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鑒今:組「狗」黨,鉗言論,被滅族!(數文)

艾佚名

【正見網2018年03月08日】

一、屠殺流民,遭鬼魂打死

唐朝時的侍御史萬國俊,出身令史,以殘忍為心,以殺戮為能。他曾經奏請六道使,屠殺流亡的百姓,死人無數。

後來,有一天,他從御史衙門出來,騎馬行至天津橋南,忽然見到滿路都是鬼魂,阻攔他騎的馬腿,使他不得前進。

他的隨從們,聽見他口中連連喊叫道:「磕頭饒命,磕頭饒命!」連聲呼痛不已。

過了一會兒,他就趴到馬鞍子上,舌頭竟然吐出幾尺長,渾身青腫。

隨從的人,把他抬回家中,睡到半夜,就死了。    

二、李某背瘡是冥衙鞭笞,無法治好!

唐武宗會昌年間,有個叫王瑤的人,講了如下的故事:

王瑤的遠祖,本來是青州人,在平盧節度使的手下當差。當時,那個作官的主人李某,名字記不清了,脊背上長了一個疽瘡,醫生們都束手無策。王瑤的遠祖,非常忠敬主人李某,就虔誠的用犧牲(肉類)、幣帛,去祭禱泰山。居然感動得岳神現形,前來探問。

王瑤的遠祖,便叩頭哭泣,請求岳神憐憫我家主公李某。

岳神道:「你的主人,位居藩鎮,其職責在於撫養黎民。而他卻殘害生靈,肆行無道,淫刑濫罰。以致冤魂上訴。他所患的疽瘡,就是受冥衙鞭笞的明證,一定是治不好的。上天的懲罰,誰能寬宥呢?」
    
王瑤的遠祖,於是拜求岳神,想見一見主公(李某)。得到允許相見。後來,他回到青州時,主公已經死掉了。

王瑤的遠祖,便把在泰山所見到的情況,稟告給主公李某的夫人。

夫人說:「你有什麼憑證?」

王瑤的遠祖說:「我在冥府時,也想到回來時,沒有憑信的問題。當我見到主公正身披刑具時,就請主公從身穿的衣服上,撕下一小塊布,方圓約有一寸大小,主公交給了我,說:『你回去,把這個讓我家裡夫人看看。」

夫人見到這塊衣服碎片,便去驗證丈夫臨終時所穿的衣服,果然有撕裂的地方。那碎片上還帶著瘡血,才知道這人(王瑤的遠祖)確實在冥府,見到過自己的丈夫,其所說情景,真實不謬。    

三、陳峴活占便宜,死受燒烤!

五代時的閩王,名叫王審知,剛進入晉安的時候,府中事務繁多,經費不足。孔目官陳峴獻計,請求用有錢人充當「和市官」,恣意徵用物資,只付給他們很微薄的價錢。富人大吃苦頭,而陳峴因此得寵,升為支計官。

過了數年,有兩個吏員,手執文書,到陳峴住的閭裡來找他,問陳支計官的家在哪裡?別人問:「有什麼事?」答道:「他獻計設置和市官,為此破家的人很多。那些破家人的祖宗們,都到冥府的水西大王那裡投訴。大王派我們二人(冥吏),來拘捕、燒烤他!」

當時,陳峴勢力正大,人們害怕不敢說。次日,陳峴從府中回來,急忙召集家裡人,設齋祭禱,神色倉皇。這一天,閭裡中的人,又見到那兩個冥吏,進入陳峴家,陳峴就突然死了。

陽間的邪惡事,百姓遭殃,無法討公道。到了陰間去申訴,一定會得到公正處理。所謂:天理昭昭,魔鬼難逃;活沾便宜,死受燒烤!

四、組「狗」黨,鉗言論,被滅族!

五代時的蜀國(前蜀)有尋事團,也叫中團,由小院使蕭懷武掌管,這屬於巡邏兵的職務。蕭懷武多年來,用尋事團,捕捉的盜賊很多,勢力很大,積攢了巨萬的金錢,府邸僅次於王侯,府中的聲色妓樂,為一時之冠。所管的尋事團共百餘人,每人各養部下十餘人,時聚時散,人們都分不清是誰,統稱之為「狗」(走狗,類似特務)。至於偏僻的街坊裡巷,獸醫酒保,乞丐僱工,以及小販兒童,都可能是他們的「狗」。民間有在一起偶爾說些什麼,官府無不知曉。還有些分散在州郡官府及勛貴之家,當廚子馬夫,趕車奏樂的,都是他們的「狗」。公私動靜,無不很快傳到蕭懷武那裡。所以人人心懷恐懼,經常疑心自己的心腹肘臂之間,都有他們的「狗」。

蕭懷武殺人不計其數。蜀國新建之初,有與自己不和的,以及家中藏有金錢的,蕭懷武隨時抓捕入尋事團,全部殺死,冤枉之聲,充聞於裡巷。後來,郭崇韜攻破前蜀,有人告發蕭懷武圖謀造反,於是蕭懷武一家百餘人,不論老少,一律被斬殺於市。   

五、李龜禎叫子務農,莫做官!

宋太祖乾德年間,後蜀的御史李龜禎,久居御史之職。一天曾出門走到三井橋,忽然見到十多個人,蓬頭披髮,叫冤喊屈,漸漸逼近。

李龜禎很是害怕,急忙掉轉馬頭,逕自回家,告訴了妻子,並告誡他兒子說:「你們長大了,就在家務農,千萬不要當官。我是那麼廉潔謹慎,戰戰兢兢。沒想到,還是做了有冤枉人的事!現在就是後悔,也來不及了。」從此得病,不久身亡。    

六、蜘蛛變厲鬼,喊「索命」!

蜀國的御史陳潔,為人慘毒。主管量刑定獄,務以深文苛刻為能事,十年之內,由他定成死罪的,達千人之多。

有一次,他避暑於路邊的街亭,見蜘蛛懸絲於面前,就用手去接那根絲。不料,那根絲,突然變成個大蜘蛛,咬住他的中指。他把蜘蛛撥到地上。那個大蜘蛛,又立刻變成厲鬼,口喊「索命」!他驚嚇不已。中指的傷口,漸漸變成瘡,痛苦了十天,他就死了。    

(均據《太平廣記》)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