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公正無私

銘刻

【正見網2018年04月01日】

清代雍正壬子(1732)年間,有個官宦人家的媳婦,平時並沒有與任何人吵過架。可是有一天,突然烏雲蔽日,雷電交加,一道閃電穿過窗戶,如一束火光激射,擊中這個媳婦的心房,又從左脅下洞穿而出,這個媳婦當場死去。而她的丈夫也被雷火燒傷,從後背至臀部,一片焦黑,只剩下一口氣尚存。過了許久,他才甦醒過來。

他一見妻子被雷擊死的慘狀,不禁放聲大哭道:「我的脾氣暴躁,平日經常頂撞母親,亂吼亂吵母親,這是有的。我對母親不孝敬,我遭雷打是罪有應得!可你呢,只不過在私下裡怨恨我母親,向我傾訴心中的不快,一個人常常悄悄地向我邊哭邊罵而已,並沒有直接吵罵過她。怎麼雷電就這樣把你擊死了呢?」

這位做丈夫的,似乎在埋怨上天懲罰得不公平!別人也不明白是什麼緣故。

後來有一位算命先生,談起此事,他講:「神目如電,明察秋毫,該被雷打死的,必被打死;該被打傷的,必被打傷!內裡各有原因。再者,律例嚴懲主謀。這一點,無論陰間、陽間,法律都是一樣的。」

世間是個迷,人在迷中,又是肉眼凡胎,看不到世間的姻緣關係,更看不到人的暗中所為,但是天理卻是公正無私的。古語云:密室私語,天聞如雷;暗室欺心,神目如電。人做不到明察秋毫,但是天上的神佛能做到。人的所作所為,只能自欺欺人,卻瞞不了天與地。

清朝有名的大學士紀曉嵐在《閱微草堂筆記》裡記載了這麼一個故事:清代一個員外顧德懋,他在東嶽廟裡當冥官。他曾經對活著的親友,講出了下面的一番話:    「冥司裡,非常尊重那些貞節的婦人,但也分有好幾等。譬如:有些貞婦是因兒女的情愛難斷,而不願改嫁;有的是因家產豐厚,生活富裕,有所留戀而不願改嫁。

這算是下等的貞婦(又叫節婦)。有些年輕而寡居的女子,雖然有時內心仍不免萌發情慾,但她們能以禮義克制自己,這算是中等貞婦。若能做到心如枯井,情緒上不起波瀾,榮華富貴不能動其心,饑寒困苦不能移其志,置利害於不計,這才是最上等的貞婦。但像這樣的人,千百人中難得一個。如果是,就連鬼神見了她們,也要肅然起敬。記得有一天,冥府裡忽然喧鬧起來,傳說有一位貞婦,就要來了。閻王爺立刻改變了平日嚴峻的面容,眾冥官也都整衣而起,肅立迎接。一會兒,只見一老婦人儀容莊重,從遠處姍姍而來。她的腳步,一步比一步高,猶如登上無形的台階。將近閻羅殿時,競從殿堂上面飛升而上,不知去向。

閻王爺慨然說:『這位婦人已經升天,不在我們鬼神的管轄範圍之內了。』」

顧員外又說:「賢臣也大致分為三等。那些能夠遵紀守法,惟恐觸犯條例的,算是下等賢臣。那些愛重名節,因而廉明公正,算是中等賢臣。那些忠於朝廷社稷,一心憂慮國計民生,從不計個人榮辱禍福的,算是最上等賢臣。」

顧員外又說:「冥府裡最忌諱那些爭權奪利,以權謀私的人。他們認為,造成人世間混亂的種種惡業,大都是由此而生。所以,冥府必設法使這種人遭受困頓,挫折和失敗,讓他們得不償失。他們越是投機取巧,詭計多端,鬼神對他們的制裁也愈加嚴厲。」

顧員外又說:「陰間的法律條文和世間大體上差不多,都像《春秋》那樣嚴格地要求賢者,而勸人為善。倘若賢者由於偏激執拗而犯了錯誤,也照樣計其過失,加以處理。即使是小人,只要他能做一點兒好事,也要相應地給予善報。世人往往不了解冥間執法的大義,便懷疑因果報應的事實,這是完全錯誤的!」

 「頭上三尺有神靈」, 世間人的所作所為,被神靈看的清楚明白,報應也公正無私。對照傳統文化,反觀今日中共邪黨的所作所為,否定神佛與天理,摧毀傳統文化與人的善念,敗壞人的道德,致使今天的中國人沒有了心法的約束,在慾望的支配下無惡不作,身在惡報中還不自知。

人間不是中共說了算的地方,中共也從來沒有說了算過。表面上看,人順從了中共的假、惡、鬥,按照中共的「潛規則」去做,得到了錢財與官職,實際上也是自己的福分所致,但是通過爭鬥方式得到的過程中還造了業,為自己埋下了惡報之因。

追隨中共做盡了壞事,能在中共的庇護下逃脫了一時,卻逃脫不了善惡有報天理的懲罰。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中,那些參與迫害,不聽勸阻在絕症中死亡,遭遇離奇車禍或飛來橫禍死亡,或者在反腐中落馬被判刑的,就是迫害法輪功的現世報應。

