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怕心之悟

敢峰

【正見網2018年05月13日】

說到怕心人皆有之,不分貴賤高低,如山澗溪泉,滴滴涌動。今日大法弟子在修煉中,也有各種怕心的表現。諸如:不敢走出來向世人講真相,不敢訴江,怕被抓,坐牢,怕丟掉常人中的工作等等。

誠然,宇宙中的舊勢力反對師父正法,利用惡魔,掌控人間的敗類中共邪魔,肆意鎮壓法輪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使用種種惡毒手段,打死,打殘大法弟子,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人體器管,喪天害理,慘不忍睹,其罪惡罄竹難書,在這種腥風血雨,白色恐怖下,國人生活謹小慎微,不敢越雷池一步,世人談大法者色變。大法弟子來人間修煉是助師正法的,為了助師正法,返本歸真,必須去掉怕心,要反迫害,怎樣反迫害?就是向世人講法輪大法的真相,揭露中共邪魔如何迫害法輪大法的罪行,揭露中共邪魔引導世人宣揚無神論,反對神佛,把世人推向被神銷毀的不舊路的罪惡目的。反迫害必須去怕心,要去怕心必須學好大法,使自己的思想昇華上來,提高自已的思想境界。師父說:「相由心生。」「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個世間,每個人有一個範圍。你碰到的、接觸到的都是你這範圍中的因素。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全世界就都變了,因為你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承包了一個很大的範圍,代表了一方眾生。」(《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如果我們有怕心,前怕狼,後怕虎,畏葸不前,躡手躡足,不但做不了「三件事」,救不了眾生,更會拖延師父的正法進程,你自已這種「怕」的情緒更是影響你範圍之內的眾生,他們接受不到你對他講的「真相」,就會喪失被救度的機緣!我們也未能完成來人世助師正法的使命。我們怎麼配稱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呢?!

師父說:「如來佛看人是常人,小的可憐,象微塵一樣。那麼很高很高的神哪,回過頭來看看如來佛也象常人一樣啊,因為他太高。那麼他看人是什麼樣?什麼都不是了。」(《休斯頓法會講法》)「佛慈悲於人是指離地球近的佛,他講慈悲。極高層次上的神:慈悲是什麼?他發現慈悲都是執著。說他慈不慈悲?他也慈悲。但是他的慈悲的境界、概念不一樣了,就像我講的,思維都不一樣了。他慈悲的是離他最近的眾生,他把那很低的神也一樣看成是常人。至於說人算什麼呢?比微生物、細菌都不如的。人走道踩死了細菌,誰認為那是殺生啊?是吧?不好了的,象那個大便一樣,象個糞球一樣,扔掉了。那有什麼慈悲和不慈悲的概念在呢?根本就沒有。人自己覺的自己了不起,在更高的神眼裡什麼都不是。這龐大的宇宙,境界的不同生命存在的方式認識差異太大了。我給你們講了那麼大那麼高境界的時候,你們回想一下,偌大的宇宙層次還只是龐大的天體中的一粒塵埃,那地球算什麼呢,人算什麼呢,是不是?就是人把自己看的了不起,覺的很偉大。這個地球是經過多次換新的,就是這種情況。」(《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你說你害怕,怕中共邪魔的迫害,怕被邪警抓捕,怕這怕那,人象微生物,地球象宇宙中的一粒塵埃,又象一個糞球樣多次銷毀過,相比之下,這些人間的邪惡又算什麼呢!舉例說它好像在你的面前是一粒塵埃,這塵埃中塵埃中的塵埃裡的一個所謂的地球,地球上一個國家內的鄉、鎮、市中的幾個壞人,他對你進行迫害,他真的對你迫害得了嗎,在你的面前,你只當看是一粒微塵而已,如果這樣,你發現這粒塵埃很不好,像糞便一樣出臭氣,用嘴輕輕一吹,這粒塵埃不知飄向何方,你用兩指尖挾著一揑,它將消失得無影無蹤!我這裡不是在吹牛,也不是用狂人阿Q的精神勝利法來安慰自己,大法弟子的思想上升到高境界中就有這樣的能力!弟子們是來自各層小宇宙的主、王,在另外空間裡,你的一念可造一個宇宙,可毀滅一個宇宙!那為什麼現在你不能把它揑掉吹跑呢?師父說:「得放棄常人之心的一切執著,你才能過的去,通向圓滿。你們在座的人,有許多人我只要給他動一點手腳,他就會神通大顯。可是我不能,因為我得叫他圓滿。」「你追求的目標是更高更大,直到圓滿,那時是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加拿大法會講法》)

在高級生命的眼裡,世人象微生物,像細菌,地球是一粒塵埃。我們的思想境界要提高,不要老局限在人這兒,要站在大覺者的境界上來看待人世間的一切,要把邪惡看得很小很小,那麼自己就偉大了,怕心也就消失了。當然在現實中,你的肉身也許被邪惡迫害受到點損傷,少數人會被折磨死,但這些所謂的迫害就是你修煉中要過的關,這些都是在師父法身和眾神的注視下進行的,邪惡根本損不了修煉者的真體,當然你境界不上來,依舊怕心十足,那就另當別論了。

