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女博士一家的故事

中國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08日】

宇紅(化名)是一名醫學女博士,今年四十多歲。她和她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大法。但宇紅的公公、婆婆和大姑姐都是大法弟子。「一人煉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亞法會講法》)。現在就說說宇紅家一家三口受益於大法的故事。

病危兒子轉危為安

二零零六年宇紅兒子出生了。可一生下來就出現嚴重貧血。抽血化驗、做CT、打點滴、吸氧等,都找不出貧血原因,住在重症監護病房。孩子奄奄一息,拒絕吃奶。醫生已通知他們夫妻孩子病危。

兒子出生第五天,宇紅的丈夫告訴自己的姐姐:「這個孩子沒有什麼搶救價值了,可能是血液病。再不行就只能放棄了。」姐姐是法輪大法弟子,對弟弟說:「不會的,咱家是修煉家庭,他既然選擇了咱家,絕對不會這麼走一趟就匆匆離去。你倆從現在開始,改變對法輪大法的態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大法護身符裝進口袋,向大法師父求救。」他倆遵照姐姐說的做了。

姐姐去他家幫忙,無意中發現了弟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科室政治學習時從報紙上抄寫的關於揭批法輪功的政治筆記,驚訝的說:「你怎麼幹這種事兒?咱家這麼多修煉法輪大法的,你不知道法輪大法好嗎!?」他弟弟說:「那是糊弄上面的,政治學習要求人人都得要書面揭批。」他姐姐說:「那不行,誰做的,誰造業,都要自己承受償還的。趕快寫聲明你過去做的這些作廢。」

絕境中,宇紅的丈夫誠心寫了《鄭重聲明》,聲明在被中共造謠媒體矇騙下所說、所做的對不起大法和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心中要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支持大法和大法弟子,做好人,與中共邪黨組織決裂。夫妻倆都發自內心的聲明退出了共產黨及其附屬的共青團和少先隊團,並當場將政治筆記銷毀。

第二天,他們請了一位海歸兒科博士會診。這位兒科博士檢查後說,孩子是出生時臍帶失血造成的貧血,沒有什麼病,可以出院了。這消息讓全家人如釋重負!

回家後孩子一次就吃了140毫升的奶。沒過多久,貧血就糾正過來了,孩子從此健康、漂亮、還很聰明。誠念「法輪大法好」,博士一家過上了幸福生活。

兒子在大法中成長

孩子出生後就由修煉大法的爺爺、奶奶照看。二老常常給孩子念:「法輪大法好」,讓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剛會站立,孩子看見爺爺、奶奶煉功自己也比劃著名學著,爺爺、奶奶發正念時,他就靜靜的看著,等著,只要看到爺爺或奶奶誰把手放下來了,他就會迫不及待的去把另一個人的手拉下來,並用那稚氣的聲音說:「到……了!」就是時間到了。

他剃著小光頭打坐的姿勢,很象神韻晚會節目中的小和尚。

從懂事起孩子就說自己是大法小弟子,經常唱「法輪大法好」,跟著爺爺、奶奶去講真相、發資料。他把真相小冊子叫「法輪大法好」,常說:「我去發『法輪大法好』」,動作麻利的將真相小冊子送到住戶門口或者車子上。

上學後,寒暑假就跟爺爺、奶奶和姑姑一起參加集體學法。去年暑假前的考試,他在三百多名同學中,考出前十名的好成績。老師和了解這個孩子的家長都說,這個孩子很善良,很聰明。小學期間就當了班幹部。在競選班幹部時,別的同學拉票,他說:「我從來不拉票,也從來沒落選。」

對待同學他總是很寬容,用「逃跑」應對調皮同學的拳腳。有一次竟被女同學推倒,崴了腳。他爸爸氣的說他「太懦弱」。他卻不在意。隨著年齡長,學習變的緊張了,奶奶就提醒他擠時間和奶奶一起學法。

