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小小說: 就把我們倆當傻子

珍惜

【正見網2018年04月14日】

這天派出所正在召開會議,所長道:「兩會即將召開,610維穩辦與上邊政法委要求對所有法輪功進行走訪,要拍照搜查巡視無死角……當然了,我這所長因公務太忙,只能你們去啊!」

警察老張道:「所長我脫不開身,花園小區那二愣子,把人家老頭打了,那老頭是文革時紅衛兵,厲害著呢!我正調合事沒完呢!你還是讓劉姐去吧!」

警察劉姐道:「我哪有時間啊!咱退休的局長老伴去世不久,正讓我給尋摸保姆呢!人家局長說了懶的不要,嘴讒的不要,長舌婦不要,不會來事的不要,好撒臭氣的不要,睡覺打呼嚕咬牙放屁亂哼哼的不要,得長的白的長的嫩的,漂亮的說話好聽的會解悶的才行……。」「這是保姆嗎?」眾人大笑。

所長道:「這退休的局長咱也得罪不起!小高你去。」

小高道:「所長,我事更忙,高級社區那這不出事了。」「啥事啊!」「胖子攤事了。」「胖子不挺老實的嗎!」「可他養的狗虎虎不老實啊!給人家區委書記小姨子給配了……。」「什麼?」眾人一驚。

「不是,是給書記小姨子的狗嬌嬌給配了,人家告他性侵,我這不正對胖子進行說服教育的嗎!」「說話大喘氣!哎!虎虎乾的,你教育胖子幹嘛啊?」「胖子整天扣麻將,人家說了再出這事,就把我們所長告了。人家那狗是花二十萬進口的。」

所長見這也得罪不起,道:「你要好好教育教育胖子,再不看住了按非法飼養流氓烈性犬處理。人家書記的嬌嬌也是他配……不是,人家書記的小姨子也是他個屁民配的上的……至少得市長家的才配。」

正巧,所裡新調來的男警小趙女警小王。

所長道:「你倆新來的要煅煉煅煉吧,就你倆去吧!」二人看看眾人的表情,覺的這有什麼的去就去吧!

來到大法弟子吳姐家,叫開門後小王就開始拍照,吳姐立刻將其推了出去道:「你們這是違法。」小趙對小王道:「沒經人家允許不能亂拍照,你這樣不對。」二人在外邊敲門聲稱說兩句就走。

吳姐又將門打開二人進屋落坐。小趙道:「要開兩會了,上邊要求我們來看看你!」吳姐道:「共產黨開會該我們百姓什麼事啊!它們代表人民嗎?哪個人大代表是我們人民選的?一群貪官污吏防著百姓?」

小王道:「我們也不想干,上邊要求對你們進行維穩。」吳姐道:「應該維穩的是那幫專門欺負百姓的貪官污吏。我們法輪大法是按真善忍做好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修成無私無我處處為他人著想的地步。

在長春從九二年傳出到九九年七年達上億人修煉,包括中央各部委大幹部,當時朱鎔基總理說法輪功有上億人,每人每年為國家省下一千元醫療費就是一千億,這筆錢可為國家做很多事。

因羅幹控制公安部老搞事,人大委員長喬石親自組織一批老幹部邊學煉邊觀察,發現許多病重者恢復健康,即將破裂的家庭重新和睦,浪子回頭淫女變賢,幹部廉潔自律……給江澤民為首的政治局上書『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大家知道,喬石是江澤民的政敵。當年鄧小平因江反對國家改革開放要用喬石換江,北京官場講『江落石出』之說。後來因鄧廢掉了胡耀邦趙紫陽兩個總書記,再換第三個說不過去,加上江哭著認錯,才被鄧留下。於是喬石成了江的眼中釘肉中刺,喬說白的江一定說是黑的,喬說香的江一定說是臭的,喬石說法輪功對國家人民百利無一害,江就說法輪功亡黨亡國。」

二個警察點點頭。小趙道:「聽說江澤民是日俄雙漢奸是大賣國賊,將黑龍江以北一百多萬平方公裡的國土給了俄國。他治國又無能又貪污腐敗,最需要的就是一場運動才能鎮住政敵。」

吳姐道:「對啊!羅幹一直搞亂子想搞出點大事,他平息鎮壓有了政治資本好接著往上爬,讓其連襟何祚庥天天抹黑法輪功,在北京被相關領導阻擋了之後,他又跑天津教育學院出文章說學法輪功得精神病,暗示搞義和團亡黨亡國,學員們去解釋天津的羅幹心腹公安局長武長順就打人抓人,天津政府讓去北京上訪。」

小趙道:「不對吧!他們最怕有人上訪了,三令五申嚴防上訪否則追究領導責任。」吳姐道:「這就是羅幹的陰謀,99年4月25日上萬名法輪功來到信訪局來上訪,因為與中南海緊挨著所以來到了中南海前。朱鎔基總理親切接見並安排雙方代表談話。學員們要求三點:一、有個合法煉功環境,二、正常渠道出版法輪功書籍,三、要求天津釋放被抓的人。

朱總理將人放了,大夥就都走了,沒有任何混亂,地上乾乾淨淨。國際社會高度讚揚,說中共自四九年以來從來沒與百姓和平說過話,都是殺都是強暴。四二五事件這是中國民主進步的裡程碑。朱鎔基臉都露到天上去了,可把江澤民妒嫉死,你說好,我就偏鎮壓,老子是老大。於是就扣上圍攻中南海的大帽子。」

 小王明白了,道:「啊原來是這麼回事,我當初還以為法輪功閒的搞動亂,現在想想誰敢去中南海圍攻啊!」

吳姐道:「江澤民從四二五後開始準備到九九年七二零大打出手,全是抹黑,有病不吃藥,自殺嚇唬不住百姓就說殺家人殺外人,在天安門自焚升天。自焚那就是幾個託身穿防火衣擺拍的電影, 按中共講是突發事件,可是那些遠鏡頭近鏡頭特寫鏡頭怎麼拍的那麼到位?

