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文鞭影》四豪(2):韓侯敝褲 張祿綈袍

正見神傳文化編輯小組


【正見網2019年11月06日】

【原文】

韓侯敝褲,張祿綈袍。

hán hóu bì kùzhāng lù tí páo

韓侯敝褲,張祿綈袍。

ㄏㄢˊ ㄏㄡˊㄅㄧˋㄎㄨˋ,ㄓㄤ ㄌㄨˋㄊㄧˊㄆㄠˊ。

【注釋】

(1)韓侯: 韓昭侯(?——前333年),戰國時期韓國君主在位二十八年,任命賢臣申不害為相變法改革,讓韓國躍升為戰國七雄之一。

(2)張祿: 范睢(?-前255年)魏國人,因家貧投入中大夫須賈門下為賓客。一次隨須賈出使齊國時被懷疑賣國,因此在回國後被魏國相國魏齊逮捕審訊幾乎致死,之後被扔進茅廁侮辱。僥倖逃生後,易名張祿,潛隨秦國使者王稽入秦。見秦昭襄王之後,他提出了遠交近攻的策略,大受讚賞,被委任為客卿而後高升為宰相,封地在應城(今河南魯山東),所以又稱為應侯。

(3)綈袍:粗綢做的衣服。

【語譯】

韓昭侯謹慎賞罰,即使是一條舊褲子也不輕易給人;化名張祿的范睢因須賈送給他綈袍不忘舊情,所以沒有報仇殺他。

【人物故事】

韓昭侯的敝褲之賞

韓昭侯用了申不害為相變法,讓韓國強大興盛。昭侯在用人方面賞罰分明,沒有功勞和才能決不授與官職。有一次韓昭侯讓僕人整理衣服,結果清理出一條舊褲子。韓昭侯想把它保存,左右的人都說:「這樣的一條舊褲子乾脆就賞賜給我們吧,收藏起來干什麼?

韓昭侯卻說:「我聽說英明的君主不會隨便發怒或大笑,會怒會笑都有其目的。所以任何舉止都必須謹慎小心,即使是舊褲子也不可以任意贈送,一定要賜給有表現的人才行。

贈綈袍故事

范雎,字叔,戰國時魏國人。他曾為自己的主張周遊列國,有所作為,但沒有成功,就回到魏國,希望給魏王效力。但因他家境貧窮又沒門路,只好先到中大夫須賈手下做事。有一次,須賈奉魏昭王之命出使齊國,范雎是隨從之一。他們在齊國逗留時,齊襄王聽說范雎的辯才很好,想攏絡他,就送他很多禮物,但范雎堅辭不受。

須賈知道了此事,認為范雎一定是把魏國機密告訴了齊襄王,才會得到那樣的厚賜。回國後,他把這件事告訴了宰相魏齊。魏齊大怒,派人逮捕了范雎,並拷打審問。當時范雎裝死,魏齊就派人把他丟到廁所里羞辱他。之後,范雎說服看守的人救他,被當成死人扔掉了,這樣就逃了出去,並改名叫張祿。

公元前271年,秦昭王的使臣王稽出訪魏國時,范雎在魏國人鄭安平的幫助下,逃到秦國。等了一年多,范雎見到秦昭王,秦昭王長跪請求賜教,范雎不顧生死,提出遠交近攻戰略。他受到秦昭王極大讚賞,被任客卿,而後高升為宰相。

秦昭王聽從他的謀略,要出兵攻打魏國。魏國打聽到消息後,就派須賈到秦國談和。范雎得知後,就故意穿著破爛的衣服拜訪須賈。

須賈見到范雎之後,有些憐憫他,反而對他噓寒問暖,並請他一起吃飯,並把自己的一件粗絲袍送給范雎。他向范雎打聽是否認識秦國宰相張祿,並請引薦。范雎答應了,並親自駕車把他帶到宰相府。

到了秦國宰相府,須賈才知道秦國宰相就是當年的門客范雎,於是立刻脫掉上衣光著膀子跪地而行,請門卒向范雎認罪。

范雎見了須賈后,對他說了三大罪狀,但是他最後表示:「你雖然該死,但看在你把綈袍送給我,還有一點兒故人情分,所以不處死你,給你一條生路。」

結束會見後,范雎進宮把實情稟告秦昭王,決定不接受魏國來使,須賈得以全身回到魏國。

《贈綈袍》這段故事經歷史流傳,最後成為京劇的傳統劇碼。

添加新評論

今日頭版

文明新見

文明新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