他也一度迷戀上網路遊戲,父母很頭痛,讓他戒,就是戒不了。姑姑就給他從大法修煉上講為何不能迷戀網路遊戲,特別是給他讀了師父有關電子遊戲的講法後,他知道那是外星人用來操控人類的,自己迷於電子遊戲太危險了,就自覺抵制遊戲了。有時忍不住再拿起來玩,父母一提醒,馬上就放下了。父母收走了他的iPad,他也理解。

他參加過許多特長班,每學一門,都很專注。他的圍棋達到業餘九段;學畫畫,老師說他畫出老師大學時期的水平,很有天賦;他課餘學英語,指導老師說她教了三十年英語,沒見過這麼聰明的學生;他出口成章,滿嘴都是古詩、古詞,一首唐詩、宋詞,他看幾遍就背過了,記憶力極好;他的表達能力,常常讓周圍的人驚訝……

這個被醫生判為無法存活的孩子,在大法中成長起來。

丈夫意外收穫博士學位

宇紅的丈夫今年四十七歲了,但他一直想攻讀博士學位。苦於工作忙,沒時間學習,一直考不上。

兩年前,他決心在百忙中刻苦學習,繼續嘗試。他雖然也經常念「法輪大法好」。他還是有點懷疑念這九字真靈嗎?家裡出現的奇蹟也是事實,考試前他也就誠心念了。

考試成績揭曉,他比錄取成績多了一分。他想,要能被省內自己所學專業的最高權威錄取,這個成績可太懸了。於是就繼續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竟出乎意外收到了錄取通知。他切實體會到了念法輪大法好真靈。

博士研究三年的學業,如果科研項目和課程能完成,修夠學分,論文能通過,兩年就可以畢業,修不夠,三年畢不了業的大有人在。這把年紀,背井離鄉的在外求學,壓力很大,他常常廢寢忘食的學。經過努力,作為班裡年齡最大的他兩年畢業了。當他捧回這夢寐以求、得之不易的博士畢業證大紅本向家人顯擺時,當然沒有忘記感謝師父。

失而復得的「全國第一」

宇紅去年帶領科室四位年輕博士參加了全國性專業博士團隊辯論賽。她文采、口才都很好,拿到參賽題目後,自己便將所有辯護詞都寫了出來。她所在的機構,就規模來說,在全國同一性質的機構中,該是倒數了,要拿到名次,她沒敢多想。工作之餘只是積極準備。

經過了全國四次預賽,有十二家機構進入決賽。宇紅團隊幸運入圍。面對全國各大強勢的博士團隊,有的全是海歸博士,讓宇紅團隊望而生畏。但他們相互鼓勵,盡最大努力,重在參與。

決賽那天,宇紅在心裡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師父幫助。她的團隊特別鎮定,一上場,一出口,氣勢很高。在唇槍舌劍中,同心協力,滿懷信心,引經據典,緊扣主題,精彩的表現博得了本次比賽最熱烈的掌聲和喝彩。

比賽中每一道題都是當場打分。

然而,比賽結果他們只獲得了「優秀獎」,很多人為他們鳴不平,他們自己也很納悶。

正在比賽場地大門口準備打車回家的宇紅,遇到了一位觀眾席上的熱心博士對她說:「你們的分數是排第一的,每一道題我都清楚的記錄下每個團隊的得分數,最後得分你們是第一。你趕快回去找主辦方。」

宇紅找到主辦方,要求看每一題的分數及最後的總分。主辦方負責人不得不拿出一張張題的得分記錄和最後成績表,宇紅團隊確實是最高分,是本次決賽的冠軍。這位負責人非常尷尬地說:「對不起,弄錯了!這樣吧,將冠軍的獎品發給你們,最佳辯手獎發給你們。」並表示再在全國的兩大專業權威網站上致歉,並將宇紅他們與已經宣布的第一名並列第一。

宇紅和幾個博士為自己工作的機構爭得了史無前例的榮譽。

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宇紅福報連連,她願意用她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別被中共謊言蒙蔽,讓有緣人分享他們一家從大法中得到的美好。

宇紅和她丈夫目前尚未修煉大法,但都表示要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願他們夫婦早日告別塵世的喧囂,走上返本歸真的路,跟師父回家。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