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及時揭露和曝光邪惡的一點認識

河北大法弟子

【正見網2018年05月13日】

最近聽到同修說一位剛從外地監獄回來的某同修,身體被迫害得又黑又瘦,狀態很不好。據說該同修在監獄遭受了極為殘酷的酷刑和精神折磨,同修建議她把在獄中所遭受的迫害,寫出來發到明慧網,曝光邪惡的暴行。該同修說她不想寫,也不想再提起這些事。該同修曾經被邪惡八次非法綁架,三次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判刑,所遭受的迫害極為殘酷。

因為過去與該同修接觸較多,對她比較熟悉和了解,我認為她所遭受的迫害有一個很重要的值得重視的問題。就是每次被迫害後,都忽視了及時揭露邪惡的暴行,並進行曝光。可能同修沒有真正的悟到,這種情況的後果是非常危險的,等於是把邪惡隱藏在了自己的空間場,為邪惡提供了繼續生存和滋長的可能,為邪惡繼續並加重迫害自己提供了條件,無形中成為了邪惡的保護傘。有人可能認為邪惡迫害我,我怎麼會成為邪惡的保護傘了呢?事實卻是如此。某同修屢次被迫害,是否和此有一定關係呢?

不妨給大家舉一個我親身經歷過的例子:零五年,我妻子(同修)被邪惡非法冤判五年,回來時身體疾病纏身,虛弱不堪,她在裡面遭受過的殘酷迫害可想而知。我動員她把邪惡迫害的具體細節寫出來,曝光邪惡,不給邪惡留有藏身的餘地,不然它以後還會迫害你。她說過去的事兒我不想再提,也不想去回憶。

剛回來時間不長,她就急著出去講真相救人(救人的心沒有錯),我建議她先靜下心來學學法(被迫害五年學不上法),向內找一找自己的人心和執著,梳理一下自己的修煉過程,找出問題和不足,平穩理智的走好今後的每一步,她聽不進去。結果又先後三次被邪惡非法綁架,我心裡清楚這三次綁架都是在修煉上有明顯的漏洞,被邪惡鑽了空子。再次和她切磋,把邪惡迫害的具體細節寫出來曝光。她仍然不願寫,也不願提。之後邪惡加劇了對她肉身的迫害,終因心梗突然猝死。妻子(同修)的離世在我們當地影響很大,教訓是深刻的,事後我想到沒有及時揭露曝光邪惡,可能是她被迫害致死的一個方面。

在現實中像我妻子(同修)與剛出來的那位同修的例子也不止一人,從修煉角度講她們都比較執著自我,常人講就是個性強,不易接受別人的意見或建議,固守著自認為是對的東西,說嚴肅點就是沒有用法的標準去衡量對於錯。比如那時我妻子(同修)與剛出來的那位同修經常一起出去講真相救人,有一次她們在頭一天就遇到邪惡干擾,差點發生被邪惡非法綁架的事。第二天她們商量還要去那個地方講真相,我說已經差點出事,你們應該悟一悟了,沒有偶然的事。她們認為我有怕心,堅持要去,結果被邪惡非法綁架。

一位同修和我談了一次被迫害後她揭露曝光邪惡的體會,那時師父剛發表了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的經文,師父說:「揭露惡警壞人,在社會上公布其人的惡行,此做法對於那些沒有理性的惡人起到了極大的震懾作用,同時也是在對當地講清真相中引起民眾對邪惡迫害最直接的揭露與認識,同時也是救度被謊言毒害、欺騙的民眾的一種好辦法。希望大陸全體大法弟子與新學員都來做好此事。」 [1]當時迫害形勢特別嚴峻,同修們都不敢寫揭露邪惡的文章,怕邪惡知道了再被迫害。她悟到了應該把自己遭受的迫害寫出來曝光邪惡,雖然當時心裡的壓力是相當大的,但她堅定的去做了。文章在明慧網發表後,邪惡再也沒有找她進行干擾迫害,她知道自己做對了。她感慨的說,師父的法千真萬確,威力巨大無比,只要聽師父的話就沒有錯!

修煉比世間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嚴肅,每一步都應該走正走好,不給自己修煉增加不必要的痛苦和麻煩,也不能給大法帶來不必要的干擾和損失。揭露和曝光邪惡是師尊在法中講明了的,我們怎麼能因為自己不想寫或不願意再提起就不去做了呢?如果因此而使自己增加了不必要的迫害,甚至失去人身,影響了正法修煉及眾生的救度,這個責任還小嗎?你承擔得了嗎?

如果再能見到剛出來的那位同修,我會認真嚴肅的和她再次切磋揭露和曝光邪惡這件事,教訓太深刻了,希望她能明白,理智平穩的走好以後的路。也希望正在或曾經被邪惡迫害過的同修,對揭露和曝光邪惡這件事切實重視起來,沒做好的加以彌補,徹底清除自身空間場和所在環境中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不給邪惡留下任何賴以生存滋養的空間,這是正法修煉所必須的,也是一個大法弟子在修煉中最起碼應該做好的。

一點個人認識,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1]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對學員文章評語〉

 

添加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