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爭鬥心的一點認識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2月12日】

看了交流文章《淺談爭鬥心》受益良多,這裡藉助於從該文中的收穫談一點自己對爭鬥心的認識,和同修交流。

爭鬥心的具體表現

常見的表現有:嘟囔,埋怨,抱怨,怨恨,煩躁,酸性,生氣,爭犟,辯解,妒嫉,指責,猜忌,詛咒,冷漠,嘲笑,貶低,討厭,嫌棄,敲打,強勢,罵人,幹仗,拆台,間隔,聲音大,語氣硬,脾氣大,不服氣,怨氣深,忍不住,易激動,好發火,不平衡,不買帳,甩臉子,瞧不起,看不上,瞅著煩,沒耐心,愛解釋,愛講理,扣帽子,背後議論,說長論短,憤憤不平,怨天尤人,挑撥是非,不平則鳴,互相妒嫉,反駁別人,極力勸說,強加於人,強勢壓人,強詞奪理,含沙射影、態度生硬、出言不遜,人身攻擊,整人治人,拉幫結夥,互不相讓,相互傾軋,不讓人說,不讓人碰,煽動造謠,一說就炸,互相攻擊,千般辯解,萬般開脫,以惡制惡,以大欺小,以強凌弱,惡毒懷恨,伺機報復,強調自己,證實自己,堅持自己,壓倒對方,怕被欺負,自暴自棄,得理不饒人,破罐子破摔,不願放下自己,不願改變自己,以自己為中心,不願配合別人,只想改變別人等等。

爭鬥心的來源

爭的心來自於私,是為私為我舊宇宙根本屬性在人表面的直接體現。鬥的心來自於魔,是宇宙中魔的行為特徵、行為表現在人表面的直接體現,也就是人自身的魔性表現。爭鬥心在人的這面表現的是爭鬥言行,在另外空間表現的就是一個邪惡生命,交流文章《淺談爭鬥心》中說:「在另外空間它是個活的生命體,是青面獠牙、怒目猙獰的凶神惡煞,就是負的邪靈。」它的背後就是舊勢力。

它不是我們與生俱來的,它是舊勢力為今天毀掉我們,通過對我們生生世世的蓄意安排形成的,也就是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在現世舊勢力操縱邪黨通過宣揚「進化論」、「無神論」等歪理邪說來毀滅人的信仰,通過歷次政治運動及一次次對善良民眾大規模的屠殺中製造的紅色恐怖的強化,通過篡改歷史、破壞傳統文化、摧毀人的道德良知、暴力強制的不間斷的幾十年一貫制的對幾代人的洗腦,將邪黨的假、惡、鬥的邪惡鬥爭理念和鬥爭思想以黨文化的方式變成當今中國人的基本思維模式,爭鬥成了今天中國人的習慣性思維,甚至成了思維的第一反應,很多的人都到了張口就罵,抬手就打,活著干,死了算的地步。當然也就成了今天幾乎每個修煉人必須突破的一個巨大的障礙。

爭鬥的原因

為什麼會爭鬥呢?一般講大致有三個原因:一是人心對待問題。為私為氣,感覺不公,心不平,放不下,總要以某種方式表達出來自己的不滿。二是把自己擺在了第一位。遇到問題,矛盾,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得失,沒有始終把法擺在第一位,有意無意的證實的是自己,爭鬥是為了證實自己而採取的一種習慣性的思維方式、表達方式。如果一個修煉人時刻想到的是證實法,始終把大法擺在第一位,時刻以證實法為己任,那自然就不會爭鬥了。因為那時候那是一個無私無我真心為他的生命,當然不會鬥了,展現的都是慈悲。爭源於為私,鬥源於為我。三是對舊勢力的干擾迫害認識不足。人類的一切,地球的一切,三界的一切,都是為今天正法而安排的。在久遠的年代,舊勢力為了今天它們能夠毀掉大法弟子,對每個修煉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做了周密系統的安排,爭鬥心就是其中的一個重要內容。它在另外空間的表現是個魔,鬥魔。它對每個人表現出的大小強弱,發揮作用的程度、方式,都是舊勢力為每個修煉人做的具體安排的結果,它按照舊勢力安排好的話去操縱你去說,按照安排好的事操縱你去想去做,以此來影響修煉人在爭鬥中一步步的偏離大法修煉的軌道,走舊勢力安排的路。

