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安全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4月29日】

我看了《正見週刊》815期《話說手機安全、車號安全及其他》一文後有些想法,過去寫這方面文章的人不少,有想法只能埋在心裡,最近有一件事促使我鼓起勇氣寫這篇文章,表達一下我的看法,重在交流,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指正。

事情是這樣的:一天,一個得法沒幾年的年輕同修來到我家,一進門她就要拔電話線。她說:「你這個電話很多同修都有看法,不安全。」我說:「你以前經常來我家切磋,就在電話機旁邊說話,你怎麼沒怕這個電話呀?你出事了嗎?越修應該怕心越少才對呀!過去邪惡那麼猖狂,我煉法輪功誰都知道,從來我家的電話沒被監控過,現在邪惡少之又少了,它有啥能力監控我家座機電話呀,它配嗎?你快放下這顆心吧。」她說:「師父講法說過要注意電話安全,也不費什麼事,你要圓容整體,替別人著想。」我說:「師父是講過,那只是回答同修的提問。師父也講過:「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還講過:「相由心生。」這法這麼重要,你怎麼都忘了?你老把邪惡看的那麼高,把自己看的那麼低,把自己放在時時被監控、被抓的位置上,我認為這種狀態不對,全是人心,我不能圓容,圓容怕心還怎麼提高啊?激發正念才是正道。」我又給她講,我們一起學法的一個六十多歲的女同修,一開始也很介意我們的電話。我跟她講,孩子們都在外頭上班,電話線拔了安,安了拔,有時會忘記安或者安不實,孩子們有事往家打電話打不通很有意見。我們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不拉家常,學法前發正念,師父就在我們身邊,誰敢監控呀!師父讓嗎,你放下這顆心,保證什麼事都不會有。放不下那不就是求了嗎?後來她真的放下了,怕心修去不少,講真相勸三退的人數越來越多,還敢面對面的發資料,這是她以前做不到的。我覺的同修都像她一樣,放下怕心,那樣得多救多少人啊!這個同修很不高興的樣子走了。

她走後,我覺的也許她是師父派來給我提高心性的,讓我去掉執著自我的心,而我不但沒把握住機會,還指責同修,語氣還不怎麼善。於是我趕緊給師父認錯,決心下次同修來我立刻就拔掉電話線,當天晚上我就去了她家認錯。她家住五樓,我多次去過她家,可那天我一連找了好幾棟樓都不是她家,車鏈子還掉了。我只好推著車子回家了。到家後我就悟:難道是師父不讓我去嗎?她來也許不是來給我提高心性的,而是讓我幫她提高心性吧!第二天早上給師父上香時我發現香火特別旺。看來我想的是對的,師父是希望那個年輕的同修放下常人心,修去怕心,提高上來。

其實有很多同修都是這樣的,也許是受了這類文章的影響,總覺得一出事就是因為某某帶手機了,或某某打電話了。其實不是的,我出門從來不帶手機,可照樣出事,一次我發真相光碟,被惡人舉報,當場被抓,還被送到洗腦班呆了十五天。但我不認為是因為發光碟而被抓,師父說做三件事邪惡是不敢迫害的,是我不修口,背地裡說同修的壞話,不符合法,因此被邪惡鑽了空子而被抓。也有的同修不修口比我還重卻沒出事,也許是因為她的業力小,舊勢力沒給他安排,他就不出事。真如文章中同修所說:「該出事的必定要出事,不該出事的咋地也沒事。」所以凡是受干擾的都是自己的問題,是因為心性有漏,應該向內找。個人出事是自己沒做好,多人出事是整體有漏,不應該向外看,怨這怨那,怨手機,老是治標不治本。

