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地球歷史與奧秘(九): 地獄•人間

大陸大法弟子 道明

【正見網2018年03月25日】

序言: 隨著正法進程不斷向前推進及我在大法修煉中不斷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大法給予的智慧與能力越來越強。大法也展現出我修煉境界中宇宙不同層次的真相,其中包括地球的歷史與奧秘,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地獄•人間

從古至今,在東西方的許多宗教信仰中都有地獄一說,地獄也通常被認為是人死後靈魂受苦的地方。在佛教一些典籍以及義大利著名詩人但丁的《神曲》中都有對地獄的詳盡描述與講解,那麼地獄真的與我們這個現實的世界同時存在嗎?下面我們通過一些真實發生的人或事件揭秘關於地獄的那些事兒。

首先說的是前些年轟動世界的「蘇聯鑽探鑽通地獄入口事件」。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美國和蘇聯正處在冷戰時期,兩國在科技、軍事裝備及太空探索等領域暗中進行競賽。蘇聯科學家決定用簡單粗暴的方式探索地球,他們計劃直接鑽一個直指地心的「超級鑽探計劃」,代號為「地球望遠鏡」,希望能夠探測到地球最深處的奧秘。為此蘇聯傾全國之力,組織數以萬計的科學家親臨第一線動用了重型鑽探機械設備,在北西伯利亞的科拉半島開始秘密鑽探挖掘。前後耗時二十年,挖掘的垂直深度達到了一萬三千米深。如此浩大的工程卻奇怪的於1994年被官方突然停止了,所有科學家撤離鑽探現場,所有設備都丟棄在原地。據知情人士透露,真正的原因是鑽探的過程中出現了超自然現象:尤為可怕的是人們會從鑽孔中聽到無數人悽慘的嚎叫聲,甚至有鬼怪順著鑽頭從井底爬出,因此鑽探工作被迫停止。有人講是鑽頭鑽到了地獄之門,那聲音被稱為來自地獄的聲音。當時這件沸沸揚揚的事件隨著時光的流逝,不覺間已過去了二十多年。發生的很多離奇詭異的事情也已無從考證,那麼蘇聯的鑽井真的鑽到地獄了嗎?在修煉人的角度看,答案是肯定的。

我用功能看到當年蘇聯人在地下一萬三千米的超級鑽探鑽井確實挖到了西方的地獄之門,那裡是西方白種人世界地獄對應人類空間的所在地。在這個幽暗的地下世界,囚禁著我們這層粒子銀河系範圍內不同空間諸多星球上犯了重罪的白種人世界對應的生命,數量有幾百萬之多。有人形的生命,還有半人半獸形的及各種動物的靈魂,他們被關在地下密閉的空間中,那裡黑暗、陰冷、無吃無喝!這裡嚴格的說是人世間通向地獄的中轉站,地下世界的面積非常大,相當於今天俄羅斯版圖的三分之二大小。當年事件中所提到的各種悽慘的叫聲,正是被關押在這裡的罪靈無望的哀嚎,他們在極盡痛苦中互相殘虐吞噬,每一分一秒都備受煎熬,然而這裡並不是終點。看守這裡的鬼卒,是有法力神通的地府低神,他們形像類似西方鬼怪故事中的殭屍形像,眼圈發黑灰白色的眼睛裡沒有瞳孔,面目猙獰恐怖。手似枯爪指甲長且鋒利,身披黑衣。除了鬼卒在此鎮守,還有一種地獄神獸--三頭犬,他們類似人類的警犬,這裡大約有七八百隻,兇猛異常。白種人的地獄之王是一位在阿爾卑斯山修煉的白人修道者。他與羅馬教廷有著密切的聯繫,受羅馬教廷所託,他的職責是處理禍亂人間的怪獸和陰靈。這位修道者的身份在羅馬教廷內部都是絕密的,地獄之王在人中修行已達千年,他居住在阿爾卑斯山臨近法國的一處古堡的地下室,他是那座古堡最初的主人。古堡歷經千年歲月,依然堅固如初,他運用法力,隱身在古堡中自由出入,古堡現在的定居者並不知道他的存在。前文提到有鬼怪順著鑽頭從井底爬出,我用功能看到的確有一些地獄中的陰靈來到了地面的人類空間,但都被地獄之王用法力剷除了,因為地獄裡的生物是不允許干擾常人社會的。我還發現操作超級鑽探機器的工作人員中就有地獄鬼卒轉生的人。他轉生的目的是完成神的旨意:用超級鑽頭打開地獄之門,意在提醒當今的人類,地獄是真實存在的,人若不行善積德而任意行惡,死後真的會墮入地獄。

