紅領巾沒?」她們搖搖頭。同修阿姨說不用給她們說三退,我就不再說了。在拘留所裡,我給賭博的、吸毒的、打架的、欠債的都講了真相,先後有三四個不退的,其他25-30人都退了。

遇到的問題就是要想辦法解決,語言也不是問題,不然會留下遺憾。不知什麼時候結下過緣分呢。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