當然,我不是說注意手機安全不對,我說的是從法上去悟,不要浮於表面。不是你想注意就能注意的了的。只要你像個大法弟子樣,師父就能救你。比如,我地有一個同修被邪惡抓去了,她表現的非常好,放下了生死,堂堂正正地講真相,發正念。她丈夫在公安局樓道裡呆著,突然見到一個多年都沒見過的同學,問他:「你干什麼呢?」他說:「我媳婦煉法輪功,被國保抓來了。」同學說:「我去看看。」不一會兒同修就被放出來了。他說可能他這個同學是國保的上司,要不說話這麼好使?他以後再也沒見到他這個老同學,想感謝都沒有機會。哪有那麼巧合的事啊,都是師父將計就計安排的。也就是說,即使挨抓了也沒什麼可怕的,從法中我們知道好事壞事都是好事,把它當做提高的機會,在哪裡都可以證實法,救眾生,這就是修煉,這就是威德,哪有舒舒服服長功的。

文章中還說什麼開自己的車出去發資料,這是最危險的。大法弟子的車國保的警察都做了手腳,走到哪裡都在監控中。這麼說大法弟子的車都不能做大法的事了,那麼誰還去邊遠沒有大法弟子的地方去救人呢?誰去拉耗材?不開自己的車,開常人的車就保證不危險了?是那麼回事嗎?我在週刊上看,有很多同修開車去邊遠山區發資料,平平安安的去,平平安安的回來。那為什麼騎自行車的人也有出事的呢?在家呆著被抓的更多,這又怎麼解釋?把自己當成人怎麼都會出事,把自己當成神,那人能監控的了神嗎?老說些嚇人的事,製造緊張空氣,有什麼好處呢?這不是長邪惡的威風,滅大法弟子的志氣嗎?這不是幫了舊勢力、邪黨的忙了嗎?在起邪惡所起不到的作用。本來很多同修怕心就重,這麼一說他就更不敢救人了。那邪惡算什麼東西,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應該激發同修的正念,放棄執著心,走出人來,邪惡都夠不著你了,那不就安全了嗎?師父還說:「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這法講的多清楚呀!怕心重的人怎麼能是放下生死的人呢?能成神嗎?能回天嗎?機會可只有一次,那結果是啥?我們真得清醒了!還抱著僥倖的心理不放,師父都急哭了,咱不聽師父的話,那還是師父的弟子嗎?就怕挨抓,就不怕眾生被淘汰,這不是為私為我嗎?這不符合新宇宙的標準呀,危險至極呀!一個人要成神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事,不像常人中的事,對付對付,走走後門就能達到目地的。有人說怎麼還不結束呀,很無奈。結束了,你合格嗎?就是因為你那麼大的一個執著心:怕,不合格,而拖了正法的後腿,還好意思說。

現在形勢都變了,十八大四中全會一項決策:辦案質量終身負責制和錯案責任倒查問責制;還有新聞總署令第五十號,公布法輪功擁有的一切書籍和資料都不違法。而且習近平還推行依法治國,他讓公務員向憲法宣誓,他還講:「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我們小區居委會都給張貼出來了,都是針對法輪功來的,你還怕什麼呢?一切都為大法而來,都是師父在控制著。我們要用常人這層法保護自己,堂堂正正去救人。你還在那怕監控,怕手機座機的,這是不是太不應該了!有那麼多同修就是不悟,跟不上正法進程,一看週刊,怎麼還抓呀判呀,這全是假象,《轉法輪》中寫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這個心去掉不可,讓你接受這次教訓,從而去掉恐懼心,提高上來。」師父慈悲,一方面給公檢法人棄惡從善的機會得救,另一方面給不合格的弟子提高的機會,去掉怕心,因為師父一個都不想落下。我們可不能把師父的慈悲不當回事,法是嚴肅的,是有標準的。就剩一層窗戶紙了,一捅透也就定型了。你還是老樣子,不兌現你的誓約,可能就形神全滅,那才是真正的危險、不安全!師父在《轉法輪》中講:「人人都得道是不可能的,就是都能夠堅持煉下去的人,還要看你能不能夠修的出來,還得看你能不能下決心修,人人成佛這不可能。」所以我們真得實修,去掉各種執著心,多救人,讓師父笑。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