在我修煉境界展現,地球上不同膚色的人種都有在人世間對應的不同地獄入口,它們基本上都在地下八千至一萬米左右,前文所提今天的俄羅斯的地下對應的是西方白種人世界的地獄入口;在新疆准格爾沙漠地下是阿拉伯人地獄的入口,那裡的地下有兩條地下暗河,未來人有可能會開發這兩條地下河流,茫茫沙海將會因此出現綠洲;在地中海附近的地下是埃及人種的地獄入口;黑種人地獄的入口在塞阿利昂的地下。說了這麼多,那麼黃種人的地獄對應人間的入口在什麼地方呢?這裡我要著重講述。

我看到黃色人種對應的地獄入口,在四川青城山的地下八千米處。青城山上有一處隱蔽的洞窟直通冥府入口,這裡是黃種人去往陰間的中轉分流站。總共分七大層,總面積占到現今中國版圖的三分之一大小。這裡集中了銀河系內黃種人世界中被淘汰的人形、動物形及植物形的生命,七層上下排列的區域空間分別羈押著不同種類的生命,他們在這裡等待分流,去往不同的空間。第一層是人形生命對應的通道,來到這一層的生命,生前無大善無大惡者走中間的通道,直接去陰間(低於我們這一層的空間)成為陰鬼。過去生行大善者,去陰間條件優越的地區生存。還有一類生命是生前宣揚信奉邪教、禍亂人世破壞人類道德、在人中行惡、殘害他人的邪惡生命,他們將遭受地獄酷刑的懲罰。最後一類生命是觸犯天法的、沒有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及破壞正法弟子正法修煉的被單獨引入了一個最黑暗的通道,在通道口處牛頭馬面兩位鬼使分立兩旁,他們身高兩米二十左右,威風凜凜,煞氣逼人。兇狠的看著走過身邊的一個個罪靈,遠處幽暗的深處傳來受刑犯人的陣陣哀嚎聲,甚是恐怖。在這裡有幾十名手拿簿冊形像醜惡的鬼使,將罪靈「點名」帶走。點到名的人會被帶到一處類似明清建築風格的衙門,那裡有十八間紅色的大房子,是囚犯的審查室。門口有頭戴黑色官帽身穿紅色官服的冥府陰差,組織陰鬼站成數排,點到姓名的會被帶進審查室,審查室的判官查看每一個陰鬼生前功過簿,推算其行善積惡的功與過,定其罪犯哪條。有的鬼使手中的功過簿,從第一頁至最後一頁都被紅色的印章所覆蓋,上寫「死囚」二字,這樣的犯人罪無可赦。在審查室接受功過審查的這些人,有的為生前所作惡事而哭泣;有皺著眉頭,冥思苦想怎樣推脫罪責;有的目露凶光不思悔改,好一幅悽慘悲涼的眾生相。穿著古代官吏服飾的判官審著穿著現代服飾的罪靈,這一幕景像對那些生前倡擁無神論的罪靈來說,形成了極大的反差與諷刺,一切如同時空穿越一般,生前所不相信的神明及因果報應,此刻近在眼前。

隨著人類道德的大滑坡,在當下的社會很多世人為了利益可以出賣一切,為了金錢無惡不作為所欲為。如今地獄中與之匹配的的酷刑種類也增加了數倍,竟有一千八百種之多,這些酷刑平均分配到十八層地獄各層空間中。許多酷刑更是聞所未聞,例如有生前誹謗佛法打罵虐殺大法弟子的惡人,這樣的陰鬼罪靈受到的懲罰是被地獄的鬼使帶至陡峭的山峰,山上密密麻麻布滿了銳利無比的尖刀,罪靈被鬼使從峰頂推下山谷。軀體在墜落翻滾的過程中會被地上的尖刀利刃不斷反覆刺穿,軀體瞬間血肉模糊,痛徹及骨。這樣的酷刑折磨每時每刻都在重複。日復一日的繼續,沒有盡頭。還有一種酷刑是生前殘酷肉體虐待大法弟子的惡人,死後墮入地獄被豬頭人身的鬼使扒皮抽筋,然後再把血肉模糊的軀體架到地獄烈火上熾烤,直到每一寸肌肉都被烤焦,罪靈受刑時意識清醒,被扒皮抽筋的痛感卻是人中疼痛的十倍不止,罪靈在受刑的過程中不會昏厥死亡,劇烈的疼痛會一直持續下去。那撕心裂肺的哀嚎,響徹地獄幽暗的空間。罪靈身體被烤糊燒焦了之後,鬼使再用利刃把軀體上殘餘的爛肉刮掉,刮至見骨方才停手,每一輪的酷刑結束之後,鬼卒再用法術咒訣使被浸泡在粘稠藥水中陰鬼罪靈殘破的軀體慢慢恢復正常。恢復的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待罪靈軀體完全復原後再重複施刑,循環往復,日夜不停。然而這只是它們應受無數地獄酷刑中的一種而已。

