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黨文化的爭鬥心、妒嫉心等

馬來西亞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4月13日】

師尊好:
同修們好:

雖然我每天通讀《轉法輪》一至兩講,這是必須要做到的,再有就是抽時間背法。隨著學法、背法的持續深入,遇事大多數都能從法理中衡量、對照,去掉了很多執著心和後天觀念及黨文化的毒害,從而修去了自己層層不好的東西。可是最近身體出現一些不正確狀態,如困、疲勞等。雖然是不承認它,但狀態遲遲沒有改變。根源是什麼呢?

向內找沒有找出來,還總覺得自己沒有什麼黨文化的東西了,也覺得自己沒有什麼爭鬥心了。通過看明慧網文章和營救平台交流投稿明慧網發表的文章,一篇是《淺談爭鬥心》,一篇是《破除黨文化,走正修煉路》。看完後深挖細找自己,發現埋藏很深的爭鬥心和夾雜著看不起別人的心,還很多很重。比如當遇到矛盾時,無論是在家庭中,家人對我說話出言不遜了,或聽到同修說一些話不符合自己的觀點時,心裡有看法或不愛聽,有憤憤不平的心、牴觸的心等等。其實反映出來的這些心不都是為私為己的爭鬥心和邪黨文化的毒素嗎?其實自己怎麼沒有黨文化的東西呢?從小就在中共邪黨文化中被毒害著,中共邪黨毒害的範圍包括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必須徹底改變認為自己沒有什麼爭鬥心的觀念,徹底去掉遇到矛盾不找自己找別人的心。找別人就是邪黨文化控制人的產物的具體表現。

舉個在平台過關的例子。有一天應該是我負責分案,這時候,有一個年輕同修馬上說:「今天是我值班發案。」當時我不明白是不是值班換人了,但還是耐心的教這位同修如何領案、分案等。過後有一天本組協調同修突然以質問的口氣問我:「那天怎麼會是某某值班分案?是怎麼回事?」當時我一愣,我就想:不是你安排的嗎?因是她安排值班的事情。我說:「你怎麼問我,我還想問你,從新安排值班了,也不通知我啊。」她馬上說:「我信任你我才問你的。」我一聽有點不對勁,隨口回了一句:「那個同修說她值班分案這不是好事嗎?如果你要是信任我,你問一問當事人不就知道了嗎?」我就有點埋怨的心:「這麼點事都做不好」。看不起人的心就起來了。是不是她懷疑是我安排的那位同修值班?再說我也不可能做這樣的事啊。難道這算是信任嗎?還起了疑心,因為那天本應是我負責值班分案。就這件事覺得她冤枉了我,憤憤不平,完全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去修自己,用人心做事了,已經脫離了修煉。就這件事持續了一段時間,自己覺得不對。這不是常人了嗎?陷在矛盾裡不能自拔了。就想,趕快調整自己,提高心性。

通過向內找,在以上這件事情中,發現自己還夾雜著邪黨文化的爭鬥心、妒嫉心。其實無論誰對誰錯都不重要,關鍵是從做事中、矛盾中應該意識到自己要修去的是什麼心,這才應該是修煉人的心態。可我還說自己沒有黨文化了,沒有什麼爭鬥心了。想到這兒,趕快找到本組協調同修把自己的心結解開,去掉那些不好的心和邪黨文化的餘毒,繼續坦蕩無執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好的三件事。

我也悟到,自己身體不正確狀態的出現不就是被舊勢力的因素鑽空子干擾到了嗎?它舊勢力安排的一切不都是舊宇宙的東西嗎?身上還存在的爭鬥心、為私為己都是舊宇宙的觀念,這不就是那個敗壞的物質符合了它了嗎?那麼它就敢起迫害作用。我一定徹底認清它,徹底解體掉它,一出現就立即解體它。去掉私,沒有了私,也就沒有爭、沒有鬥了。師父說:「爭鬥心不去,也容易產生妒嫉心。」(《轉法輪》)

再有,在營救平台日常的同修之間配合上,有時候修煉不到位。比如比別人多值幾個班就講條件。雖然也是正常的值班了,但心裡有放不下的人心。今天我就把它曝光出來,把那個患得患失的私心徹底去掉它,改變觀念。今後在營救平台打真相電話時,在正常安排值班做好的基礎上,自己如能有時間就多上線打真相電話,多救度眾生。在師父正法最後的時間裡,抓緊修好自己。不管時間還有多長,就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

最後用師父在《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中的兩段法與同修共勉:「你要問我,我就告訴你一句話:因為你是修煉人了,你才碰到的;因為你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正面的反應、負面的反應,都是好事。(熱烈鼓掌)因為它是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為你提高而準備的。」 「但是哪,大法弟子越到比較寬鬆的環境的時候,越要注意自己的修煉,因為它越容易表現出你察覺不到的那些執著、越容易增強執著。千萬注意。到什麼情況下,都要注意修自己。從始到終都能保持著如初的那種心,你必成。」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