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付出多少,得到多少」的理解(下)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3月08日】

師父在這麼多年的講法中曾經一再講到希望大法弟子能救下一半的中國人。我個人認識到,這決不是隨便說的數字,因為師父講的是法。如果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夠對此重視起來,竭盡全力的去做,我認為是能夠完成這個目標的。所以我這麼多年來就一直努力的在做,與一些同修共同協調起來,全身心的在做。大家克服了許許多多的困難,衝破了無計其數的阻力,排除了大大小小的干擾……為了做好三件事,多多的救人,雖然很苦、很累、很難……但是內心裡覺得很充實、很值得、很願意去做。

直到後來有一次學法,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我看到了一個問題:

「弟子:請問師尊,我們能不能救下百分之八十的眾生?這個目標能不能實現?

師父:不能,救不下來。很多大法弟子自己修煉中的威德力量不夠、正念不足,我們已經失去了很多機會,失去了很多眾生。(師父停頓)肯定是不能了,這我知道。當然也不都是大法弟子的責任了,這件事情被舊勢力安排的,把世間搞的非常的壞。現代人的意識,現代的藝術,現代的潮流,現代的文化,加上邪黨的文化破壞,特別是年輕人,在這種狀態下生長起來的,最難了,他們沒有辨別。」

當我看到師父在這次講法中說的:「不能,救不下來。」「肯定是不能了,這我知道。」我心裡頓時覺得很遺憾、太遺憾了!雖然師父沒有過多的講我們大法弟子的重話,可畢竟——

我還是為沒能救下一半的中國人而感到深深的難過;
為那些不能得救的生命感到深深的惋惜;
為沒能達到師父的期望而感到深深的慚愧;
為自己修煉的不好而造成的損失感到深深的懺悔。
痛哉!惜哉!
……

集體學法在切磋時有人說,救不了那麼多是因為舊勢力造成的——是!那確實是很主要的一個原因。那麼,如果按照修煉人向內找的話,有沒有由於我們自身做的不夠好造成的呢?還有一點,在同樣受到干擾、迫害的情況下,為什麼有人做的很好,有人就做的極差呢?其實這個問題用不著多講,每個人都可以捫心自問。

另外,還有一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好的學員,我想也應該清醒了,如果繼續糊塗下去,那個結局……?!這裡我也不好說什麼,咱們還是一起看一看大法中講的:

「作為你們每個大法弟子,講清真相這件事情是必須做的。這一點我再一次告訴大家,任何為其辯護、沒走出來過的都是錯的。」(《導航》〈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那些得了法的人從表面的人這講知道了法的內涵的,有的從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續,有的得到了身體的健康、家庭的和睦、親朋好友的間接受益與業力的消減,以至師父為其所承受的等等這一切好處;從另外空間講身體在向神體在轉化,然而當大法要圓滿你時卻不能從人中走出來,在邪惡迫害大法時你卻不能站出來證實大法。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裡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而且這法是宇宙的根本,那些至今不能走出來的人就會在這場魔難過後被淘汰掉。其中很多是緣份很大的人。這就是為什麼師父一等再等的原因。」(《精進要旨二》〈建議〉)

在《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有一段:

「弟子:在中國大陸有一些因怕心不出來的學員,他們的未來是怎麼樣?

師:這些事情目前我也不想下結論。其實大家也很清楚了,一個人從大法中受了益,當大法蒙難之時為了保護自己不能說句真話,這人可度嗎?就舉個簡單例子吧,看到一個人遇到危險時候把他救了,回過頭來看到救他的人也遭難了他卻置之不理,那是好人嗎?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給予的新生,當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破壞大法這種形勢出現的時候,你卻不能夠去維護大法,那是大法弟子嗎?連最起碼的一個好人也不夠了,而且你是真正受過益的。這在神的眼裡看是最不好的生命,比那些直接迫害法的還不好,因為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他沒有從法中受過益,所以他比那些惡人還不好。而且這是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大法呀。至於說怎麼處理,那有法的標準。」

這可不是一個小問題,我希望這樣的學員趕快警醒。

大家知道,今天的時間是師父為我們延長的,師父為我們承受著業力、師父承受著無比巨大的、無法形容的痛苦為我們延長著時間——可是有的學員並不珍惜這個時間、並沒有去抓緊做三件事,而是用這個時間去賺錢、用這個時間去睡懶覺,甚至用這個時間去旅遊(請參看明慧網上的文章《向愛好旅遊的同修進一言》)。

還有一個現象不知大家注意到了沒有?就是近些年來雨雪天氣特別的多,老在下。為什麼?我悟到了師父講的:「連天雪雨神佛淚」(《洪吟(二)》),真的是神佛在流淚呀!因為天上的生命都是明明白白的,當看到他們的主、他們的王在人世間修的不好的時候,甚至變壞了的時候,他們會覺得沒有希望了,他們會傷心難過、會落淚。這樣的情況是很多的。師父說:「如果你們修的不好,那麼就有許多生命將被淘汰,因為無可救要的生命不淘汰也不行。」(《北美巡迴講法》)舉個例子:有位同修在文章中說,她在勞教所裡被迫轉化了,在寫「三書」時,當那一筆下去的時候,她大哭起來,這時她看到自己世界裡的眾生都在痛哭。她的心裡太難受了,她知道錯了,可是已經晚了,追悔莫及呀!

我確確實實的在為那些不能得救的眾生感到悲哀和難過!同時也為咱們一些學員擔心和著急呀!將來可咋辦哪?!更重的話這裡就不想再說了,咱們也沒有權利去指責誰,只是想到有些修煉者以後要面臨的處境、即將要面對的審判、甚至要承受的惡果……還是請大家自己從法中去悟吧!