筆者在常人中是政府部門的一個公務員,前年訴江中,我和家中的親人都向「兩高」成功投訴,還幫平時接受真相的世人,近七百人向「兩高」成功投訴。一天在家中剛吃個午飯,突然來了十七、八個公安邪警,闖進我家中強行把我帶到市公安局刑警大隊「反邪教辦公室」進行審問,開好拘留證要拘留30天。(當日還抓捕了幾名大法弟子,是市公安局當成典型來辦的,先關押,後判刑,有二個弟子判了二年刑》)面對這樣的場面我坦然相對,當時心中產生的第一念是:我是大法弟子,訴江是助師正法,除惡救人的,是我們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我沒有錯,邪警抓到我是對我的迫害,也是對我的考驗到了,是要過的難關,我沒有什麼可怕和遺憾,無怨無悔!要說怕,從另外一方面講,我家中幾個人生活都是靠我的工資養活,如果我被抓坐牢,將解除公職,全家人的生活無經濟來源,很難生存下去,這種擔心當時在開始訴江投訴時就想過,放下了這種怕心的。當時我就橫下一心,就是被抓去坐牢,開除公職,我也要投訴!所以現在邪惡面前,我沒有它的想法。最後他們帶我去市醫院體檢,看有無重病,在查血壓時,一連查幾次都是180度,說這是三級高血壓,這樣高的血壓不能關押,只好搞成個取保候審,為期一年的決定。我平時血壓最高120度,為什麼現在成了180度了?我心中明白這是師父保護了弟子度過了這一大難!我是說師父隨時就在我們身邊是會保護真修弟子的,關鍵是你要提高思想境界,你要去掉那個怕心!
 
師父說:「人的身體細胞不是由無數的分子構成的嗎?而分子不是由無數的原子組成的嗎?原子是由原子核,電子,中子組成的嗎?那麼構成原子的往下還有什麼夸克,再往下,還有中微子。」「那個原子核要發生分裂得在強大的熱量和重量撞擊下,才能使它分裂,常人的常規的力量根本就使它分裂不了。」「一個人身體存在的原子成份就可以摧毀一部分城市。」(《法輪大法法解,在北京<轉法輪>首發式上講法》)大法修煉,從微觀上開始改變本體,微觀上就是師父講的這些分子、原子、中子、電子之類的微粒,從更微觀上看這些微粒都是一層層大的宇宙,一個個星球,星球上面生活著萬物眾生,整體上看,毎個微粒都是有放射性的巨大的力量,對它以外的層次中的事物具有強烈的殺傷力。

當今人類所謂科學比較先進的國家,在發展核能力方面,製造出了各種核武器。中共邪魔政府也不例外,製造出了原子彈,中子彈,氫彈,積光彈等先進殺人武器,自詡有稱霸世界之能力。 原子彈,中子彈,各種飛彈在目前人類來說,它們的確是一種很尖端的殺人武器,而且是毀滅性的武器,世人都懼怕原子彈,但是大法弟子本人想過沒有,在你的體內就有這些原子彈,中子彈之類的東西,有的比這些更兇猛多少倍,只不過它不叫原子彈,中子彈,它叫做「功能」,因為你修成之後,你可以一念造個宇宙,一念可以毀掉一個宇宙,你想想威力該是多大呀!世人造出的原子彈之類的東西在一個大法弟子的功能面前又算什麼呀?!當然世人在迷中,他也認識不了大法弟子的力量所在,因為這是高層生命之迷,是不能讓常人了解的,更不能在人間展現的,人間這些邪惡更不能認識大法,更不能認知大法弟子的威力所在。因為他不認識,不了解大法,才敢毫無忌憚的鎮壓、殺害大法弟子,這也是中共邪魔的反動邪魔本質所決定的,他從不想想,他殺害的正是比原子彈,中子彈威力強百倍的大法弟子—神在人間使者!創世主在宇宙正法,舊宇宙在解體,在重組,星球在暴炸,地球本該銷毀,由於創世主佛恩浩蕩,要救宇宙各層天體的萬物眾生,帶著各層天體之主,王,層層下到人間正法,救度宇宙眾生,大法弟子在人間修煉,要助師正法,揭露中共的邪魔反動本質,揭露中共邪魔鎮壓法輪大法,迫害大法的滔天罪行,要講真相救人,不然地球早以炸毀,還輪得著這些邪惡敗類來鎮圧,迫害大法弟子嗎?!

日月轉輪,時間飛旋。創世主在人間正法第一階段即將結束了,分分秒秒都在進行之中,大法弟子應該感到時不我待,要努力學法,提高思想境界,修到不同的各自應到的高層去,修去怕心,從迷中醒來,慈悲救度眾生,不忘初衷,對現誓約!

添加新評論