王進東身著大火還能盤腿打坐穩如泰山的喊口號。十二歲小學生劉思影因嚴重燒傷,做了氣管切開手術僅三天就能接受新華社採訪,能聲音清脆的說話唱歌,可能嗎?大面積嚴重燒燙傷絕不能包,一包就爛,得光身放入無菌玻璃罩中。」

小王道:「對對對!我們上學醫療課學過這個,想起來了,積水潭醫院那些燒傷者全部包的厚厚的紗布,肯定假的了。」吳姐道:「劉葆蓉說自焚前喝了半雪碧瓶汽油還能不死不中毒搖頭晃腦的演戲。法輪大法今天洪傳世界一百多國,受到各國人民歡迎,都沒有自焚,為什麼中共一鎮壓就出個自焚,這把戲傻子都明白怎麼回事兒。」二人點點頭。

吳姐看警察中也有很多理智的好人,接著道:「從迫害開始江澤民就下令活摘,凡去北京上訪去抗議的,成千上萬的男女老少大批進入了秘密軍事基地,一個肝十七萬美元,一個心臟十九萬美元,一個腎六萬美元,一個眼角膜三萬美元,大連哈根斯屍體加工廠一個屍體標本賣一百多萬美元。外國有錢人組團旅遊來中國進行器官移植。」嚇的小王直呲牙道:「太狠毒了吧!我說近幾年網上報紙上怎麼突然都是器官移植廣告關於捐獻器官的電視劇,原來是這麼回事。」

吳姐道:「江澤民血債幫作夢沒想到利用全部國家資源沒戰勝得了法輪功,反而洪傳世界,而且中央大部分領導並不同意迫害,所以它們怕失去權力被清算,所以拚命內鬥奪權。

薄熙來父子在黨內名聲特臭,當年薄一波全家被毛澤東鬥的發昏帶死,老婆自殺,自己被三兒薄熙來踢斷三根肋骨,後來被胡耀邦給平了反,胡應該是恩人哪!可在倒胡會議上薄一波蹦的最歡,把胡去各地視察民情說成是遊山玩水,後來胡被他們活活氣死,而引發出八九六四事件。

薄熙來多年來連個市委書記都混不上,自九九年七月江澤民迫害大法開始,薄熙來就緊跟,率先於十月招來德商哈根斯成立屍體加工廠,薄從此步步高升從書記到遼寧省長省書記到商務部長成為中央高幹,可是薄被各國法輪功學員起訴到各國法庭,2007澳洲紐省法庭宣判薄熙來罪名成立後,溫家寶總理以薄國際名聲太臭影響國家形像為名,將其貶到重慶。

薄日夜慌慌不安,將原錦州公安局長王立軍調到重慶幹掉了原局長聞強,來個唱紅打黑欲要東山再起。王立軍同樣心狠手辣揚言對法輪功要趕盡殺絕,成立一個現在心理研究所,活摘數千法輪功學員。王成了薄的心腹,可是他們並不是因為道義而友,各懷鬼胎都防著對方留一手。

英商尼爾-伍德,是薄熙來的大管家,薄呱呱在英國留學生活都是他一手安排,同時也是向國外兜售器官的一大代理商,國外廣大法輪功學員全面揭露活摘罪行,英國軍情處與胡溫人馬都摸到尼爾伍德身上,因他知道太多,在重慶酒店,谷開來親手毒死自己老情人伍德,對外聲稱醉酒而死,人家家屬說其不飲酒,強烈要求中方嚴查,外交風波搞的薄正焦頭爛額之際,卻聽到王立軍說出伍德被谷開來毒死,大怒給了王一耳光,隨後派衛隊將王手下抓起十一人,酷刑折磨死倆,逼問王立軍到底還知道薄多少機密,嚇的王於二零一二年二月六號化妝成女人逃到美國駐成都領館。交出六大份絕秘資料,要求政治避難。

這六份機密中,有兩樣最要命的,頭一個就是中共大批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內幕,二是薄熙來周永康密謀打算十八大後利用周控制的一百多萬武警部隊二年內逼習近平交權,否則幹掉他。可王立軍早被國外法輪功掛號。美國拒絕對人權惡棍避護,王落到胡溫手中引起中共十八大政壇大地震。」二人驚嘆,「哇!原來王薄事件是這麼回事兒!按央視來看以為是姦夫淫婦亂搞的狗血事。」

吳姐道:「十八大後,習近平為了自保對江澤民血債幫鐵腕反腐大清洗。薄熙來周永康軍委副主席徐財厚郭伯雄,總後的谷俊山,610頭子李東生,令計劃蘇容王珉上百萬官員落馬。倒不一定是習近平故意幫法輪功,可這條道是江澤民劃的,誰迫害法輪功就是對我忠心,今天誰迫害法輪功蹦的歡誰就是習近平死敵。」二人明白後,嚇的直冒涼氣。道:「我明白了,其實我們就是例行公事走啦走啦。」吳姐給二人辦了三退後熱情送走。

在樓梯拐彎處,女警小王對小趙道:「我說他們怎麼都不來,一提法輪功任務他們總是百般推脫。哼!就把我們倆當傻子!」

 註:本小說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成。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