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怎樣全盤否定舊勢力

大法弟子 覺緣

【正見網2018年02月13日】

我們經常談到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問題,可是在實修的過程中往往有時把握不好,還出現了許多問題,下面我就談談我最近的一點兒認識,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師父講:「當然了舊勢力所有安排的這一切我們都不承認,我這個師父不承認,大法弟子當然也都不承認。(鼓掌)但是它們畢竟做了它們要做的,大法弟子更應該做的更好,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2]

從法中我們認識到,舊勢力為了達到他們所要的,在歷史上對我們每個人都做了非常細緻的安排,給每個人都下了一個盤,並以一種機制的形式在自動運行,這個機制在宇宙中有,在每個人身體上都有。包括每個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你什麼時候說什麼,想什麼,做什麼,你有什麼執著,有什麼觀念、遇到的各種人、各種事、各種魔難、甚至走路先邁哪條腿都做了詳細的安排。在它們的境界中,它們認為它們安排的太完美了,沒有瑕疵。然而,我們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師父又利用了舊勢力的安排,給我們開創了一條最純正、最快捷的修煉、正法之路。

這不同的兩條路,由於層次的不同,根本屬性的不同,其最終結果也不同。一個是為私的,一個是為他的。一個選擇了被淘汰,一個選擇了成就未來。

那麼,為什麼我們經常會不自覺的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呢?我想主要原因有五種:

一是舊勢力對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做了詳細安排,一不小心,沒用大法來衡量,那就會順著它們的安排去想、去說、去做,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

二是我們通過多學法,努力做好三件事,把我們原來在舊宇宙為私為我的根本屬性,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新宇宙特性。在修的過程中,師父又把我們修好的那部分給我們隔開了,而還沒有修好的那部分是和舊宇宙的本性是一致的,所以就容易和舊勢力產生共鳴,就容易上舊勢力的當。

三是有的同修對舊勢力是先肯定、後否定,所以收到的效果甚微。比如說:有的同修身體哪個地方出現了痛、癢、或感到不舒服了,他第一念就想到了這是舊勢力的迫害。他就想;這是舊勢力的迫害,我不承認它,否定它,即使我有漏,我也要在大法中歸正,也不允許舊勢力迫害。

我們往往都認為這個同修正念強,知道第一念首先否定舊勢力。可是,我們想一想,作為一名大法弟子,你想到的第一念不是法,第一念就承認了是舊勢力的迫害,你心裡想它、要它,那不就等於是求它嗎?本來是你提高的機會,你卻把舊勢力擺在了修煉提高的前面。

如果我們第一念在法上,首先想到「真修的人沒有病,」[4]想到師父說:「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裡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體得什麼病,其實在身體裡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1] 。其實這都是好事,都是為了提高我們層次,加強我們正念的好事。我們卻不自覺的招來了舊勢力的迫害。

四是有些同修直接就承認了舊勢力迫害的理由,例如:講真相容易被迫害;真相資料在家裡放著容易成為邪惡迫害的把柄;資料點兒容易被抄;協調人容易被判重刑等等。其實,大法弟子做救人的事與舊勢力迫害根本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師父說:「講真相舊勢力是不敢迫害的。」我們不要把師父要我們做好三件事和舊勢力的迫害扯在一起,救人與迫害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

五是常人的觀念符合了舊勢力的要求招來的迫害。比如2010年有一位同修,騎電瓶車在一拐彎處把右胳膊摔斷了,小臂骨折,兩根折斷的骨頭支出老高。同修和我都認識到;這一定是舊勢力的迫害。因為它直接干擾到了我們做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情。關鍵是我們不能被常人觀念給迷惑,使自己走彎路,上舊勢力的當。這事對一般常人來說骨頭支出老高,你說他沒骨折,他能相信嗎?可是,對一個修煉的人來說,嘴上說沒事,這是假象,可心裡還是沒底兒,還在打鼓,還有幾分骨折得去醫院對接,或找一個懂得接骨的人給接上,不然會長不好,甚至會殘廢的概念。

也有的同修說:「你這不是病,是假象,不能去醫院,求師父就能好。」也許這個同修說的是對的,可是層次沒有那麼高,心性不在那,信師信法程度沒那麼強那能管用嗎?舊勢力不是就是利用人的觀念來迫害你嗎?它不是就是這麼安排的嗎?結果拖了兩年,受了許多罪,最後還是做了手術。

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根本就不會有骨折的概念,我記得師父曾舉過一個大法弟子被邪惡打的粉碎性骨折,也沒有給對接就打上石膏,還告訴他說你粉碎性骨折也沒給對接就裹上了。這個同修連想都沒有想粉碎性骨折與自己有什麼關係,粉碎性骨折也沒對接就裹上會殘廢,連殘廢的概念都沒有,他該干什麼干什麼,結果很快就完好如初,又蹦又跳什麼事也沒有。我們講人有多強的正念,法有多大的威力。如果我們都在法上修,正念正行,遇到問題向內找,根本就沒有骨折得去醫院治療的概念,骨折的假象很快就會消失。還有一些觀念我們都要轉變,比如:著涼會感冒;人老會眼花;燙傷會起水泡;同修被迫害是同修有漏等等。其實這都是在考驗我們信師信法的程度,也是全盤否定舊勢力的過程。

那麼,怎樣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呢?

首先,應該認清舊勢力與大法的關係。舊勢力為了最大限度的保護它們自己,為了自救,在很久以前就安排了一套它們認為可以自救的系統,大法弟子的修煉圓滿,就是它們得救的希望。可是,在正法中,它們發現大法弟子走的是一條最純正、最快捷的修煉之路,不是它們安排的路了,出於妒忌,出於最大限度的保存它們自己所執著的東西,它們就竭盡全力的搞破壞,目地是按照它們安排的路,修完了還是它們那套東西,只改變別人,不改變自己。只改變表面,不改變內涵。因為舊勢力本身都不純了,修成了能是純正的嗎?比如用白色來比喻,舊勢力本身都是灰色的。那麼大法弟子怎麼修也超不過灰白。只有按照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修,才能改變實質,才能由為私改變成為他,才是師父所要的。

實質上舊勢力的本質就是要毀滅眾生,我們是救度眾生。這兩條路在修煉上沒有任何關係,是截然相反的兩條路。我想認清舊勢力的本質就能做好全盤否定舊勢力。

其次,在我們的頭腦中就不應該有舊勢力的存在,也沒有它安排的這個關那個難的,在心裡沒有它的位置。在宇宙中一個不被承認的生命強加給我們的任何魔難,我們都不要,它都是在犯罪。因為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也不要。遇到的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就像從來就沒有聽說過有舊勢力一樣,根本就不去想它,這就是在全盤否定舊勢力。

再有,作為大法弟子,我們必須多學法,「高層次上的法一定要學透。」[1] 我們必須事事用法來衡量,符合大法的就去做,不符合大法的堅決不做。師父說:「一個完全在法上的人誰也動不了。」[3]我們就聽師父的話,就按照師父安排的路走,這就是在全盤否定舊勢力。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4]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