爭什麼呢?爭自己對,爭自己的清白,爭自己的能力,爭自己的無辜,爭自己的地位,爭名、爭利,爭感情,爭面子,爭一口氣,傾述自己的委屈和無辜,不平自己的艱辛和付出,妒忌別人的所有和自在,企盼時來運轉飛黃騰達封妻蔭子光宗耀祖等等。

爭鬥的目地

爭鬥心在舊勢力的安排、指使、操控、利用下,控制我們的思想,操縱我們的身體,左右我們用人理看事情,人的觀念想問題,脅迫我們的主意識在爭鬥中失去理智,順著舊勢力的安排走,由它來主宰我們思想、身體不擇手段的爭名奪利,逞強好勝,好狠鬥勇,勾心鬥角,爾虞我詐,藏奸耍滑等等,搞得我們精疲力竭,造業無數,魔的我們激動憤慨,情緒失控,失去正念、失去理性、失去功德,隨它入魔,從而毀掉我們及我們的天國大穹無數眾生。當然也同時毀掉了人類,毀掉了宇宙。它同色慾心一樣是舊勢力淘汰大法弟子的得力工具。

爭鬥心不去的危害

交流文章《淺談爭鬥心》中說:「爭鬥心不去,根本就不是修煉人,病業不會好,妒嫉心會增強,心性不提高,功長不上去,魔性會增大,還會招來迫害。危害之大,危險之深,是我們無法想像的,也是我們必須警惕的。」具體詳見該文章,說的全面、深刻、到位,非常好,這就不多說了。

爭鬥心的去除

上面我們對爭鬥心有了一點認識,那麼該如何去除它呢,個人以為應從以下三點做起:一是多學法。這是根本,否則就不是正法修煉了,師父在法中對爭鬥心的問題講的清清楚楚,我們就是不斷的多學法不斷的改變觀念,在理性上快速的提高,指導自己的實修。二是對照法嚴格要求自己,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努力的遵照法的要求去做。三是從全盤否定舊勢力入手去除爭鬥心。既然爭鬥心是舊勢力安排的,那麼它安排了爭鬥的人去怎樣的去爭去鬥,也同時安排了聽見看見的人面對這樣的爭鬥表現如何的去所思所想所為。這就要求起了爭鬥念頭的人要及時醒悟,不承認這個爭鬥是自己,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堅決否定克制剷除表現出的爭鬥念頭,並及時的否定解體爭鬥心背後的舊勢力及其安排和安排的一切邪惡生命邪惡因素。那麼聽到看到的人要及時的認識到爭鬥表現在這個人身上,但絕不是這個人的本意,他的真我是來同化「真、善、忍」大法的,是不會有這種不善不忍的言行的。絕不承認這種行為是同修的真我所為,承認了是同修的主元神在爭鬥就等於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

真相是同修沒有認清舊勢力的安排,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上了舊勢力的當了,被舊勢力及其操縱的邪惡生命操縱了同修的表面身體、思想在爭鬥,而非是這個同修的真我(主元神)在爭鬥。所以應當及時發正念清除操縱同修表面進行爭鬥的邪惡及背後的舊勢力,慈悲的和同修一起學法,在法上交流,幫助同修認識到所受到的干擾迫害,儘快的讓自己主元神對照大法完全的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身體,主動的解體爭鬥心及其背後的邪惡及舊勢力。同時向內找,為什麼讓我聽到看到了他的這個爭鬥,在這個問題上我動了哪些心,有哪些需要歸正的,需要提高的。能及時的這樣認識就能避免自己也順著同修的爭鬥表現不自覺的也參與進去,也按照舊勢力的安排走了,這樣就少了一個跟著上當的,多了一個主動提高的。而且同修之間還因為大家沒上舊勢力的當,而沒有產生隔閡,整體力量沒有受到影響。

師父講:「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什麼」[1] 「幸福是人的心願 不幸是人的常伴 無論你怎樣強悍 無論你多麼謙卑會幹 命運總是把你輕看 不要抱怨 守住你的善 是你忘了來時的真願與期盼 願我的歌聲能幫你打開心鎖 願我的歌聲幫你解開迷絆」 [2]能向內找,才是真修,那才能真的不爭了,那才是從根本上否定了舊勢力。

個人體悟,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誰是誰非〉
[2]、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四》〈解開你的迷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