這還沒有結束,還有地獄之苦在等著呢。正見網刊登了系列文章《我所知道的地球歷史與奧秘(九): 地獄.人間 》中,記述了地獄酷刑之慘狀。

隨著人類道德的大滑坡,在當下的社會很多世人為了利益可以出賣一切,為了金錢無惡不作為所欲為。如今地獄中與之匹配的酷刑種類也增加了數倍,竟有一千八百種之多,這些酷刑平均分配到十八層地獄各層空間中。許多酷刑更是聞所未聞,例如有生前誹謗佛法打罵虐殺大法弟子的惡人,這樣的陰鬼罪靈受到的懲罰是被地獄的鬼使帶至陡峭的山峰,山上密密麻麻布滿了銳利無比的尖刀,罪靈被鬼使從峰頂推下山谷。軀體在墜落翻滾的過程中會被地上的尖刀利刃不斷反覆刺穿,軀體瞬間血肉模糊,痛徹及骨。這樣的酷刑折磨每時每刻都在重複。日復一日的繼續,沒有盡頭。還有一種酷刑是生前殘酷肉體虐待大法弟子的惡人,死後墮入地獄被豬頭人身的鬼使扒皮抽筋,然後再把血肉模糊的軀體架到地獄烈火上熾烤,直到每一寸肌肉都被烤焦,罪靈受刑時意識清醒,被扒皮抽筋的痛感卻是人中疼痛的十倍不止,罪靈在受刑的過程中不會昏厥死亡,劇烈的疼痛會一直持續下去。那撕心裂肺的哀嚎,響徹地獄幽暗的空間。罪靈身體被烤糊燒焦了之後,鬼使再用利刃把軀體上殘餘的爛肉刮掉,刮至見骨方才停手,每一輪的酷刑結束之後,鬼卒再用法術咒訣使被浸泡在粘稠藥水中陰鬼罪靈殘破的軀體慢慢恢復正常。恢復的過程也是極其痛苦的,待罪靈軀體完全復原後再重複施刑,循環往復,日夜不停。然而這只是它們應受無數地獄酷刑中的一種而已。

因眾生的業力感應,我(作者)看到在地獄受酷刑的人數在不斷增長,這些墮入地獄的罪靈大多是生前對大法態度不好及對大法弟子行惡的人,以及通過各種手段破壞人類社會的人。這些陰鬼罪靈在地獄裡反覆的承受著一千八百種酷刑的虐待折磨,他們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細胞都隨時受到劇痛的折磨,幾乎是永無止盡的受刑過程摧毀著每一個罪靈的意志。在這裡它們看不到任何希望,在行刑間隙稍作停留的片刻間,才有時間懺悔自己對大法弟子行惡的所作所為,及對社會他人造成的種種難以挽回的過失。無論罪靈生前如何風光,在人中位高權重,此時已成階下鬼囚。悔恨卻又無可奈何,心底最大的願望便是有人能超度救贖自己,可是有言又訴與誰呢?天上眾神看到它們受刑的慘狀,雖生憐憫之心,卻又無能為力,只留下聲聲嘆息。在十八層地獄以下有一個特殊的密閉空間,那裡關押著即將被打入無生之門的重刑犯,這些罪靈生前有的是做了破壞大法及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事,也有的是做了大面積敗壞人類社會倫理道德及正信正念的事。他們生前無力挽回彌補言行過失,最終墮入地獄關押至此。罪靈們反覆的承受完了地獄一千八百種酷刑後,在這裡等待著被打入無生之門。

無生之門更可怕,那是生命的銷毀過程。中共宣揚無神論與鬥爭哲學的終極目的就是毀滅人類,叫人類在迫害法輪功中,壞事做盡做絕,最終被神佛打入無生之門,銷毀。

文中舉了幾個報應例子,對今天的中國人很有啟發,在此摘錄兩例:

最近網上看到黑龍江省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朱憲福,九九年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擔任五常市610辦公室主任,直接操控指使多人勒索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並密謀迫害法輪功學員。多行不義終遭天譴,於2017年12月20日,患肺癌病亡,卒年67歲。我(作者)用功能看到朱憲福被兩名身穿黑色古代官服的冥府鬼使,用鐵鏈鎖住頸部從家中帶走,朱憲福的魂魄離開肉身時,還回頭看了一下他的家人,臉上滿是憂傷和留戀。他戰戰兢兢的問陰差:「我們去哪?」鬼使怒目道:「無須多言,到時便知。」另一個鬼使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生前作惡多端,誹謗佛法,殘害修煉人,姦淫婦女,怕你是入了地獄,再無出日,何必在此多言聒噪。」朱憲福被押至閻王殿前,此時他的記憶全部打開,前生的所作所為全部展現在眼前,本為得法投胎人世,卻在有人身時干盡亂法壞事,此時他內心懊悔之意不勝言表,卻也為時已晚。閻王審核生前善惡簿後,大怒道:「將此破壞佛法的爛鬼打入第十八層地獄等待審處。」閻王怒視朱憲福被押走。     

在地獄中我(作者)還見到一個熟悉的面孔,這個人生前是央視主持新聞節目的男主播。他在死去的這些年,已經承受了地獄所有的一千八百種酷刑三遍之多,此時正被兩個牛頭馬面的鬼使押往無生之門。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身上每個細胞都在顫抖,為他未來永無止盡的痛苦命運而哀愁。

天理是非常公平無私的,行善的得福報,作惡的遭惡報。中共摧毀傳統文化,迫害法輪功,利用謊言蠱惑人作惡行惡,背離宇宙特性真、善、忍,逆天意而行,目的是叫人在天滅中共的惡報中銷毀,充當中共邪黨的殉葬品;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喚醒人的正念與良知,從新學會用天理良心判斷是非善惡,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輪功學員,叫人認清中共的罪惡本質與目的,在大紀元的退黨網站發表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聲明,是在抹去害人的毒誓,順應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做一個真正的好人,生命得福報,是真正的在挽救人。

神目如電,明察秋毫。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看得清清楚楚,善惡報應,毫釐不爽。一邊是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邊是法輪功學員講真相,人在選擇中的思想與行為,神佛看得一清二楚。選擇了善,就是福報;選擇了惡,就是惡報。一念之差,天壤之別。善良的中國人,為了自己及家人生命的未來,請慎重選擇!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