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主嶺監獄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

石銘

【正見網2018年03月06日】

——從公主嶺監獄看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滔天罪惡

近日明慧網報導了《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概述》,據明慧網資料不完全統計,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二月,現在已知的被非法關押(或曾經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裡的法輪功學員有151人,其中有梁振興、蔡福臣等20人遭迫害致死或因迫害出獄後死亡。

為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監獄稱轉化),獄警們採用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酷刑手段,其血腥殘暴程度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比當年希特勒的集中營有過之而無不及。據文中記述,法輪功學員進去之後,要過三關(酷刑折磨)。第一關是進去的人不問青紅皂白,把人雙手銬在鐵欄上,衣服扒光,多部電棍對脖頸,前胸、後背等部位同時連續電擊,直到電池沒電為止,在此過程中,一般人都難以承受,慘叫聲不絕於耳。這種迫害已經成為公主嶺監獄嚴管隊的家常便飯。

第二關就是酷刑「抻死人床」和「坐板」。嚴管隊「死人床」實際上就是把人的兩手兩腳分別用手銬、腳銬固定在地板的四個鐵環上,呈「大」字形,每天二十四小時不動,「死人床」一上疼痛難忍,被害者在極其痛苦中度過分分秒秒。在以後的日子裡,如同死人一樣,任人擺布,長時間遭受此酷刑的人雙手雙腳麻木,神經壞死,終身殘廢。坐板就是逼迫人坐在五公分的木方上,從早上五點坐到晚上九點,旁邊有犯人打手看著,稍有晃動或不如其意,就會招來毒打,獄警隨時在監控觀察,看誰坐姿不好便電棍電擊,這種刑罰對人的腰部損害特別大,受過這種酷刑的人以後難以直腰,長時間坐著臀部上有兩塊明顯的黑斑,有的小木方上有稜角,臀部都坐爛了。

第三關就是飢餓和控制大小便。每天三頓玉米糊,只有半小碗,有時有幾根鹹菜條,嚴重的營養不良會造成被關押人員身體消瘦,每天都見消瘦,掉十幾或幾十斤的體重很平常。長時間沒有任何油腥的飲食必然會產生便秘,被押到嚴管隊的人百分之百都會便秘。有人十幾天不排便,最長超過一個月的都有。控制大小便是最歹毒的方法,是對人生理的最大摧殘,在嚴管隊拉褲子、尿褲子事更是經常發生。在嚴管隊,法輪功學員都遭受了上述酷刑折磨。

在此僅舉幾個被公主嶺監獄迫害致死的案例:梁振興,男,四十六歲,吉林省長春法輪功學員,從事房地產行業。他樂觀、無私、有著溫暖的笑容。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時左右,長春市有線電視網絡的八個頻道被插播《法輪大法弘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四、五十分鐘。對此,江澤民集團十分恐懼,密令「殺無赦」。隨後長春地區有超過五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在大抓捕中,至少七人被打死,另有十五人被非法判四至二十年徒刑。梁振興因參與「305」長春電視插播事件,被非法判刑十九年。

梁振興在鐵北看守所、吉林監獄、鐵北監獄、四平石嶺監獄、公主嶺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遭受了數不清酷刑迫害:毒打、電擊、不讓睡覺、「老虎凳」、上大掛、塑膠袋套頭、固定床(抻刑的另一種叫法)、關小號、摧殘性灌食……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挾持到吉林監獄,二零零五年被挾持到鐵北監獄,二零零六年被挾持到四平石嶺監獄,在未通知家屬的情況下,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又把梁振興轉到公主嶺監獄非法關押。

到了公主嶺監獄以後,獄警又開始逼迫梁振興放棄信仰,梁振興再次絕食抗議,更加殘忍的迫害使梁振興身體急劇惡化。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梁振興出現咳血。梁振興的妻子要求轉到專科醫院長春市結核病醫院治療,遭到監獄方面的拒絕。梁振興入獄時身體十分強壯,在住院期間人已經瘦的都認不出來是他了。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在公主嶺中心醫院,在獄警監視下,梁振興離開人世,終年四十六歲。

張輝,男,吉林省延吉安圖縣明月鎮人。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晚,張輝被延吉市依蘭派出所及國保大隊綁架、後被非法判刑八年,被關押在公主嶺監獄三監區。