因眾生的業力感應,我看到在地獄受酷刑的人數在不斷增長,這些墮入地獄的罪靈大多是生前對大法態度不好及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人,以及通過各種手段破壞人類社會的人。這些陰鬼罪靈在地獄裡反覆的承受著一千八百種酷刑的虐待折磨,他們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都隨時受到劇痛的折磨,幾乎是永無止盡的受刑過程摧毀著每一個罪靈的意志。在這裡它們看不到任何希望,在行刑間隙稍作停留的片刻間,才有時間懺悔自己對大法弟子行惡的所作所為,及對社會他人造成的種種難以挽回的過失。無論罪靈生前如何風光,在人中位高權重,此時已成階下鬼囚。悔恨卻又無可奈何,心底最大的願望便是有人能超度救贖自己,可是有言又訴與誰呢?天上眾神看到它們受刑的慘狀,雖生憐憫之心,卻又無能為力,只留下聲聲嘆息。在十八層地獄以下有一個特殊的密閉空間,那裡關押著即將被打入無生之門的重刑犯,這些罪靈生前有的是做了破壞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事,也有的是做了大面積敗壞人類社會倫理道德及正信正念的事。他們生前無力挽回彌補言行過失,最終墮入地獄關押至此。罪靈們反覆的承受完了地獄一千八百種酷刑後,在這裡等待著被打入無生之門。

講到無生之門相信對許多人來說是陌生的,那麼無生之門在哪裡呢?在我境界展現無生之門入口是位於第十八層地獄所在空間裡的一處能量通道門。那裡幽暗且空曠,寂靜而又蒼茫,沒有任何物質生命信息。在黑暗裡有一座高35米寬15米的巨大石碑矗立在空間中,上書「無生之門」四個篆體大字。在石碑後方不遠處有一面無限高無限寬的淡藍色能量牆,上面不時有閃電流動,這裡就是通往無生之門所在空間的入口。在我修煉境界展現,無生之門是完全由神的功構成的混沌空間,空間的每個粒子都是神的形像,在無生之門裡如今早已人滿為患,這裡的罪靈都是被正法所淘汰的生命。有宇宙不同空間的高層生命,也有在世間對大法犯罪的惡人等等。無生之門縱向空間分八十一層,由有正法果位的如來直接掌管,具體事宜由菩薩處理。在無生之門的第一層,我看到那裡沒有天和地的概念,整個空間是暗紅色的,沒有陸地,只有一片通向虛無瀰漫整個空間的「硫酸海」。仔細看來海的表面上部被無數的罪靈軀體覆蓋,硫酸海的濃度高於人間純硫酸的許多倍,越往縱深濃度密度越大,硫酸海深不見底,罪靈所造的罪業越大,沉到海裡越深,硫酸時刻灼噬著罪靈身體的每一個粒子。無生之門裡的八十一層空間不同空間存在物質環境與銷毀方式各不相同。罪靈層層被銷毀,無生之門裡的八十一層空間全經歷過一遍直至銷毀殆盡,最後被打入極陰之地。師尊在講法中講過相關法理,我這裡就不過多贅述。由於各層空間所受刑罰過於慘烈,這裡就不一一細說,感興趣的讀者同修可以參閱相關書籍加以了解。

說完地獄,下面我們再來聊聊人間。地獄和人間的距離在我看來,不過一「點」之隔。今天的人類社會,隨著科技的發展人們的物質生活極大的豐富,人在過度安逸的生活環境中,再加上很多不正確的輿論宣傳導向,使得現代人信神的底線很低:無神論,進化論等破壞了人的正信。很多人在利益的驅使下,造了很大的業,卻渾然不知,甚至還樂此不疲的繼續作惡。舊帳未還,又添新債。雖眼前獲利豐厚,卻因此葬送了生命永遠的幸福。下面我僅舉幾例以示警醒。

