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元神離體的一次經歷

大陸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08日】

我二十六歲時於九六年得法,並不是開著修的,修煉以來都是靠在法中正悟及在身體上各種反應狀態中體會大法的神奇和美好。但一次元神離體救人的經歷讓我記憶猶新,對於我來說那是在大法修煉中的一種超常神奇的功能體現。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關押在大連教養院長達兩年半的時間。在這期間,在師父的安排下,每當外面傳進來師父的最新講法和經文時,我這個班我最先得到,然後馬上背下來再傳走,每天再把背下來的講法背給其他同修聽。師父的大法伴我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恐怖高壓的日子。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的洗禮和神奇美妙當中,夢境中總能到不同空間看到不同空間的美景。特別是當《北美巡迴講法》傳進來之後,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僅用十天左右的時間背下來了。那段時間感覺身體被一種非常舒服的能量包圍著,進入了一種空、靜、大的美妙狀態。坐在那裡感覺身體無限高大,不願說話,沒有思維,完全是那種身神合一的狀態,這種狀態持續了二十多天。在這期間,我感覺到了我的哥哥神的那面向我發出的求救。

我哥哥因我於同年得法,在九九年七.二零後,由於在法中迷茫和生活的壓力慢慢脫離了大法,不久後就遠赴俄羅斯去打工。

我決定去救他。那是二零零二年初夏的午休時間,我躺在床上閉上眼睛沒多久,我的元神就離開了肉身來到了教養院的上空。脫離了肉身的身體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輕」的狀態,那是一種無以言表的美妙幸福感覺。身體從裡到外流淌著那種「輕」的能量,全身每個細胞都在歡喜雀躍。這種美妙的感受竟傳導到了肉身上,我感覺到肉身飄起來了,我瞬間回到身體裡,發現身體已離床半尺來高了,我趕緊閉上眼睛,身體又回到了床上,我的元神再次來到上空。

我知道哥哥神的那面被關在中俄邊境地下的第一層空間。我認準方向,念到即到,我飛入那地下空間,突破了一道道鐵門,在最裡面的房間內找到了哥哥,我打開鐵門拉著他就往外闖,並用功能打散了來堵截我們的生命。我拽著哥哥沖向高空,轉瞬間回到了我所在城市的上空。

我被非法關押的房間在三樓,正對著教養院的南邊有一座不高的山,我每天都能看到它。當地的一位同修曾告訴我,那座山叫南山,還對我說過:那不是一般的山。

那座南山確實不是一般的山,此時顯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座龐大無比,滿山青翠,高聳入雲,祥雲繚繞,群鳥飛翔的仙山。無論遠近,山中的景物都看得清清楚楚,非常通透。正如師父所講的:「天目真的打開了,看到的另外空間比這個人的空間還真實,立體感和對物體的感覺比看人還要清楚、真實。」【1】我拽著哥哥朝那仙山飛去。隨著越飛越高,我漸漸感覺到哥哥的身體越來越沉重,因為他離開法太久,身體已被無數的塵埃、無名的物質覆蓋。在我感到越來越吃力時,我看到半山腰有一個凸出來的平台,我就向那個平台飛去。平台上有一圈欄杆,在我的手離那欄杆還有一指的距離時,卻再也飛不動了。哥哥的身體帶動我的身體異常沉重,從裡到外都酸痛。在我一絲力氣都沒有,考慮要不要把他扔下去的時候,一群白鴿從平台上飛來,飛向我伸出的手給我加了力量,我的手一下抓住了欄杆,一甩手將他扔到了平台上,我一翻身也跳了上去。

我看到平台的深處有一池清水,我知道那是淨身池。我就對哥哥說:你下去洗吧。我知道至此以後他的神性會返出來,我也不再擔心了,就往下面的教養院飛去。

當我穿過窗戶進入房間時,正好有兩名同修在窗邊,其中一位同修神的那面問我:你這幾天去哪了。我覺的奇怪,就問:我走了幾天。他說三天。可我只感覺半個時辰都不到啊。當我從床上坐起來的時候,當時被哥哥沉重的身體帶動的酸痛感一下襲來,從裡到外難受的不行,和之前那種奇妙舒服的感覺就是兩個極端。這種累的全身酸痛的感覺竟持續了一個星期才好。

二零零三年五月我離開了教養院,幾個月後哥哥從俄羅斯回來看望我,我只對他說了幾句話,他就表示從新修煉,直至今日。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