張輝因各種不公正待遇和抵制奴役勞動,遭受過獄政科警察幹事劉海洋的毒打,並且被三監區的教導員王吉慶多次關入小號,最長一次達兩個多月,多次上死人床、電擊。長期迫害折磨下,張輝的內臟受到嚴重傷害,得了腸結核。在被病痛折磨的不能正常進食的情況下,被失去人性的獄警說成是絕食、同政府對抗等,強行對他灌食、灌鹽水,二零零九年期間內,獄警陳懷宇、陳紅宇將綁在床上的張輝拿電棍電,毒打,套塑膠袋不讓睡覺,張輝受盡折磨後,回來身體健康狀況急速下滑,免疫力急下,監獄拖延治療時間,不給予保外就醫。

警察為了對張輝實施強制轉化,將他關進禁閉室裡瘋狂迫害,直到他奄奄一息時,才把他從禁閉室裡抬到獄內醫院,獄醫看到情況危急,就送到獄外醫院。二零零九年四月份,醫生開刀解剖發現腸胃都已發黑,當醫院已經無法挽救張輝時,監獄才通知張輝的姑姑到醫院探望。最終張輝在醫院離世,年僅三十歲。監獄為掩蓋迫害真相,還嚴密封鎖張輝被迫害致死的消息。

蔡福臣,原是吉林省龍井市稅務局的一名優秀公務員。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他長期遭受非法囚禁。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蔡福臣被延吉市依蘭派出所綁架,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惡警經常將他關小號,遭多根電棍電擊,被電擊生殖器等敏感部位,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被公主嶺監獄迫害致死,終年四十多歲。

孫震,吉林省長春德惠市人,北京政法大學畢業。孫震從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後,被分到北京武警總隊工作,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被北京武警總隊拒收。被迫流離失所,不能上班。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孫震在北京昌平地區臨時居住地被昌平公安局綁架,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份被昌平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孫震不服判決,認為修煉法輪大法沒錯,做好人沒錯,又上訴,又被加判三個半月,即八年零三個半月。被非法判刑後,孫震一直被關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關押四年,於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轉押在公主嶺監獄,多次被關入小號,上大掛(固定床)等酷刑折磨。在長期關押迫害中,他患上了嚴重的肺結核。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五日,獄警為掩人耳目,將他送進公主嶺監獄醫院,三個多月,身體一直不見好轉,且已結核開放,生命垂危。獄方和「六一零」人員相互推諉,仍不放他回家。

二零一零年左右五監區先後有兩名法輪功學員孫震和王立君因長期遭受嚴重迫害後生命垂危,被監獄緊急保外搶救無效而死亡。

周繼安,男,家住吉林省白山市靖宇縣黃泥河子村,大學畢業,原在白山市工作。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後,周繼安堅持真善忍信仰,遭到單位人員騷擾,被迫辭職。據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報導,周繼安曾兩次被勞教迫害,一次遭非法判刑,累計遭受八年冤獄,在朝陽溝勞教所、葦子溝勞教所、四平市石嶺監獄及公主嶺監獄遭受種種酷刑折磨。

二零一零年十月八日在四平監獄監舍煉功,受二區隊惡警武鐵的指派遭到邪惡犯人孫剛、顏德全的暴打,之後又由二區隊惡警武鐵、三區隊惡警楊鐵軍、十監區副監區長(惡警)周繼佳用三至五把電棍電擊、摧殘。二零一三年八月六日被轉到公主嶺監獄。周繼安出獄後也一直處在被迫害的環境中,身心的創傷難以恢復,於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在家中離世,年僅四十九周歲。

一個又一個堅守信仰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共監獄中被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死了,一個個幸福美滿的家庭就這樣被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了。這是誰之罪?就是那個整天自吹「偉光正」的流氓共匪,禍亂人間的中共邪教!

可是在當今舉世一片譴責中共迫害法輪功,要求立即停止迫害,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呼聲中,中共肆意屠殺法輪功學員(包括活摘器官)的惡行仍在進行著。《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序言中是這樣剖析中共的: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 (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結語中說:五千年大戲已經接近收場,人類已經走到了最後的關頭。共產邪靈此時魔亂人間,造成了人類史上空前的浩劫。除了直接致上億人於死地之外,更加可怕的是,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擴散全球,共產主義因素瀰漫世界,造成人心魔變,直接排神、反神,這將使世人喪失被神救度的最後機緣。

此文中引述公主嶺監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的幾個酷刑迫害致死的案例,是要讓人們進一步認清中共的流氓本性、邪惡本質,進而認清它毀滅人類的終極目的。中共邪靈不但正肆無忌憚的迫害中國人,而且共產主義因素正在向全世界滲透蔓延。如果此時人類還不驚醒,整個人類的危險正在到來!因此解體中共,停止迫害,拯救人類的危機是人類的當務之急,刻不容緩!願人類共同關注!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