在這一次中國新年來臨的時候,很多大法弟子都給師父發去了賀卡、賀詞,很多同修都講到了一個願望——希望師父早日回到中國來!這個願望很好,我也非常想念師父!可是我就在想,這一天肯定會到來,如果師父回來了,到中國大陸來了的時候,大家準備拿什麼去見師父呢?!——僅僅只是為了滿足情感上的需要或者是一種渴望嗎?!我們如果做的不好,那可實在是無顏面見我們的恩師啊?!師父為我們操盡了心哪!可我們聽師父的話了嗎?我們做好三件事了嗎?我們救下一半的中國人了嗎?我們每個人都盡了最大的努力了嗎?……

師父說:「每當你們沒走好哪一步時,我都會很痛心。」(《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最近聽說,有位大法弟子在給師父敬香的時候,看見師父在流淚,一連好多天都是這樣。師父為什麼難過?!為什麼流淚?!那不是我們做的太差太差了才叫師父傷心的嗎?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說過:「沒做好的那些學員怎麼辦呢?大家都喜歡看著我跟大家微笑,可是你們知道,那是鼓勵,那是期望,想過沒有,這時間又這麼緊迫,沒修好的人怎麼辦呢?有的人還有機會,有的人甚至連機會都沒有了;有的人還來的及,對有些人來講你只能跑步了,可是,沒有那個基礎,對法又不能認識那種成度,那怎麼會有堅持的動力呢?你精進的了嗎?沒有在法中打下的基礎你也做不到啊。那個決心,那個堅定的信念,來自於法。時間緊迫,師父不想光說好聽的,鼓勵的話真的說的很多了。(師父點頭,停頓掃視會場)但是,如果真的很多人落下了、跟不上,我說的是大法弟子,那才是最痛心的。」

在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身邊有學員看了草稿後指責我說:「就你做的好,別人做的不好。」我聽了之後沒有爭辯,但是我在思考,這個文章該不該寫呢?

我想起了傳統文化中的一個故事,大意是說古代有一個人坐在地上休息打盹,忽然一睜眼的時候,看到一個很小的小孩子在地上爬,挺好玩,爬的還很快。突然他發現那小孩的前邊不遠處有一口井……故事講到這兒,大家想一想,我們是應該救救那個孩子呢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讓他掉到井裡去呢?

過去不是有「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的警句嗎?看到這種情況,要不要提醒人家一下呢?咱們的同修在對法的理解上可能有誤區、或者在修煉上有意識不到的地方,或者有這樣那樣的執著,要不要說一說呢?而且我們也沒有提誰的名字,只是「對事不對人」而已。

師父告訴我們:「至於說給別人提出來了,善意的提出來,應該提。大家修煉不也要為別人好嗎?首先想到的是別人,看別人有缺點,因為他也在修煉,為什麼不告訴他?不管他怎麼對待,你們該告訴他就告訴他。你們的心是善的,師父看到了,你不用給別人看。至於說他不接受,不管他接受和不接受,你都觸動了他應該去的那顆心,我想對他都是個促進。」(《紐西蘭法會講法》)師父還說了:「是,看到問題就跟他們及時講。大法弟子不管全世界在哪裡,都應該是一個整體,大家互相之間要交流交流。」(《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我們沒有標榜自己,沒有顯示自己的意思。我們只是在談學法的體會,同時給修煉的人一個忠告。咱們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是應該的,而且都是給自己做的,沒有一樣是給師父做的。

另外想簡單談一點關於學法時對法理解的問題,師父說:「不能在法上認識法,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用常人的觀念去衡量法,用常人的這個說法講大法,象一個局外人一樣。」(《紐西蘭法會講法》)大家同樣在學法,可是在認識上的差異竟然那麼大,隨著理解不同的情況下在做法上差別也就很大。象以上談的這個問題,因為有人認為做的好不好都是可以回去的,私心大的人就不會那樣去盡力。由此我想到了在學法上另一個關於理解方面的例子,如:

「弟子:老師說:得到法輪就等於修成一半了,有些學員把修成一半理解成已成功一半。

師:修煉的事情,為什麼今天的中國人會有這樣的思維呢?就是從古到今一直造就著你們的思維方式讓你們能夠用這樣的思想思維才能理解法。修,給你們《轉法輪》了,給你們下法輪,師父用大法輪純潔你的一切,真的你在修煉中解決了一半問題,這是千真萬確的。可是還不止這些,因為這個大法的本身他的威力太大,所以使這個人修煉起來更快。至於說師父也給我下了法輪了,我就成功一半了,今天不修了,我也成功了一半,不是這個概念。」(《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舉這麼個例子說明一下我們有些人對「付出多少,得到多少」在理解上存在的問題。

最後,請大家記住法:「要是學員自己做不好,不只是舊勢力,宇宙中所有的神都不會原諒的。時間對你、對宇宙無量眾生都是緊迫的,也許師父的話說重了,但是長期糊塗的學員,你真得認真想好何去何從了。但願重錘之下能驚醒,為了你,而不是我這個當師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滿意的同修。精進吧!那是你的誓約、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圓滿的路!」(《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

真誠的希望咱們還沒有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嚴肅性的同修猛醒了,趁現在還沒有結束,還有機會彌補,大家趕快行動起來,抓緊最後的時間,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多救眾生,爭取完成自己的神聖使命後共同返回我們的天國世界!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