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注意安全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03日】

從網上看到兩則消息:一則是:北方一個同修到南方給女兒看孩子,臨行時,帶了些大法真相粘貼和小冊子,到了女兒家後,去一個旅遊點貼真相貼,可是回到女兒家不久,警察就找上門來,把同修非法綁架了,把女兒家也抄了。

另一則消息:北方有三個同修,都是家族人,開車到南方親戚家,返回時,在高速公路上,邊開車邊打真相電話,被國保定位跟蹤,在高速路口被截住,手機和電話卡被搜出,連車帶人被帶回,並被刑事拘留。

同修被邪惡非法綁架時,都不知道警察是怎麼知道的。其實就是監控,監控是警察的拿手戲,從電視節目《一線》和《天網欄目》中我們看到,警察破案百分之百都是通過監控破案,只要他們發現了「問題」,就會通過監控去分析、定格、確定目標、跟蹤……這個過程非常簡單。現在,無論南方還是北方,幾乎所有城市都形成了監控網絡,不管哪個小區,從進口到出口,都有監控,有死角地方很少,只要他們發現大法真相粘貼和小冊子,就會在一定範圍內通過監控排查,確定後會跟蹤,一直跟蹤到你家樓下,即使不馬上抓你,也會暗中把你列為重點對像監控,而此時,你還不知道,覺得沒啥事,其實已在危險中了。

前些天本地有兩個同修,騎電瓶車到郊區掛大法條幅,同修在路上換衣服(可能是想偽裝一下自己),到整個掛條幅區域和返回過程,都被警察監控下來,之後放大、分析,最後同修被非法綁架。

前些年兩會期間,邪惡普遍騷擾大法弟子, 今年兩會期間,本地警察沒有騷擾大法弟子的事,有同修說:「邪惡沒有了,警察也在變,對大法弟子鬆了。」我認為不是的,到最後一步邪惡照樣行惡,他們就是幹這個的,怎麼會對你放鬆了呢?在我們小區裡,監控頭密密麻麻,幾乎沒有死角,有個保安說:「派出所有個大屋子,牆上全是監控圖像,有專人晝夜值班。」你每天上班還是回家?還是去了哪個同修家?還是發資料了?都在他們眼皮底下呢,還用警察上門嗎?在你什麼都不知道中,已經被監控了。

特別是訴江後,所有訴江同修的電話都在監控中,有的同修說:「我訴江後電話就沒換過,啥事沒有呀?」有個同修出差時,經過一個地鐵口,一個保安站在旁邊,也沒檢查身份證,當同修經過時,身上帶的身份證自動被掃描進去,機器立即報警,同修被叫住了,被帶到警務室,給同修所在城市國保打電話,問還煉不煉了?咋呼了近半小時才把同修放了。可見,身份證和電話,是邪惡用來迫害同修的最大把柄。

有個朋友跟我說:如果你身上帶著手機,你又是被重點監控的對像,警察會把你手機和監控聯起來,或與衛星聯起來,不管你走到哪,都是圖像監控。本地發生多起這樣例子:警察在同修家什麼也沒翻到,卻被綁架判刑了,就是他們有這樣的「證據。」

打真相電話,一定要按明慧規定的技術要求時間打,不要拖長時間,或有僥倖心理。本地有個打真相電話同修,說了他一件驚險事:一次下雪天,他到一個偏僻小區裡打真相電話,當時想:下雪天,警察不會出來,卸電池也挺麻煩的,就多打了一會兒。突然有個手機停機了,他以為沒電了,也沒在意,又用另幾部手機打,打著打著,覺得不對勁:「是不是師父點化呢?」他就把所有手機電池都取下來了,下樓往外走,剛走過牆拐角,見幾個便衣急忙往這邊走,其中一個說:「快,就在這樓上。」同修不慌不忙騎著車走了。事後說:「如果晚兩分鐘,就走不脫了。」

還有一次,一個國保副隊長跟我說:「你什麼事情我們都知道,書放在你家裡哪兒都知道,只是不想動你。」當時我想:「你是瞎咋呼,怎麼可能呢?」現在想來,他說的是真話。有個國保頭頭跟一個同修說:「我尊重你們的信仰,但你要注意安全。」後來想想,話裡是有話的:我們頭腦太簡單了,太不注意安全了,什麼事很容易被掌控。

面對這種監控狀態,是不是就不做大法事了?當然不是,關鍵要知己知彼,才能不受損失,我們經不起萬一那個一,救人項目很多,可以面對面講真相;可以花真相幣;可以打真相電話;可以進到樓裡發真相資料(只發一個單元就走)……要理智智慧的做,要根據自己狀態做,千萬不要說:「沒事,正念強啥事沒有,這些年我就這麼過來的。」這話是漏,容易被邪惡迫害,本地這些年被迫害的同修幾乎都說過這話。

寫出看到一點現象,供同修參考,謝謝。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