香港有一位知名男演員,代言了多個網路遊戲,我用功能看到由他代言宣傳而造成的負面因素直接影響了上百萬人的正常人類生活,干擾數十萬家庭的正常生活秩序。很多人沉迷遊戲,對周圍的人或事漠不關心,甚至有可能會錯過大法弟子給他講真相的機緣。這就不是小事了,如今世上的人都是為法而來,影響了世人對大法的正信,這麼大的罪業,這個人可怎麼還呢?如果他不認清他的行為帶來的後果並挽回損失,等待他的未來是極其可怕的。我看到他祖上七輩先人日夜不停的遭到牛頭馬面等各種鬼使的鞭打,血污滿身,哀嚎不斷甚是悽慘。他的先人在受刑過程中不停的咒罵道:「這個不孝子,把我們坑害的如此之慘。不孝子,不孝子啊!」我還看到有一位大陸的當紅男演員,因出演了一部三觀不正的連續劇,而造業甚大。這是一部提倡老少戀的亂倫劇,該劇全國熱播,大面積的起到了破壞人類道德和倫理的負面導向作用。在我境界展現他的七代子孫福祿壽均被削減,子孫後代多殘疾或靠乞討度日而他本人若不挽回損失,則必入地獄,永無出頭之日。

活著的世人,有人身在尚可有彌補過失的機會。一旦因為作惡而失去人身,則再無挽回的餘地。最近網上看到黑龍江省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朱憲福,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擔任五常市610辦公室主任,直接操控指使多人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並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多行不義終遭天譴,於2017年12月20日,患肺癌病亡,卒年67歲。我用功能看到朱憲福被兩名身穿黑色古代官服的冥府鬼使,用鐵鏈鎖住頸部從家中帶走,朱憲福的魂魄離開肉身時,還回頭看了一下他的家人,臉上滿是憂傷和留戀。他戰戰兢兢的問陰差:「我們去哪?」鬼使怒目道:「無須多言,到時便知。」另一個鬼使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生前作惡多端,誹謗佛法,殘害修煉人,姦淫婦女,怕你是入了地獄,再無出日,何必在此多言聒噪。」朱憲福被押至閻王殿前,此時他的記憶全部打開,前生的所作所為全部展現在眼前,本為得法投胎人世,卻在有人身時干盡亂法壞事,此時他內心懊悔之意不勝言表,卻也為時已晚。閻王審核生前善惡簿後,大怒道:「將此破壞佛法的爛鬼打入第十八層地獄等待審處。」閻王怒視朱憲福被押走。心中默念:「死鬼囚」!!!在地獄中我還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這個人生前是央視主持新聞節目的男主播。他在死去的這些年,已經承受了地獄所有的一千八百種酷刑三遍之多,此時正被兩個牛頭馬面的鬼使押往無生之門。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身上每個細胞都在顫抖,為他未來永無止盡的痛苦命運而哀愁。

 人身難得,能夠在正法洪傳之時,成為一名大法弟子,這是何等的榮光。可是有些人得了法,卻不知道珍惜正法機緣,在大法修煉群體中不真修幹著為大法所不容的壞事。有人利用大法弟子的善良,行傳銷勾當在大法弟子中賺取不義之財;有人自心生魔焚毀大法經書,更有甚者慫恿主意識不強的學員,跟其一起焚毀大法經書,甚至煽動,欺騙本地及外地不明真相的的同修,對勸其歸正的大法弟子誹謗詆毀。名為大法弟子,實則幹著魔才幹的亂法壞事;有人長期妒嫉心不去不修口,誹謗同修製造間隔,更嚴重的是對修煉人所捐救度眾生的善款擅自挪用,去向不明,經協調同修督促將錢返還,但反而惡毒誣衊捐款同修及知道真相的其他同修;有人打著協調人的旗號,在男女問題上頻頻犯錯,致使和他接觸的許多女同修修煉狀態一落千丈,不學不煉者大有人在,造成的負面損失不可估量。凡此種種惡行者我看到他們的主元神早已離開肉身許多年了,人體被業力和外來的邪靈附體所填滿。有的主元神在肉身周圍的空間場徘徊,有的人神的一面則被打入地獄飽受酷刑折磨,三界外的層層神體被銷毀殆盡。師尊用巨大承受一再延長正法結束的時間,正法修煉機緣真的不多了,莫再錯過這轉瞬即逝的正法修煉機緣。一旦失去人身,將失去一切彌補過失的機會。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在漫長的生命過程中,塵世的短短几十年不過是滄海一瞬轉眼即過。創世主與無量眾神在時刻關注著世人的一言一行,善念對待大法,正念審視自我,就是給自身開創最美好的未來。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