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教訓後的向內找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4月09日】

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大法的,今年七十四歲。修煉二十多年,三件事也一直在做,但由於學法不用心,沒對照大法從根本上改變自己,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到了,給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訓。也讓我在教訓後通過向內找,對什麼是真修,實修,對什麼是正法修煉有了新的認識,從新走正了自己正法修煉的路。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日晚,我突然咳嗽的很厲害,次日早上剛喝了口大碴粥,還沒喝到粒兒就嗆了,直接就休克過去了。女兒嚇壞了,立即打車送我去了醫院,大夫說快吸氧,安排我住進了ICU搶救室。這時我明白過來了,就是喘不上氣來,我在心裡一直在求師父救我,在發正念否定著舊勢力。大夫做了各種檢查,說是甲狀腺腫大,壓迫氣管使人窒息,需要手術,但很危險。我對大夫說:你們不要擔心,大膽做手術吧,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一定能成功。說完我又休克了。後來聽女兒說手術進行了四個多小時,非常危險,也非常成功。幾天之後我就出院了。

出院後我一直納悶,我是一個大法弟子怎麼會走到這一步,一定是我修煉中出了什麼問題。一直到現在我都在找我修煉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同修們也一直在和我一起學法,幫助我提高。慢慢的我對自己修煉中長期存在的問題有了比較清醒的認識。

一、正念不足,沒有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

生死關頭真正考驗了一個修煉人的心性境界。進ICU時,我清醒過來了,能聽到說話了,自己也能說出話來了,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也說有師父管,說的信誓旦旦,但思想深處卻還信的是科學,是人,是用人的方法保命。所以才說出了「大膽做手術吧,我是修煉人,有師父管」這樣前後矛盾的話,自己當時還感覺對法很堅定。現在認識到當時其實是給了我一個選擇的機會,是真信師信法,放下生死,真正的把自己交給師父,去留交給師父。還是信的不實,人心對待修煉中出現的問題。生死關頭的表現就是當時的修煉境界。回頭看我當時的表現,讓我看到了我修煉的真實的一面,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神不放。生死關頭,人心占了上風,走了人道,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還覺得自己是信師信法不怕危險呢,教訓是深刻的。我也知道修煉就是四個字:信師信法。為什麼就沒能真正做到呢,是觀念沒從根本上改變過來,缺少平時的對照大法從一點一滴上改變自己的積累。如果平時誰說我不信師不信法,那我是不能認同的。師父講:「這要問你自己,你相不相信法?相不相信你是個修煉人?你的心是不是那麼穩定?你真能做到堅定修煉,都放下人心,一秒鐘都用不上你的病狀就都沒有了。」[1]這次魔難後我問自己,我真信師父了嗎?我真的放下了生死嗎?我認識到修煉了這麼多年,我還沒能從根本上改變自己。

二、對師父說的"修煉是嚴肅的"法理認識不足

師父講:「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裡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 [2]今天我才認識到修煉的嚴肅在於人的心得真正的改變,是紮紮實實的從一思一念的觀念中改變,從一言一行的表現上改變,從一點一滴的生活、工作的瑣事中改變。不改變,三件事就是流於形式,不改變,那就是假修,假修那就還是人,人該有的狀態那就都會有的,而且舊勢力也在想方設法的要淘汰掉這種人,就會下手迫害,這種人比人還危險。師父講:「相反,這樣的生命還處在最危險的狀態下,因為邪惡隨時就會鑽他的空子。作為常人,怎麼不好,邪惡不會理他。因為你要修,邪惡就不叫你修,可是你又不好好修,就是邪惡迫害的對像。」[3]其實舊勢力一直在對我下手,只是我一直沒悟到。這次事後向內找,我認識到這次的迫害表現的一個主要起因是我的爭鬥心太厲害了,生氣、不公、怨恨、不能讓人說以及對兒女的情放不下等等,而且長期不去。舊勢力看我的爭鬥心這麼強烈,就打著幫我提高的藉口迫害我。它們就製造了個甲狀腺腫大壓迫氣管,讓我上不來氣,意思大概是不要爭鬥生氣了,它們是以惡制惡的方式來做,不惜毀掉修煉人,所以說它們所做的一切都是迫害。上不來氣的表現出現過多次,甲狀腺一天比一天腫大,上不來氣的狀態一次比一次嚴重。但我始終不悟,也知道是舊勢力的迫害,也發正念解體邪惡和舊勢力,但效果不佳,我還納悶怎麼會沒什麼效果呢。生活中依然在舊勢力安排操縱的爭鬥心驅使下,爭鬥不休,直到這次直接休克過去。師父講:「修煉是嚴肅的,一關一難絕不會象玩笑,修煉人出現什麼麻煩時一定是有原因的。」 [1]這次的教訓讓我深刻的體會到修煉有多麼的嚴肅啊,想修還不好好的嚴格要求自己,那真的是對自己不負責任,那真的是太危險了。也知道了為什麼我發正念不好使的原因,就是不真修實修那就是在承認舊勢力,就是在走舊勢力安排的路。在承認了舊勢力的前提下,再發正念否定解體舊勢力,那就是在迫害中反迫害,當然不會有什麼效果了。

三、沒有真正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認識問題

我認識到雖然身在正法修煉中,但卻長期沒有真正站在正法修煉的基點上認識問題。對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認識,長期停留在概念上,口號上,沒有和自己的修煉真正的聯繫起來。分不清什麼是舊勢力,它們在哪,怎麼起的作用,與自己有什麼關係,如何在否定舊勢力中提高昇華,思想意識依然是個人修煉的基點上看問題。現在我認識到常人社會的一切,每個常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是舊勢力安排好了的,常人社會的一切就是舊勢力在人中的具體表現。對常人社會人的理的認同,對人的變異觀念的認可,那就是對舊勢力的承認。同樣舊勢力也對每個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各種執著心及各種觀念都做了系統的安排。哪一念,哪一個言行不在法上,哪一個執著心不去,那就是在這一念、這個言行、這個執著心上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舊勢力是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做的安排,那麼全盤否定舊勢力就必須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做起。在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清除各種執著心的同時,必須同時解體其背後的舊勢力及其一切安排,才能真正的否定了舊勢力,才能走正正法修煉的路。就拿爭鬥心來講,這是我最突出的問題,一直在排斥否定抑制,卻怎麼也去不掉。這次才發現排斥否定的只是其本身,而沒有認識到其背後的舊勢力。所以爭鬥心長期存在,不能讓人說,一說就不願意,一說就炸,為別人付出心裡不痛快,不平衡,習慣於用爭鬥的方式解決問題,說話強勢,思想中黨文化鬥的思維還很強,沒認清這些東西的背後是共產邪靈和各種邪惡生命邪惡因素,它們的背後是舊勢力的安排和操縱。所以自己的爭鬥心及各種認識到的執著心雖然長期去,但卻長期去不掉。正法修煉中,思想還停留在個人修煉上,只是去執著心的本身就是揚湯止沸,不解決根本問題。只有解體執著心本身的同時,解體其背後的邪惡及舊勢力,釜底抽薪去掉根,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教訓讓我從自我感覺良好中清醒,向內找讓我找到了問題的根本原因,靜下心來多學法指明了我正法修煉的路。我一定吸取教訓,對照大法,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上全盤否定舊勢力,嚴格要求自己,從根本上改變自己,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修煉體悟,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