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逆境中修好自己 勇猛精進

日本大法弟子 (同修整理)

【正見網2018年04月15日】

我是多年前從中國大陸嫁到日本來的大法弟子,明慧的交流文章和明慧廣播我經常在學習。同修也多次告訴我說,「你來談談心得體會,我幫你翻譯成日文。」可是從修煉開始到現在,一直沒有勇氣投稿交流,我總感到自己文化水平太低了,漢字都經常寫錯或根本寫不上來,每天時間也不夠用,因為要打三份工。不過我還是天天做好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每天都在做。因為修煉是我選擇的道路,不管多麼不容易,我都要堅定的走到底。 

生命從一開始就在倒計時了。從得法以後,我感到我的身體我的生命,不是屬於我自己,而是屬於大法屬於眾生的了。頭腦中經常有一個念頭閃現,「生生世世業力大如山,再也不能造業了。要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特別是要修口。時時刻刻都要正念正行。」我在心中經常背誦著偉大師尊在《洪吟二》- 正念正行 的這一篇「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告訴自己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執著就是人,我必須拚命的修好自己。我每天幾乎沒有休息時間,實在太累了的時候,就坐在公園椅子上休息一下下。 

首先要學好法,不斷在大法中歸正自己。每天煉功,有時間就一天煉兩遍功,達到功煉人、法煉人的更好狀態。下班後去景點發真相資料,全力以赴的救度有緣人。 

我的夫家在千葉的山區,一家一戶相隔很遠,但是我把真相在左鄰右舍和周邊的地區都發遍了,讓很多人聽到了大法的福音和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作出正確的選擇,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好多次我一個人在山裡跑,迷路以後,背誦著能夠想起來的師父的經文,在大法的加持下,艱難的找到家。雨雪天氣就更難了,但是我也不怕。後來我不顧長途往返的艱難,發資料一直發到東京城裡。 

幾年以後,我在東京找到工作,租了寮屋的房子長住東京。對此,有很多朋友甚至是同修都不理解。說我沒有符合常人生活狀態修煉。但是我想夫家那邊不太有中國遊客,而東京有很多中國人。丈夫生活可以自己照顧自己,我隔三差五的回去一下就可以了。還有人說,你的錢應該留給孩子,為孩子的將來著想。但是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給的,錢和物都不是我的,都是師父給的。我不是來過常人生活的,我要兌現下世前的誓約,和同修一起返本歸真,返回天上真正的家園,這才是人生真正的目地。這也是真正的在為家人著想。因為「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澳大利亞法會講法》)家人後來也接受和理解我的做法了。 

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要讓無謂的瑣事耗費有限的生命。在沒有得法之前,常常盼著天黑,嫌時間走的太慢。得法以後,感覺時間過的太快太快了。每天都是跑來跑去的,好像在和時間賽跑一樣。我常常在心裡說,「時間你這個神啊,請你不要跑那麼快,等我一下好不好?我天天都有該做的事情做不完呢!」 

以前我手機不會用,樂器樂理也一竅不通。在同修的耐心幫助下,我一點點的學會了吹巴裡東。有位同修為了讓我儘快學會吹奏,讓我住到她家裡,讓她丈夫每天教我。我學會以後,非常榮幸的隨天國樂團去香港、台灣、泰國遊行很多次。作為大法的一粒子,用德音聖樂向眾生展示了大法的美好莊嚴和殊勝。我還隨天國樂團兩次去印度洪法。不過2013年10月3日在頒獎時,我出於歡喜心、顯示心、與眾不同的心,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做了絕對不該做的事情,很長時間心中都非常自責。非常感恩幫助我提高的同修,也感謝師父,我這麼愚笨的弟子,真是讓師父費心了! 

我有時候也會幫到別的同修。得法不久,有一位老同修消病業,突然在家裡暈過去了。她是獨居的,三天以後才醒過來,給同修打電話求援。當時我正好有時間,別的同修找來找去找到了我,讓我住到她家裡,幫她洗衣做飯照顧生活,和她一起學法煉功。在過去我是不可能去做這種事情的,萍水相逢,又沒有錢賺,常人誰會去做這個事情?但是得法以後就不同了,我想她是我的同修哎,是師父把她救回來的。我去幫了她一個星期。奇蹟真的出現了,本來站不起來的她又站起來了,在她本人和同修們的共同努力下,她又在神韻幫忙了。 

我的丈夫是個聾啞人,我的家庭是個暴力家庭。以前他經常摔東西,「八嘎八嘎」的罵我。他是日本的公明黨信仰,我沒有隨他卻得大法了他很不滿意。剛開始我不懂的向內找,經常委屈的哭。我到底招誰惹誰了,憤憤不平,抱怨不已。很多人勸我和他分手。我想我是個修煉人,必須用更高標準衡量自己,做到真善忍。家庭的環境一定有我修煉的因素在裡面。師父在《轉法輪》中講,「因為在迷中,所以也就最苦了,有這個身體,就讓他來吃苦。人在這個空間要能夠返上來,道家煉功講返本歸真,他要有修煉的心,就是佛性出來了,把這顆心看的最珍貴,人們就會幫他。人在這麼苦的環境下還沒有迷失,還要往回返,所以人就會幫他,無條件的幫他,什麼都可以幫他。為什麼我們可以為修煉的人做這件事情,而不能為常人做呢?就是這個道理。「 

神韻來日本以後,同修都說常人看神韻有好處,老年人可以延年益壽。我就比劃著名講給丈夫聽,要帶他去看。丈夫連摔帶打,死活不肯去。我一遍遍給他穿好衣服鞋帽,他一遍遍把鞋子踢掉,圍巾帽子扔掉。但最後還是去了。雖然中間逃跑到最後面一排坐著。後來他就一次比一次抗拒的小了。今年神韻,我下班以後乘地鐵到千葉,又打計程車到家裡接他,他已經自己做好出門的準備了。我們到了東京以後,下了車又跑著去劇場。丈夫快九十歲的人了,跑的很快還幫我拖裝真相資料的箱子。觀賞過程中間我擔心他看不清楚,幾次催他戴老花鏡,他卻用手語講用不著。他聚精會神的觀看著節目,很顯然看懂了。以前他經常傷風咳嗽,動不動住院,從看神韻以來,身體一年比一年健康,脾氣好了很多,我們家庭也和睦了。 

我出過好幾次車禍。有一次,我騎車走在馬路上,一輛小轎車從我身後把我撞倒並從自行車上面碾壓過去,我身上多處受傷,後面的車軲轆也壓扁了。對方應該負完全責任。當時警察、救護車、擔架都來了。我堅決不去醫院,一定讓他們離開。他們就都離開了,肇事車主也走了。還有一次,小車從我腳背上壓過去。康復的經過很長,就不一一交流了。如果不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在隨時隨地呵護著弟子,我不可能還活在世上。但是我現在身體很健康,什麼都不受影響。這就是大法在我身上展現的神跡。 

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修去人心,勇猛精進,捨去一切執著,在大法中不斷歸正自己。走好最後的修煉路,跟隨師父回家。最後,以師尊的講法結束交流,「這件事情已經到最後了,我都急的不行,你們卻沒當回事。可是,最後連哭都來不及啊!」 (《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這是創世主對真修弟子最深切的叮嚀。我們一定要抓緊時間,在艱難困苦各種逆境中修好自己,勇猛精進。 

合十!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師父!謝謝大家!恭祝慈悲偉大的師父生日快樂!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